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二世胡亥临终长叹想当个普通百姓而不可得

秦二世胡亥临终长叹想当个普通百姓而不可得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秦二世胡亥临终长叹想当个普通百姓而不可得

胡亥
>   公元前207年秋,咸阳城外的望夷宫里,秦二世胡亥在唉声叹气。他惴惴不安,弄不明白自己最尊重、最信任的老臣赵高,为什么要将他移在这里。“不是说关东群盗成不了气候吗?怎么就突然几十万众云集咸阳了?”
>
>   他所谓的“关东群盗”,指陈胜、吴广的造反。本来是天下群起云涌,赵高却对他说:“现在天下合为一家,拆掉了城防,销毁了兵器,明主在上,法令在下,臣民奉职,四方安定,哪里还有敢造反的?”他听了这话,越发相信自己是“明主”,就颁诏加紧修阿房宫。
>
>   谁知赵高却让他移到城外来了,说都城咸阳竟不太平。
>
>   翻云覆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
>    其实,赵高早就“ 指鹿为马”了。赵高篡改 秦始皇的遗诏,拥立胡亥当了皇帝,权势 炙手可热,不久前,他想验证一下群臣对自己拥戴的程度,故意指鹿为马,果 然大多数臣僚慑于赵高的淫威,都是随声附合,个别敢说实话的均做了赵高的刀下之鬼。赵高以为羽翼丰满了,要将胡亥一脚踢开,自己做皇帝,便把胡亥移到了城 外的望夷宫。
>
>   胡亥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他察觉到掌管宫廷警卫的郎中令,是赵高的弟弟赵成,此人眼里隐隐有一股杀机。
>
>   果然,赵高派他的女婿,咸阳令阎乐率领步卒,诈称追捕盗贼,直奔望夷宫而来了。
>
>   千余吏卒杀至殿门,阎乐对着卫士大吼:“强盗进入殿门,为何不制止?”门卫们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宫殿内外,戒备森严,哪有强盗敢进殿门呢?”1同乐哪容卫士辩解?指挥吏卒挥刀杀死门卫,拥而进,到处放箭,见人就杀,很快冲进了胡亥的寝宫。
>
>    胡亥惊叫:“左右!”可“左右”皆已四散而逃了。只有二个宦官仍然像往常那样,恭敬地站在一旁侍候。二世问这个宦官:“你为什么不早日提醒朕?以致闹到 今天这个地步?”这宦官答道:奴才只因平时不敢说话,才勉强活到了今天;如果以前说话了,只怕这吃饭的家什早让赵高摘掉了。宦官指指自己的脑袋。
>
>   胡亥这才仰天长叹:原来自己最信任的赵高竟是最可怕的小人,他竟把自己封闭得如此厉害。
>
>    他蓦地想到了赵高的话:“天子之所以高贵,就是因为只许群臣闻声,不准他们见面,故号称为‘朕’;况且陛下还很年轻,未必精通全部政务,现今坐在朝廷上 会见群臣,一旦某事处理不妥,就在大臣面前暴露了短处,这不是向天下人显示自己神明的办法。如果陛下取消朝会,深居禁中,由我和个别精通政务的侍臣协助陛 下处理,那么大臣们就不敢欺骗陛下,凡事均可处理恰当,天下臣民就会称陛下是圣明君主了。”
>
>   他听了赵高的话,果然深居禁中,群臣奏事皆由赵高代行处理。于是他乐得左拥娇娥、右抱美姬,过起了人间帝王的极乐岁月。岂料却风云突变,他马上就要成为阎乐的刀下之鬼了。
>
>   阎乐执剑逼近胡亥说:“你横暴凶残,全国人都痛恨你,你自己打个主意吧!”
>
>   胡亥说:“我想见一下丞相赵高。”
>
>   “赵相国是你能见的吗?他正在考虑国家大事!”
>
>   “我可以让出帝位,只做一个郡王。”
>
>   “笑话!郡王也不用你这庸碌之辈!”
>
>   “那我就当一个万户侯吧!”
>
>   阎乐摇头冷笑:“别做梦了。”
>
>   “那我和妻子一起,到田陌之间去做一个普通百姓,总可以了吧!”胡亥用哀怜的目光,绝望地乞求说。
>
>   然而,阎乐却目光狰狞:我奉丞相之命来杀你!你说得再多直到此刻,胡亥才明白,他想当一个平民百姓也不可得。
>
>   他好后悔哟!后悔真不该当这个“劳什子”皇帝。
>
>    当初他只是一个少子,知道先帝遗嘱并不是传位于他。赵高等人篡改遗诏,策动政变,拥他即位时,他曾反对过:“夺取兄长的继承权是不义,违背父亲的遗嘱是 不孝,才能浅薄而勉强靠别人取胜是不够格。不孝、不义、不够格都不道德,即使做了皇帝,也不足以服天下。自家生命有危险,连祖宗也要断香火。”
>
>   然而,那至尊无上的皇位毕竟有巨大的诱惑力,他架不住赵高花言巧语的蛊惑,到底还是靠阴谋夺取了帝位。现在不幸而被他言中,他自家已经性命不保了。
>
>    他追悔不迭。为了维持自己篡夺到手的帝位,他对自己骨肉兄弟和同胞姐妹都大开杀戒。一次在咸阳城里,他的十二个兄弟同时被砍头;又一次在杜邮,他的六个 兄弟和十个姐妹被活活碾死。此时此刻,他眼前出现了幻觉:那十二具尸体腔血喷射,血柱擎天;那十六具尸首血肉翻滚,铺地而来。他胆颤心惊,高叫:“呀!这 均是赵高的谗言所致,却要让我来背这个千古骂名。”
>
>   直到这时,他方明白:权力这个东西,真是害人极深。没有的时候,谁都千方百计地去 谋取它,一旦到手,又千方百计地去膨胀它,一刻也不得安宁。像自己,不惜喋血朝野,让自己所有的亲人都在刑场上不得享国,以求最大的权力,可岂不知这却正 是在玩火。火光耀眼,玩火者必定眼花缭乱,总有一天,玩不过别人了,这时,想彻底扔掉它,为时已晚了,连想当一个手无寸权的普通百姓也不可得。
>
>   他此时此刻多么想当一名普通百姓(黔首)而得以终天年呀!
>
>   别忘了他才二十三岁,生命方开始不久。可是,谁让他曾攫取过最高权力呢?阎乐执剑威逼着他,他不愿死在他人的剑下,就只能死在自己的剑下。于是,他把利剑挥向了自己的颈下……
>
>   他死后没有谥号和庙号,这一点倒真像一个平民。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五四运动时间

若有所思的意思_成语“若有所思”是什么意思

马革裹尸的意思是什么?关于马革裹尸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