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传奇 历史秘闻 金朝的“狼”来了,北宋的皇帝权臣跑了

金朝的“狼”来了,北宋的皇帝权臣跑了

北宋的覆灭系列(三):狼 来 了,快 跑 啊!

让位

老赵自已发表了一份罪己诏后(点击查阅第二章),徽宗老赵干的第二件事是任命他的长子,也就是当时的皇太子赵桓为开封牧,就是京城的最高长官,后来又企图以太子“监国”的名义把抵抗金军的任务交给太子。这个时候恐怕很多人就明白了,老赵这是要跑啊。没错,老赵同志正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但是这个时候又冒出来了两个人——太常少卿李纲和门下侍郎吴敏,这二人算是把老赵的心思琢磨透了,这俩人脑袋一碰,一商量,认为:让小赵同志担负起抵抗金军的责任不是不行,不过得有个条件,得把皇位传给小赵。这二位的理由是这样的,如今敌军猖獗,势如破竹,如果不把名号给太子,就招揽不来天下的豪杰,说白了就是需要一面正式而且有号召力的旗帜。

眼看金兵就要打过来了,徽宗老赵既不想留下来和那帮蛮不讲理,粗鲁暴躁的金人打架,又不想交出自己皇帝的宝座。

可是眼看那帮野蛮人就要打过来了,留给自己考虑的时间也不多了,情急之下,权衡再三,终于忍痛割爱,一锤定音,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于是,在宣和七年的十一月二十三日这一天,徽宗老赵上演了一出自导自演的让位大戏。

(图)宋徽宗赵佶(1082.05.05—1135.06.05),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宋朝第八位皇帝。

心力交瘁的老赵突感身体不适,在众位大臣面前摔倒在地上,大臣们赶忙上前查看,不一会儿的工夫药就端上来了,臣子们七手八脚的,你掰嘴,我灌药,还有几个按住手脚的,唯恐老赵乱挣扎,折腾来折腾去,终于把一碗药灌下去了。过了一会儿,老赵慢慢地睁开了他那双充满了怨恨和痛苦的眼睛,嘴角还有刚灌进去的药流出来。他慢慢张开嘴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最后索性挥了挥手,意思是快他娘的给朕拿纸笔来!文房四宝上来了,老赵本想在众位卿家面前一展他的书法技艺,可是转念一想,不行,那样岂不露馅儿了,刚摔了一跤,还被这帮混蛋灌了一碗奇苦无比的药,不能前功尽弃,关键时候还得忍住。所以,他伸出了那只颤抖的左手,攥住笔杆,在纸上“画”了四个不像字的字:传位东宫。

就这样,宣和七年的十二月份,赵桓即皇帝位,一个月后改元靖康,他是宋朝历史上的第九位皇帝,也是北宋的最后一位皇帝,是为宋钦宗。皇位交出去了,这就意味着抵抗金军的责任也就交出去了,酷爱道教的徽宗老赵自称道君皇帝,退居龙德宫。

逃跑

就在倒霉的粘罕率领西路军与又臭又硬的王禀为首的太原军民死战不下的时候,斡离不率领的东路军虽然也遭受到了猛烈的抵抗,但是不久之后就已经打到了黄河沿岸。而此时宋朝派去黄河北岸濬州的守将却只顾喝酒取乐,完全没有如临大敌的状态,再加上士兵平时缺乏训练,身体素质差,军情探报也不明了,所以当听说金军杀过来的时候,这些守将居然跑的跑,散的散,还没看见金兵的影儿呢,就全部跑光了。

北岸的守军一跑,黄河南岸的士兵看着那个眼馋啊,这帮兔崽子都跑了,咱们还守个屁啊,跑!于是乎,丢盔弃甲,望风而逃,不过有一点还是值得表扬的,那就是他们在跑之前把黄河上的浮桥全部烧毁了,这也算是守河将士们给予南侵金军最为“致命”的,也是唯一的打击,因为不久之后金军渡河的时候着实费了不少劲儿。

黄河沿岸的守将就这样没了,金军喜不自胜,这帮宋军简直太可爱了,太招人疼了,跑得好。可是仔细一想,不禁大骂,怎么过河呀!桥没了,他们就找了几艘船,可是毕竟是几万大军呢,这得运到猴年马月呀,可是又没有别的办法,后来又搞到了几艘大一点的船,就这样一直慢慢悠悠,磨磨蹭蹭地运了好几天,费了老鼻子劲儿了,看上去不像是去打仗,倒像是去旅游。这都是拜那些狡猾的宋军所赐。

渡河之后的金军将领不禁感叹一声,看来宋朝真是没人了,如果有一两千人守在这里,那我们估计就没这么容易得手了。我们真够幸运的。说的确实是大实话。

(图)完颜宗翰(1080年—1137年),本名黏没喝,又名粘罕,小名鸟家奴,金朝名将,女真族,国相完颜撒改长子

靖康元年(1126年)的正月初三,年还没过完呢,这帮讨厌的金兵渡过黄河的消息就传到了开封,徽宗老赵在咒骂金兵讨厌的同时,不得不提前开始执行自己早已拟定好的逃跑计划了。就这样,原定于第二天借口前往亳州烧香而离开开封的老赵,于正月初三的当天夜里就草草收拾了一下,带着蔡京的儿子蔡攸和几个内侍慌慌张张地连夜东逃,一路上坐了船,又坐轿子,但是这些都太慢了,于是“饥不择食”,索性坐上了原来搬运砖瓦的船只,这个节骨眼别说是搬运砖瓦的船,就是拉粪的,也照坐不误,逃命要紧呢。

太上皇跑了,然而很多大臣也坐不住了,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当时被称为“六贼”的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朱勔、李彦(关于他们的所作所为在《方腊起义》中会有详述),纷纷追随道君皇帝而去。

这里重点说一下宦官童贯。宣和七年的十二月份,金军的西路统帅粘罕就派使者前往太原见了当时已经被封为广阳郡王的童贯童大人,目的是恐吓宋廷,让他们割地。可是童大人觉得,一来这么大的事儿自己不好做主,二来太原这鬼地方估计朝不保夕了,待在这里不安全,索性直接就跑回开封了。临走之前,太原守将张孝纯对他说:现在金人毁坏盟约,侵犯我大宋的疆土,你这个广阳郡王理应召集兵马,抗击金兵,保家卫国才是,你可倒好,居然还想着逃回开封去,你这不是明摆着把河东的这片土地交给敌人吗?河东一旦失守,那河北自然也就完蛋了!口气中不乏讽刺挖苦之意。

童大人也不示弱,愤怒地反击道:你他娘的瞎嚷嚷个屁啊!本王奉皇上的旨意宣抚太原,又不是守卫太原,你小子要本王留在这里,那这太原城的将士们是吃干饭的不成?!离了本王还不行了?

张孝纯无奈地摆了摆手,说:你童太师平日里威风八面,作威作福,没想到遇上真事儿了却胆小如鼠,缩首如龟,畏首畏尾,你还有脸去见皇上?我也是醉了!

(图)宋钦宗赵桓(1100年―1156年),宋朝第九位皇帝,北宋末代皇帝

无论张孝纯如何冷嘲热讽,广阳郡王童大人才懒得搭理他呢,一路狂奔来到了开封城,可是刚回来他就傻眼儿了,坐在龙椅上的那人怎么换了?还没等他回过神儿来呢,钦宗小赵就任命童大人为东京(开封)留守,这下童大人不干了,老子大老远从太原跑回来就是为了离金人远点儿,你现在让我留守东京?这不是开玩笑嘛!再说了,咱老童跟着你爹老赵混的时候你小子还在玩泥巴呢,现在居然指挥起咱老童来了。再看看京城的那些高官,不少早已随太上皇南下避难了,所以咱老童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什么留守东京,而是赶紧去找太上皇,保护好他老人家。

其实童大人心里清楚得很,老赵喜欢他,只要老赵还活着,小赵就不敢把他怎么着。于是,童大人毅然决然地拒绝了钦宗皇帝的任命,转脚就南下了,而且这一路上他也没闲着,招募了多达几万人的青少年,号为“胜捷军”,作为他的亲军,不离左右。不久之后童大人就带着他的“胜捷军”赶上了徽宗老赵。

直到这时,老赵总算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身边总算是有随扈了,这下可以放心了。紧接着,他们渡过淮河来到扬州,又越过长江到了京口(镇江),很多皇子公主们跟不上,索性就住在了沿途各县,就连“太上皇后”也被丢在了扬州。

「历史大学堂」特邀作者 丨 刘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历史人物传奇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历史人物传奇

文章标题:金朝的“狼”来了,北宋的皇帝权臣跑了

文章地址:https://www.nrct.net/127062_%e9%87%91%e6%9c%9d%e7%9a%84%e7%8b%bc%e6%9d%a5%e4%ba%86%ef%bc%8c%e5%8c%97%e5%ae%8b%e7%9a%84%e7%9a%87%e5%b8%9d%e6%9d%83%e8%87%a3%e8%b7%91%e4%ba%86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800138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