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三国好口才的故事:一言可以兴邦

细数三国好口才的故事:一言可以兴邦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   如此,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必定是一个具有敏锐观察力的人,有些时候,同样的问题,不在于你说了什么,而是在于你是怎么说的。> >   在现代社会,口才也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能言善辩作为一种能力,可谓棋高一着。> >    在隆中找到诸葛亮的时候,诸葛亮一番宏论侃得刘备分不清东南西北,甘拜下风,认为自己如鱼得到了水。以刘备之精明,他的眼光是不会错的,而诸葛亮的 口才在江东得到了更大的发挥,那就是他的舌战群儒。他能够根据不同人的性格,用不同的方法和不同的话语让人就范,真是个高手。> >   张昭为 贬低诸葛亮,讥笑他自比是不自量力,诸葛亮则用事实驳说:“我主兵不满千,将止关、张、,且军不经战,粮不继日,然而博望烧屯,白河用水,使夏侯 、曹仁等辈心惊胆裂;窃谓管仲、乐毅之用兵,未必过此。”并以庸医杀人为喻,隐笑张昭等是庸臣误国。最后反唇相讥,说张昭等是:“坐议立谈,无人可及; 临机应变,百无一能。”> >   虞翻夸大曹军声势,诸葛亮指出:“收蚁聚之兵,劫刘表乌合之众,虽数百万不足惧。”虞翻笑他“军败当 阳,计穷夏口”,犹言“不惧”是“大言欺人”。诸葛亮讥讽说:“刘豫州以数千仁义之师,安能敌百万残暴之众?退守夏口,所以待时。今江东兵精粮足,且有长 江之险,犹欲使其主屈膝降贼,不顾天下耻笑。——由此观之,刘豫州真不惧操贼者了!”> >   步骘说他“欲效、之舌,游说东吴”。诸葛亮并不讳言,理直气壮地说:“苏秦佩六国相印,张仪两次相秦,都有匡扶人国之谋,此非畏强凌弱,惧刀避剑之人。君等闻曹操虚发诈伪之词,便畏惧谈降,敢笑苏秦、张仪?真是好笑。”> >   薛综说:“人心归曹,刘备不识天时,以卵击石必败。”诸葛亮则愤怒谴责其为汉贼张目,“不足与言!”> >   陆绩鄙视刘备是“织席贩履之夫”,诸葛亮轻蔑地笑说:“你不就是袁术手下怀桔的陆先生吗?请安坐,听我一言:‘高祖起身亭长,而终有天下;织席贩履,又何足为辱乎?你这种小儿之见,根本不能与高士共语。’”> >    诸葛亮在这场辩论中,充分显示了他的辩论天才。跟他辩论的,都是东吴负有盛名的才智之士,如果辩不胜他们,就无法说服与刘备联盟抗曹。而这些人都主 张投降,因此诸葛亮把辩论的焦点放在这方面,并在以理服人的前提下,根据其人其论,分别进行反驳;对嘲笑的,反唇相讥;对为敌张目的,严词斥责;对胡说八 道的,冷嘲热讽;对无知的,加以启发。由于诸葛亮理足词严,,群儒尽都失色,这就给投降派狠狠的当头一棒。> >   但是,诸葛亮说孙权,采取的是另外的方法,因人而异。对张昭等辈驳之,使其理屈词穷;对孙权则先激之,因孙权不是一般人物,平淡会无动于衷,“激”才能引起其注意,然后始能使其求己,说之则易。> >   诸葛亮舌战群儒后,鲁肃引其见孙权,诸葛亮偷眼看孙权:碧眼紫髯,堂堂仪表。诸葛亮暗想:此人相貌非凡,只可激,不可说。于是先说曹操势大:“马步水军,约有一百余万;能征惯战之将,何止一二千人。”> >   孙权要他决定战和不战时,诸葛亮说:“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不如早与之绝;若其不能,何不从众谋士的意思,弃兵弃甲而事之?”> >   孙权不高兴地问:“诚如君言,刘豫州何不降曹操?”诸葛亮说:“昔田横,齐之壮士,也遵循守义不辱的道理,何况刘豫州以帝室之胄,英才盖世,众士仰慕。——事之不成,这是天意,又怎么能屈居于人下!”> >   诸葛亮说刘备不可降,而孙权可降,当然是有意藐视孙权的意思。果然,孙权听了勃然变色,拂衣而起,退入后堂。> >    这一激,诸葛亮便摸清了孙权的思想状况。说其可降如无动于衷,说明其有降意;今其勃然变色、拂衣而起,说明其不甘居于人之下,这样诸葛亮便知道下一步怎 样对他说词,并料到联合孙权抗击曹操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了。因而有了后来孙权挥剑断案角,下决心与曹操决一死战,也才有了后来的三足鼎立的局面。> >   同样,李肃几句话就说服了,让他放弃丁建阳以投。> >   丁原与董卓对阵,丁原义子吕布大败董卓。李肃奉董卓之命带上名马“赤兔”和金玉去游说吕布归降。李肃与吕布本是同乡,深知其为人勇而无谋,见利忘义。他游说吕布就是抓住吕布的这个弱点。> >   他见了吕布,先奉献大宛名马“赤兔”,这马浑身上下火炭般赤,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顶,高八尺;嘶鸣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 >   名将见名马,怎不疼爱?于是,吕布置酒欢待李肃,两人开怀畅饮。> >   在与吕布对话中,李肃只是旁敲侧引,他本是要说吕布归降董卓杀丁原,但他偏不说出,却教吕布自己说。这便是李肃说吕布的特点,显示其游说之巧。> >   他和吕布是同乡,吕布的父亲他是熟悉的,他却问:“李肃与贤弟少得相见,令尊却常会来。”> >   吕布惊讶说:“兄醉了!先父弃世多年,安得与兄相会?”李肃大笑说:“非!我说今日刺史耳。”> >   李肃这么说明明是羞他,吕布听明白了意思,因此不好意思地说:“我在丁建阳处,出于无奈。”> >   好了,就这么一下,吕布就被套出其心事来了,李肃马上激之说:“兄弟有擎天驾海之才,四海之中谁不钦敬?功名富贵,如探囊取物,怎么说无奈而在人之下这样的话呢?”这么一激,终于激出了吕布的心里话:“只恨没有逢到贤明的主子罢了。”> >   李肃还不忙于说出自己的意思,只是旁敲侧引地笑着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见机不早,悔之晚了。”> >   吕布说:“兄在朝廷,看谁为当世之英雄?”> >   李肃这才说:“我遍观群臣,都不如董卓。董卓为人敬贤礼士,赏罚分明,终成大业。”吕布说:“某欲从之,恨无门路。”> >   这段问答,妙在李肃步步逼入,使吕布自愿上套,至此,李肃说吕布已基本成功。这时,李肃才取出金珠、玉带列于布前,告诉吕布说:“这是董公慕你奉先大名,特令我将此奉献。——赤兔马亦是董公所赠。”> >   吕布说:“董公如此见爱,我将何以报之?”李肃没有正面回答,只说:“像我这样不才之人,尚为虎贲中郎将;你若到了那边,肯定是贵不可言的。”> >   用富贵动之,以坚其报效之心。吕布说:“恨无小小的功劳,以作为进见之礼。”李肃还是只给他启发式的回答:“功在翻手之间,只看你肯不肯做罢了。”这话的本意是要他杀丁原,偏不明说出口,逼他自己说出来。> >   果然,吕布沉吟良久后说:“我想杀了丁原,引军归董卓,你看如何?”> >   李肃说:“贤弟若能如此,真是莫大之功!但事不宜迟,在于速决。”等吕布说出了他才催其“速决”,确是极其恶毒!> >   这样,李肃既说吕布归了董卓,又使吕布杀了董卓的敌手丁原。口舌能杀人,于此可见!> >   对于那些善于把握说话技巧的人而言,不是与对方不停地纠缠,而是抓住关键,一语中的。因此只有把自己的舌头练得如弹簧一样的人,才能左右逢源,攻无不克。> >   其实,口才就像在商品社会上用来交换物品的货币一样,是一个人在现代社会赖以生存的一项技能。你不能把一个想法在五分钟之内让人知道,你就会失去五万个机会。而失去五万个机会,就意味着你将要在竞争中遭受更强有力的阻拦。> >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有许多人仅仅是凭了三寸所谓的“不烂之舌”就打开了通向成功的大门。比如姜太公、苏秦、张仪等等,举不胜举。

推荐阅读:

穿越的近义词 | 历史新知网

现代情诗大全

铤而走险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