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七贤砖画」上竟有八人 南博的这件镇院之宝藏着不少秘密

「竹林七贤砖画」上竟有八人 南博的这件镇院之宝藏着不少秘密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竹林七贤砖画」上竟有八人 南博的这件镇院之宝藏着不少秘密

昨天,南京六朝博物馆官方微信上的一则资讯引起不少文物爱好者的浓厚兴趣,在该馆藏着一组错版的「竹林七贤拼砖画」。无独有偶,长期关注历史文化的「主题南京网」站长老邵也在该网站写了一篇关于南博「竹林七贤砖画」的文章,这让「竹林七贤」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记者探访南博时却惊讶地发现,「竹林七贤砖画」上竟有八个人,而且砖画中也不是「竹林」,反倒是杏树居多。江南时报记者 黄勇/文 秦怀珠/摄

一问:「竹林七贤」怎会变成了「八贤」?

历史记载,「竹林七贤」为魏晋时期的七位名士,他们常结伴游于山林,沉湎于酒乐。

「主题南京网」站长老邵在撰文中,则特别提到,南京博物院所藏的模印拼嵌「竹林七贤砖画」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一幅魏晋人物画实物,也是现存最早的「竹林七贤」人物组图。「南京和丹阳地区目前一共出土并对外公布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有四座,包括南京西善桥宫山南朝大墓、丹阳胡桥南朝大墓、丹阳金家村南朝大墓、丹阳吴家村南朝大墓。其中以南京西善桥宫山南朝大墓中的‘竹林七贤砖画’保存最为完好。」

记者昨天在南博历史馆看到,该「竹林七贤砖画」共两幅,每幅描绘四人。其规格均为长两米多,高近一米。画面中的人物,八人皆席地而坐,各具神态:或头梳双髻,目送秋鸿,手弹五弦;或身着长袍,口作长啸状;或裹着头巾,一手挽袖,一手执杯而饮……

但这就带来了最大的疑惑之处——画面中多了一个人,「七贤」变成了「八贤」。再仔细看,陪伴「竹林七贤」的几乎无竹,反倒有银杏、松树、槐树、垂柳等树木,其中以杏树居多。

二问:灰不溜秋砖画何以成「国宝」?

南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竹林七贤砖画」是南京博物院18件「镇院之宝」之一,2002年1月已被列入国家文物局印发的《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这让记者大吃一惊。这些看上去灰不溜秋的砖画,缘何能被视为「国宝」?

雨花台区西善桥街道主任朱向东潜心钻研「竹林七贤」多年,一谈起西善桥的历史便如数家珍。他回忆说,1960年4月的一天,现在的南京第二钢铁厂扩建工程中,工人们在一座不起眼的小土山——「宫山」的北麓出土了数十件珍贵文物,其中最有价值的当属墓室两侧的砖印壁画。壁画分为两部分,各长240公分、高88公分,由近300块砖拼砌而成。

「当时就轰动了!」朱向东说,因为这组「竹林七贤砖画」是被发现的以实物呈现的最早的魏晋时期人物画,也是现存最早的「竹林七贤」绘画,完整地保留了魏晋人物的性格和风貌。中国古代人物画技法主要是「十八描」,其中的「铁线柔丝描」线条外形状如铁丝,是一种没有粗细变化、遒劲有力的圆笔线条,由铁线描勾勒成形的衣纹线条常常稠叠下坠,后人称讚其形若「曹衣出水」。「竹林七贤」砖印壁画中的人物线条即属「铁线柔丝描」,只有南朝顶尖画师顾恺之等人能画。

「六朝时期顾恺之等人的绘画真迹作品早已消失。」朱向东进一步解释说,该壁画的发现,填补了中国美术史处于空白的六朝绘画遗存,在中国美术史上弥足珍贵。

朱向东说,细看壁画八位人物之间,包括五株杏树、两株垂柳、一株槐树、一株青松、一株阔叶竹。「竹林七贤」,却不画竹子与他们相伴。这一点也是引起轰动的原因之一。

三问:母本原创者是顾恺之还是陆探微?

当年考古人员把砖画运回南博后,研究出了其製作的工艺流程:先由画家绘画粉本(母本),将画面分割后浅刻成木模,再以模印在砖坯上,每砖编以次序,待砖烧就,筑墓时依次堆砌。

后来,南京艺术学院教授林树中曾考证,南博该砖画出土之墓很可能是南朝宋前废帝刘子业墓(成于景和元年,465年)或后废帝苍梧王刘昱墓(成于元徽五年,477年),画的母版极有可能出自六朝着名的宫廷画家陆探微,因为画中极具陆探微画作的「秀骨清像」的风格。而朱向东昨天指出,大多数专家学者认为,砖画母本作者更有可能是顾恺之。

朱向东说,综合国内多位顶尖专家的论证,西善桥宫山大墓的砖画,在手法上继承了两汉画像石、画像砖的写实结构和用笔,线条挺劲锐利,突破了两汉以来的绘画技法,熟练地运用和发挥了线描的表现能力。画中的人物、树木的刻画手法、风格,以及人物神态、衣褶飘袖,都与顾恺之《洛神赋图》、《女史箴图》(宋代摹本)极其相似,并且顾恺之本人也是东晋名士,生活的年代与「七贤」人物相近。而陆探微出生年月不详,但有史料考证其卒于南齐永明三年(485年)后。按此推算,西善桥宫山大墓主人下葬时,他当时也许还是幼儿或者根本没有出生。

虽然眼下原创者究竟是顾恺之还是陆探微仍没有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该画代表了当时中国人物画的最高水準。

专家:

「第八贤」是

「知足常乐」的荣启期

朱向东说,事实上,「竹林七贤砖画」只是大家习惯的简称,在国家文物局名录中,其规範名称应当是《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印模画》。荣启期就是画中那个与「七贤」并列的第八人。

荣启期为何能与「七贤」并立?

朱向东说,荣启期是春秋时隐士,比「竹林七贤」的时代要早很多。传孔子游泰山时路遇荣启期,见其衣不蔽体、边弹边唱,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便问混成这样何乐如此,荣启期自言得三乐:为人,又为男子,又行年九十。这一故事后被引入「知足常乐」之典。画者把荣启期与「七贤」并列,既有把荣启期作为楷模之意,也是墓室布局需要,解决了两侧砖印壁画构图对称的问题,一举两得。

魏末晋初时期,政局动蕩不定,上层权力频繁更换,为争权夺利而互相残杀并祸及无辜,士大夫阶层在忐忑不安中期望在老庄之学中寻求慰藉。此时,嵇康、阮籍、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等七位名士出现,他们不仅才艺出众,而且政治态度鲜明,所有人均「玄虚淡泊,与道逍遥」,而且这七人有中国文人追求的才气、风骨,以及精神追求,到现在都是中国文人的标桿。

那么,为什么壁画中杏树较多呢?朱向东称,这是因为杏和杏林自三国起就被道家视作「仙物」。

相关新闻

六朝错版「竹林七贤拼砖画」 可能是因墓穴主人匆匆下葬

南京六朝博物馆的官方微信上,有该馆错版的「竹林七贤拼砖画」照片。「考古工作人员最终并没有拼出完整的画面,是何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仍然可以从中感受到线条的丰富表现力,无论是人物衣纹的描绘,还是动作神态的表现,都显得张弛有度,气韵生动。除了人物的描绘,拼砖画的最大特点是众多树木的出现,对于树木形态的细节描绘,突出了树木的个体特徵。人物与树木等图像元素之间进行合理的位置安排,人物或卧于其间,或依靠树下,或饮酒,或奏乐。」六朝博物馆官微如是写道。

在即将于18日闭馆的六朝博物馆,记者看到,砖画中,八个人的图案毫无顺序,在画面上可以看到「山涛」、「刘伶」、「阮籍」、「阮咸」的名字,仔细观察还能看到部分人的头的局部,古琴,甚至酒樽里的小鸭子,但整个砖画「支离破碎」。

对此,朱向东的观点是,南朝人喜欢才气,加之附庸风雅、「仰慕同趣」的社会风尚,因此诸多显贵的墓葬里都要安放「竹林七贤壁画」。六朝博物馆之所以出现错版的拼砖画,很可能是因为南朝杀戮不断,墓穴主人匆匆下葬,所以连墓室两侧的砖印壁画都拼错了。

本文来源:中国江苏网

推荐阅读:

八字看哪些男人能娶到貌美贤妻

“绝地天通”的传说故事

幸福文字图片 幸福的图片大全-感人的情话

带有赫字的成语

梦见追火车_周公解梦梦到追火车是什么意思_做梦梦见追火车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