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皇帝,谜一样的男子

始皇帝,谜一样的男子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始皇帝,谜一样的男子

  非但 嬴政出生我们了解不多,他的人生以及那个时代的历史记忆,也大都是微博体的,碎片化且简单,有许多留白之处,最后给了“小说家者流”发挥的空间。
>   比如他的身世,《史记》记载他的父母从相识到结婚到他出生,也就一条微博的长度。后世据此看出 秦始皇是 吕不韦私生子的说法,在逻辑上能够成立吗?为秦始皇求不老仙丹的术士徐福,到底滞留哪里不归?是否真的是传说中的日本?统一六国,秦国用了多少兵力?史学家们一边说,知道皇陵构造的工匠已经全部陪葬了,一边又详细描绘了皇陵内部的架构、摆设,他们的记述,是否可靠?
>   对这个首次实现中国大一统的帝王而言,那寥寥几个问题,不过是探究他人生谜团的一个开始。 秦始皇的父亲是吕不韦?
>   这话放在秦代,自然不能乱说,这种大谣,无论传播范围多小,让秦始皇知道都要被杀头的。权倾一时的宠臣曾在酒后放肆,说自己是始皇帝的干爹,导致少年始皇帝对他产生猜忌,他最终狗急跳墙造反,失败后落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   但 司马迁那会儿已经改朝换代,自然不必忌讳。《史记·吕不韦列传》里记载:子楚(秦始皇他爹)见到吕不韦宠姬、歌舞团著名团员赵姬,一见钟情,向吕不韦要。但当时赵姬已怀有身孕(“知有身”),吕不韦思前想后,隐瞒怀孕的事实,把赵姬送了出去。
>   这段记述,一方面让后世了解当时人们的性观念是何等开放,也给始皇帝的DNA来源留下想象的空间。
>   子楚是在赵国首都邯郸遇到赵姬的,当时他是赵国的质子(人质)——这是当时流行的做法,各国结盟订约后,交换王室子弟互做人质。只要两国相安无事,这些王室子弟也会受到很好待遇,出入自由,与当地政要名流沟通有无,和今天的驻外大使相仿。
>   当时财富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国际商业巨鳄吕不韦,在赵国首都遇到子楚后,觉得他可以通过子楚,施展自己在政治上的抱负。在跟父亲进行过一番长谈,通盘考虑了风险收益之后,吕不韦为子楚提供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笔政治献金——把整个身家都投了进去,不但为子楚提供巨大财力支持,还带着巨额游说经费,到秦国替子楚进行竞选游说,确保他能被立为王太子。
>   吕不韦是一个谨慎的人,否则在各国纷争频仍的时代,不可能通过国际贸易成为富甲天下的巨贾。
>   把怀着孩子的赵姬献给子楚,无疑给自己的投资增加了巨大的风险——一旦被发现,他将失去子楚的信任。而且,在性别鉴定技术并不发达的战国,他更无把握,赵姬所怀的孩子是可以继承大统的男孩。即使这种方式真的成功了,他也没办法与嬴政相认,并从中获利。在血统观念极强的当时,一旦嬴政被认为身出外族,必定会失去继承资格。依正常逻辑而言,这是一个几无收益,只能平添风险的操作,精明的吕不韦怎会去做?
>   还有一条史实可以佐证这个判断。公元前257年,秦军攻赵,赵国人决定要处死子楚,吕不韦“行金六百”买通了赵国守卫,送子楚出城,上演了一出战国版的《逃离德黑兰》。而赵姬和嬴政,仍被留在邯郸城内。冒着巨大风险而投资的儿子,吕不韦会这么轻易放弃?
>   所以说,嬴政为吕不韦骨肉这种说法疑点重重,几率很小。钱穆考古籍猜测,这种说法的出现,应该与吕不韦被始皇帝逼死有关:“吕氏宾客,实力不足以抗秦,遂造为飞谣以自快”。
>   司马迁在记述这个细节时,估计也拿不准,于是紧跟其后,又填了一笔 自相矛盾的细节:“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一种说法,期指十二个月;另有说法,大期指女子足月分娩。无论哪种说法都意味着,嬴政是足月生产,应为子楚的亲生骨肉。 徐福求仙东渡日本?
>   开创不世伟业后,伟人总会希望自己的统治能够千秋万载,于是开始信一些怪力乱神的大师。始皇帝当然不例外,一统天下后,受当时一些术士蛊惑,信上长生不老这套理论。
>   其中最有名的一个大师就是徐福。几次三番蛊惑秦始皇,终于带着三千童男童女,往东乘船出海,寻找蓬莱仙岛和不老仙丹。这自然是找不到的,之前几次,徐福都用各种理由开脱了,最后一次,估计自己觉得找不到借口脱罪,索性一去不复还。
>   徐福这些术士们一再跳票,可气恼了秦始皇,怒曰:你们花了我那么多钱,不是携款逃了,就是没有结果。我优待你们,你们却还诽谤我。还有在首都咸阳的一些人,妖言惑众,扰乱民心。
>   皇帝因术士而怒,随即怒斥的对象扩大化了。这场盛怒之下的结果,就是载入史册为万世所不齿的坑儒。秦始皇派御史打击造谣者,并要被抓的儒生相互告发,最终“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坑咸阳,使天下知之,以惩后”。
>   而那位祸首之一徐福,据后世传言,此时应该已经东渡落户日本,成为日本民间传说中的徐福大神。
>   这里要插播一则韩国的研究。据韩国学者洪淳晚等人研究,徐福在定居日本前,还曾到过朝鲜半岛。一则证据是,在济州岛南部西归浦的一处瀑布石壁上刻有“徐福过此”的涂鸦。
>   在日本的民间记述中,徐福是在日本佐贺海滨靠岸登陆,在该地目前仍立有“徐福上陆地”的石碑、徐福祠等建筑物。佐贺平野是日本稻作的发源地,当地居民相信正是徐福将农耕技术引进日本并传授给他们。于是每年秋天,他们会把“初穗”献给大神徐福。更有日本传说认为,徐福就是日本的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为日本开国之 祖。
>   考古学也给徐福东渡日本提供了佐证。根据考古研究,2200多年前(秦汉相交),九州岛西北部出现了以稻米为主的农耕作物、金属文化、新式陶器等。这种突然的文化跃进,很可能是源自外来文化的进入。
>   当然,当徐福在日本为自己的事业打拼时,始皇帝没能等到仙丹,抱病而亡了。幼子胡亥阴谋篡位继承大统,为秦二世。 帝国崩溃时,百万大军在哪里?
>   当时的秦王朝,应该拥有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与它的经济一样,秦军崛起于 商鞅变法,此后,秦有“战车万乘,奋击百万”。而据顾孟武《七国争雄中秦的战略问题》一文估计,当时战国七雄拥军总数也不过五百万,秦占五分之一。依靠着百万精兵,秦国最终实现“六王毕,四海一”的局面。
>   但是等到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作乱的陈胜吴广数十万军队打到距离首都咸阳百余里的地方时,胡亥竟然无兵可用,手足无措。幸好臣子章邯站出来说,现在许多犯人在骊山修建始皇帝的陵墓,可以赦免他们,并授予兵器,让这些人来作战阻敌。此后,这二十万犯人,竟成末日帝国最后一支像样的武装力量。
>   一个曾有百万雄师的帝国,遇到内乱时,只有正在服役的犯人可用,何以如此潦倒?曾经的百万大军去哪里了?难道秦始皇后来成了一个和平主义者,学习后代政治家自行裁兵了?
>   当然不是。据史料记载,秦统一六国后,信术士之言,认为“亡秦者,胡也”,于是派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北上击胡。此后,这三十万人就此驻守北方。 唐朝司马贞撰写的《史记索隐》中记载,另有五十万大军,被派驻到南越,守五岭,从此不再回来。平六国后,秦又要在当地留军驻守。这样,反倒是首都咸阳,无兵可派了。
>   幸好,章邯争气,不但打败了压境咸阳的军队,逼得陈胜吴广自杀,还四处出击,镇压了各派反对势力, 项羽的叔叔项梁,就是被他给杀死的。
>   第二年,章邯和项羽在巨鹿相遇了。这两个人都善攻伐战事,但项羽又比章邯厉害了那么一点点。开战,章邯不敌,屡败。受到秦二世严厉责难后,章邯派人回帝都说明战事情况,结果却发现二世的宠臣赵高有加害之心。据司马迁记载,这人逃回章邯身边后说了一句话:现在赵高从中作梗,将军你打了胜仗要被杀,打败了,更要被杀。
>   章邯犹豫良久,决定向项羽投降,项羽毫不客气把秦国这最后一股中坚力量坑杀了。
>   此后,内有政治斗争,外有大军压境,秦帝国迅速崩溃。项羽挥军入咸阳,“遂屠咸阳,烧其宫室,掳其子女,收其珍宝货财,诸侯共分之。” 谜底沉没幽暗世界
>   秦帝国崩溃后,中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时代纷繁转换,帝王相继更迭,历史书写也越来越多。但少有书写记录的 秦朝,依然是一个谜团。
>   对文艺工作者,是好事。《灭秦论》、《阿房宫赋》、《东周列国志》、《二十四史演义》、《寻秦记》、《大秦帝国》等涉秦题材文艺创作相继涌现。而关于秦朝的正史,则越来越混乱,前述三个谜团还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并且,必须要说明,那也不是盖棺定论——比如军队数字,许多史学家就质疑,以当时的组织能力,不可能有动辄几十万军队的战役出现,这些数字中,很可能包括了民兵预备役以及推着小车提供后勤保障的老百姓。 蒙恬,秦国大将,生于名将之家,有中华第一勇士之称。秦统一六国之后率大军30万北击匈奴,收复很多失地,并修筑万里长城,但后来被胡亥捏造罪名赐死
>   大秦帝国的谜底,仅用史书难以破解,还需要掘地三尺——通过考古找答案。
>   一些答案已经找到。比如前文说,项羽入咸阳,“烧其宫室”,后代人多认为,被烧的是阿房宫,如唐朝文青 杜牧的《阿房宫赋》,最后言之凿凿:“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   但2002年,考古工作队 按图索骥找到阿房宫的遗址后发现,完全没有被烧过的遗迹。距离此地不远的西汉长乐宫,在东汉末年被焚毁,火烧遗迹就很明显。阿房宫的火烧遗迹不可能是被时间抹去,答案只有一个:它并没有被烧过。《史记》中记载项羽火烧的应该是咸阳宫——这一点也在考古中得到证实。
>   2012年,秦始皇陵兵马俑进行第三次发掘工作时,也曾发现了火烧遗迹。纵火犯嫌疑人再次指向了项羽。在史书记载中,项羽不但是罪行累累的纵火犯,也是个盗墓贼——秦始皇陵的首盗工作,据称就是由他完成的。
>   据《史记·高祖列传》记载,楚汉对峙时期, 刘邦曾列举项羽十大罪状,其一为:“项羽烧秦宫室,掘始皇帝冢,私收其财物。”而后世的郦道元著《水经注》,写到秦始皇陵时也提到:“项羽入关发之,以三十万人,三十日,运物不能穷。”
>   当然,这些都不过是刘邦、郦道元的口供而已,现在我们知道,仅有口供是不能定罪的。要证明这些,须得等到秦始皇陵的地宫(皇陵的主体部分)开掘之后,才能根据相关物证来一一比对秦之后的史家记载是否可靠。
>   地宫,是秦始皇留给后世最大的,也是最诱人的谜团了。因为挖掘、保护的技术条件仍不理想,考古界不愿如秦陵陪葬坑兵马俑一般贸然开挖地宫,他们宁愿依靠史书,来想象那个深邃、幽暗的地下世界的模样:始皇当初即位,就开挖骊山。统一天下后,从全国各地送来七十多万徒役,凿地三重泉水那么深,灌注铜水,填塞缝隙,把外棺放进去,又修造宫观,设置百官位次,珍宝奇器怪石摆列其间。命令工匠制造由机关操纵的弓箭,射杀挖墓之人。用水银做成百川江河大海,用机器灌注输送,顶壁饰有天文图象,下面置有地理图形。用娃娃鱼的油脂做成火炬,估计很久不会熄灭……隆重的丧礼完毕,宝物都已藏好,三道墓门关闭,知晓墓设机关的匠人,也一同被关在里面。外面被种上了草木,远远看去,就像一座山一样。
>   墓地之门,从此再没有打开过。没人再见过那水银营造的江河百川景色,也没人清楚当中的珍宝藏品书简铭文会给世界带来怎样的惊喜,更没有人知道,如之前出土的汉墓马王堆女尸一般,秦始皇的遗体,是否也因使用了先进的防腐技术而拥有完整的容颜?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貍猫”换媳妇

库页岛

范蠡献西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