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彰化“摸奶巷”要取那么猪哥的名字?他用历史解释巷名由来,别再胡乱想歪了

为何彰化“摸奶巷”要取那么猪哥的名字?他用历史解释巷名由来,别再胡乱想歪了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彰化鹿港摸奶巷,顶港下港真有名,名声透京城。可是,这不是彰化人生成老猪哥,爱性骚扰。漳泉潮语系(闽南语)人群居住区,若有巷子很窄,通常会用“摸奶巷”(bong-lin-hāng)来形容。不是只鹿港才摸奶,其他地方应该还有,只是默默无闻。

巷子窄,有土地所有权,或防盗匪的因素。古今人物对田园厝宅寸土必争,紧邻两家常为墙巷互殴,“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的六尺巷道美谈,一般只发生在贵族宰相世家。另一个因素,是防盗匪,窄巷有利于围困匪贼。想成摸奶,是你想歪了。

不然就是你望文生义,被字面绑住。不信?老番再举个例,“台湾”也写作“大湾”,远在荷兰人还没来之前就有此名,本意是指台南大港(台江)内的大海湾,古来中外文献与地图,都直接与间接这样证明。然而,有学问的大清中国官僚不懂装懂,老是绕着“台湾”两字解释,牵扯是荷人建城,“制若崇台……水曲曰湾”,把台湾裂解为“崇台”与“海湾”。文言文威力大,连外国百科全书类介绍台湾,也跟着抄译成Terraced Bay, bahía alta,太扯了。

因此,解释各地名称,不能被文言文汉字挟持,也不可推托原住民的“古语”来骗人不知。譬如说,以前曾有人主张台湾名称来自西拉雅族的台窝湾社,但这不只没语言资料可资证明,中外文献也没该社社名。我们需要回到古今现实脉络去探讨,才能言之有物。

老番进一步举个例,台南市西门路的西边,以前有“佛头港”,也有人叫“秃头港”的地名。一般人会解释这应该民间宗教神明或和尚有关,因该港附近有大关帝庙,以及天后宫。

佛头与秃头,在汉字里有稍有关连。不过,佛头通常指佛陀释迦摩尼之头,所以台湾人会把波罗蜜与释迦水果,昵称为佛头果,还真像咧。人们指和尚骂秃头,都是顶上无毛。可是,稍定心一想,妈祖与关公,不是一头乌溜溜秀发?

所以,现行的解释有问题,必须另谋出路。老番建议先采取历史地理角度,由文献或地图观察其地形,然后研判有无可能借音借字。经过这些手续后,所获得的地名起源解说,就不是乱扯;台湾的古早故事,才会越来越明朗。

我们往可能的借音借字角度推想。中国语“死巷”与“死胡同”,我们台湾的漳泉语系台语,通常讲成“无尾巷(bô-bóe-hāng)”或“无底巷(bô-té-hāng)”。不过,在更古早时,还是有人讲做“khu̍t头巷”。这“khu̍t”,是“(老)孤khu̍t”的khu̍t,大意是“老孤单”。老番中文程度跟以前老祖宗大众一样歹,写不出汉字,幸亏会用罗马字拼音保留原状。但以前人一定要找汉字,不然没得写。因此,有人把“khu̍t头巷”用汉字勉强写成“秃头巷”。此例应可提醒我们,若见到文献有“秃头巷”,切莫念成“thut-thâu-hāng”。不然,会变成解释有学问,却没人间道理。你说,巷子光秃秃,有啥值得讲?

再看清代文献,有说“安平哨船港一带……港系为秃头,其去路仅有一线,潮水进港,入多泄少…”,可见清代安平哨船港之所以被称为秃头或佛头港,都是古早人在讲潮水“入多泄少”的无尾歹港。正确的读音,是“khu̍t-thâu-káng”。古人汉字程度,一定不如文言文老师之万一,不会写正字,只好借“秃thut”、“佛hu̍t / pu̍t”,反正音类近“khu̍t”。总之啦,佛头、秃头港,跟神明和尚无关,你不要想得太正经。

本篇结尾还得讲两点正经事:第一、上段清代“安平哨船港”,不要把地点误会成是位于今天安平,她就是上述台南市西门路西边的“佛头港”。这一带,在以前有船厂、船坞,军方的哨船可直航达安平大港。这好比安平地区以前也有“赤崁渡头”,专供安平区的人搭小船横渡台江内海到对岸赤崁府城。地名错置,是学院权威学者最容易犯错之毛病。

第二、上面那一段看不懂也没关系,但这段你一定要看懂,因为这是台湾地名特色之一。本文所说的“港”,千万不要误会成现代港口,如基隆、高雄与苏澳港的港(habour / port)。台湾传统观念的“港”,通常指水道、溪流。例如,古早台湾人讲南港、北港时,意指南边的溪与北边的溪。

而且,台湾溪流通常不称“河”。台湾南北各有一条大淡水溪,以前都叫淡水,顶多把南部区别为下淡水。如果要说整条溪,应该叫淡水港、淡水江,或淡水溪。可是,到了十九世纪末,台湾溪流名称为之一变,北部淡水港变成淡水河,南部依然淡水溪,后来改成高屏溪。北港、南港,则得另添加一“溪”字,即北港溪、南港溪。若回到台湾古人观念来理解,好像是“北港港”、“南港港”,又有一点不正经了。

推荐阅读:

很有女人味的qq网名,很有女人味的qq网名

心情很不好的说说 有时,爱也是种伤害-感人的情话

为什么说中国近代史的任务是反帝反封建?

【负霜】的意思是什么?【负霜】是什么意思?

西晋八王之乱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