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造父为御――皋狼之孙助王中兴受赐赵姓

第十节 造父为御――皋狼之孙助王中兴受赐赵姓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造父有何德何能而为周穆王所宠信,而且赐姓为赵呢? >   我们先看看赵字的本义。汉代的大学者许慎在《说文解字》一书中,是这样解释 “赵”字的:“趋赵也,从走,肖声。”他解释“走”说:“趋也,从夭止,夭止者屈也,凡走之属,皆从走。”他又解释“肖”说:“骨肉相似也,从肉小声。” 依据许慎的考证,“走”与“肖”二字结合为“”字(今简化为赵),“赵”的含义就是亲近的随从仆人。 > >   由此看来,造父是周穆王最喜欢的亲信随臣。那么,造父为什么会受到周穆王的宠信呢? > >   一是因为他祖父孟增的缘故,造父的祖父孟增深受周成王的宠信,成为周成王的股肱之臣,那么孟增的子孙及其族人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很自然就得到了提高。周穆王继位后,对待孟增及其子孙的态度,自然也就很不一般。 > >    其二,造父不仅擅长御马,而且还能够从驯马、御马的实践经验中,悟出治人治国的道理来。《列子·汤问》里就记载着造父学习驾车本领的故事。造父的老师叫 泰豆氏,造父最初开始学习驾车,对泰豆“执礼甚卑”(就是非常恭敬谦逊),而“泰豆三年不告”(也就是还不教给他驾车的诀窍)。造父对泰豆“执礼愈谨” (也就是越发谦逊与恭敬),泰豆氏于是就向造父传授了驾车御马的方法,造父悟性极高,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学会了泰豆传授的技巧,以至泰豆感叹造父太聪明 了,学得太快了,我的技术全被他学完了。 > >   《 韩非子》一书也多次提及造父的事迹。并举一事说明造父御马之神技:有一天,造父正在耕地, 有父子俩驾车经过,马因受惊而停止不前。儿子下车牵马,父亲推车,他们又请造父帮忙。造父收拾农具搭载在车上,接过儿子手里的缰绳,然后整理辔头,手执马 鞭,还没有用鞭,拉车的马便飞快地跑了起来。 > >   造父不但善于御马,而且对马十分爱惜。当他看见延陵卓子乘骑的马,前有金属笼头,后有锐利马刺,马前进后退均受制约,只能横着跳时,竟然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 >    其三,造父与周穆王岁数相近,又有着共同的喜好,都喜爱收养天下的名马。据《管子·形势解》篇介绍,造父具有让马跑很远的路途而不疲惫的本领,周穆王于 是就封造父为御马官,专管天子车舆。有一天,造父在潼关马市上发现了六匹毛色无杂的骏马。其时,周天子的车乘为八匹骏马,并且品种统一,毛色一致。造父为 了给周穆王配齐车所需的八匹骏马,就亲自深入东南山桃林去找寻同一毛色的骏马。 > >   据《史记》中的《赵世家》正义所云:桃林之地,“广 阔三百里”,树木参天,遮天蔽日,捕获千里骏马,谈何容易。造父在三百里桃林之中,风餐露宿,入蛇蟠之川,闯虎穴之沟,终于获得同一毛色的千里骏马两匹。 造父将所得之八匹千里骏马送给周穆王。周穆王万分喜悦,立刻更换新的车驾,并赐造父深入桃林亲自捕获的两匹千里骏马名为“骅骝”、“耳”。从此以后, “骅骝”、“耳”(一名绿耳)就成为赞美千里骏马的代名词。 > >   周穆王姓姬名满,是西周王朝的第五代君王。据说他最喜欢四处巡游,堪称为我国古代的一位大旅行家。《竹书记年》、《穆天子传》等古籍中,就记载着“穆王西行”的故事。 > >    在《穆天子传》的记叙中,西王母居住在一个叫做(yǎn)山的地方,也就是神话传说中太阳落下的地方。这个西王母国,在神话传说中和中原的各个部落都 有过交往,据说舜的时候,西王母国还进献过玉环,禹也来到过西王母国,那个力大无穷的射日英雄后羿还跟西王母讨要过不死之药。周穆王让造父赶车,带着大批 随从和金银财宝,由国都镐(hào)京出发,一路西行,经过了犬戎、赤乌、曹奴等许多少数民族地区。据说在旅途中,周穆王还会见了水神河伯,游览了昆仑之 巅的轩辕皇帝的宫殿,在黑水这个地方遇到了七日七夜的大雨,经过千难万险来到了太阳落下之外的山。在这里,周穆王与造父一行得到了西王母的热情款待。西 王母见到周天子不远万里而来,心里很是感动,于是就屠龙脍凤,做出珍馐百味,鼓瑟吹笙,歌舞侑(yòu)觞(shān),招待周穆王。周穆王见西王母如 此盛情,心里高兴万分,就和西王母频频举杯对饮,作歌酬唱,周穆王与造父都乐而忘归。在酒宴上,西王母歌唱的是: > >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 > >   道里悠远,山川见之。 > >   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 >   歌词的大意是: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缭绕青山高,路途万里遥,山隔水又阻,愿君能长寿,再为座上客。 > >   这充满深情的歌声自然使周穆王感动不已,他也情不自禁地和歌一曲,其词为: > >   予归东土,和治诸夏。 > >   万民平均,吾顾见汝。 > >   比及三年,将复尔野。 > >   歌词的大意是:我这就要回到东方去治理华夏了,等到人民 安居乐业时,我一定会来与你相会,三年之后,我一定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 >   可以想象,那一幕难舍难分的场景是何等的动人。据说,西王母还陪周穆王登上山之巅,周穆王即兴写下“西王母之山”留作纪念,还栽下一棵槐树,作为友谊的象征。 > >    据说,周穆王此次西行往返行程达35000里,历经陕西、河南、山西、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新疆等省区,然后跨过昆仑山脉达到中亚细亚,可谓壮 举。当然,在交通条件恶劣,依靠马拉车行的旅行中,御手的作用极为重大,也可以说重任在肩。造父为周穆王御车,使其顺利往返30000余里,其功可谓大 矣。因而,造父深得周穆王宠爱,奠定了赐姓的基础。 > >   此外,还有一说,即周穆王在西行途中,得到了徐国(在今江苏省泗洪县南)徐偃王造 反的消息,周穆王非常着急,在这关键时刻,造父驾车日行千里,使得周穆王迅速返回镐京,及时发兵打败徐偃王,平定了叛乱。由于造父立了大功,周穆王便将赵 城(在今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之地赐给他。 > >   造父接受了周穆王的封赐以后,他的后裔就以封邑为氏,称为赵氏。造父死后,他的后代继承了他御车和养马的技艺,传至六世孙奄父时,这位名为公仲的孙子,也做了周宣王近御,帮助“宣王中兴”,并立有功劳,成为赵姓始祖上一位有名的人物。 > >   造父受封的赵城,在今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 春秋战国时为赵简子的封地,赵城原为县治,1954年并入洪洞县。不过,现在赵城镇一带,已经看不到关于造父及赵简子的任何遗迹了。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