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的两次兵变:三国时代曹魏集团的最大一次内乱

淮南的两次兵变:三国时代曹魏集团的最大一次内乱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淮南的两次兵变:三国时代曹魏集团的最大一次内乱

一、丘俭、文钦之乱

丘俭,字仲恭,魏国大将,魏国镇东将军,都督扬州军事。文钦,字仲若,魏国大将,魏国扬州刺史、前将军,封山桑侯。《三国志》将丘俭(文钦和丘俭合传)和王凌、钟会等人合传,其实是因为想让人们认为他们和王凌、钟会一样,都是魏国的叛臣。其实,我觉得这未必完全是陈寿的本意,但是陈寿作为亡国之臣,又面对着司马氏白色恐怖式的黑暗统治,不得不在著史时对司马氏家族的篡逆之行曲笔回护。至于这几个所谓的谋反之臣,在我看来,不过是在魏国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败在司马氏手下的人而已。除了钟会、王凌确实是谋反以外,其他的人几乎都是因为反对司马氏专权、希望加强曹魏君权而被冠以谋反之名的魏国忠臣。我们不必因为陈寿曾为司马氏曲笔回护而怀疑他的著史态度,其实陈寿还是很认真的,曲笔之处实在是迫于政治压力的无奈之举,他也不想这样写。他的这种矛盾的心情从书中章节的安排就能寻找到蛛丝马迹。在《三国志》中,陈寿遵照常例将钟繇、钟毓父子二人合传而书,把钟繇的幼子钟会和其他乱臣合传而书。这当然是合情合理的,因为父子本应合传,所以钟繇、钟毓合传,而钟会确实是魏国的叛臣,所以被从父亲的传记中扫地出门和同为魏国叛臣的人同传而书也很正常。然而,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魏国名士太常夏侯玄身上,情况就大不同了。夏侯玄和中书令李丰、国丈光禄大夫张缉等人一起发动了所谓的叛乱(其实不过是反对司马师专权的政治斗争),最后被司马师问斩东市,然而这位中土名士却没有被请出其父夏侯尚的传记。除此之外,司马懿的政治对手曹爽兄弟也没有被请出他们父亲曹真的传记。夏侯玄和曹爽等人和他们的父辈一样都被收录在《三国志·魏书·诸夏侯曹传》中,合为一卷记述。从这个细节,我们不难看出陈寿对于曹爽、夏侯玄的微妙态度,至少陈寿并不认为他们是造反叛乱。曹爽最终的结局完全是咎由自取,司马懿除掉他或许还有几分公心。那么其他败在司马氏手下的人呢?我想陈寿比我们心里更明白。特别是魏国太常夏侯玄,陈寿还对他赞赏有加。陈寿称玄格量弘济,临斩东市,颜色不变,举动自若,还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的。所以,推而广之,和钟会、王凌同传的丘俭、文钦也未必真的就是什么叛臣贼子。

(一)丘俭、文钦起兵的经过

我们一起来详细回顾一下丘俭、文钦起兵的全过程。

根据《三国志》的记载,自从正元二年正月观测到了彗星的出现后,丘俭、文钦便开始了起兵的谋划,他们起兵的时候距离曹芳被废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起兵的全过程很简单,也很传统。首先是矫诏,假托太后的名义讨伐司马师,在法理上为自己找到充分的起兵依据。接下来是上表问罪,向朝廷递上弹劾司马师十一大罪行的表文,争取朝廷上更多人的支持,离间司马氏集团,也借机找个理由给自己便宜从事的权力。然后就是胁迫淮南诸将入寿春城,和他们筑坛盟誓共同讨贼,逼迫他们就范。

在这一系列表面文章做好后,丘俭、文钦便开始了军事部署:他们将军队中的老弱兵士裁汰下来,留作守卫寿春城的城防部队,自己亲率五六万兵马渡过淮河,向西进兵至项城。到达项城后,丘俭负责坚守城池,文钦则率军在外游击,作为接应,伺机进兵。

然而,他们的对手司马师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好对付。相比之下,司马师是棋高一着。面对丘俭、文钦的讨伐,司马师做出了周密的军事部署,具体可以归纳为三条:其一,派诸葛诞从豫州出发,率领豫州的军队向东经过安风津渡口直奔寿春,攻占淮南军队的大本营;其二,令征东将军胡遵率领青州和徐州的军队南下,攻入谯郡一带,切断淮南军队退回寿春的道路;其三,命监军王基率领前部先锋占领南顿,坚壁清野,固守不出,阻挡来犯之敌。这样一来,丘俭、文钦进不能与司马师决战,退又恐寿春已被偷袭,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而且淮南将士家多在北方,很多人不肯与之共谋,军心涣散,军队很快就溃散了,是投降的投降,逃走的逃走,剩下的军士都是淮南新进归附的农民。这些农民没有接受过太多正规的训练,战斗力很差。其实这个时候,丘俭、文钦败局已定。就在二人犹疑之时,司马师又为他们设计了一个巧妙地诱敌之计。他先派兖州刺史邓艾率领驻扎在泰山的一万多人进兵至乐嘉,故意向淮南军队示弱,自己则率主力随后而至。文钦此时正苦于无计可施,看到了敌军的破绽,未作详察便连夜进兵,准备首先向邓艾所部发起进攻。可是没想到天亮之后一看,司马师早已率魏国主力趋马赶到。文钦见势不妙,便率军撤退。司马师下令精锐骑兵追击文钦,大败文钦所部。此时,正在项城坚守的丘俭得知文钦兵败的消息,连夜出逃,军队也随之彻底溃散。丘俭逃到慎县时,左右之人逐渐弃他而去,只有他的弟弟丘秀、孙子丘重随他一起逃到了水边,藏于岸边草丛之中。最后丘俭还是被安风津的一个叫张属的农民(这个农民后来因功被司马氏封侯)用弓箭给射死了,丘秀、丘重则侥幸逃往吴国。而被司马师打败的文钦最终也选择逃亡吴国,还在吴国得到了重用。而淮南其他讨伐司马师的将士则都选择了缴械投降。这就是《三国志》记载的事件过程。由于淮南叛乱的结果是以司马氏的胜利而告终,所以对于战争过程,陈寿没有必要进行曲笔回护。但是淮南叛乱的原因,陈寿则说的支支吾吾。再看看《三国志》裴松之的注引,你就会发现其实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并不是一起针对皇权的叛乱。根据丘俭、文钦上表魏国朝廷的表文推断,很显然这是一场企图除掉司马师的政变。更出人意料的是,在控诉司马师十一大罪状的表文中,丘俭和文钦还高度赞扬了司马懿(字仲达)的功绩,褒奖了司马懿之弟一直对大魏忠心耿耿的太尉司马孚(字叔达),甚至提出了废黜司马师、以有高世君子风度,忠诚为国的司马昭取而代之的提议,并向皇帝一并举荐了司马孚和司马望。很显然,以司马昭代司马师,这是一招离间计。从司马昭未来的表现可以看出,他比他的兄长更加心狠手辣,这并不是一次真诚的推荐,而是企图利用周公诛管蔡、石F大义灭亲的故事来离间司马氏家族,最后将他们一网打尽。其实,丘俭、文钦淮南兵变不过是曹魏皇室故旧和司马氏争夺魏国统治权斗争的一次延续,并不是企图夺取皇帝宝座的叛乱。

(二)丘俭、文钦起兵的原因

既然丘俭起兵并不是为了反叛朝廷,那么他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关于丘俭起兵的原因,我觉得至少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丘俭起兵是出于对曹魏皇室的忠诚。据《三国志》记载,丘俭以东宫之旧,甚见亲待。由此可见,丘俭是龙潜之旧,是魏明帝曹钡那仔拧C娑晕好鞯壑子曹芳被废的现实,我想作为先帝故旧的丘俭对司马氏的所作所为肯定是十分愤慨的,他不可能看着先帝的儿子无故被废而无动于衷。这是他起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也是他发动淮南兵变的法理依据,即讨伐专权、私行废立之事的司马氏集团。

其次,丘俭与先前被司马氏诛杀的夏侯玄、李丰等人私交甚厚,夏侯玄、李丰等人的悲惨下场肯定让丘俭如坐针毡。再加之司马氏对于异己打击范围之广,也让他不得不考虑一下下一个被收拾的人会不会就是自己。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

再次,在封建社会拥立之功是不世之功,如果能够击败司马氏集团拥立曹芳复位,丘俭未来的政治前程将是前途无量,封侯拜相自是理所当然。这恐怕也是促使丘俭最终下定决心发动兵变的最重要的理由。所以,丘俭和司马师之间的这场较量不过是一场权力的争斗,一方是捍卫皇权的皇室亲信,一方是大权独揽的一代权臣。

最后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据《三国志》记载,正元二年(公元255年)正月天空中出现过彗星,丘俭和文钦很高兴,认为起兵的时机到了,出现彗星是老天的提示。关于这一点,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托词。彗星的出现作为起兵的依据,这是古人常用的手法。古人总是以天象的变化、祥瑞的出现作为政治变动或是改朝换代的先兆,为自己起事制造舆论基础,找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这个理由,只是丘俭起兵的一个心理因素,对丘俭起兵起到了推动作用,但绝不是决定作用,因为丘俭不会为了一个天象的变化就去承担被灭三族的政治风险。

那么文钦又为什么会追随丘俭起兵呢?原因基本上和丘俭相同,需要补充的是,文钦是曹爽的部旧和同乡,又和丘俭情同兄弟,私交甚密,这也是促使文钦参与丘俭谋废司马师活动的一个重要原因。

以上就是丘俭、文钦起兵的原因。

推荐阅读:

一部爱国主义教育影视片的观后感500字左右

希律大帝:圣经中的暴君,但却是犹太的有力保护者

个性爱情说说大全 你低估了我爱你的程度-感人的情话

古代酒文化:关羽斩华雄为何要温酒?

雾字开头的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