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法家欢喜儒家悲

第2节 法家欢喜儒家悲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第2节 法家欢喜儒家悲

   韩非者,韩之诸公子也。喜刑名法术之学,而其归本于黄老。非为人口吃,不能道说,而善著书。与 李斯俱事荀卿,斯自以为不如非。
>   ——《史记· 老子韩非列传》
>
>   赢政刚刚即位时,就把法家的政治观点作为秦国的国策。一时间,秦国变得异常强大,不仅以摧枯拉朽之势消灭了六个老对头,在国内也是实行恐怖统治,于是有了后来 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故事。
>
>   可以说,这与李斯的法家人士的身份是有相当大关系的。李斯是法家的一位重量级人物,也是对秦始皇通知思想影响最大的谋臣。
>
>   但是,秦始皇时代,李斯并不是法家学派最有成就的人物。当时法家的掌门人是李斯的师哥,韩非子。
>
>   韩非子是战国后期韩国的王族,但是他没有赶上好日子,韩国本来就是当时七国中最为弱小的,韩非子的时候就老被秦国欺负,他这个贵族当得憋气。
>
>   但是韩非子并非花花公子类的贵族,他年青时候跟着荀子老先生学习治国的大道理,因此可以说在国家政治方面还是很有见解的。
>
>   同时,他还是一位很有爱国心的贵族人士,看到自己的祖国这么被人蹂躏,他可不甘心。于是直接上书给韩国国王提建议,在上书中韩非子建议韩国效仿秦国,也来个全国大变法,但是很不幸,国王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
>
>   韩非子这个人有点儿小毛病,确切地说是生理上有些缺陷。他感觉自己说话不利落,口吃的毛病给自己陈述观点带来很大的不方便,但是,他在另一方面却是很有天分,就是写书立说。
>
>   他是个聪明人,看到自己的观点不被采纳,与其在一棵树上吊死,不如扬长避短、著书立说来个曲线救国。
>
>   说干就干,他根据历史上治国的经验教训和现实社会状况,写出了《五蠹》、《孤愤》、《内外储说》、《说林》、《说难》等十余万字的政治论文,辑为《韩非子》一书。
>
>   但是,很不幸这本书出版之后,一直不受到当局的重视,看来韩非子的曲线救国方略又要宣告失败了。
>
>   也是机缘巧合,恰巧这个时候有人把韩非的著作传到秦国。
>
>   赢政本来就是个果断勇武的人,平时最讨厌那些唧唧歪歪的花边文学和无病呻吟的文人政论,韩非子的书写的大气而且也很有意思,第一次看到这种出版物的赢政这才发现自对读书并非没有乐趣,韩非的书他看得都入迷了。
>
>   有一次,赢政正在看韩非子的《说难》,恰巧李斯有事过来禀报,但是赢政看书太入神了,不但没有看见李斯这个大活人,看到精彩的地方把桌子一拍就说:“好啊,我要见到这作者的话如果能和他做朋友,就是死也不算遗憾了。”
>
>   李斯当时吓了一跳,镇静下来之后看到赢政手里拿的是韩非子写的书,他就赶紧讨好说:“这是韩非子撰写的书。”
>
>   秦王心想这些道理讲得真是好,如果被韩国利用了,那么韩国这个弹丸之地很可能强大起来,自己再动手就可能会费不少劲,打仗宜早不宜迟,说动手就动手,于是赢政就派军攻打韩国。
>
>   起初韩王不重用韩非,等到这个时候看到情势吃紧,才派遣韩非出使秦国。
>
>   韩非子来到秦国,拜见了秦王 嬴政。
>
>   虽然韩非子这个人口角不利索但是人家长得还是对得起观众的,在当时也是一位帅哥级人物。
>
>   韩非子终于在秦国金碧辉煌的宫殿里见到这位令六国闻风丧胆的君王了,这次他要好好表现自己,把自己学说中的经典一下子都拿了出来,他这是要搬老底儿,要引起秦王的重视。
>
>   韩非子学说的基石在于他将 儒家 孔子、 孟子倡导的“忠孝”体系完全打碎,以人趋利避害的自然属性“恶”作为学说的逻辑起点。
>
>   既然人出生下来就是恶的,那么儒家规定的那些传统道德就不能约束人的行为,为此他的重新找到一种新的规范来支持自己的学说,那么韩非子找到了吗?
>
>   他找到的这个规范就是法律,可以说韩非子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提倡法治的政治家。
>
>   在他看来,君臣关系只是一种互相利用的买卖关系。君卖官爵,臣卖智力,他们之间的利害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
>   他的这些学说既新奇又好玩,因此在当时的秦国很流行。
>
>   但是在战国时代,教育毕竟没有普及,而且印刷出版事业发展缓慢,所以文字宣传只是一种辅助式的手段。
>
>   基于这种种限制,那时最重要的游说工具,当然还是面对面地交谈。语言加上表情、气氛所产生的效果相比较而言具有较大的说服力。
>
>   所以秦王看到韩非的文章和他的治国理念,显然和政治实践产生巨大的共鸣,就有了“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倾慕之心。
>
>   这次终于见到自己崇拜已久的大作家见大政治家了,赢政不免喜形于色,可惜并不能和他自由交谈。本来就口吃的韩非因为激动紧张等因素变得更加口齿不清,这就使秦王的倾慕转为失望,这种落差之大,使得秦王产生了极大的抵触情绪。
>
>   没想到写出这么凌厉的文字的作者竟然这样嗦,赢政大失所望。但是他不能放韩非归去,一旦放虎归山必将后患无穷。
>
>   话说亲王赢政把韩非子好歹留在了秦国,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
>   原来韩非子背后有一双嫉妒眼睛正在盯着他,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他的同门师弟李斯。
>
>   李斯这个人是有点儿小肚鸡肠,但是人贵有自知之明,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他还是知道的。当年一起跟着荀子学习时,韩非子的本事李斯就领教了,对这个师哥他可是又佩服又嫉妒。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按照韩非子的天分,绝对用不了俩月他李斯就得给师哥牵马。
>
>   于是,李斯的诡计就出来了,人都是被逼得,要是让你韩非子有法过我李斯就没法过了。
>
>   他秦王面前底毁他说:“韩非子这个人我了解,他是韩国的贵族子弟。现在大王要吞并各国,韩非子到头来还是要帮助韩国而不帮助秦国,这是人之常情啊。如今大王不任用他,在秦国留的时间长了,再放他回去,这是给自己留下的祸根啊。不如给他加个罪名,依法处死他。”
>
>   这时候刚刚读完韩非子的《存韩》篇的赢政听了李斯的话恍然大悟,觉得李斯这些话切中要害,于是准奏,下令给韩非治罪。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及笄之年】及笄之年是多少岁?及笄怎么读 及笄和将笄区别

舜是谁?舜帝简介

王献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