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洛简介:三国魏文帝曹丕的皇后,三国时期的著名美女

甄洛简介:三国魏文帝曹丕的皇后,三国时期的著名美女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   远而望之,> >   皎若太阳升朝霞。> >   迫而察之,> >   灼若芙蕖出绿波。> >   女子之 美,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而若要论女子的美,古时便有诗句万千。言:“芙蓉如面柳如 眉。”像是画中走出的清秀女子。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这女子的美如云朵般纯净,如春风拂面般温和,如花般绚烂多姿。写:“绝 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那女子幽居空谷,一朵兰花寂静绽放。而若要论女子容颜诗文,必首推曹植的《洛神赋》,读时便觉遣词造句恰如其分,意境重生。其中 写道:“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兮若流风之回雪”。以此来形容具有传奇色彩的洛神。> >    洛神芳容,何处女子?她是一袭清雅的淡妆女子,走过尘世的纷杂与尘埃,径直抵达生命的温暖与美好。她是甄洛,读《洛神赋》便想起这个女子,后世添加传奇 色彩,给予人无限遐想。几千年来,文人墨客不断追思洛河之神,也不断追忆其是否是甄洛的原型。一切都不得而知。她无疑是美的,像是水墨画中的清雅女子,徐 徐走下画卷,仰望那一场盛世烟火,璀璨整个星空。> >   曹植笔下的洛河之神,似乎也在某种意义上暗示了他对于甄洛的情愫。无论后世如何杜 撰,她的身上都被添加了传奇的色彩,使后世难以言说她的美。她如一本书,需要慢慢欣赏、细细品读,方能读懂其中的字字句句,也才能理解她玲珑剔透的心。若 要说起她的一生,寥寥几句不能定论。> >   彼时,她只是一个清淡女子,没有想到未来波折重重,爱恨悲喜交错纵横的命运。稍不留神,已经轮转 了好几个念头。时期,她只是大背景之下的小女子,希冀在其中保留单纯的心境。往事如烟尘,一转身就走到了下一段历程。幼年时的她喜欢读书写字,练就内 心的平静与安定。年岁渐长,自有内心来定夺一切。初时,她嫁给了之子袁熙。那时,她还是心中对爱情不甚清晰的女子,只知道那个男子待她极好,希望一生 一世这样走下去。那时候,她眉清目秀,一颦一笑都在袁熙的心中,抹不去化不开。本是幸福的眷侣,岂料人间世事总是变化,还没来得及与那个男子厮守一生,彼 此的时光已然消逝。> >   甄洛初嫁给袁熙时,他的父亲袁绍正是骁勇善战的男子,意气风发。袁绍鼎盛之时占据了冀、青、幽、并四州,拥兵数十万。一场官渡之战大败给曹军,变故降临在袁家,容不得辩解与反抗,袁熙被外放幽州刺史,甄洛留在邺城照顾他的母亲。那个男子,曾是她无尽的牵挂与温暖。> >    公元202年,袁氏一家终难抵抗大势所趋的局面,家道中落。公元204年,举兵攻下邺都,兵荒马乱的年代,感情微弱得像是一株在风中摇曳的蒲苇。她 和他注定此生无缘,也不会一同走过那么漫长的时光。只要他平安喜乐,她亦是无所求。只可惜,他注定无法保她周全,从此再难见甄洛笑颜。那时,曹操早就听闻 袁绍儿子袁熙之妻相貌出众,英雄爱美人,这本无可厚非。但只可惜,曹操还未见到甄洛,儿子已率军进入邺都。> >   甄洛回味起她与曹丕的 初见,时光过去了很多年。她惊恐地躲在人群后,衣衫褴褛,因受到惊吓,她白皙的脸庞上泪痕涟涟。甄洛不知此刻她会有怎样样的遭遇与痛苦,也不知谁能解救她 突出重围。在生命的危急关头,人心都是脆弱的。曹丕随大队人马望见她时,不知那女子是何人,无意间望见她的眼美得像一汪湖水,顷刻间,曹丕知道自己沦陷 了。这样的男子,甘愿放下身段与尊严,和她静默地处于这战火硝烟中,为她一点一点擦拭过去的伤痕和疼痛。甄洛忽然感动得不知所措,也不知该说些什么。眼见 他一点一点替她拭去脸庞的泪水,她的心慌乱了。> >   在那个年代,女子的容颜便是最好的护身符,她受到曹丕的青睐。《三国演义》中写道: “曹丕见二妇人啼哭,拔剑欲斩之。忽见红光满目,遂按剑而问曰:‘汝何人也?’一妇人曰:‘妾乃袁将军之妻刘氏也。’丕曰:‘此女何人?’刘氏曰:‘此次 男袁熙之妻甄氏也。因熙出镇幽州,甄氏不肯远行,故留于此。’丕拖此女近前,见披发垢而。不以衫袖拭其面而观之,见甄氏玉肌花貌,有倾国之色。遂对刘氏 曰:‘吾乃曹丞相之子也。愿保汝家。汝勿忧虑。’”他愿保她周全,只要她做他的女子。> >   如甄洛般的女子,她知道这场爱情伊始,她就处于 被动地位。那时,还谈不上爱与不爱,感动也只是因在曹丕眼中看到了久违的温柔。于是,她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也想告诉自己未来的路还很漫长。她需要一个理由 活下去,也需要这样的时刻看到一丝存在的光亮。而曹丕正好在对的时间出现,也正好看到了她的脆弱与落寞。所以,曹丕带她走,没有丝毫犹豫和拖沓,他知道生 命中出现了一个令他向往的女子。那时候,他心之所向,与身份无关,与岁月和往事无关,而是透过世事直接进入彼此的内心。> >   原来爱情兜兜 转转,不一定最初的人就是最对的人。而这场爱情,注定悲喜交加。曹丕不知父亲曹操久闻甄洛美貌,心仪她许久。如今,为了不破坏父子之情,也不愿自己宏伟的 计划付诸东流,曹操无奈之下,只好将自己内心的情感掩埋,悄然流逝。而此时甄洛的一生,就被轻易地圈定在此,她没有选择的权利,甚至没有任何理由对峙这份 突如其来的爱。天若有情天亦老,她一介女子,又怎能逃离这场本不属于自己的纠纷。> >   但曹丕当真爱她,他看见她的第一眼,就确定了自己的 心意。他轻易便看穿她内心的不安,也知道自己会保护她让她没有丝毫哀伤。这一次,他动了真心,世界仿佛一下子与自己没有关联。曹丕多希望比袁熙更早遇见甄 洛,更早与她走过人生的旅途。可是没有,他不知道她的过去经历着怎样的人和事,有着怎样恬淡的欢乐与痛苦,对于爱情,她是否和他一样决绝肯定。很多不确定 构筑他对她万分的念想,膨胀了整颗心脏。> >   爱情本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也无须掺杂任何成分,它是独立并且存在的。甄洛心怀忐忑,却是明白 事理的女子,既然她已经嫁给曹丕,那么过往所有回忆都该统统埋葬。她比谁都清楚,爱情需要经营,更需要用心栽培。这一切,她都相信会有好的结果。她在春天 播下爱的种子,希望来年有所收获。她知道曹丕于她,不仅仅只是救命之恩,他们之间亦存在着某种情感,比爱情稍淡,却比亲情更浓。她不是不想给曹丕全部的爱 情,只是她知道一颗残缺的心此生再难完整,也再难轻易地言爱。> >   她嫁给他的那日,风轻云淡,仿佛世间只有她和他并肩缄默的存在。他们之 间有些话并不需要讲出口,也不需要做任何亲密的举动。但是他懂得她,从一开始就是。曹丕知道她心中仍然感到悲凉与疼痛,他尽全力捂住她的伤口,告诉她,一 切都有他在。不是没有感动,也不是没有任何表示,她知道此生最后会随曹丕走到生命的终结。那一刻,她笃定他们的未来不是梦。而未来那么遥远,谁又能确定 呢?> >   爱的存在让甄洛有理由相信,也有理由美好地生活下去。初为人妇的她,脸上渐渐有了迷幻的笑容。他还是最喜欢看她笑,那样轻盈而美 丽。而那时的她,天真地以为从此再无磨难,曹丕会替她挡住所有风雨,她只是逐渐信赖他,也开始经营他们的家。那是一段奢侈也再难回忆的光阴:他看她忙碌的 背影,看书时认真的表情,睡着时微笑的嘴角,还有很多关于她的细枝末节,都被曹丕收藏在心中,持久恒温。如果这就是爱,那么她愿意相信他给的一切感动和时 光。> >   那一回,她记得曹植来家中做客,曹丕握着她的手,她看着他微侧的脸庞,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她确定了他的心意,也确定曹丕是她爱 的男子。无论从前怎样,以后才最重要。可她不知那一次,终于使得他们渐行渐远。曹植拜访曹丕,他还是坦白直率的少年,见到甄洛,欲叹她容颜美好。但还未说 出口,那声赞叹就慢慢地溶解在心中,毕竟她是嫂嫂,而他怎能逾越。一种悄然的情愫迅速爬过他的心扉,不知该如何是好。曹丕本是聪明的男子,他只须一眼便能 看出曹植内心的悸动。若爱开始猜忌与怀疑,失去最本真的东西,纵然能挽回也遗留下了爱情的空壳。> >   曹丕知道她的美,足够倾倒所有男子,也足以让他臣服。可是,男子的嫉妒与爱交缠内心,使得他不禁崩溃与煎熬。他怀疑最初她的爱是否算是屈服,是否算作委曲求全。他不懂,其实后来的甄洛愿意与他同生共死、相濡以沫,只是他还不懂。> >    爱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竟也是一瞬间的错觉。他那么相信,却又那么不信。矛盾中他失去了自我,也失去了留住爱情的耐心。公元220年,曹丕称帝。此时的他 需要一位贤内助作皇后,需要一位温顺的女子牵绊他的内心。他知道甄洛本是不二人选,也是贤良淑德的慈孝女子。可是,他却一次次地将她从身边推开,只是因为 爱情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纯粹与相信。后宫的嫔妃跃跃欲试,他的内心却没有任何定论。甄洛竟无心此事,他心中不禁怒火中烧。而当时能与甄洛以相同资格当上皇 后的女子,只有郭女王了。> >   曹丕知道,他要选的皇后是能助他一臂之力坐稳皇位的女子。而甄洛始终无意,更是让他确信内心的感觉。他知道 她淡泊明利,宁静致远。但是曹丕无数次地想问她,是否爱他。这句话,始终开不了口。而郭女王更是在曹丕面前不断地中伤甄洛,他太爱她,所以心中疑虑重重, 甚至怀疑到曹植的身上。这一切,其实在甄洛的眼中没有任何意义。她曾经以为,她爱的那个男子心怀宽阔、风度翩翩,而今也不过如此。她失望不已却也觉得无话 可说,既然彼此无法相守,她甘愿退出。> >   于是,那一年她独守邺城。一人空对岁月留白,她无数次怀念初见曹丕的模样,眼中渐渐模糊,曹丕于她,终于不再是完美的爱情。流言蜚语并不能伤她,中伤她的是曹丕始终不愿意相信她,这让她难过。最难过的也是最难忘的,她一直都知道。> >   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 >   傍能行仁义,莫若妾自知。> >   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 >   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 >   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 >   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 >   莫以豪贤故,弃捐素所爱?> >   莫以鱼肉贱,弃捐葱与薤?> >   莫以麻贱,弃捐菅与蒯?> >   出亦复何苦,入亦复何愁。> >   边地多悲风,树木何。> >   从君致独乐,延年寿千秋。> >    曹丕恐怕不知,她为他写诗,为他执情。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事。彼此深爱,彼此伤害。爱到不能自已,最终却用生命成全了他。公元221年,曹丕赐甄洛一 死。不知那时他的心有没有剧烈的疼痛,但那一刻,眼泪肯定成诗,他仿佛看见她笑着对他说“再见”,再也不见。他始终不甘心,只因爱得太深,亲手酿成了最后 的悲剧。“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爱到深情,却已仓惶。> >   唯有曹植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无论是否曾欢喜过,他写下《洛神赋》供后世回味那女子,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 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 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象,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   她说,但愿没有来世,那样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   浮生浮世> >    甄洛,三国魏文帝曹丕的皇后,懂诗文,貌艳丽,三国时期的著名美女。初时,嫁给袁绍的儿子袁熙。公元204年,曹操举兵攻下邺都,本想一睹其芳容,未料 及儿子曹丕破城先入,救得甄洛,遂与其成婚。公元220年,曹丕即位为魏文帝,准备册立皇后,而曹丕几度怀疑其弟曹植对甄洛暗藏情愫。更有甚者,郭女王挑 拨离间,使得他们之间的感情走向绝路。曹丕愤而于公元221年赐甄洛自尽。后世相传曹植《洛神赋》的洛神便是甄洛的原型。

推荐阅读:

【耋耄】的意思是什么?【耋耄】是什么意思?

曰组词

用不是而是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