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冬霞:高步瀛社会交游初探(上)

穆冬霞:高步瀛社会交游初探(上)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穆冬霞:高步瀛社会交游初探(上)

摘要:高步瀛是民国时期着名古文笺注家、「文选学」家等,被称为「河北真儒」。高步瀛参加多个文化社团,如诗钟、谜社、国文学社等,这些社团主要由社会文化名流、教育界人士与着名文献学家组成。高步瀛与社团成员一起或撞诗钟,或制灯谜,或讨论古籍整理,展现了他深厚的文学功底与学术旨趣。他不仅是社团的参与者,而且是社团的发起人与组织者,在社团中起着重要作用。通过考察社团成员,可以更广泛地了解高步瀛的交游实况,也有助于探讨其人格风範、学术思想、成长经历等问题。
关键词:高步瀛;交游;社团; 学识
文士交游自古有之,他们通过集会宴请、结伴游览、诗文唱和等多种方式交流情感,表达理想。《荀子·君道》曰:「其交游也,缘类而有义。」《管子·权修》亦言:「审其所好恶,则其长短可知也;观其交游,则其贤不肖可察也。」可见,考察一个人的交游情况,是了解其生活情态和思想倾向的重要途径和有效手段。
高步瀛是民国时期笺证、考据大师,着名《文选》学者,其交游情况深受关注,如赵成杰、刘晓亮曾先后撰文考察高步瀛与鲁迅、贺葆真、吴汝纶、吴闿生、严修等人的交往,分析他们对高步瀛生活、工作和学术的影响。高步瀛积极参与各种社会活动,交游广泛,他先后参加十余个社团和学会,结交社会各阶层名士、学者,综合考察这些社会团体的性质、宗旨、活动内容、社团成员及高步瀛在各社团中的活动等,分析其社会活动状况,有助于研究其学、思、行、为。
一、文化学社——与社会名流的交游
(一)寒山社和稊园社
寒山社,又名寒山诗钟社,是由关赓麟、易顺鼎、樊增祥主持的一个诗钟社团。1911年至1912年关赓麟创立京汉(铁路)同人诗钟会,1913年易顺鼎倡改成为「寒山社」,社员最多时达二百余人。「寒山社」历时约二十年,从宣统三年(1911)至民国八年(1919),其间陆续有诗钟集问世。民国二十年(1931)前后「寒山社」併入「稊园社」。高步瀛于民国二年(1913)加入「寒山诗钟社」。民国三年(1914)出版《寒山社诗钟选甲集》5卷,易顺鼎作序。甲集后附《社员名录》,录社友王式通、沈瑜庆、何震彝、易顺鼎、冒广生、陈宝琛、陈衍、伦明、夏寿田、夏敬观、夏孙桐、黄濬、黄节、许宝蘅、梁鼎芬、梁启超、郭则沄、孙雄、张鸣岐等86人。民国四年(1915)出版《寒山社诗钟选乙集》9卷,樊增祥作序,乙集后附《社员名录》,所录社友增至168人,其中有王闿运、王允皙、王揖唐、朱祖谋、袁克文、潘飞声、褚宗元、刘师培等。民国五年(1916),高步瀛编选《寒山社诗钟选丙集》,共6卷,并为之作序,丙集后附《社员名录》,收社友108人,其中有丁传靖、江瀚、李岳瑞、何震彝、邵瑞彭、易顺豫、易君左、高步瀛、高旭、陈方恪、陈毓华、杨仁山、樊增祥、关赓麟等。
民国三年(1914),高步瀛与关赓麟、曾重伯、李孟符、侯疑始、靳仲云、丁阁松、宗子威等发起「稊园社」。「稊园社」实是「寒山社」支流,根据关赓麟《稊园吟集甲稿编终杂述》记载,此社与「寒山社」同源,因此也多被认为此社成立于民国元年(1912)。成立之初除了作诗,还编辑诗钟诗选,但不作词,后来创作题材放宽。高步瀛曾与关赓麟、赵惟熙、樊增祥、余葆桢、陈振家、翁廉、杨毓瓒、郭增炘、巢章甫、刘敦、贺良朴、李宾、陈敕湖、朱绍阳、唐益、叶公绰、商衍鎏等稊园社员18人题跋《稊园雅集图诗卷》长卷,此卷由李霈绘图,徐世昌题首。
诗钟是一种非常注重用典的诗歌体裁,其创作讲究熔经铸史,据典成联,要求创作者具有较高的文学造诣。考察诗钟选集所附社员与《稊园雅集图诗卷》题跋人员可知,这些社员皆为当时北京文坛名流,虽各人年辈相差较远,文风宗尚各异,政治立场不一,然其济济一堂,相互切磋,显现了文人雅兴之所在。
姚高淑芳《追念先父高步瀛先生》云:「樊先生和父亲是寒山诗钟社的社友。大约民国六、七年间,他们这批文人,每月总有几晚,聚集在北平宣武门外江西会馆,为诗钟消遣。在诗钟社角文艺,斗掌故,父亲得着不少奖品。」文中转录的高步瀛好友陈翼牟所作《诗钟九友歌》,刻画了每个社员构思索句的生动神态,其中刻画高步瀛的是「谁其匹者高阆轩,哆口瞠目绕室旋。轩然一笑得佳联,骎骎欲度钟王前。」高步瀛文学功底深厚,在社中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从其加入寒山社成为普通成员,到与关赓麟、曾重伯等发起「稊园社」,并与稊园社员18人题跋《稊园雅集图诗卷》长卷,后编选《寒山社诗钟选丙集》并作序,见证了他在社团活动中积极踊跃,并迅速成长为诗社的骨干力量。
在关于高步瀛的传记、回忆、纪念、交游考等文章中,前辈学者都提到他与樊增祥的密切交往,他们是忘年交,是知交至交。高步瀛除与樊增祥交游外,与其他社会名流如易顺鼎、关赓麟等先后参加并发起诗钟社和谜社。从零星文献资料来看,他与社里很多成员均有密切来往,如伦明曾作诗评论其《文选李注义疏》「千年选学此归墟」;陈翼牟作《诗钟九友歌》刻画其作诗形态「谁其匹者高阆轩,哆口瞠目绕室旋」;张歧鸣去世,高步瀛为之作《张歧鸣墓表》,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高步瀛的文学功底与人格魅力。
(二)射虎社与隐秀社
民国五年(1916),高步瀛与樊增祥、易顺鼎、罗敦曧、刘桪、宋敦甫等人联络社外谜家张郁庭、韩少衡、金子乾诸人,在宣武门外徽州会馆组织成立谜社,在薛少卿提议下,取名射虎社。
射虎社,社长韩少衡,社员人数最多时达六、七十人,并有外地谜友加入,如淮安「商旧迷社」的张启南、张超南等。射虎社每月开常会一次,每逢元宵、中秋召开大型会猜,社团活动长达三十年,印成谜集四十册,灯谜数万条,被迷家谢云声称之为「国中谜社冠」,1920年解体。后陈冕亚编辑《北平射虎社谜集》,共26集,载于民国二十年(1931)上海《文虎》半月刊。
射虎社解体后,民国九年(1920)二月,高步瀛邀集往日社友顾震福、刘剑侯、关赓麟发起「隐秀社」,社名取《文心雕龙·隐秀》篇之寓意,社规与射虎社相似,是年与关赓麟、刘剑侯选编《隐秀社谜选初编》并作序。此社活动持续两年多,油印谜集二十多册,有《隐秀谜选》1卷。《中华迷海》载:「隐秀社人才济济,皆一时彦贤,如孔剑秋、祁甘荼、王逸庵、佟春霆、高步瀛、陈冕亚、俞赞侯、孙笃山、张郁庭、徐绍泉、张起南、薛少卿、韩少衡、顾震福、关颖人、祥瑞年、宗子威、邵瑞彭等将近六十人,哪一个都是谜坛重量级人物。」
灯谜是一种传统的文字游戏,参加人员也都是文坛名将,他们在社内咀文嚼字,探赜索隐。高步瀛当时被称为谜社名家,与社员交流频繁广泛。江更生《华赡典雅高步瀛》收有高步瀛灯谜数十条,谜面高古典雅。高步瀛为张起南《续春灯话》所作长序,共140句,每句隐一种中药名,说明其「谜社名家」的雅号确非浪得虚名,在两社创建与发展过程中,高步瀛也起到关键作用。张起南在《北平射虎社橐园题像》中作诗描画了12位社友,其中《同社高阆仙先生像赞》写道:「景行仰止,何日能忘……镂金酌玉,贻我琳琅。」,表达了对高步瀛先生的仰慕与讚赏。
(三)丁香会
民国八年(1919)3月20日,高步瀛与樊增祥、易顺鼎、王式通、董康、章华、罗惇曧、道阶等八人发起丁香会。周迅《人民艺术家齐白石》载:「丁香会是20年代北京部分文化界人士的雅集形式,由王氏通、樊增祥、易顺鼎、董康、罗惇曧、高步瀛等8人发起,每逢丁香花开,文人雅士、书画名流集聚一堂,谈诗论画。三月二十日,丁香会在法源寺隆重举行。与会者达数十人,极一时风流。」
丁香会成员不但有文人雅士,而且有书画名流,其成立与举办集会都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响,可见其成员社会影响的不凡,齐白石《己未日记》记载有三月二十日为参加丁香会,约客数十人。虽然目前尚未见到高步瀛与社员交游的具体文献资料,而高步瀛是发起人之一,则是有明文记载的。
(四)赏音社
民国七年(1918)冬,高步瀛与吴梅等教育界人士在北京成立「赏音社」,主要成员有赵子敬、张云卿、吴承仕、杨缄三、史海啸等,聘请「荣庆社」名伶韩世昌、郝振基、侯益隆为导师,红豆馆主溥原斋也曾参与指导。是年,由高步瀛先生主持每两周一次的崑曲演出晚会。
刘文峰、于文青主编的《北京戏剧通史·民国卷》载:高步瀛「雅好崑曲,由其主持,邀约言乐会以及其他业余崑曲组织在江西会馆每两周举办一次崑曲演出晚会,遂使这一时期业余崑曲演出精彩纷呈。」
吴承仕雅好崑曲,曾与庞敦敏等人组织成立崑曲研习会,早年在社会活动中结识高步瀛,后担任北京师範大学国文系主任,聘请高步瀛先生到国文系任教。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大规模侵略中国,吴承仕「曾与高步瀛、袁同礼等多名教师联名通电全国,声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罪行并要求国民政府奋起反抗」,后吴又担任中国大学国学系主任仍延请先生为教授,可见两人交接甚密。
二、国家教育学社——与教育部同仁的交游
(一)通俗教育研究会
民国四年(1915)10月6日,「通俗教育研究会」成立大会,梁善济任首任会长,高步瀛被推选为经理干事。
通俗教育研究会,由教育部设立,主要对通俗教育进行研究,会员大多是教育部职员,还有「国家和北京地方教育界公私立的相关部门、组织及个人,範围广,级别高……希望通过国家力量,对小说、戏曲和讲演进行规範、整饬和引导,进而达到改良社会的目的」。《教育部公布通俗教育研究会会员录》详录69人的职任、姓名、别号、籍贯、住址、电话等,其中高步瀛任经理干事,职务仅次于会长,鲁迅、陈宝泉、齐宗颐、邵瑞彭等人散见于小说股、戏曲股、讲演股中。
高步瀛非常重视通俗教育,在1905年前后与陈宝泉合编《国民必读》《国民镜》《民教相安》等书对国民进行启蒙教育。早在1912年间,在公务之余,已与王紫珊等人发起《国群铸一通俗讲演社》,着讲演录,宣导民俗,他承担社内编辑干事工作,编纂讲演词,兼任讲演事务,主讲「显亲」「说信」「戒争财说」「忠于社会说」等内容。1914年高步瀛在《京师教育报》发表《国民常识》一文,以启发民智,振兴国家。高步瀛是通俗教育的积极人士,与鲁迅、陈宝泉、王紫珊交往甚密,与韩旭、何家驹、何家骧、杜权、顾显荣、方维翰、锺世谦、黄玉林、齐宗康、王道元等人同台演讲,一起工作,志趣相同,有很多接触与交流。
(二)《中华民国国语研究会》与《国语统一筹备会》
《当代中国的文字改革》载:「为了解决国语统一问题,一九一六年八月,北京的教育界人士86人组成了中华民国国语研究会。一九一七年召开第一次大会,选举蔡元培为正会长,张一麟为副会长。研究会的宗旨是:『研究本国语言,选定标準,以备教育界之採用。』任务是:(1)调查各省方言;(2)选定标準语;(3)编辑语法辞典等书;(4)用标準语编辑国语学校教科书及参考书;(5)编辑国语杂誌。一个国语统一运动逐渐形成了。」
民国五年(1916)8月,蔡元培、严修、陈宝泉、袁希涛、黎锦熙、梁启超等85人发起《中华民国国语研究会》,其中包括高步瀛。
为了国语统一运动工作的顺利开展,民国八年(1919)4月,中华民国国语研究会组织成立了国语统一筹备会作为教育部的附属机构,此协会专门负责国语统一工作。会员有蔡元培、赵元任、汪怡、白镇瀛、萧家霖、曾彝进、孙世庆、方毅、钱玄同、胡适、刘复、周作人、马裕藻、沈兼士、黎锦晖、许地山、林语堂、王璞、黎锦熙、陈懋冶、李步青、陆基、高步瀛、朱文熊等172人,由教育部指定张一麟为会长,袁锡涛、吴敬恆为副会长。
高步瀛参加的这三个研究会,其主要成员是教育部同仁,因工作原因交接频繁,其中鲁迅、陈宝泉、严修、钱玄同、胡适、齐宗颐、邵瑞彭、沈彭年、张继煦等人与高步瀛先生的交游都有详细文献资料可考,宴饮,探访,赠书,交往亲密频繁,学界已有详细考察。
(作者为河南牧业经济学院文法学院教师)

推荐阅读:

孕妇梦见自己家房子倒塌有什么预兆?是什么意思?

普陀山的传说

【阐述】的意思是什么?【阐述】是什么意思?

【堵头】的意思是什么?【堵头】是什么意思?

梦见师傅_周公解梦梦到师傅是什么意思_做梦梦见师傅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