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人,你去了哪里

匈奴人,你去了哪里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在西汉的打击下,匈奴很快衰落,不久又陷入内乱。公元前602年,虚闾(lǘ)权单于死后,匈奴统治集团内部发生了分裂和内讧,出现了五单于争立的局面,匈奴几乎陷入绝境。最终,呼韩邪单于稽侯珊取得优势,占据了单于庭,并归降汉朝以为藩臣。与呼韩邪单于对抗的郅支单于见汉朝大力支持呼韩邪单于,怕不利于自己,遂渐渐率众西迁。汉元帝时,应呼韩邪单于的请求,王昭君以公主的身份出嫁,将已经友好的汉匈关係推向了新的高峰。一直到王莽篡汉位置,匈奴与汉朝的和平隶属关係保持了40多年。王莽篡汉以后,骄傲自大,採取侮辱匈奴单于的政策。中原王朝与匈奴的关係趋于紧张,一直持续到东汉初年。

公元46年,左贤王蒲奴成为新一代单于,统治集团内部出现了矛盾,导致政局不稳。同时,匈奴境内连年大旱,赤地千里,瘟疫流行,人畜大量死亡,被匈奴役使的原东胡后裔乌桓部乘机反叛,迫使匈奴部落向北迁徙。居室的混乱加剧了内部的矛盾。公元48年,统管匈奴南八部的呼韩邪单于之孙——右日逐王自立为单于,仍以呼韩邪为号,表示效法祖宗归附中原,卫护汉匈友好关係的意志和决心。然后,他率部南迁,归降汉朝。东汉政府封他为南单于。从此,留在中国境内的匈奴分裂为南北两部。

南单匈奴

南单匈奴的实力比北匈奴弱,在东汉的大力支持下才得以维持。东汉极力防止南北匈奴的联合,并支持鲜卑、西域各族为摆脱北匈奴的统治而进行的斗争。在多方的打击下,北匈奴不得不全面退守漠北和西域北部一带。和帝永元元年(公元89),汉朝利用北匈奴内部矛盾和新遭自然灾害,与南匈奴等联兵出击北匈奴。北单于接连大败,率部分族人西迁,北匈奴政权全面瓦解。漠北地区被西进的鲜卑族占据,而留在草原东部的匈奴尚有10余万人。他们归顺了鲜卑,以鲜卑人自称,成为鲜卑族的一部分。

西逃的北匈奴单于先迁到乌孙驻地(伊犁河流域一带),以后有部分继续西迁,最终可能跟着之前西迁的匈奴人进入欧洲。还有一部分匈奴没有继续迁徙,留在了阿尔泰山和天山东端之间。他们经常侵袭车师后王国和山北六国,给东汉在西域的统治以及西域各国的安定带来极大的威胁。直到公元151年,汉朝军队才最终消灭这支匈奴残部。从此,匈奴在西域的活动基本消失了。还有相当多的北匈奴人归降了汉朝和南匈奴,被安置在北方边郡。后来有些又叛逃而去,继续游牧于大漠南北地区。两晋时期,塞外仍不断有匈奴人归降,可见即使在北匈奴政权崩溃后,仍有不少匈奴部落分散游牧在塞外大草原上。原本实力弱小的南匈奴已今非昔比。由于东汉政府的扶持和不断吸纳降众,在北匈奴破灭之后,南匈奴已拥有近24万人口,精兵5万。公元140(顺帝永和五年),南匈奴发生内乱,东汉政府为了避免侵扰,将河西、上郡、朔方等郡内移,塞外匈奴随之进一步内迁,大多数定居于汾水流域一带,这为他们由畜牧经济向农耕经济转化,并进一步入迁中原提供了有利环境。

东汉末年,黄巾农民起义爆发,各地封建割据势力趁机而起。受本民族贵族以及汉族割据势力驱使,匈奴人也卷入了这场逐鹿中原的混战中。当时,袁绍、袁术、曹操和董卓等军阀的阵营中都有匈奴人,匈奴由此进入了中原腹地。公元202年,曹操逼降南匈奴末代单于呼厨泉,对南匈奴採取分而治之和限定居住範围的政策,以便控制和削弱他们的力量。公元216年,呼厨泉单于率诸王朝见曹操,曹操趁机把单于留在邺城,而让右贤王回去管辖各部。随后,曹操又把呼厨泉的部众分为5部:左部10000余户,居于太原郡兹氏县(今山西汾阳);右部6000余户,居于祁县(今山西祁县东南);南部3000余户,居于蒲子县(今山西隰县);北部4000余户,居新兴(今山西忻县);中部6000余户,居于大陵县(今山西文水县东北)。每部以贵族为主管者,并用汉人对他们实行监督。从此,单于徒有虚号,没有实际能够控制的地域。单于庭虽仍在平阳,单于却被困邺城;五部帅虽也分驻五部,却都家住晋阳汾水之滨。匈奴的部落组织虽然保存,但匈奴上层贵族已不能直接统治他们的部众,统治的实权已转移到曹魏手中。从此,南匈奴部众被纳入曹魏政权体系,他们接受所在郡县地方官的管理,并被编入户藉,与汉人一样都是平民了。

在南匈奴淡出历史舞台时,其它匈奴部落却活跃起来。

其中一支称「屠各」,又叫「休屠各」,是汉代匈奴休屠王的后裔。他们原本被安置在西北边郡,后来被刘渊统帅,人数多,实力也很强。为了提高自己的威望和获取匈奴贵族的支持,刘渊对外声称自己是匈奴单于于扶罗之孙,左贤王左部帅刘豹之子。其后,屠各匈奴和南匈奴联合起来,建立了前赵。另一支是叫做「卢水湖」,定居于甘肃张掖到武威一带,都曾经是卢水湖的主要聚居之地。沮渠蒙逊曾在此建立北凉政权。还有一支是叫做「铁弗匈奴」。这一支是鲜卑与匈奴两族融合而产生的民族。他们原本居住在内蒙古河套一带,后来逐渐迁徙到塞内。公元407年,铁弗匈奴首领赫连勃勃建国,称天王大单于,国号夏,建都于统万城。屠各、卢水湖和铁弗匈奴这3支匈奴是匈奴民族消亡前较着名的3支,他们都曾建立过地域性的政权。但这些政权往往都是与汉族等其它民族上层共同建立的,其性质与从前的匈奴单于国有着根本的不同。它们都不是单一民族政权,而是多民族同建共处的政权。随着上述几个政权的灭亡,匈奴民族也在历史上逐渐消失了。入迁内地的匈奴人民最终大多数融入汉族之中。

建立大夏国的赫连勃勃,父亲姓刘,其子孙也姓刘,只有赫连勃勃自号「赫连」。现在陜北姓刘的人很多,或许其中就有匈奴人的后裔。匈奴的部族很多,进入中原后多姓刘、贺、呼延、万俟等,很多生活在今天的陜西、山西等地。留在中国境内的匈奴民族渐渐被汉族同化。那么,西迁的匈奴族又是什么命运呢?匈牙利人说,这支匈奴人最后定居在了匈牙利,今天的匈牙利人就是匈奴人的后裔。

匈牙利

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在一首诗中曾经这样写道:我们那遥远的祖先,你们是怎么从亚洲走过漫长的道路,来到多瑙河边建立起国家的?和许多匈牙利人一样,裴多菲认为自己是匈奴人的后裔。有人认为,欧洲匈奴帝国瓦解之后,一些匈奴部落定居于多瑙河中游。9世纪初叶,散居在乌拉尔山和卡马河、伏尔加河之间的游牧部落经过南俄草原,迁涉到多瑙河中游和蒂萨河流域。以马扎尔部落为核心的七个部落结成联盟,和定居当地的匈奴人后裔融合在一起,奠定了今天匈牙利的基础。今天的匈牙利人,所使用的语言从语系上说正是属于东方的。匈牙利人吹唢吶和剪纸的情形与中国陜北的一样,他们说话的尾音也与陜北口音很相似。

匈牙利与匈人无直接关係

公元453年阿提拉死亡后,匈人(Hun)帝国迅速瓦解。尽管欧洲人从此习惯把来自东方的各种游牧民族都称作「匈人」,真正匈人的后代却下落不明。唯一有点证据是七世纪后期进入巴尔干半岛的保尔加人(Bulghar——保加利亚人的祖先之一)中或许有些匈人成分。匈牙利人自称马扎尔(Magyar)人。当他们在九世纪下半出现于欧洲时,真正可考的匈人已经在历史舞台消失差不多四百年之久。根据着名匈牙利裔历史学家Denis Simor教授的名作《匈牙利史》,把匈牙利人称为匈人是典型的时序倒错(anachronism),因为没有任何历史资料表明两者有直接关係。

许多人想当然地误认匈牙利Hungary一名与匈人Hun有关。这一点其实完全不对。Hungary一名原有Ungari,Hongrois,Wengri等形式,真正的来源是Onogur,也即突厥语On Oghur,按照中国历史习惯不妨译为「十姓」(突厥语On为「十」;Oghur是历史上着名的突厥部族名,与维吾尔的古称回纥Uighur不无关联)。欧洲人的这一称呼起因于早期马扎尔人和突厥族的密切接触,以致历史上欧洲人常常视匈牙利马扎尔人为突厥。但是严格地讲,突厥语属阿尔泰语系,匈牙利语属于乌拉尔语系。两者间虽然有遥远的关联,但并非同一语系,所以马扎尔人和突厥人决不是一回事。

当然可以肯定马扎尔人的祖先来自亚洲草原,而不是印—欧种人。今天还可以见到匈牙利人的一项文化特异:他们也许是欧洲唯一将姓列在名之前的民族。这一姓名顺序与中国、韩国(北韩)、琉球、越南、日本等东亚国家反而一致。

匈奴与欧洲匈人的关係不明

有许多人以为欧洲匈人即是中国历史上的匈奴(或其「西迁」的后代)。尽管这一说法非常流行,我们必须指出在历史研究中,这是一个始终没有确证的假设。前引Simor教授也有极深的汉学造诣,他在新近的《剑桥早期亚洲内陆史》中对这一点反复强调。已故匈人史专家E.A.Thompson1996再版的名着《匈人》(The Huns)也重申在研究匈人时不宜引用关于匈奴的资料。

「匈人就是匈奴」这一假设基本上完全建立在语音的近似上,最先由法国学者De Guignes于十八世纪提出,并无其他任何历史和考古证据。主要困难是因为从北匈奴在中国历史上消失到匈人在欧洲的出现之间有几个世纪的空白,再加上巨大的地理间隔,如果没有直接间接的历史记载或考古实物发现,光凭语音上的近似远远不足以成为「信史」。

匈奴人到底在哪里?要确定这个问题,还要更认真、细致地求证。虽然汉民族与匈奴民族之间在2000年前曾有过不睦,但我们也有着和平相处的美好回忆。每个华夏儿女都在关心着匈奴人这个失蹤了的同胞。属于匈奴人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匈奴国成为了历史。那一段段金戈铁马的故事,那带着草原风情的传奇,渐渐的,成为了越来越难解的神秘。

本文来源:水煮百年网

推荐阅读:

火灾托梦

梦见明信片会怎么样 梦见明信片的含义 – 周公解梦

【酷耽】的意思是什么?【酷耽】是什么意思?

瘟神为何物?为什么要送瘟神?

孟子的性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