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传奇 历史秘闻 “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传说揭秘 曾借海市蜃楼现世

“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传说揭秘 曾借海市蜃楼现世

“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传说揭秘 曾借海市蜃楼现世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传说揭秘 曾借海市蜃楼现世(图)

2014年12月19日,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考古学者对盱眙境内的泗州城遗址考古发掘、文物保护工作进行研讨。因洪水肆虐而被深埋水下330多年的「东方庞贝」泗州城,经过南京博物院考古所三年多的考古发掘,已确定了古泗州城遗址範围,一大批珍贵的文物「重见天日」。下面一起来了解下”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传说吧!

“东方庞贝”泗州城曾借海市蜃楼现世

水漫泗州的故事,数百年来一直在民间流传盛广,故乡老人一提到泗州城,马上就向孩子们讲述水漫娘娘那个女妖,在泗州作恶,被仙人张果老施妙计被檎,用铁练锁在龟山脚下的那口深井里的动人传说。孩子们问:「为什么要用铁练锁起来呢?」老人说:「防止她淹了泗州城,再到其它地方兴风作浪,坑害百姓」。

人们借助传说,寄托对美好生活的想往和追求。今天那口老井还在,铁练还在,而泗州城却离我们而去,消失在茫茫的淮河里。

一九六三年,淮河流域遭遇特大旱灾,盱眙境内的淮河几乎断流,洪泽湖水位大幅度下降,部分湖底乾枯开裂,淮河水下古泗州部分城墙外石堤也都显露出来,明祖陵的石人、石马也都显露在河滩上。可是谁也无法确认,泗州城遗址的準确位置。人们在一片茫然中感到悲凉,失望。

那年,第一山对面,淮河上空,出现过一次海市蜃楼的天象奇观,城墙、街道、树木、人流、马动,隐约可见。人们又说,那是泗州城再现。总之,泗州城近邻山城的故乡,父老乡亲爱的,对她在朦朦胧胧的记忆中,深深地怀念,对她寄托着无限的情思。

难忘那个公元1860年,泗州城在暴风骤雨中飘摇,,叹息,最后遭到了灭顶之灾,成为世界上唯一沉入水底的灾难性城市。曾经有着九百年的辉煌历史名城,一下子从中华版图上抹去了位置,它消失在茫茫的水底世界。

古泗州城遗址究竟在哪里?当时的情况怎样?现在又无新发现?这是人们一直关注的焦点。人们总是对考古工作产生浓厚的兴趣,寄托着某种期望,心灵深处在猎奇心理的笼罩下,常常出现过许多冲动和幻想。

最近,国内一流的知名考古、旅游专家们齐聚盱眙,对古泗州城的遗址,考古勘探成果、遗址的保护利用,开发可行性报告进行论证,论证的结果,使人们感到十分震惊。

这座古城遗址,只有十分之一在水里。完全打破了古城淹没在湖底的渺茫结论。现已探明:古泗州内外城墙、五座城门、四条街道、马面建筑、月城建筑及其特殊的构造。一系列数据,把这座城市的风貌十分準确地展示在世人面前。尤其令人惊喜的是,她在泥沙和水的封闭状态中,完好无损地原汁原味地沉静在地下,「凝固」在320年的状态。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庞贝城,在中华大地庄严地宣告,一个早已消失数百年古泗州城的名字,又开始被人们叫响,激活。媒体传扬,人们奔走相告。古老的山城盱眙,正洋溢着旅游开发的声浪。处于空前繁忙振奋的精神状态中。

专家认为,古泗州城的未来,无疑是一个杰出的世界遗产和遗址的精品。旅游开发的价值和潜力不可限量。「考古游」的模式是其独特的魅力所在,她有着丰富的文物积淀和历史积淀。古泗州城比庞贝城更具有特色和吸引力。

“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传说揭秘 曾借海市蜃楼现世(图)

“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 深埋水下330多年

古泗州城于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被洪水淹没于洪泽湖底,随后失蹤330余年。这与因火山爆发而被掩埋的义大利庞贝城类似,因此被称为「中国的庞贝城」。300年来,人们只知道古泗州城位于今淮安盱眙境内,却不知其具体位置,甚至猜测它仍潜藏在洪泽湖下,而6月4日在盱眙举行的全国专家论证会上,记者获悉泗州城已经被準确定位,有望重见天日。

据考古项目主持人、南京大学贺云翱教授介绍,古泗州城呈椭圆形,长1.9公里,宽1公里,面积约2.5平方公里,共5个城门,每个城门外都有扇形的瓮城,因此形状酷似少了一只腿的乌龟。古泗州城位于淮河北岸,每年都要遭受多次水患,採用这种圆弧形的轮廓,可以削弱洪水的冲击力,保护城墙。去年初以来,他主持的勘探工作用洛阳铲共打了10000多个探孔,已经确定了东西南北门及香花门的位置。

在他的带领下,专家组首先来到位于泗州城西北角的西门遗址。在开挖的小沟中横卧两段砖石砌起的城墙,泡在浅浅的水中。泗州城採用砖包墙,内外两侧是厚度近2米的砖石墙,中间是十几米厚的夯土,而埋在地下的城墙高达到4 6米。据介绍,泗州城建于唐兴于宋,现存遗址为明代所修,但由于宋代的黄河夺淮和明代「蓄清刷黄」政策,使得淮河水位抬高,威胁泗州城。清康熙十九年,在连续下了70天暴雨后,由于西门附近的城墙倒塌,洪水一夜之间淹没泗州城。据记载,地方州官在城楼上办公达11年之久,直至这座繁华城市彻底沉没水下,被泥沙层层埋藏。

随后参观的香花门遗址位于泗州城西南,唐代为迎僧伽大士真身归泗而特开,因香花迎入,故名香花门,僧伽被认为是观音菩萨的化身,为他而建的普照王寺是当时全国五大名剎之一。贺云翱说,香花门位于古汴河岸边,即隋炀帝开凿的京杭大运河通济渠的一段。汴河穿城而过,与宋代开封相似。汴河使泗州成为唐宋时期的漕运中心,有「水陆都会」之称,泗州因此而繁荣。记者能看到的城墙只有2米,但在地下4米的底部的厚度达20米,这样古城被水位很高的洪水包围时,巨大水压才不至于将城推倒。

而东门月城遗址则是看到的最长的部分,城墙长约百米。该处原来泡在鱼塘里,抽低水位后城墙才水落石出。这段城墙的砖石由石灰和糯米汁黏合而成,虽然在水下和泥沙中隐身300多年,依然没有任何倾斜和坍塌的迹象。据鱼塘主人介绍,因为城墙异常坚固,几年前挖鱼塘时使用了炸药才拆毁一段城墙。而盱眙文史委员会主任陈琳主任则告诉记者,泗州城每个城门外都建有六道月城和六座月门,洪水来时,先封闭月门,行人从月城上出入,这种形式在国内是独特的。 南京博物院考古所所长张敏说,泗州城是中国唯一的灾难性城址,它凝固在320年前的状态,如果发掘出来,会是原汁原味的明清古城。义大利庞贝城挖掘与保护同步进行,所以200多年来才发掘了一半多,古泗州城同样是不可再生资源,对其开发利用不能草率从事。

据俞振新教授介绍,此前曾提出三种方案:挖掘恢复部分官署和长街,重现当年繁华,用钢化玻璃隔水,游人就像在「水底世界」,低头看古城,抬头看游鱼;开挖部分街景,同样罩上钢化玻璃,游客在船上透过玻璃罩向下观赏泗州古城,确保泗州城得到绝对保护;街道、城楼等分片恢复成水下、陆上、半水淹等景观,游人可在水下、陆上、船上游览,一睹水淹泗州的惊心场面。

“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

在淮河流入洪泽湖的咽喉之处,有两座远近闻名的山。南边的一座是龟山,北边的一座叫老子山。距两山不远处的洪泽湖底,原本是一座繁华了千余年的泗州城,至今已被洪水淹没了三百余年。要问龟山、老子山因何得名?泗州城怎会沉睡湖底?这里有一段奇妙的传说。

很早以前,东海住着一条恶龙,叫水母娘娘。她面如青猿,形似乌龟,一贯不务正业,专门兴风作浪。她心里最恨两个人:一个是上界的老子,曾用聚宝盆破了她的法术;再一个是下界的朱元璋,设计捣了她的巢穴。水母娘娘发誓,非报此仇不可!俗话说得好:「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她搜肠刮肚,到底想出一个报复的法子。于是遛到东海龙宫,偷来一副神桶,挑了三江之水赶奔泗州城,一心要漫掉城北老子住过的老子山,沖毁朱皇帝的三代老祖坟。

水母娘娘的歹毒之心,老子早已看得明明白白。他自言自语道:「人没伤虎心,虎有伤人意。非得教训一下这孽畜不可!」这天,他变成农夫模样,骑着青牛赶往泗州城,这时,水母娘娘也担着水来到泗州城门前,她放下神桶,稍事休息,正考虑这水如何摆布,说时迟,那时快,老子把牛角一扳,青牛扑到桶边喝起水来。起初,水母娘娘并不介意,心想,一头牛,能喝多少水?连正眼也不瞧一下,可再等她转过身来,大吃一惊,原来青牛几口就将两桶水喝得只剩下桶底一点点泥浆了。只见端坐在牛背上的老子放声大笑道:「水母娘娘少弄鬼,青牛喝去三江水,劝你以后多积德,千万不可再胡为!」说完老子腾空而去。水母娘娘哭笑不得,捶胸顿足,气一阵骂一阵,最后把桶底剩下的一点浑浆猛地往城头上浇去。她这一泼,顿时白浪滔天,泥沙翻滚,偌大的泗州城顿时无影无蹤,只见茫茫一片,无边无际,后人就称这片大水叫洪泽湖。

水母娘娘望望老子山,洪水才漫到山脚,再看看明祖陵,也只淹到墓前的石人石马。她发狠道:「老子、青牛别猖狂,喝了三江有海洋,再担海水漫老山,叫你认得水母娘。」她当即驾起妖风,又向南海奔去。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水母娘娘在泗州城作恶,观音老母早已一清二楚,她决心亲自走一遭,惩治水母娘娘。于是带上善财龙女,步下莲台,足蹬彩云,一同来到老子山南边的降魔岭。只见观音拔出杨柳枝,在手中的净瓶里蘸取少许甘露,往山边一洒,立时绿柳成阴,树丛中现出一座美丽的房屋。菩萨再把一串佛珠往锅里一放,当即变成银丝一般的面条,扑鼻的香气直沖云霄。观音老母扮成一个五六十岁的卖饭婆,善财龙女扮成她的女儿,一老一少开起饭店来。这时,水母娘娘正驾着一朵黑云,往南而行。真是瘦狗鼻子尖,她突然闻到一阵饭香,才想起只顾报仇,已有几天没有吃饭了,于是降下云头,窜到饭店,抢过卖饭婆的莲花碗,夺过紫竹筷,挑起锅里的面条,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观音老母不慌不忙走上前去,抓住紫竹筷抖三下,只抖得水母娘娘心碎胆裂,哇哇直叫:「天啦!刚才还是软和和的白面条,一眨眼怎么变成硬邦邦的黑铁链了?」,她睁开眼一瞧,顿时大惊失色,瘫倒在地。原来,面前站着的不是什么卖饭婆,而是法力无边的观音老母。刚才吃下的也不是什么白面条,而是观音老母特制的锁心索。吓得水母娘娘磕头如捣蒜,连声求饶。观音老母斥责道:「孽龙孽龙心太狠,竟敢水漫泗州城,不听老子苦相劝,葬送多少无辜人,善恶到头需有报,从今不许再逞能,把你押下琉璃井,永世不得再超生!」

从此,水母娘娘就被押在淮河岸边的八角琉璃井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因为水母娘娘形似乌龟,所以,后人就把八角琉璃井所在的那座降魔岭改名为龟山。直到现在,你若乘船来到龟山,还可以找到八角琉璃井的遗址,井边不远处,趴着一只两米多长的大石龟,背上驮着一块三米多高的石碑,上面还记载着水母娘娘被镇锁的传说呢。

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庚申六月某个夜间,泗州城被淮河溢出的洪水所吞没,后虽经多次抢救,但水患难以根除,危城如巢卵,到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黄淮再度大水,泗州城终于永沉水底,至今已三百多年了。

泗州始建于北周宣帝大成元年(公元579年),当时北周政府为加强泗水(古水名,发源于山东沂 蒙山,流经徐州、宿迁、泗阳注入淮河)运道和南北漕运的管理,在今泗阳县郑楼乡古城村境内的废黄河畔建城设治,由于倚泗水而建,故称「泗州」。这是历史上 的第一座泗州城,第一个泗州治。

到隋大业元年(公元605年),炀帝开通济渠,历史上称汴渠又称南汴。此河由洛阳帝宫西苑至洛 口入黄河,自板渚引黄河水,经开封、商丘、灵壁、夏丘至临淮(今盱眙县城淮河对岸、非今临淮镇)入淮。大运河的兴起,使泗水的漕运逐渐衰败,泗州城也必然 失去了当年的作用和繁华景象,变得一片萧条。

“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传说揭秘 曾借海市蜃楼现世(图)

为加强通济渠的管理,加速物资中转,唐开元23年(公元735年),徙泗州府于汴河口的东岸, 即与临淮县城(该地始筑于唐贞观年间、704年设县)隔河相望。这里溯淮而上可通濠梁、颖寿、信阳诸州府,顺淮而下,可抵淮阴、山阳(今淮安),经运河可 直达长江。到此,泗水之滨的泗州城结束了它156年的历史,向南迁移了190里,开始了它的新历程。

北宋景德3年(1006年),徙临淮县治于徐城驿(今泗洪临淮镇),泗州遂成为跨汴河两岸的重镇。隔河与淮河南岸的盱眙县城相望,相距5里许。

据《泗州志》载:泗州在州境极南,面长淮对盱山,城肇于宋,旧有东西两城,皆土筑,明初始更砖 石为之,合为一城。周长九里三十步(约合4245米),城墙原高二丈。嘉靖36年(1557年)遭倭寇围攻,后加高至二丈五尺。据《泗虹合志》载,泗州共 五座城门,东门有回龙桥,西门有永宁桥,南门仿岳阳楼制,巍然壮观。在南门与西门之间开一门曰香花门,北门名朝阙楼。泗州城诸门皆有水关,西门金刚渡,北 门铁窗欞。为防洪,城外还建有6道月城,6道月门,月门像双闸门套闸一样,城外发大水时,先堵住月门,行人从月城堤上出入。这种形式的古城在国内是罕见 的。鼎盛时期城中有街道15条,巷道34条,桥梁16座,有州衙、都察院等官衙建筑11处,儒学署和各种书院8处,医学建筑2处,邮传、驿馆等建筑15 处,钟、鼓楼各1座,寺、庙、庵、祠等建筑53处,还有坛、堂、亭、阁12处,表、坊、碑碣等21处。城区有居民9000余户,36000余人,房舍密 集,交通便利,商贾云集,是一座繁华的港口城市。

由于她水陆交通发达,系中原之咽喉,南北之要沖,其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地位十分重要。唐、 宋时,皇家漕粮皆在此中转,成群结队的船只在此停泊。当时有诗讚道:「官舻客鳊满淮汴,车弛马骤无间时。」日本僧人成寻,于宋宁熙5年(1072年)到中 国交流佛事时,曾舟泊泗州城,目睹繁华活跃的商情和「夜火连河市」的盛景时说:买卖宝物、食物如杭州市。

泗州城面临长淮,近旁河湖交叉,前近盱眙诸山,东北隔淮与龟山、老子山相望,北有13里的明祖 陵,是一座「山水朝拱、风气凝萃」的景色秀丽城。有泗州十景:即浮梁练影、回澜晚钟、淮水浮烟、盱山耸翠、禹王台晓月、灵瑞塔朝霞、湿翠堂春霁、挂剑台秋 风、九冈山形蜿蜒、一字河流环带。还有全国当时五大名剎之一的普照王寺,其主体建筑僧伽塔,高300尺,影投淮水,蔚为壮观。这些迷人的景致,欧阳修称 她:「苍云碧天竹色静,暖日扑地花日繁。」苏东坡讚她:「澹涓涓,玉宇清闲,望长桥,灯火乱」。「宋四家」之一的米芾知涟水军过汴口时,留有:「京洛风尘 千里还,船头出汴翠屏间」的绝句。到了明朝,泗州城更是船舶如流,店铺林立,商贾如云,酒旗斜竖。泗州城的政治、经济、文化达到了鼎盛时期。

泗州城的空前繁荣除地理条件得天独厚外,还有一个及其重要的原因,即明祖陵的修建。朱元璋打下 江山后,在泗州城北13里处找到了朱家祖坟。于是大兴土木建造了明代第一陵——明祖陵。在此朱元璋葬下了高祖、曾祖衣冠及祖父的尸骨。明祖陵的声威既给泗 州城带来了空前繁荣又给其带来隐患。

南宋绍熙五年(1194年)黄河侵汴、泗夺淮,给淮河流域带来巨大的灾难。元、明、清三代建都 北京,南北漕运成为保障朝廷供给的生命线,元至元三十年(1293年)贯通了南北大运河,黄、淮、运交汇于清口(今淮阴县码头镇附近),由于黄河的急流和 泥沙,使运漕治理面临着复杂的局面。明代统治者为保明祖陵的风水王气和皇家漕运,大筑洪泽湖大坝,人为的抬高了水位。面对水患的威胁,有人提出分泄淮水入 长江,以解泗州倒悬之急。而总理河漕的潘季训,以「祖陵王气不宜轻泄」为由,反对分洪救城。潘季训被削职后,朝廷特派巡按御史邵陛前往泗州治水,邵陛所筑 的邵公堤和保护明祖陵的砖石堤,虽然换来了暂时的太平,但其结局已注定了泗州城难逃淹没的厄运。清朝实行了”减黄助清”的策略,增筑了高家堰,形成并不断 扩大了洪泽湖,造成了”堰堤有建瓴之势,城郡有釜底之形”的悬湖。

泗州城的地面比现洪泽湖低四米左右,造成的历史上的多次「水漫泗州」,贞观3年(629年)至 南宋绍熙五年(1194年)的500多年间,受大水灾患就达29年;宋时黄河南徙后,拦入清口,遏淮不得直下。自明万历19年到21年(1591—— 1593),泗州连续3年大水,洪水翻城而下,鱼游城关,舟行树梢,百姓死者不不计其数。加之康熙19年(1680年)夏秋,山洪爆发,淮河下游淤塞,河 水高出堤外数尺,灵瑞塔在水中如砥柱,后与州城一起沉没;「环泗州城廓,公私庐舍漂没无算」。官民欲待洪水退后,重整故土。到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 六月,黄淮又发生了大水,泗州城已不见蹤影,淹没在滚滚狂涛的洪泽湖底,千年古城「永为鼋鼍之窟。」成为世界上的第二个庞贝。

统治者只知筑坝拦水,不思疏导根治水患,最终导演了这座千古名城沉没的悲剧。

后人曾对水淹泗州传说很多,甚至带有神话的色彩。一则传说是,大禹治水时,曾降伏淮涡水妖无支 祁,后无支祁又兴妖作怪,借来东海之水,淹没了泗州,最后终被观世音所捉,”镇于龟山之足”。还有一则传说也很有意思,是说八仙之一的张果老骑毛驴路过泗 州,讨水饮驴,谁知小毛驴见水猛喝,水母娘娘担心把自己的水喝光,急忙上前抢桶,不小心把水桶搞翻,结果造成洪水泛滥,水漫泗州。玉皇大帝得知此事,非常 气愤,派天神捉住了水母娘娘,将她镇在盱眙县宝积山中的琉璃井里。

流传最广的一个传说,则是把泗州城的淹没归结为一场才子佳人的爱情纠葛,有一出戏《虹桥赠珠》 即取材于此。三百年来民间唱戏的、说书的,常常在戏台上演此不疲,在街头巷尾,津津乐道。故事说泗州知州的公子白生赴京赶考途径洪泽湖,与湖中神女凌波仙 子邂逅相遇,凌波仙子爱恋白生的聪明俊俏,想结秦晋之好。但书呆子偏偏功名要紧,情窦不开,执意不从,凌波仙子爱极而恨,一怒之下,以水报复……

泗州城被洪水淹没之后,州治不得不寄治于盱眙。至乾隆42年( 1777年),泗州移治于虹县(今安徽省泗县),州县合一,仍为泗州,但已不是原存的泗州。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废州为县,称泗县。由于泗州城被 淹、泗州治的变化及更名,从而结束了历时1333年的泗州历史。

泗州城南田脱险

洪泽湖畔有个泗州城,明代属凤阳府,据历史上记载,它是在康熙年间地震时陷进洪泽湖里的。据说有人到湖底里还能摸到城墙。恽南田在这里差一点遭到不测。

恽南田云游天下,挥毫写生,很多名山大川,都有他的足迹。有一次,他带着书僮来到了泗州城附近。正当他要进城时,遇到了一个白鬍子老头。老头步履蹒跚地迎面而来,走到跟前,一把拉住南田说:「公子,你不能去泗洲城。那里即将遭劫,进去就要大祸临身。」

南田一听很诧异,就问老人:「老丈,泗州城要遭什么劫?你能告诉我吗?」

「天机不可泄漏,我因你是忠良后裔,才诚意相告,叫你不要进城。」

南田见他不肯说明原委,心想自己已经到了泗州城,那有凭这老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不进去的道理。于是便恭敬地向老人行礼致谢,同书僮继续向泗洲城走去。不一会,突然又见老头迎面而来,一把拉住他说:「公子定要进去,我有一言奉告:离你住处五十步开外,有一对石狮子。一旦看见石狮子眼里出血时,就要一步不停地离开泗州城,否则就晚了。切记,切记!」说完,老头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南田和书僮见老人行蹤飘忽,并且又如此反复叮嘱,心中不免疑信参半。他们进城后,找个寺庙住了下来,顺便到街上去看看。果然在离他住处五十步开外,有一对石狮子。这里原来是一个破落大户的旧宅。旁边有个肉铺子,屠夫正在宰猪卖肉。南田心里想,老丈说得不错,倒要当心点。于是每天早上起身后,都叫书僮到那里去一次,看看石狮子眼里是否有血。一连几天,书僮去看一眼石狮子转身就走,结果引起了屠夫的怀疑:「这个外地的小后生,天天到我这儿来张望一下,又不买肉,莫非怀有什么歹念!」

第二天,他见书僮又来了,待书僮转身要走时,屠夫上前将他一把抓住,问道:「你这个后生,每天到我肉铺子前来探头探脑张望一下就走,又不买一点肉,究竟搞的什么鬼名堂?」

书僮给屠夫突然一问,一时张口结舌答不上话来。屠夫便更加怀疑。紧紧揪着书僮不放,书僮没有办法,只好把实情告诉他:「我家主人关照我天天来望望那对石狮子。如果石狮子眼里出血,泗州城就要遭大难了,我们就要赶快逃命。」

屠夫和周围的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屠夫想,石狮子眼里怎么会出血?我可要同书呆子开个玩笑,叫他上个当。让他也知道泗洲城里没有象他那样的大傻瓜。第二天一早,他宰猪时,故意把猪血往石狮子眼里一抹,不一会,书僮来了,看见石狮子眼里果然有血,吓得立即转身就跑。屠夫看他那惊慌的样子,心里很得意,在一旁哈哈大笑。书僮跑回庙里,大声喊道:「公子,不好了!石狮子眼里出血了!」

恽南田一听,倒也不敢怠慢,两人立即收拾书籍行李,匆匆离庙而去。只听得身后一片哄笑声,他俩也顾不得这些了。正当他们刚跨出城门,还未过吊桥时,只见天地相连处白光闪烁,天空中雷声隆隆,隐隐约约传来喊声:

「且慢,且慢!一主一仆未出,一僧一道未进!」

他俩急步过桥,只见前面道上果真有一僧一道缓缓地迎面走来。这时南田更觉悚然。他带了书僮使出吃奶的力气朝前急奔,又走了不到半里多路,只听得背后一阵山崩地裂似的巨响,他俩震昏倒地,也不知经过多久,到醒过来后才知道,整个泗州城已在剎那间陷进了洪泽湖中,成为一片沼泽了。

「中国庞贝」面纱渐启

古城大部就在淮河边

300多年前,曾被黄河夺汴入淮洪水淹没的古泗州城,在传说中一直被认为在洪泽湖和淮河水中。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经过近一年的勘探证明,这座曾经作为汴河漕运中心的繁华古城,并非沉没在洪泽湖,而是仅有110淹没在淮河水中,其绝大部分与盱眙县城第一山隔淮河相望。

最近,在江苏盱眙县举行的古泗州城遗址考古勘探成果专家论证会上,沉睡地下长达325年之久的被称为「中国庞贝」的古泗州城的神秘面纱终于被一层层揭开。

据推测,这座曾经辉煌了900多年的古城的绝大部分遗址,沉埋在淮河边旗桿滩和城根滩的田园下。

城墙以石灰拌糯米汁黏接

据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教授介绍,此次初步勘探可基本勾勒出古泗州城风貌。

古泗州城呈椭圆形轴线为东北—西南走向,长2.05公里,最宽处1.2公里,总面积约2.4平方公里,城墙长度基本与史载的「九里古八步」相吻合。城墙顶部距地面最浅部分仅0.6米。城墙多採用石灰、糯米汁混合黏接砌筑,非常坚固。目前探出4条街道,其中3条南北走向,一条东西走向。

「月城」史料有记载

目前探出的东门城墙,位于一个巨大的鱼塘内,长约30米,十分壮观。探出的「马面」建筑构造,位于西城墙的中部偏北处,是古代城墙上的重要防御性设施,距离地表仅0.6米。「马面」平面呈长方形,与主城墙组合成一个「凸」字形平面结构。一个叫「月城」的建筑平面呈扇形,东西最大径为40米,南北约28米,墙体砌筑宽度是1.6米。史料称「月牙形月城,平时可通船,洪水来时关上闸门挡水,行人仍可走月城出入」。

古泗州城遗址被专家认为是中国古代城市的新类型。中国现存的101座历史文化名城,目前都不可避免混杂了从古至今的建筑,包括世界遗产云南丽江和山西平遥。只有古泗州城「凝固」在325年前的状态,这样的城池在世界上极为罕见。

本文来源:齐鲁晚报网

推荐阅读:

楚国是现在的哪里?战国七雄之楚国地图

张琴秋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张琴秋跳楼事件

谈谈钱币收藏与研究

高中研究性学习范文

赵武灵王简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历史人物传奇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历史人物传奇

文章标题:“东方庞贝”泗州城历史渊源传说揭秘 曾借海市蜃楼现世

文章地址:https://www.nrct.net/29397_%e4%b8%9c%e6%96%b9%e5%ba%9e%e8%b4%9d%e6%b3%97%e5%b7%9e%e5%9f%8e%e5%8e%86%e5%8f%b2%e6%b8%8a%e6%ba%90%e4%bc%a0%e8%af%b4%e6%8f%ad%e7%a7%98-%e6%9b%be%e5%80%9f%e6%b5%b7%e5%b8%82%e8%9c%83%e6%a5%bc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800138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