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误国,孙权统治吴国

晚年误国,孙权统治吴国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   兴师北伐> >   曹丕死后,继江夏和石亭两战之后,孙权发动了第三次北伐。当时,孙权闻魏国迁合肥至新城,知道石亭之后吴国在淮 南已经处于优势,便于该年冬季御驾亲征。吴军集结后,乘船至合肥城外的水上驻数日。孙权不肯下决心上岸与魏军主力决战,就略施小计,大军逐次退去,形若班 师。合肥守军已经奉诏罢兵,满宠以为:“今贼大举而还,非本意也。此必欲伪退以罢吾兵,而倒还乘虚掩不备也。”遂上表,请不罢兵。十几天后,吴军果然又来 到合肥城下,见魏军戒备森严,只得引兵退去。> >   吴嘉禾二年即魏明帝青龙元年(233年),吴大帝孙权亲自率大军举行第四次北伐,进攻合 肥新城。然而,孙权跟以往一样,不敢对合肥实施坚决围攻,因为一旦坚决围攻,就必须准备与来援之敌进行陆地上的大厮杀。往昔曹操在时,孙权不敢离开水面到 陆地上决一胜负,对合肥的进攻均为蜻蜓点水,来试探一下,很快就撤走。如今,魏国已经移建新城示弱。孙权仍未改变以往的打法,不坚决围攻,而是示威,是其 审时度势欠佳。这次试探对方,摊子拉得很开阔,孙权另遣卫将军全琮征六安。> >   魏征东将军满宠并未亲自守合肥,而是坐镇寿春,以主要兵力集结在寿春,合肥不过是前沿阵地而已,仅有步、骑六千人。> >   满宠对六安颇为担心,致信安定守军军心:“庐江(魏国庐江郡治在六安)虽小,将劲兵精,守则经时,又贼舍船二百里来,后尾空县,尚欲诱致,今宜听其遂进,但恐走不可及耳!”> >    孙权大军来到合肥新城,见其离水太远,不敢下船,在水上待了二十多天。满宠接到战报后对部将说:“权得吾移城,必于其众中有自大之言,今大举来欲要一切 之功,虽不敢至,必当上岸耀兵以示有余。”遂潜遣精骑伏于城外隐蔽处。吴军果然上岸耀兵,魏军伏骑出击,疾驰而至,斩首数百级,或有赴水死者。> >    满宠见合肥新城已没有危险,便自寿春溯淮而上向杨宜口(今安徽省霍县西)。全琮见魏军向山后集结,自己已过于深入,恐军不利,遂向后收缩。当时,有人建 议分兵抄掳。全琮认为此时不宜分兵,便对部下解释道:“夫乘危徼幸,举不百全者,非国家大体也。今分兵捕民,得失相半,岂可谓全哉?纵有所获,犹不足以弱 敌而副国望也。如或邂逅,亏损非小,与其获罪,琮宁以身受之,不敢微功以负国也。”就这样,孙权此次北伐无功而返。> >   陆逊回到武昌后不久,太常潘溶、镇南将军吕岱平定武陵,于冬十一月班师回江陵。> >   吴国后方安定、国力增强后,孙权便开始做试探性北伐,即第六次北伐。这时,孙权年事已高,所以不再将兵亲征,而是遣将出征,自己坐镇后方,全面主持。> >    魏明帝曹崩,吴国休整数年后,吴大帝孙权于吴赤乌四年即魏正始二年(241年)夏四月大举兴师主持第七次北伐。这次北伐,吴国在东、西两线均有势在必 夺之地。东线要夺取六安,以便直逼寿春,对合肥形成远同态势;西线要夺取襄阳、樊城。东线由卫将军全琮、威北将军诸葛恪负责;西线由大将军诸葛瑾、骠骑将 军步骘、车骑将军朱然负责。> >   在东线,吴国卫将军全琮督率主力数万人进至芍陂(湖泊),决开湖堤,以遮断寿春方向的援军。其余的部队由 吴威北将军诸葛恪节度,围攻六安。魏扬州刺史伏波将军孙礼率领州兵先至芍陂,吴军发起猛攻,自旦及暮,魏军死伤过半。孙礼“犯蹈白刃,马被数创”,仍奋不 顾身,手秉木包鼓,激励士气,坚守阵地。次日,假节都督扬州军事的魏豫州刺史征东将军王凌率援军赶到,向吴军侧翼实施有力突击。王凌击破吴军中郎将秦晃所 部五个营,秦晃以下十几名军官战死。吴将张休、顾承堵住缺口,遏制了魏军发展进攻的势头。随后,全绪、全端赶到,吴军转入反攻,王凌退回出发阵地。孙权论 功行赏,以驻敌之功为大,退敌之功次之,晋升张休、顾承为杂号将军,全绪、全端为偏、裨将军。于是,全氏父子与张、顾生隙。王凌、孙礼与全琮浴血争塘,双 方力战连日,伤亡惨重,僵持不下。而六安不可猝拔,全琮意志动摇,遂烧毁安城邸阁,迁魏庐江郡百姓退走。诸葛恪也放弃对六安的围攻,引兵归还。看来,吴国 要想经略淮南,唯一可行的就是集中全力坚决围攻合肥,以重兵挡住来援之敌,长久围困,直到城中粮尽。> >   在西线,都督荆州军事的吴上大将军右都护陆逊不同意夺取襄阳,因而此番没有领兵上阵。> >   此后,吴赤乌六年即魏正始四年(243年),孙权主持第八次北伐。诸葛恪袭击六安,破魏将洲项营,掠夺人口而还。> >   陆逊于吴赤乌八年(245年)病故后,大都督朱然于吴赤乌九年即魏正始七年(246年)征中,夜袭击破魏将李兴所部步、骑六千人,斩、获数千人而还。这是孙权主持的第九次北伐。> >    公元247年全琮、步骘病故,248年朱然病故,吴国一时丧失北伐的能力。68岁的朱然疾笃时,孙权昼为减膳,夜为不寐,每遣使打探病情,辄亲自召见, 口自询问,入赐酒食,出送布帛。创业功臣病危,其意所钟,吕蒙、凌统最重,其次就是朱然。少时同学朱然死后,年迈的吴大帝孙权素服举哀时,觉得自己的时间 也不多了,因而为之感恸。朱然等相继死后,吴国要靠诸葛恪等新一代人物保卫江山了。> >   自魏文帝曹丕病故后,吴大帝孙权先是攻江夏、战石 亭,接着又亲征合肥新城,再征合肥新城,利用魏军西向而大举北伐,令朱然和全琮袭击魏国,倾全国之力决芍陂和围攻樊城,遣诸葛恪袭击六安,派朱然击中, 总共领导九次北伐(不包括使孙布诱击王凌部),直至垂暮之年,老一代将帅全部去世,方才罢手。这九次北伐,未必孙权次次亲征,但每次都是孙权主持的,所以 仍称为孙权的北伐。> >   孙权不仅在行动上不断北伐,在思想上也对北伐念念不忘。譬如陆逊曾上疏“劝以施德缓刑,宽赋息调”,孙权解释道: “至于发调者,徒以天下未定,事以众济。若徒守江东,修崇宽政,兵自足用,复用多为?顾坐自守可陋耳。若不豫涮,恐临时未可便用也。”当然,孙权的九次北 伐,虽曾取得过石亭等胜利,但始终未能打破南北对峙的僵局。> >   吴国手工业和海外交往> >  吴和魏、蜀一样,富有者穿丝绸,劳动群众穿葛麻。江东的丝织品质量虽逊于蜀、魏,麻葛织品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推荐阅读:

拴组词 | 用拴组词全网最全

乌拉那拉如懿真实历史,清朝唯一没有谥号的皇后(死后葬礼寒酸)

成语故事指鹿为马的主人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