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宗师要离:为刺杀绝顶高手竟杀妻杀子自残

春秋宗师要离:为刺杀绝顶高手竟杀妻杀子自残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什么是绝顶的高手?古龙说得好: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什么是绝顶的高手?手无缚鸡之力,却能杀人于咫尺之间。

什么是绝顶的高手?能让被杀者死得心服口服,认为自己死得其所。

什么是绝顶的高手?杀死另一个绝顶高手之后,自杀以报知遇之恩。

这样的绝顶高手,历史上只有一个,也只能有一个。

否则,他就不是绝顶高手。

绝顶高手,就是绝代宗师。

这个人,有一个不起眼的名字:要离。

看看要离的故事,就会发现神马宗师都是浮云。

谁能刺杀公子庆忌

要离的故事发生在两千五百年前,时代久远了,难免就有些传奇的味道。

那时候是春秋的末期,要离生活的国家是吴国,可以理解为就是现在的江苏省。那一年吴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吴王僚的堂哥阖闾雇了杀手把吴王僚给杀了,用的剑非常名贵,叫做鱼肠剑。

杀了吴王僚,阖闾就成了吴王阖闾。可是,吴王僚的儿子公子庆忌逃走了,而公子庆忌是天下武林第一高手,那就是一代总宗师。这个总宗师厉害到什么程度?

《吴越春秋》如此记载:庆忌之勇,世所闻也。筋骨果劲,万人莫当。走追奔兽,手接飞鸟,骨腾肉飞,拊膝数百里。吴王阖闾尝追之于江,驷马驰不及,射之接,矢不可中。

不用翻译了,基本上,就是身怀绝技力大无穷奔走如飞,还带着满腔的仇恨,而且对后宫的地形十分熟悉。

吴王阖闾怕啊,要是公子庆忌来行刺自己,怎么办?

怎么办?找人刺杀公子庆忌。

问题是:谁能刺杀公子庆忌?

这个时候,伍子胥推荐了一个人。谁?张三丰?错;令狐冲?错;霍元甲?大错。

究竟是谁?要离。

“要离?比庆忌还强壮?”阖闾问。

“不,矮小干瘦。”

“身怀绝技?”

“不,手无缚鸡之力。”

“那,他凭什么刺杀庆忌?”

“ 大王,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你就知道了。”

“快讲。”

征服山东宗师

再往前两年,齐国派了一个使者出使吴国,这个人叫做椒丘欣。

椒丘欣是齐国着名的勇士,相当于今天山东省宗师级的人物。过淮津的时候,要在淮河饮马。当地人告诉他说:“水中有神,看见马就出来,吃你的马。”

“嘿,我是齐国第一勇士,什么神敢吃我的马?”椒丘欣不信。

椒丘欣的随从在淮河饮马,结果真的就有水神出来,把马给吃了。椒丘欣大怒,脱了裤子就下水了,结果与水神大战数日而出,被水神刺瞎了一只眼睛。

到了吴国,办完正事,吴国当地的民间勇士设宴招待,算是两国同行之间的友好交流。三杯下肚,椒丘欣就开始吹上了,满口我怎样,你们吴国怎样。

大家都有些不忿,不过掂量一下,能跟椒丘欣对抗的还真没有。这个时候,要离说话了,他就坐在椒丘欣的对面。

“我听说啊,真正的勇士,那是勇往直前,宁死不受屈辱。你跟水神恶斗,马被人家吃了,御者也被人家咬死了,自己的眼睛还给弄瞎了,算三级残废吧?你这样还不去死,反而要苟且偷生,你有什么好吹的?”要离没鼻子没脸,羞辱了椒丘欣一通。

“嘿,你个小赤佬,小样,我一根小拇指也能捏死你,敢这样跟我说话?”椒丘欣大怒,就要起身来打要离。

大家一看,纷纷来劝,椒丘欣也不好当着大家的面动手,忿忿然坐下,吹牛的劲头被打消,酒喝得很不爽。

酒席散后,各自回家。

椒丘欣回到国宾馆,怎么想怎么憋气,于是溜了出来,要到要离家里找他算账。

来到要离的家,只见要离家大门开着,小门也开着,要离脱得个赤条条,一个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椒丘欣上去就把要离给揪了起来,啥也没穿,揪哪里?头发。这下,要离醒了,一看是椒丘欣,笑了。

“伙计,你有三大该死之处,知道吗?”椒丘欣一手揪着要离,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利剑。

“说说看。”要离一点也不害怕,他故意盯着椒丘欣的那只瞎眼看。

“在公众场合羞辱我,这是第一;回到家里还不关大门,这是第二;不关大门,还不关小门,这是第三。知道不?”

“你这三条都不成立,你倒是有三条很不男人的,你知道不?”要离学着椒丘欣的口气,反问他。

“你说。”

“我当众羞辱你,你不敢当众跟我拼命,这是其一;非法进入民宅,像小偷一样不敢出声,这是其二;一手拿剑,一手揪住我的头发,这时候才敢跟我说话,这是其三。有这三条,你还是个男人吗?”

椒丘欣被问得愣了,半天才算想明白,然后松开要离的头发,扔掉手中的剑,叹了一口气:“唉,我如此勇猛,以至于没人敢跟我瞪眼,而你竟然三番五次羞辱我,还说得这么有道理。唉,我服了,我服了还不行吗?”

杀妻杀子自残

看见要离的时候,吴王阖闾真的很失望,因为要离真的很干瘦弱小。

“你?行吗?”吴王阖闾问。

“大王,俗话说:瘦是瘦,有肌肉。没肌肉,有智谋。”要离说。

“你?你知道公子庆忌吗?就你这样的小体格,上一百个也是白给啊。算了,你还是回家带孩子去吧。”阖闾说。 “大王,你羞辱我?你羞辱我就等于杀了我,你杀我不如让庆忌杀我,庆忌杀我,不如我杀庆忌。大王,刺杀庆忌这活我做定了。”要离坚决请战。

“这。”阖闾似乎还有些犹豫。

“那,你有什么办法对付他?”伍子胥问。

“我想想。”要离开始思考,片刻,想到了办法。“大王,大丈夫做大事就不能儿女情长,为了国家就要牺牲小家。这样,我就假装得罪了大王,然后负罪出逃,然后大王杀了我的老婆孩子,我就投奔庆忌,他一定会信任我的,那时候,伺机下手。”

“这,这不太好吧?”伍子胥说。

“不,我已经下定了决心。”

“这就骗得了庆忌吗?”阖闾好像有点怀疑。

“对了,把我的右手也砍掉,庆忌就一定会相信了。”

“太残忍了吧?”伍子胥说。

“要做大事,就要受大苦。”要离说。

“你看,我真是不好意思。”阖闾接受了要离的请求,然后对侍卫喊道:“来人,拿刀来。”

刺杀第一宗师

公子庆忌逃到了卫国,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北部。招纳当地的亡命之徒,策划谋杀吴王阖闾。

这一天,家乡来人了。

“你,你谁啊?”庆忌见是一个生人,干瘦矮小,一脸菜色。

“我,我是要离啊。”来人是要离。

“要离?吴国勇士要离?你就是要离?”庆忌听说过要离,可是没见过,没想到长这副德性。

“公子,我就是要离。”

“你,你来干什么?”

“我,呜呜呜呜。”要离哭诉自己老婆孩子被阖闾所杀,自己也被砍断了手。要离说着,用左手拉开右边的袖子,露出胳膊来。果然,右手已经被砍掉。

“啊。”庆忌吃了一惊,问:“那你还来干什么?”

“我要报仇,公子,我要跟着你,向阖闾报仇,为我冤死的老婆孩子讨个公道。”要离咬牙切齿地说。

要离的老婆孩子是够冤的,可是真不赖人家吴王阖闾。

公子庆忌派人一打探,果然要离的老婆孩子被杀了。

“唉,同病相怜啊。”庆忌对要离有了一种特殊的亲近感,他以为他们都是阖闾的仇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要离的目标与他不一样。

三个月后,庆忌前往吴国,实施刺杀吴王阖闾的计划。要离作为副手兼向导,一同上路。

一路顺利,这一天来到了淮河。渡过淮河,就是吴国。一行人上了渡船,要离站在庆忌的身边,很自然地用左手拄着一只短矛,那是专门为他打造的,基本上就算是个装饰,因为他一只左手根本抡不起来。船到中央,突然一个大浪打来,要离猛地将原本拄着的矛提了起来,夹在左臂下,矛尖就对着庆忌,然后乘着船的颠簸,顺势连人带矛刺向庆忌。

庆忌完全没有料到,“嗤。”锋利的矛尖刺进了庆忌的肚子,然后穿过肚子到了后背。 “啊。”庆忌惊叫一声,他吃惊于自己竟然被这个丧失了战斗力的残废所暗算,而这样的借力方式应该是要离唯一的机会。虽然被刺穿了身体,庆忌并没有立即倒下,他一把揪住要离,将他顺势掼进水中,提出水来;再掼进水中,再提出来;再掼进水里,然后再提出来。

要离呛了几口水,在那里倒气。

“公子,杀了他。”大家一致要求。庆忌笑了,他摇了摇头。

“能够杀我,要离是天下第一勇士了,怎么能一天杀两个勇士呢?”庆忌说着,释放了要离。随后,庆忌倒在了船头。天下第一勇士就这样死了,死得很没面子,但是很有风度。

绝代宗师之死

庆忌死了,要离还活着。

大家决定:既然庆忌的劳务费拿不到了,不如跟要离去吴王阖闾那里领取奖金。

“壮士,我们都听你的。”大家表示,帮着要离空肚子,三压两倒,要离吐干净了水,长出两口气,算是缓过气来了。

可是,要离不干了。

“我要死。”要离说。

“为什么?”

“我老婆孩子都死了,庆忌对我这么好,我也把他杀了,我还有什么脸活着?就让我去死吧。”要离说。

可是,大家都不同意他死。很简单,大家的奖金都靠他了。于是,要离几次跳河,都被打捞上来。但是终于,要离还是瞅个空子抽出了自己的短剑,一咬牙一跺脚一闭眼一抹脖子,一道血光。绝代宗师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后来,大家还是把庆忌和要离两人的尸体带到了吴国,吴王阖闾将他们分别安葬。如今,江苏吴县有公子庆忌坟,被称为庆坟。要离被葬在苏州城阊门外,今有要离坟。

推荐阅读:

光复会

马常在:清朝最可怜的妃子,死后7年才被发现

【皓羽】的意思是什么?【皓羽】是什么意思?

【虎毒不吃儿】的意思是什么?【虎毒不吃儿】是什么意思?

遂字开头的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