吕后与范增联手包装策划刘邦?

吕后与范增联手包装策划刘邦?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吕后与范增联手包装策划刘邦?

 吕后与范增联手包装策划刘邦?

  秦汉职场

  刘邦是这样提炼自己的创业形象的:一介布衣,手提三尺剑,颇有刀客傅红雪的味道。其实,阿邦还漏了一点:缠绕在他头顶的那五彩云团。这片云团,从他在砀山避难时就升腾起来,跟随他东征西讨,根据记录,至少在鸿门宴时还被范增观测到了。

  阿邦为何不提这片云彩呢?很简单,这是忽悠人的东西,是虚的,不好意思提。然而,云彩的作用并不虚,它其实相当于一个形象策划。谁策划的?理论依据是什么?它起了什么作用?且来一一揭秘。

  云彩第一次出现:吕雉为人在囧途的老公做危机公关

  秦末一些大腕的崛起,总和迟到有关。迟到一次,就是一次危机,对于学生而言,要扣品德分,或者罚打扫卫生。而在秦公司上班,没及时刷卡,更要被斩杀。

  既然是危机,就要公关。想我们是学生的时候,一旦迟到,就想法给值日班长送糖果,请他或者她不要记在小本本上。但在陈胜吴广那个时代,公关的技术难度大多了,花的心思也更多。于是,人在囧途的他们,常借用动物策划自己的形象:在鱼肚子里放帛书,在晚上学狐狸叫。这种策划的目的无非就是一个:哥迟到不是因为无能,而是因为哥有重大使命,跟哥干吧。

  因为迟到能把人逼成这样,秦公司也是朵奇葩。

  人到中年的刘邦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囧途”了,押了一帮囚徒去骊山,但在路上逃跑了一大半,阿邦队长慌了手脚,带着剩下的十来个哥们在芒砀山里转悠。

  替这时的阿邦考虑一下人生吧。阿邦出生于公元前256年,到秦公司统一天下时,他35岁了,已是个大叔;到他押送囚徒去骊山时,则有四十多岁,是大叔中的大哥了。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如果实在没什么发展前途的话,那就讲究平稳吧。结果押送囚徒失败这事,把平稳这个状态也给打破了。困在山林里的阿邦大叔啊,谁来拯救你的人生?又拿什么来拯救你?

  这时,刘太吕雉登台了。看她给“囧途”中的老公一个什么样的公关策划?吕家的人似乎善于策划,想当年吕不韦砸重金,将嬴政的老爹塑造成贤公子,可惜吕雉手头没有资金,不过这个难不倒刘太,阿邦不像项大哥那样力能扛鼎,也不能像张公子那样雇人扔大铁锥,身上没有什么元素可开发的,那就开发身体周边的元素吧。秀外慧中的刘太拿起彩笔在老公的头顶上刷刷刷,画了一朵五彩云团,然后四处宣传:快来看啊,我老公头上有五彩云朵。

  哦耶,头顶云彩的阿邦哥卡通形象正式诞生,人生从此大不一样,版权所有人——吕雉。

  《史记·高祖本纪》是这样记录版权所有人吕雉的原话的:“季所居上常有云气,故从往,常得季。”季者,老三也。就是说,我夫君刘老三所在之处上面经常冒云气,我根据这个前往,就能找到他的踪迹。

  太太的策划一出,点石成金,山林里的亡命之徒成了潜力股、香饽饽,“沛中弟子或闻之,多欲附者矣”。瞧瞧,人气上来了,粉丝也开始聚集了。

  然而,就凭一朵子虚乌有的云就说自己老公是潜力股,这个策划的可行性来自于哪里?

  理论依据:

  先秦时期就已经成型的云气学说

  任何一个策划,要接地气,要能被当时代的人所接受,这要求它要有理论依据,而这个理论,在当时必须是合理合情的。

  如果在科学昌明的今天,说你老公头上有一朵云彩,就等着被骂脑子进水吧。但是在秦朝,巫术迷信盛行的时代,吕雉的云团策划是说得过去的。翻开《史记·天官书》就能看到这方面的理论。早在先秦时期,中国人就认为,任何地区、部落和事件都有不同的云彩相照应。例如,军事行动时,天空中会有白气——“徒气白”;进行大型工程建设,天空中会有黄色气流——“土功气黄”;渤海、山东一带,气团是黑的——“勃、碣、海、岱之间,气皆黑”;而江淮地区,“气皆白”。

  有一本叫《河洛书》的书就说得更玄乎了,《史记》注解里引用了《河洛书》里一句话:“有云象人,青衣无手,在日西,天子之气。”哥们,这说的不是来自星星的你吧?吕雉为老公做策划的理论依据就在这里。

  阿邦躲在山高林密的地区,冒出来那点水蒸气,在远地方能观测到吗?按照当时云气说的观点,是可以看到的。《史记·天官书》认为,云气的可见度很高,分布范围很广。仰望,能见度“三四百里”;平望,能见度“千余二千里”;俯瞰,能见度“三千里”。

  按照这个理论,吕雉去芒砀山找老公,根本不用打着灯笼找,那头顶上蓬勃浓郁的云气,简直可以起到卫星定位的作用。但让人闹不清的是,既然这么明显,后来的项羽范增干嘛不请个看云气的人来个空中观测,然后来一个精确定位打击,或者说斩首行动,不就省事了吗?

  可见这云气说不科学、不靠谱,然而,在那个时代的人看来,是靠谱的。吕雉搞策划的高明之处在于,用当时能接受的理论,来塑造她老公的非凡形象,既有神奇的色彩,又没有超出当时人们的认识水平。可见,策划个人品牌,既不能滞后,也不能超前。

  吕雉和阿邦搞出这一套,也和当时的形势有关系。因为秦始皇也相信云气说这一套。比如,忽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东南有天子气”,嬴政就亲自东游来镇楼。这无疑给吕雉的策划一个很好的现实支撑。本来嬴政东游和阿邦逃难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件事,却被吕雉扯上了关系:兄弟们啊,嬴政东游就是因为远在咸阳都看见了我老公头上那片云啊。《史记》也记载“高祖即自疑”,怀疑嬴政是来找他的。哥们,这自作多情也过分了点吧。但不管怎样,秦始皇也给阿邦做广告了。

  估计那时的刘邦在芒砀山偷着乐,高歌着:“我是一片云,天空是我家。”

  竞争对手也帮着策划:

  范增突出了刘邦头顶的云团

  吕雉给老公做的策划,一直具有持续发酵的作用,渐渐地被大家接受了,不只是自己人,甚至连敌人也接受了。明显的证据是项羽的谋士——范老爷子范增,居然也首肯了吕雉的策划。当刘邦进入函谷关后,范增就向项羽建议:我派人去观测刘邦这小子的头顶,居然冒云气,而且还是五彩的,了不得啊,赶快灭了他,“急击勿失”。

  老范的理论也来自于云气说。《史记·天官书》上说:“云气有兽居上者,胜。”云气上有野兽盘踞的,就会取胜。那刘邦头顶上的气不是“皆为龙虎”吗?

  读《史记》到这里,我们一定要动动脑筋,为什么范增也应和吕雉的云气策划?难道范增真的相信这一套?非也,真正的谋士是不相信神神鬼鬼的东西的,范增接过吕雉的云气策划,其用意是相反的。吕雉是要提高老公的人气,而范增是要引起项羽集团的危机感。

  当时的刘邦在项羽集团眼里可能算不上一个角,不值得一提,但范增富有远见,他觉得刘邦这小子特别能憋,原来好色又好财,但后来居然“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能憋的人说明具有巨大的克制力,这类人才是最强大的竞争对手。

  要让项羽集团的人觉察出刘邦这个小公司老板的潜在危险性,范老爷子费了一番琢磨,最后用了最简单的办法,也是最形象的办法,他可能已经听说过关于刘邦的云气说,于是干脆捡起这个说法,接过吕雉手中的彩笔,也往刘邦头顶画了一团云彩,然后大呼小叫:这小子头上有云,不可轻视!

 

  从正反两面来看,刘邦头顶的云都是一场策划。刘邦的成功在于谋略和组织,和那团虚构的云没有关系。但我们现在也可用艺术的眼光,用心理暗示的角度去看待它。吕雉运用了正能量去塑造自己的老公,我们不妨也借用:把自己的人生气场设计成五彩的云朵,去闪亮整片天空。

推荐阅读:

zhuan传四声的组词 传组词zhuan四声

粉红玫瑰花语

浙组词_浙字组词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