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弃用名臣周谷之误:不同的人才牌该如何打?

孙权弃用名臣周谷之误:不同的人才牌该如何打?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孙权弃用名臣周谷之误:不同的人才牌该如何打?

在公司整体利益之下,不同层级的领导各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在公司大账和老板小账之间,往往存在一定差异。如何将擅长做公司大账和擅长做老板小账的两类不同人才安置在合适位置、且保持利益平衡,这是考验老板察人、用人之道的关键所在。

孙权重用吕范、弃用周谷

三国东吴的开国皇帝孙权,在哥哥孙策当家时,不过是个小小的宜兴县长(阳羡长)。做了县长不免要搞点计划外项目,从公款里拆借些资金。他的两位会计———主簿吕范和功曹周谷,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吕范把每笔小账都做成大账,规规矩矩向孙策汇报,弄得好多计划外项目不得不关停并转,孙权的小金库也险象环生;周谷则明里暗里,帮孙权做足假账功夫,让孙权私房钱花得很爽,老哥兼领导孙策也被蒙在鼓里。

等到孙权自己当家,吕范立即得到重用,后来成为东吴的股肱名臣,而做账高手周谷则终身不用,理由是此人既然能帮着当县长的自己欺瞒当领导的老哥,就能帮着当下属的别人欺瞒当领导的自己,能力越强,账做得越巧,危害性也就越大。

后人大多称赞孙权在这件事上做得不错,很能理解汉光武帝刘秀那句天子不与布衣同的道理,知道一旦当家,小家就成了大家,自己就从做小账的转换为查小账的,从欺瞒别人的小领导,变成最怕别人欺瞒的大老板,以前不讨小县长欢喜的呆板会计吕范成了最值得信任的好管家,昔日让自己舒坦轻松的理财高手周谷,则成了大皇帝必须打足精神防范的财政蠹虫,一进一退,貌似实在允当得很。

但孙权在用会计这件事上,充其量只能算及格分而已:在重用吕范这个问题上,他的思路十分精辟,从方面之任转换到全局主宰,抛弃此前小我的本位主义,为大家财政安全的需要提拔吕范这种讲原则、守法度的会计,自然是令人钦佩的选择;但对周谷的处置却只对了一半———对这种人抱有戒心,让他远离财务关键部门,这完全正确;但就此不予重用,却未必是一个决策者最好的选择。

周谷的可用之处

唐太宗时的名臣岑文本曾经有一段话,说使智使勇,使贪使愚,故智者乐立其功,勇者好行其志,贪者邀趋其利,愚者不计其死。是以前圣使人,必收所长而弃所短,意思是人无完人,即便愚蠢或贪婪的人,如果使用得当,也一样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并避免不良影响。一个明智的领导者,应该用人之长,弃人之短,而不是求全责备,把人一棍子打死。

具体到周谷这件事,他做假账动机不纯,对大领导不负责任,对顶头上司意在溜须逢迎,这些都是比较严重的缺点。但他头脑灵活,对财务规则娴熟,敢于灵活处置问题,这些其实都是可取的。三国时代,州郡的独立性很强,以东吴为例,直到孙权晚年,仍然实行较为原始、落后和分权的部曲制和采地制,每个地方官和将领都领有数量不等的配兵,这些配兵的开支,则由分配给他的采地财政来承担,将领死后,这些配兵和采地一部分由国家收回重新分配,另一部分则由其一个或几个儿子继承。而在孙策时代,这种分权制和财政分散状态更加突出,可以说,当宜兴县长的孙权要求更多财政自主权,在他那个时代其实是常态的、合理的,周谷的做法虽有取巧之嫌,但说不上有多出格,充其量算个合法避税;而吕范事事汇报的做法,在那个时代反倒是有些奇怪的———因为即便汇报了,在当时那个松散体制下,孙策也不会对连军费、办公费都要自筹的地方官作多少苛责(就更不用说孙权和孙策是啥关系了)。

孙权重用吕范、抛弃周谷,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他对集权的一种憧憬,此后直到去世,他一直试图改变这种落后的分权制、采地制和兵权世袭制,但收效却是有限的。应该说,孙权的愿望是好的,也符合公司发展大计和他本人的利益,但即便如此,周谷仍然是个可以收所长而弃所短的会计人才———

从史料上看,吕范是移民身份,原籍汝南细阳(今安徽太和),在孙策手下不仅是异地做官,而且弄不好还在试用期内,事事小心既是品德和个性的表现,也多少有自保痕迹,不得不时刻担心被砸饭碗,如果在其家乡汝南当会计,会否仍这样规矩,恐怕也不好说;周谷却是周氏子弟,而周家的郡望正是阳羡,也就是说,他是土著做官,出身不俗,胆子更大、点子也更多,实际上有些地头蛇的有恃无恐成分。

鉴于此,把周谷从老窝阳羡弄出来,平调到远离家乡、宗党的外地任职,并配上合适的副手,辅以完善的审计监督机制,他善用规则、敢于任事和精通理财的优点便可以充分发挥,而喜欢耍手段、钻空子的人格缺陷,也可以得到有效约束。

不仅如此,在一些特殊岗位,敢花钱、敢负责任、不计较小账,反倒比循规蹈矩的会计更能派上用场。

中国古代买卖人和会计们共同尊奉的偶像和祖师爷,是曾经帮助越王勾践报仇成功,后来功成身退、弃官经商,并成为著名富翁的陶朱公范蠡。范蠡晚年住在陶(今定陶),二儿子因杀人被楚国关押,要花钱打点,范蠡本想让刚成年的小儿子去,当了他多年助手、精明能干的大儿子觉得自尊心受伤害,坚决要去,还抬出老娘当说客,范蠡迫不得已只得放行,却立即着手给二儿子准备后事。结果二儿子果然没能救出。当范夫人问他怎么知道大儿子不行小儿子行时,范蠡解释说,大儿子曾跟他历尽坎坷,懂得钱财来之不易,花钱时势必精打细算,可二儿子的确犯了死罪,如此吝啬自然打动不了楚国那些贪官;相反,小儿子生下来就享尽荣华富贵,认为钱来得容易,到了楚国必定出手大方不计较小账,这样反倒能把老二救出来。

小家如此,大家也一样。楚汉对峙时出名人品不好、手脚不干净的陈平,在项羽手底下搁哪儿都不放心,到了善将将的刘邦手下,给安排做敌工、策反和情报工作,经费包干,细账不管,结果这位不合格会计如鱼得水,为刘邦的最终胜利立下了不可替代的丰功伟绩。由此可知,没有不能用好的会计,只有不会用人的主官。

推荐阅读:

骂婆婆不带孙子的句子 骂婆婆不带脏字的句子

梦见冰雪_周公解梦梦到冰雪是什么意思_做梦梦见冰雪好不好

兼字开头的成语

繁花似锦的近义词

受持八戒的功德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