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定国约郑成功合攻广东,郑却等待着清朝和议的答覆,心猿意马

李定国约郑成功合攻广东,郑却等待着清朝和议的答覆,心猿意马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李定国约郑成功合攻广东,郑却等待着清朝和议的答覆,心猿意马

据《台湾外纪》记,1652 年(顺治九年)正月,郑成功在海澄县接见周全斌时,曾问以恢复进兵之策。周全斌回答道:「以目前大势论,藩主如果志在勤王,必须先从广西通过,到达贵州行在,和孙可望、李定国会师,将两广势力连成一片,浩浩蕩蕩开出江西,从洞庭直取江南,这是上策。怎么奈金声桓、李成栋已经败亡,广州又被清军佔据,从广东、广西前往贵州的道路根本走不通,所以,这条上策已经作废。现在能做的,就是坚守各岛,上拒舟山,以挡北来之敌,下守南澳,以遏南来之侵。努力经营海上贸易,筹足粮饷。再举兵攻佔漳、泉二州,以该二州为基业。陆路由汀郡而进,水路从福、兴而入,则整个福建都在掌中了。」(「若以大势论之,藩主志在勤王,必当先通广西,达行在,会孙可望、李定国师,连茞粤东,出江西,从洞庭直取江南,是为上策。奈金声桓、李成栋已没,广州新破,是粤西之路未得即通,徒自劳也。今且固守各岛,上距舟山,以分北来之势,下守南澳,以遏南边之侵。兴贩洋道,以足粮饷。然后举兵漳、泉,以为基业。陆由汀郡而进,水从福、兴而入,则八闽可得矣。」)
郑成功赞说:「此诚妙论!」
周全斌的原意是,您若志在勤王,就应该发兵打通广西,与孙可望、李定国会师,然而连兵北进。只是金声桓、李成栋已败亡,东西联络不易,当前只能儘力经营闽海地区罢了。
郑成功赞成周全斌之论,是指金声桓、李成栋已经不在,那就用不着费功夫与孙可望、李定国联合了,专心经营闽海地区。
所以,和当年何腾蛟一样,郑成功心中所想的,只是踞闽海之地,自雄一方就行了。
甚至,他比何腾蛟的野心还大,他不单单只想割据一方,还想自建一国,象高丽、朝鲜那样,成为独立行使主权的国家。
当初,他狮子大开口,向清廷索要四府之地以筹百万之粮,认为清廷不会同意,可是,清廷却是同意的。
现在,他要求仿高丽、朝鲜例建国,又焉知清廷不会同意?
所以,他在巴巴的等着清廷的迴音,不想因为发兵相助郝、李二人而破坏了和谈。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以郑成功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实在称得上是海内一奇男子,当世的大英雄。
但要与李定国相比起来,他似乎又有所不及。
试想,以李定国的实力论,如果他要象郑成功那样割据一方、威福自操,有何难处?桂林大捷后,他本可以控制广西全境,但清军兵犯湖南,他还是以大局为重,提师北上。
即便在衡阳战役后,他仍然可以凭藉本部兵力控制广西全境,做他的广西王。
但率部退入广西以后,一面委曲求全地防止与孙可望彻底闹僵,一面苦口婆心地向郑成功乞援,积极部署东征,所着眼的,并非一己之私利,而是整个大明江山,全天下的汉家百姓。
由此可见,李定国非但是明末第一名将,更是明末第一英雄。
再次给郑成功发了求援信后,李定国沉下气来攻城。
肇庆攻防战从三月二十六日开打,双方都搏尽全力。
按说,以李定国的百胜之兵围攻城内作困兽斗之众,赢面应该较大。
问题是,坐镇广州的清平南王尚可喜已经把准了郑成功之脉,断言郑成功不肯出兵,自信满满地说:「余无足虑者,破李定国即自相解散耳!」(《平南王元功垂範》卷上,参见刘武元《虔南奏议》卷六)。
他亲自率领平南、靖南(耿继茂)两藩主力赶赴肇庆,要与肇庆守军内外夹击李定国。
这么一来,如果郑成功真不肯出兵,李定国一军就处于极为危险的境地了。
事实上,郑成功还真的铁了心不肯出兵。
这样,常胜将军李定国的失败就不可避免了。
四月初八日,尚可喜以压倒性的优势冲击李定国的大营,双方数度拼杀过后,李定国被迫离城五里下营。
强取肇庆的计划已经落空,原寄希望的郑成功军又杳无消息,李定国再三权衡,决定主动撤回广西。
这样,李定国第一次进攻广东的战役宣告结束。
按清朝方面记载,李定国在肇庆战役中虽然未能得手,但兵员损失并不多,留在战场上的明军尸体,不过区区数百具而已。
其实,尚可喜虽然断定郑成功不会出兵,但这也只是他头脑里的一个判断而已,出兵与不出兵,全在于郑成功一张嘴,万一郑成功突然脑洞大开,不按其惯常的牌理出牌,兵发广州,那么,他尚可喜和耿继茂将下落到去年桂林孔有德的下场。
所以,尚可喜在增援肇庆时,心中始终崩着一根弦,一面与李定国交战,一面向清廷请派援兵。
五月,清廷命驻防江宁昂邦章京哈哈木为靖南将军与梅勒章京噶来道噶率军赴广东增援。
这支援军到了广东,肇庆战役已经结束。
于是,郝尚久的末日到了。
郝尚久得知李定国已经兵败西撤,叫苦不迭。
以他自身的兵力,要对付尚可喜,已经难以为继了,而清廷的生力军又至,生存的机会相当渺茫了。
可怜的郝尚久,他所能做的,就是拚命向郑成功呼救。
这次,郑成功的大军来是来了,但只是匆匆攻了一下清军的鸥汀寨,给郝尚久传了一道手令,称自己要往揭阳征粮,要求郝尚久「固守城池,不可悖叛归清」就匆匆返回厦门了。
这样,灾难很快地降临到郝尚久头上了。
八月十三日,清靖南王耿继茂、靖南将军哈哈木和奉调来援的南赣兵孔国治部在收取了潮州府属各县后,迅速地包围了府城。
九月十四日夜,经过一个月的拚死搏战,潮州城破。
郝尚久与儿子郝尧一同举刀自杀。儘管已经气绝,郝尚久的眼睛还是瞪得大大的,似乎,眼睛里闪烁着无数个巨大的疑问号。
清军「屠城,斩杀无算」( 乾隆四十四年《揭阳县誌》卷七《事纪?附兵燹》)。
其实,命苦不能怨政府,郝尚久用不着这样死不瞑目,每个人都人每个人的追求,就象他当初降清又返明,返明复降清一样。
国姓爷郑成功驻师揭阳时虽与潮州府城接壤,但他不肯施予援手相救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的。
根据郑成功幕僚杨英在《先王实录》中所记,郑成功在八月间匆忙返回厦门后,就接见了清廷从北京派来的使者。
所以,郑成功之所以见死不救,是不想因为此事影响自己和清廷的和谈。

推荐阅读:

唐欧阳询《仲尼梦奠帖》的流传、真赝和年代

原来这些日常用语都来自佛教,长知识!

带有恒字的成语

梦见送给别人手套有什么预兆?是什么意思?

友字开头的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