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一生最危急的时刻:被好友背叛,后方被占据

曹操一生最危急的时刻:被好友背叛,后方被占据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曹操一生最危急的时刻:被好友背叛,后方被占据

叛变

东汉献帝兴平元年(194年)夏,曹操发动了第二次徐州战役,一路攻城略地至琅邪,东海,所过之处,血流成河,鸡犬不留。郯城的陶谦被曹操的血腥屠杀吓的屁滚尿流,以至打算逃到丹阳去避难。正当曹操准备彻底打垮陶谦,占领徐州的时候,后方却传来令人震惊的消息:陈留太守张邈造反,并且伙同陈宫一起拥护吕布,占领了兖州—–曹军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

张邈从小就和曹操是最好朋友,关系特别的密切。汴水之战时,张邈甚至把自己的军团全部交给曹操指挥;第一次徐州战役时,曹操战前向家人交代后事说:我如果(战死)回不来了,你们去投靠孟卓(张邈的字)吧。而战后返回与张邈的见面时,两人竟然激动的泪流满面—-他们之间深厚的友谊真让旁人感动啊。

陈宫则一直就很欣赏曹操的才华。当兖州刺史刘岱在与黄巾军的战斗中战死后,他马上劝曹操取兖州,并且亲自到兖州刺史府,凭其出众的口才说动各官吏迎接曹操暂代州牧。可以说,曹操能取得兖州,陈宫是最大功臣。这时的陈宫在曹操心中具有很高的地位。

那么,为什么曹操亲信任的老战友张邈和最器重的部属陈宫会叛变呢?

张邈的问题出在他的嫉妒心上。他从小就喜欢做老大,为此仗义疏财到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士人因此多归附他。讨伐董卓的时候就已经做到了陈留太守,地位实力及名声均在曹操之上。谁知曹操很快就做了兖州牧,自己反成了他的下属,心中非常的不平衡。加上他与袁绍的关系很恶劣,而当时曹操与袁绍已经结盟,他很害怕曹操终有一天会杀了自己向袁绍献媚。所以被陈宫一鼓动,就马上叛变,并迎接了他的盟友吕布进入兖州。

陈宫的问题则出在他的侠义心上。他的性格刚直壮烈,对曹操破袁术后杀掉素有才名的前九江太守边让,并且强占边让美丽的妻子做情妇这件事很不能释怀。而且,他和陶谦的关系很好,曹操讨伐陶谦,陈宫一再劝阻,曹操根本不听,也没带有他出征。但仍然交给他一支部队驻守东郡,防备可能来自冀,青州的危胁—-由此足见曹操对他的信任。陈宫却辜负了这份信任,正好率领这支部队去迎接吕布进了兖州。

由于张邈和陈宫在兖州的影响很大,结果一天之内几乎所有的郡县守都倒向了叛军,只剩下荀防守的鄄城,夏侯驻扎的濮阳,靳允镇守的范城,枣祗镇守的东阿这四城,仍在曹操的旗帜之下。

陈宫先扣押了靳允的全家老小,然后派泛嶷去范城劝降,自己率部队等候消息,一等范城响应,就马上攻打东阿和甄城;吕布率领主力部队由白马渡过津河,向濮阳进发;张邈派了个使者去曹操的大本营鄄城欺骗荀,说吕布来是协助曹操进攻徐州的,并请提供军粮供应云云的同时,已经联系好了在鄄城的内应—-叛军在陈宫的安排下,计划丝丝入扣。

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豫州刺史郭贡也来凑热闹,率领几万人攻打鄄城。

四大重镇千钧一发!

转机

鄄城的官吏接到张邈的通知后很奇怪,不知道该怎么办。荀却立刻判断出这是叛变行为,他一方面加强了防守,另一方面暗暗通知濮阳的夏侯。夏侯接到消息后,亲率全军连夜赶赴鄄城。很快,荀夏侯起获并杀掉了几十名叛军的内应,完全控制了局势。

这时候,郭贡的大军已经逼近了鄄城,要求单独会见荀。夏侯表示反对:现在全州就靠你支撑了,去了太危险,还是别去。荀的决心已定,解释说:郭贡和张邈等人平时没有什么来往,这次来的这么快,他们之间一定还没有达成共识。不如先劝说他起码保持中立。如果连这这支部队都倒向了张邈等人,他们联合起来,我们就很危险了。

于是,荀单枪匹马去会见郭贡,郭贡看到荀毫无惧色,判断甄城已经有了十足的准备,不容易攻下,便退军回去了。

鄄城的危机虽过,但其他几个地方同样很危险,怎么办?有人便劝说东阿人程昱,希望能凭他的名望去安抚。

程昱就跑到靳允那里,说:听说吕布抓住了您的全家,孝心下的焦虑会使您作出错误的判断,请您先冷静冷静。现在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必然有负担上天命运的人,才能平定此乱世。所以智者应当谨慎考虑选择最适当的领袖。得主者昌,失主者亡啊!陈宫叛变,迎接吕布来,百城响应,好象能够有所作为的样子,其实不然。先生您仔细观察观察,就一定能发现吕布是个什么样的人:骄傲自负,不能亲善部属,刚愎自用,不懂得礼贤下士,不过是个匹夫罢了。这种人,兵力虽强,必然一事无成。曹操的智略是大家所明见,这才是天命之人呀。您守范城,我守东阿,必能创造田单那样的伟绩。如果你违忠从恶,必然母子俱亡,请君深思啊!靳允听后,流着眼泪回答:不敢有贰心!同时立即杀掉了已经到达范城的说客泛嶷,以表其决心。

程昱另派部队马上拆毁了仓亭津的渡桥,断绝了陈宫军前进的道路。然后又赶到东阿,东阿军民已经在枣祗的动员下,作好了充分的抵抗准备。在程昱的努力下,陈宫的计划完全失败,陈本人只好带着部队绕了一大圈,配合吕布进攻濮阳去了。

如果陈宫能如愿占领范城,东阿,就能够控制东平,封锁住亢父,泰山险道,不仅可以孤立鄄城,还能够据险阻止曹操主力的回防,所以说,曹操在全兖州俱叛的情况下能够保留三城,起死回生,程昱的功劳最大。曹操赶回来后,感激的握住程昱的手,说:没有先生的话,我没有地方可去了。遂表奏为东平相。

通过程昱荀的努力,事情出现了转机,可就在这个时候,夏侯出事了。

夏侯所部,全是收降的青州黄巾军。为了鄄城的安危,他带全军离开了濮阳,等事件平息后返回时,却发现吕布比他更快的赶到了濮阳。夏侯不能敌,败了下来。结果他手下的青州军哗变,劫持了他。眼看夏侯军团就要溃散,副将韩浩挺身而出,率亲兵包围了大营,并召集各大小将领,要求全军不得轻举妄动。在稳住了部队后,他判断哗变士兵为的仅仅是钱,所以就到夏侯那里,斥责哗变士兵,并流着泪向夏侯跪拜,说:这是国法,我也没办法呀。然后不管夏侯的危险,命令手下击杀哗变士兵。众兵大恐,马上放了夏侯。最后,韩浩杀光了所有的哗变士兵,全军肃然。

重获自由的夏侯并没有气馁,而是马上组织军队,在濮阳城外列阵,与吕布缠斗不休,坚持到了曹操主力的及时赶回。

推荐阅读:

中国的端午节和韩国的端午节有什么不同

眼睛:龙眼_看相大全

完整的铁路三句半台词

晚清三位知识分子的从官之路:陈夔龙、徐世昌、荣庆

超级详细的女方婚礼筹备清单一览表 不看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