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会战曼德勒――喋血远征

4 会战曼德勒――喋血远征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远征军东线出现一个大缺口,第6军军长甘丽初,竟然穿着睡衣在城里搓麻将
1942年4月18日,就在孙立人发起仁安羌战役、解救被困英军的当天,美国空军杜立德中校率领16架B-25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起飞,轰炸了日本首都东京等几座城市。这就是历史上着名的“杜立德”大轰炸,不可一世的日本人第一次在本土受到炸弹的教训。
大轰炸的影响迅速波及到缅甸战场:日本军方担心美国利用中国大陆为基地,轰炸日本本土,因此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打击重庆政府,迫使蒋介石和谈。缅甸作战的日军遂以全力打入中国云南境内为目标,放弃进攻印度和德国在中东会师的计划。
缅甸,日军司令部。
接到大本营的命令后,日本15军军长饭田祥二郎并不着急,对他来说,目前好消息是不断传来:中国远征军已经放弃了平满那会战计划,中路最难缠的第5军已经后撤;西线的英缅军完全崩溃,而且通过间谍的打探,对方驻守东线的第6军力量最为薄弱。
“西路的33师团主力现在赶往仁安羌,樱井省三吃了点亏,一定不会甘休;中路中国方面的抵抗已经不很强劲,可以让竹内宽的55师团慢慢推进;而东路,就大有文章可做了。”饭田祥二郎对通讯兵下达着最新命令,“发电报,让牟田口廉也的18师团与渡边正夫的56师团一齐夹攻东路,将支那军队击败,彻底断了他们回国的后路;如有可能,将部队打到云南!”
4月19日,日军18、56两个精锐师团,以坦克和汽车组成快速部队,迅速向东线罗衣考奔去。
甘丽初第6军布防东线,所辖的有彭璧生的第49师、吕国铨的第93师、陈勉吾的暂编55师。但驻防茂齐、罗衣考、棠吉一线的仅仅只有陈勉吾的暂55师,93师和49师分别守在缅泰边境,三个师彼此之间相距太远,不能协防。而东路的最北端,却连接着滇缅路上的重要城镇腊戍――作为远征军的后勤基地,腊戍的战略位置实在着太重要了,这座小城是滇缅公路缅甸段的起点,它一直连接到云南昆明。
东线都是丛林,远征军指挥部认为日军很难突破,因而没有重视东线的防御,这无疑犯了一个大错,日军则完全洞悉这个部署的破绽。杜聿明曾反对指挥部的兵力部署,他认为应该将兵力集中在东线,保全腊戍的两大门户――棠吉与眉苗,避免日军切断远征军的回国后路,但史迪威和罗卓英都没有重视。
日军两个师团迫近罗衣考时,陈勉吾的暂55师已经在茂齐损失了一个团,仅仅剩下两个团的兵力。
牟田口廉也和渡边正夫见中国守军的炮火根本不强烈,心下大喜,下令全线推进,彻底消灭中国军队,不让对方有求救的任何机会!
尽管暂55师将士们奋勇抵抗,但仍无济于事,日军迂回堵住了55师的退路。十几辆坦克直冲师部,师部机关被打得七零八落,师长陈勉吾下落不明,三个团长也失踪,第55师在两天之间被彻底打光。
20日,日军18、56两个师团占领罗衣考,牟田口廉也和渡边正夫决定兵分两路向北挺进,西趋棠吉、东指第6军军部雷列姆。
远征军东线出现一个大缺口,局势陡然严峻;史迪威和罗卓英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感事态严重,连夜驱车赶到第6军司令部。更令史迪威恼火的是,第6军军长甘丽初竟然不在司令部,而是穿着睡衣在城里搓麻将,他一直认为日军不会选择东路突破,因此连55师已经丢了罗衣考也不知道。
史迪威气得简直要发狂,威胁要将甘丽初和55师师长陈勉吾枪毙,经过罗卓英的反复劝解,甘丽初被责令夺回阵地。
第6军的长线布防被日军各个击破,为应付危局,甘丽初再也不敢大意了,亲率部队在雷列姆抓紧构筑工事,准备迎敌,同时以军参谋长林森木率领一部在棠吉、雷列姆前线狙击正面之敌。
东线危急,中路掩护后撤的第5军96师也被日军55师团死死咬住。
在第5军里,96师装备次于新22师和200师,全师上下本来就憋着一口气,同古会战时,他们急着赶往前线,可在腊戍居然等不到列车,后来好不容易赶到,同古已经失守,上峰让他们配合22师,在平满那构建工事,正当大家摩拳擦掌将据点与交通壕设置好后,又接到了掩护主力后撤的命令,将士们怨声不断。师长余韶反复解释,因为西路英军后撤,东线罗衣考又失守,他们两侧都被日军威胁,因此不得不后撤……
中路日军竹内宽的55师团发现中国第5军放弃平满那后,即以山炮和榴弹炮开路,配以战车、装甲车浩浩荡荡沿着公路北上。平满那、央米丁到曼德勒一线是辽阔的平原,96师很难利用地形阻击,第228团负责断后,团长凌则鸣率部顽强地抵抗日军,成功保障了主力后撤,而228团伤亡惨重,损失800余人,凌团长也壮烈殉国……
在西路的孙立人却雄心壮志,想继续吃掉日军一部。接到上峰的命令后,新38师112团也赶到了仁安羌,孙立人不免动了心思。
20日上午,敌军约400余人突来袭击38师的左翼阵地,试图窥探38师的动向,被当场击退。日军炮火不猛,而且来犯的人也不多,孙立人判断敌军大部队尚在后面,于是下令:“以112团为主力,于今日半夜,施行果敢攻击,向敌右翼包围,断其后路,将敌人一举消灭。”
当时,孙立人指挥的队伍仅112和113团,且兵力不过3000,但来犯的敌军先头部队也只有3000人左右。且敌人事先吃了败仗,士气已挫。所处地理位置又不好,孙立人深思熟虑,觉得自己手中的3000勇士一鼓作气,一定能将敌人前锋大量杀伤,然后再撤退。
孙立人命陈鸣人、刘放吾两位团长,等到晚上,利用黑夜掩护,悄悄迈近敌阵,于临晨开始进攻。
就在此时,英军一个上尉突然来到孙的指挥所,送给孙一道取消这次歼灭战的命令。命令大意是:因东路日军突破第6军防线,第5军主力也已经后撤,为了不影响曼德勒会战,命孙师速回乔克伯当地区待命。
孙立人只得无奈地电令各部队停止攻击,以防守为主。
“全速前进!”200师的官兵们还饿着肚子,师长一声令下,个个奋勇前行。
在远征军部队紧密调遣的时候,远征军司令部又吵成了一片,其原因是亚历山大在乔克伯当发来了求救急电:在仁安羌至乔克柏当之间,有日军3000多人向英军进攻,要求远征军急速救援!
“英国佬太无耻了,孙立人新38师仍在仁安羌掩护着,怎么后面又出现了敌军?就是有敌军的话,孙立人也会向我们报告!我们现在正需要集中兵力防御,哪支部队还能抽出来去掩护这些老爷兵?”杜聿明很不耐烦,对罗卓英道。
“你这是什么话,委座一直让我们精诚团结,现在盟军有难,我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呢?”罗卓英也不知是否该相信英国人,但现在日军4个师团压了上来,远征军的确兵力显得不足,但蒋介石命令他要“一切听从史迪威”,所以他也不能做主,只得看着史迪威。
史迪威翘着二郎腿,满不在乎地看了杜聿明一眼:“中路戴安澜的200师现在休整完毕,可以做机动部队,他们离西线乔克伯当不过100公里,让他们赶去,配合孙立人新38师,先歼灭那股日军,再回中路布防。”
“200师不能往西线调啊,”参谋团团长林蔚也觉得杜聿明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现在东线罗衣考失守,日军很快就会进犯棠吉和眉苗,那样位于后线的腊戍就危险了,如果腊戍一失,我们回国的后路将会被彻底切断!”
“我们完全能够将敌人压在乔克伯当――央米丁――棠吉一线,他们连曼德勒都进不了,更何况是腊戍?而且66军刘伯龙的新28师,现在曼德勒到腊戍一线接防,我们的会战一定能成功!”史迪威仍然固执己见。
林蔚跟罗卓英不再反驳,杜聿明无可奈何,他并不看好史迪威和蒋介石共同商定的“曼德勒会战”计划,但他只能冲史迪威发火,万万不敢对蒋介石有半分不敬,可现在是东线危机,只希望甘利初的第6军能借助天险,守住棠吉和腊戍,不然远征军退路被断,会大祸临头。
戴安澜于20日上午接到命令后,心头还有些惊喜:既然在乔克伯当的日军只有3000余人,估计也就是鬼子的一个先遣联队,孙立人新38师能在仁安羌建奇功,我们在乔克伯当也吃掉3000鬼子,不一样是大功一件?
“全速前进!”戴安澜命车队以最大的速度飞驰,战争的胜负往往取决于投入战斗时间的早晚,因为哪怕延误一分钟,敌人也可能完成了防御工事。
200师的官兵们还饿着肚子,但在师长情绪的带动下,个个奋勇前行。
下午,200师先头部队到达乔克柏当区域,却并没有听见枪炮声,将士们不免犯疑。
戴安澜率主力到达后,便下令部队散开,选择有力地形向纵深移动,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只有少量英缅军在零零散散的撤退,并没有发现日军!
英缅军见到中国人来了,个个兴高采烈,向200师的官兵们竖起大拇指,口里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些什么,估计是称赞中国人够意思,又安排了一个师来掩护他们……
200师上了英国人的当!英国佬实际上是想把中国远征军多调些到西线,接守英军前线阵地,掩护英军安全向印度转移!
看着英国佬们那种劫后余生的得意神情,戴安澜气得直摇头,兄弟们都还饿着肚子,居然是这种结果,真恨不得架起机枪对这些垃圾狂扫一通。
“命令部队,先就地用餐,同时向长官部报道这里的情况,请示下一步行动!”戴安澜抑制着愤怒,下令道。
部队尚未用完餐,长官部来电:东路危急,第6军受到空前的压力,令200师火速赶往东线棠吉支援!
戴安澜几乎要骂娘了,他们从中路央米丁赶到东线的乔克伯当,不到一天狂奔了100多公里,现在要从东线赶往最西线的棠吉,一共有400多公里!往返加起来,要跑500公里!现在已经是徒劳无功,还要继续跑,将士们会怎么想?
戴安澜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不能将上面指挥紊乱的实情说出来,必须得保障士气,经过考虑后,召集部队讲话。他向士兵们解释:日寇已经从乔克伯当转移,我们没能赶上,很可惜。现在东路危机,鬼子进犯棠吉、腊戍、雷烈姆,想彻底断了我们回家的路,希望兄弟们发扬昆仑关大战和同古大战的精神,星夜赶到棠吉,将鬼子狠狠打一顿!
已经疲倦的官兵们在师长的鼓励下,个个情绪激昂,齐声吼道:“坚决杀回去!”
看着满身尘灰的战士们,戴安澜不禁眼睛湿润了。
4月21日晚,200师先头机械部队,终于赶到了棠吉,但是他们并没有见到第6军的部队,反而与日军第56师团一部发生遭遇战。甘利初第6军暂55师已经全军覆没,赶到棠吉护防的49师和93师一部也被日军先后打垮。甘利初率残部东撤,向中缅边境的萨尔温江(怒江下游)转移。
而棠吉,已经彻底落入的日军手中!
戴安澜立即召开作战会议,作出夺取棠吉的部署,以柳树人第599团、刘少华第600团为攻击部队,郑庭笈第598团为预备队。600团沿公路向棠吉城攻击前进,599团负责攻占棠吉城外右翼高地,包围棠吉城侧翼,切断棠吉至雷列姆公路,并在高地上用重机枪射击城里的敌人,与重炮兵、装甲车一齐掩护主力进攻。
200师主力全部集结在棠吉后,迅速展开了攻击。
4月24日拂晓,全面攻击开始。侧翼攻击高地的第599团,向敌方阵地发动猛攻。士兵们奋勇登山,一连串地攻克了几个山头,虽然部队的伤亡很大,但他们还是占领了高地,然后居高临下,向城里射击,599团第1营于当天下午切断了雷列姆公路。
第600团在猛烈的炮火支援下攻击城区,与敌发生激烈巷战,逐屋逐巷进行争夺。第598团在装甲车掩护下,冲进城扫荡残敌。当晚,第200师占领了棠吉城。此战共毙敌800余名,击毁14吨重坦克三辆,获战马数匹。
戴安澜收复裳吉虽然顺利,却很是疑惑:此战居然没能遇到日军主力?而且鬼子非常顽固,被困后基本是自杀了,200师没能捉到一名日本俘虏。当地缅甸人也很不配合,根本不讲日军56师团究竟往那个方向去了。
日军要是不管后勤补给,而急速穿插直奔腊戍切断远征军的退路,那形势就危险了。戴安澜心里略过一丝惊慌,迅速下令:“赶紧报告指挥部,日军主力不知去向,可能奔向我军腊戍后方!”
戴安澜的担心没有错。
日军18师团的牟田口廉也和56师团的渡边正夫,一路攻下了茂齐、罗衣考、棠吉,将中国远征军的第6军主力击溃后,他们也不急于荡清中国军队余部,商量干脆继续推进。
在得到15军司令长官饭田详二郎的赞扬后,二人狂喜,牟田口廉也率18师团绕过中国第5军在中路的设防,抄后路直奔曼德勒,企图一举摧毁远征军指挥部;而渡边正夫则带着56师团绕道荒无人烟的山谷丛林,从泰缅边境穿插,进行纵深1500公里的大奔袭,攻占腊戍,将中国远征军堵在缅甸。
饭田详二郎为保证第56师团穿插成功,请求空军将南亚仅有的两支空降部队赶到同古机场,随时准备实施空降支援。
日军南洋大本营完全支持他的计划。56师团渡边正夫更是激动得心潮澎湃,他在结集训话时,拔出自己的指挥刀,动员令只有一句话:
――如果战斗失败,我将切腹以谢天皇,士兵们,前进!
史迪威被英军搅得头脑发昏,曼特勒会战计划又是一团糟,他想辞职不干了
曼德勒,盟军指挥部。
史迪威和罗卓英为200师占领棠吉兴奋不已,认为中国远征军和英缅军应该集中所有力量,乘胜举行曼特勒会战。因为曼特勒是缅甸的战时首都,是世界舆论关注的热点。如果在这里举行一次大会战,将给缅甸人民和中国远征军、英缅军一个极大的鼓舞。
计划报给蒋介石,蒋介石复电赞扬,还说,这一会战如能成功,将给沉闷的世界一个惊喜。
史迪威兴奋地召开有中国远征军和英缅军领导参加的作战会议。可是,没有料到英缅军却对这个计划投下反对票,从乔克伯当撤退下来的亚历山大说,他的部队在仁安羌受了惊,军心不稳,要转移到印度去休整,并建议中国军队也撤到印度,先守住,等欧洲战争差不多了,大家再联合打回缅甸。
史迪威气得恨不得上去给亚历山大一个耳光,可他到底忍住了,问罗卓英该怎么办?
因为有了蒋介石的指示,罗卓英底气也比较足:“英国人是怕死鬼,他们来缅甸不是打仗的,而是来旅游观光的。他们丢了缅甸也不要紧,可我们不成,要是日本人占据缅甸后,又进攻我国的云南,那么我国的抗战就更艰难了。他们不干,我们干!”
“我认为大家还要慎重考虑,我们目前没有空军侦查,对日军的调度完全不清楚,我认为戴师长的担忧很对,东线日军主力去向不明,200师不能西调,应该迅速赶往腊戍,途中如果遇到日军部队,也不必与其纠缠,确保腊戍要紧;守住腊戍,我们就可以将日军拖在缅甸,不让他们进犯云南,但要是丢了腊戍,我们连退路也没了!”参谋团长林蔚还算是清醒。
“现在还想什么曼德勒会战?甘利初第6军已经溃败,恐怕现在都在回国的路上;200师目前在东线兵力单薄,要是日军前后夹击,岂不危险。我同意林团长的建议,我们可以把第5军主力全部东移,护卫棠吉、雷烈姆、腊戍,确保我军后路,也防止日军进犯云南。”杜聿明觉得史迪威根本不懂打仗,却总幻想着用中国的军队来谋取战功,于是再次反驳。
就在僵持的时,蒋介石又来了一份电报,大意:一、中国远征军可组织曼德勒会战,但也要以保卫腊戍为主要目标,二、万一腊戍失守,第5军和第66军就以八莫、密支那为后方;第6军以景栋地区为后方。
密支那位于缅甸最北部,距曼德勒400多公里,与曼德勒、八莫一线有铁路相连,东距中国边境只有50公里。
“看来重庆也暗示我们要留一手,即便腊戍被切,我们就绕远一点,往北再走,经过八莫到密支那,然后转回国。”杜聿明心中沉思着,委员长还是不愿意让我们硬拼的。
史迪威本来就被英军搅得头脑发昏,现在又接到蒋介石的这份来电,他的曼特勒会战计划整个被搅得一团糟,气得直叫嚷要马上回国,向罗斯福总统控诉,辞职不干了。
罗卓英无奈,来了个折中,建议将蒋介石的保卫腊戍与曼特勒会战两者结合起来,具体部署为:
戴安澜第200师从东线棠吉北上,赶在日军前面,保卫腊戍;第5军战车团、山炮团、新编22师、第96师以及在西线的孙立人新38师全部退到曼特勒前沿,集中兵力保卫曼特勒!
林蔚、杜聿明很清楚,这样的决定是再也不可能更改了:兵力基本集中在西线,而曼德勒东面到腊戍一线,目前只有第6军新28师驻防。如果日军集中力量打腊戍,即使戴安澜200师及时赶到,也不一定能抵抗住……
随即,林蔚又接到蒋介石的电报:曼德勒会战让史迪威、罗卓英负责,参谋团赶往腊戍,负责调集第66军新28、29师,确保腊戍。万一腊戍不守,参谋团安排部队撤防中缅边境的穆塞与畹町,不让日军进入云南。
史迪威想保卫西线的曼德勒,委员长既没有明确支持,也没有明确反对,却又说要防御东线中缅边境的腊戍,现在中国远征军实际上已经分成两线作战,兵力不集中,没有任何优势。
在告别了罗卓英和杜聿明后,林蔚感伤地出发了。
日军此刻也在紧密地部署着。
15军司令官饭田详二郎已经探知:中国军队在曼德勒沿腊戍一线兵力薄弱,只有一个师驻防(张轸第66军的新28师)。而且英缅军不断后撤,跟中国军队根本不能配合,加上中国军队频频调动,已经筋疲力尽……
缅甸战事的结束即将实现,饭田按捺不住满心的喜悦,下令:东线第56师团全速前进,不顾中国军队在背后的追击,尽快占领腊戍,切断中国军队的退路,不让中国人退回云南;中路55师团和18师团赶到曼德勒,与西线的33师团,两翼包围中国军队和正在撤退的英缅军,在伊洛瓦底江将其一举全歼。
饭田一再强调:不与中国军队争夺一城一地,不与小股部队纠缠,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果断完成包抄的艰巨任务。
日军第56师团长渡边正夫全力向腊戍突进,10辆坦克装甲威风凛凛于前开路,尾随其后的400多辆载着日军的大卡车,以日进上百公里的速度长途直往腊戍方向疾进。
占领棠吉仅仅一天,新的命令又来了,戴安澜来不及休整,只得率领自己疲敝流血的第200师尾追北进的日军,想跟56师团抢时间,防御腊戍。
4月25日,渡边正夫的部队赶到腊戍附近,完成了对腊戍的钳形合围。
腊戍危急,参谋团团长林蔚对杜聿明发来商请电:“腊戍之安危,系于吾兄一身,望不顾一切星夜向敌攻击”。
杜聿明原本就不同意史迪威的“保卫曼德勒”计划,立即按参谋团的指示准备调集部队,这时罗卓英连续三道电令也来到杜聿明的军部。
三道金牌,只是一个命令:除戴安澜第200师追击北进,军部与军直即向曼德勒方向集结。这么强硬的命令谁敢违抗?连参谋团都改了口气,让杜聿明遵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之令行动,杜只得率部向曼德勒方向前进。
其实这也是史迪威的一场豪赌,他以为远征军强大的中线攻势会减弱日军对东线腊戍的进攻,但他太低估了日本人的实力。
“长官部,参谋团,都是混蛋!老子这一个师,硬是断送在这帮龟儿子手中!”
正在云南大理的第66军新29师也接到军部转来参谋团长林蔚签署的急电:新29师主力星夜入缅,限于28日到达腊戍,不得延迟。
新29师师长马维骥接到电报,傻子似的愣了:缅甸的那些家伙们在怎么打仗?传来的消息不是一直都大捷么?怎么被逼到最后方的腊戍来了?现在又要紧急调我们上前线?新29师奉命驻大理护卫西南国门,离缅甸的腊戍至少有700公里,现在运输困难,三天时间赶到,完全是疯了。
“军令如山,征集所有车辆,出发!”作为杂牌军师长,马维骥也受了不少气,能出国打鬼子,也是件荣幸的事。他将副师长、参谋长以及三个团长叫来,当即宣布了命令,“要是车辆不够,就对过往的商车强行征用,无论如何都要在三天内赶到腊戍!”
而此刻,本来就不宽阔的滇缅路上,挤满了往中国撤退的华侨、难民,以及被日本人追得失魂落魄的英国士兵。
没有足够的运输工具,新29师只能一个连、一个营地运输,道路拥挤,这些士兵们又被分割成了细细碎碎的小部。
27日,日军发起了对腊戍的进攻。参谋处作战科长张致广与新28师刘伯龙师长率第82团、84团在腊戍前沿阵地西保、南伦一线阻击进犯之敌,同时炸坏吊桥,阻敌北进,战斗中,张致广不幸胸部中弹阵亡(张致广,黄埔军校四期生,66军军长张轸的侄子)。
日军为速战速决,确保占领腊戍,派出27架飞机、7辆坦克、装甲车掩护,在炮兵配合下向西保、南伦攻击,虽然第82、84团英勇抗击,但终不抵强势的日军,28日傍晚,西保、南伦相继失守。
史迪威、罗卓英现在才开始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急令第66军全部主力赶紧往腊戍结集,戴安澜200师火速前进。
为时已晚,新28师在腊戍的各道防线均被日军突破。
远在重庆的蒋介石也着急上火了,他十分明确腊戍的战略位置,腊戍一失,不仅是中国远征军的退路被阻断,而且西南国门大开,云南即将变为前线,川滇黔大后方将受到严重威胁!
蒋介石于28日夜电告远征军参谋团林蔚,明确指示:可以不管史迪威的曼德勒会战了,抽调所有部队增援腊戍,曼德勒不守也行,此时当以保住腊戍为第一。
但此刻腊戍外沿阵地尽失,参谋团也在向国内撤退的路上,未能及时向远征军各部转达蒋介石的指示。
29日拂晓,日军出动坦克、装甲各30辆,在飞机的掩护下,向腊戍城区发起猛攻。张轸、刘伯龙苦守不住,只得带着部分警卫乘车由穆塞撤退到云南境内畹町、遮放。
守卫腊戍的指挥系统被日军彻底打乱,第66军军直属部队和新28师余部只得退入大山密林,各自为战。
最惨烈的还是新29师的战士,当先头部队赶到腊戍时,还没来得及设防御工事,便遭到日军的疯狂进攻,日军10多辆坦克一字排开、以猛烈的炮火轰击开路,步兵紧随其后,新29师先头营借着简易的地形殊死抵抗,为自己的后继部队争取时间。
但新29师必定是狂奔了700公里仓促赶来,部队通讯很差,师、团、营、连之间基本失去了联系,而且零散部队是逐次到达战场,在日军高度机械化的攻击下,新29师往往是前一批战士还没等到下一批部队赶到,就已经伤亡殆尽了,源源不断的队伍明知前线危险,却仍然义无反顾往上扑。
赶到腊戍的新29师部队,三分之二就这样牺牲了。
新29师师长马维骥率直属部队赶到云南边境畹町时,方才得知前方的战事已经不可收拾,这个四川将领气得大骂:“长官部,参谋团,都是混蛋!老子这一个师,硬是断送在这帮龟儿子手中!”
腊戍失守,缅甸境内新29师官兵和新28师残部一样,各自为战退向密林中,后来经一个多月时间,历经千辛万苦渡过怒江,分别回到大理,然而很多人却在与日军的遭遇战中牺牲了。
占领腊戍后,日军欣喜若狂,远征军囤积在腊戍极为庞大的物资和汽油来不及销毁转移,就被日军获取了。56师团渡边正夫噙着激动的热泪将一面太阳旗挂在最先冲进腊戍的坦克上。
第56师团穿插成功,师团向军司令部发出报捷电。
中路,牟田口廉也第18师团也完成了迂回突袭,切断了曼德勒与腊戍间的铁道、公路,将中国军队的主力部队回国之路全部堵死。
西路,孙立人自仁安羌撤退后,樱井省三33师团一路急进,已经赶到了曼德勒附近,与孙立人新38师对峙着。
此时的中国军队被切成了两半,东边张轸66军新28师、新29师主力被击溃,军部退回了云南畹町,只剩下戴安澜200师尚在缅甸;而廖耀湘的新22师、余韶的96师、孙立人新38师则被困在缅甸西部的曼德勒附近。
几个小时之后,日军开始向曼德勒附近的中国军队大举进攻,套在缅甸的中国军队和盟军脖子上的绞索越来越紧了。
杜聿明激愤地站起来说:“……我们有自己的国家,不需要去任何国家避难。”
1942年4月29日,美国将军史迪威,中国指挥官罗卓英和杜聿明,英国亚历山大总司令在曼德勒西南小镇举行最后一次联席会议,讨论紧急撤退的对策。
目前日军完成了对曼德勒的合围,“保卫曼德勒”的会战计划,除了徒增伤亡,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
史迪威十分恼怒,罗卓英也是满脸不快,杜聿明则心神不宁,垂头丧气。只有英国人亚历山大显得无所谓。形势很清楚,敌人三面包围,惟一的出路只有一条:往西,退到印度去。
亚历山大第一个发言:“先生们,鉴于日军已经攻占腊戍,中国远征军回国之路被切断,敝国政府正式通知本人,并由本人转告诸位:不列颠联合王国准许中国在缅甸的军队及其装备到印度避难。但是,按照国际惯例,贵军入境前须申报难民身份,由英国军队予以接收,并在指定地点集中管理。先生们,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我们现在可以就地协商解决。”
很显然,英国人达到了目的,他们既有理由从容不迫地撤出缅甸,又能体面地收容中国几万大军,这些军队日后还能帮助保卫印度。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中国的将军们却无地自容:他们原本到缅甸来是为了拉英国人一把,不料反倒成了难民,落到被人家收容的地步,这岂不成了全世界的笑柄?
杜聿明激愤地站起来发言道:“我们不能接受亚历山大将军及贵国的建议。既然我们从中国来,就该回中国去。我们有自己的国家,不需要去任何国家避难,日本人永远挡不住我们的道路。”
亚历山大正要说什么,却听罗卓英悄悄跟杜聿明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向委员长请示……”杜聿明没有理睬他,甚至没有看其他几位将军的表情,戴上军帽,凛然退场。
史迪威面无表情。
杜聿明一走,罗卓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只是个空头司令,既约束不了杜聿明,又得罪不起史迪威。就在这时,史迪威突然抬起眼睛,盯着罗卓英问道:“罗将军怎么打算的?”
“史迪威将军,你知道,我得立刻向蒋委员长请示。”这位有职无权的总司令结结巴巴地解释。
“你错了,你该先向我请示才对,可是我命令你一个人撤退到印度有什么用处呢?”史迪威说。
罗卓英叹了口气。
此次会谈没有什么结果,远征军的前途也看不到一丝光明。
史迪威多次电告杜聿明向印度境内转移,杜聿明不予理会。
30日下午,远征军总司令罗卓英上将悄悄离开指挥部不辞而别。他带了一排卫兵强行征用一列火车,押着司机开往密支那,准备从那里登机飞回重庆。不料这列不按计划运行的火车只开出二十五英里就与另外一列货车迎面相撞,致使本来就极度拥挤的铁路因此中断两天。罗卓英的逃跑行为无疑给中国军队的失败雪上加霜,再涂上了一层怯懦和可耻的色彩。
次日,亚历山大也把他的司令部撤过曼德勒大铁桥,开始向印度转移。桥对岸,史迪威和他的助手还在试图说服那些后到的中国军队撤到印度去,他告诉中国人,他一定要从印度发动反攻,重新夺回缅甸。他需要中国军队保存实力,但是他的努力收效甚微。
在去向问题上,廖耀湘、余韶等绝大多数中国军官都自觉站在杜聿明一边,齐心协力带领队伍往北赶,近6万人的庞大队伍沿着曼德勒、八莫朝密支那奔去,只要到了密支那,距东边国境就只有50公里的路了。
后来,只有新38师少将师长孙立人接受了史迪威的忠告,他在经过再三观望权衡和犹豫之后,终于放弃了拼死回国的念头,在最后时刻采取了把对伍拉往印度以保存实力。
远征喋血

推荐阅读:

1970年杰克逊州大屠杀

孕妇梦见大狼狗有什么预兆?是什么意思?

有毒的棕色隐居蜘蛛爬进女人的耳朵里

八个字句子表达爱情-感人的情话

梦见摘棉花是什么意思 -周公解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