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与孙策亲上结亲结亲家

曹操与孙策亲上结亲结亲家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曹操与孙策亲上结亲结亲家

东汉时的江东即今天的江南,吴越钟秀之地,多出风流才俊,更不少英雄侠士。当然,古人与今人不同,没有今天的土著白领们那种浸到骨头里的地域优越意识。

今天你如果在上海这种钢筋水泥大森林讨生活,那可是要把“阿拉”、“侬”这些字眼练习的字正腔圆的,要是被一些坐吃房租的人听出来你是外省人?那你就算彻底变成“乡下人”了!

与你的收入小康不小康无关,就是前推到“阿拉”们一家三代住个十平方的阁楼的时代,“侬”们照样瞧不起外地的土老帽,这种比“阿Q”更“阿Q”几分的莫明心理,提供了他们感觉生活幸福的源泉。

孙策绝对没有这种臭毛病,有例为证:攻曲阿时,刘繇那里来了一个山东老乡(东莱郡黄县),复姓太史,名慈,字子义,人生得猿臂美髯,身高1。77米稍强,素有胆略,武艺更是没说的,箭法不让吕布,美髯不让关羽,但因初来乍到,尚未得刘繇信任,只是一个串门的客人,被刘繇临时委以探马的低级活路。

事有凑巧,一日与同伴两骑出巡时,在神亭遇上了孙策,孙策身带韩当、宋谦、黄盖等十三骑。太史慈却毫不畏惧,出马便上前挑战孙策,孙策何曾遇到过对手?当即吩咐众人勿上前群殴,自己出手独擒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探马。

谁知二人一交手,却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身手半斤八两,不相上下,谁也占不了谁的上风,两人俱都求胜心切,焦躁之下,哪还管什么回合套路?

近骑拼搏之中,相互撕扯,双方全滚下马来,玩起了日本相扑、高丽跆拳、中国式摔跤,岂料在这全无章法的贴身肉搏上,两位选手也是旗鼓相当。

其他人现在都是观众,又没有个现场执法裁判,所以既无法暂停,也难以休战,各人使点难上台面的歪招也是免不了的,孙策无意中拔下了太史慈背后的手戟,太史慈急切中扯下了孙策的头盔,一阵胡刺乱砸,全然不成体统,幼稚园里的娃娃们打架一般也是这等风采的,这叫人逢危机之时,自然返璞归真。

直到双方的大部队赶到,二人才结束了这场生死拼斗,但孙策却从此记住了这位山东人太史慈。后来刘繇逃亡芜湖,太史慈孤军守泾县,孙策竟亲自出马围捕太史慈,部队实力相差悬殊,太史慈城破被擒。

孙策亲自为其解缚,握手之间,问的第一句话竟是:“咱们是在神亭时相识的吧?若那时逮住了我你会怎么办?”

太史慈实话实说,森然回答:“不好说的事!”

孙策大笑:“我也跟你一样,今天也是不好说的事!”

当即拜太史慈为折冲中郎将。后来刘繇死于豫章,手下尚有部万余人未有所附,孙策让太史慈前往招抚。左右部属都提醒孙策:“太史慈此番北去一定不会回来了!”

孙策相当自信:“太史慈除了我以外,不会投向任何人!”饯行时送别昌门,把腕告别太史慈:“说个回来的日子吧?”

太史慈确凿地回答:“不会超过六十天。”后来果然如期带收集的部众返回江东,众人无不叹服孙策信人知心。

等到袁术穷途败亡时,孙策当然不会放过收容袁术残部的良机,实际上袁术这人是真正的舍命不舍财的那类“牛人”:部队饿散,自己饿死,却还私藏金银财宝无数,估计是怕到了阴间里成了穷鬼,也可能是担忧自己崩后,撇下的众多美貌嫔妃生活无着落,给大家留点遗产吧。

谁知孙策的继承遗产行动迟了一步,被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庐江太守刘勋先下了手,本来袁术的长史杨弘、大将张勋等部属是准备转投孙策的,这下连美人们、将士们,以及数不清的珍宝都被刘勋抢先以武力收容了过去,孙策怎会甘心?

那刘勋其时兵力甚众,孙策不便与他立即兵戎相见,就把自己欲派太史慈去收容豫章刘繇之万余残部的信息主动透露给了刘勋。刘勋也是个贪多不嫌撑死的主,立即遵照先下手为强的办事原则,亲率精兵袭向豫章,刘勋刚离庐江,孙策便以轻骑趁夜袭拔了庐江城,刘勋的部众皆尽投降,袁术的那些余部、美人、财宝全转送了孙策。

推荐阅读:

蜈蚣和千足虫:腿多,有什么区别?

耶律留哥简介_耶律斜轸 耶律休哥_耶律休哥 李继隆

关于大麻的25个奇怪的事实

梦见和不喜欢的人结婚预示什么? -周公解梦

小黠大痴的意思_成语“小黠大痴”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