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是不是要死了?」重度烧伤少年哭问,称最想见爷爷一面

「妈妈,我是不是要死了?」重度烧伤少年哭问,称最想见爷爷一面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妈妈,我是不是要死了?」重度烧伤少年哭问,称最想见爷爷一面

在云南省昆明市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ICU病房里,全身因烧伤缠着纱布的毛兴福慢慢苏醒,睁开眼,声音颤抖地问妈妈:「堂爷爷怎么不来看我?」妈妈哭着说:「孩子,堂爷爷这几天在家里休息,过不来,你要好起来,回家就看到他了。」其实,毛兴福口中的堂爷爷在他烧伤的那天就去世了,一生坎坷的他就这样走了,还带走了孙子半条命。图为妈妈毛尔长拉着儿子毛兴福烧伤的手。(本文部分图片虽然经过处理,但仍可能会给读者带来不适。)
16岁的毛兴福来自云南省丽江市彝族自治县战河乡木耳坪村,和爸爸毛天哈,妈妈毛尔长一家人都是彝族,世代耕种为生。孩子爷爷的兄弟,也就是病床上毛兴福所担心的堂爷爷毛浪史,因为从小智力不健全,没有成家,就随这个家庭一起生活。毛兴福的爷爷去世得早,临走还嘱咐一家人,一定要照顾好堂爷爷。图中左二为堂爷爷毛烂史。
今年3月15日清晨,不知什么原因,堂爷爷毛史在山上点燃了堆放的玉米秸秆。当天由于风大,火势迅速蔓延到了田地旁边的山坡树林,村民们一边救火,一边通知毛史的家人。当时毛兴福爸妈并不在家,他正在上网课,听到村民呼喊穿着拖鞋就冲出去了,等他赶到现场的时候,火势已经蔓延。图为山坡上火灾后烧焦的一角。
毛兴福匆忙往山坡上跑想拉回爷爷,他一直焦急地喊堂爷爷,想让他往山下跑,可是73岁的堂爷爷年迈耳聋,加上智力不好,反而往山坡上火势最旺的地方跑去。兴福眼睁睁地看着堂爷爷越跑越远,这时候他感觉身上被火烧得特别痛,拖鞋已被烧化。由于脚下没站稳,兴福从山坡上滚落下来,才得以保住性命,但也已被严重烧伤。图为毛兴福烧伤前后。
等到毛兴福爸妈赶回来,找到堂爷爷的时候,堂爷爷已经被烧得不成人形了。救护车连开6个小时,紧急将毛兴福送到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进院后医生立刻对毛兴福进行了手术,把气管中的堵塞物清理出来。毛兴福终于能正常呼吸,可全身火焰烧伤面积达87%,极度危险。图为毛兴福在ICU病房。
医院的ICU病房里,毛兴福被纱布裹得密不透风。爸爸毛天哈看着儿子,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说:「儿子,我们一定会救你的,你要坚强。」医生介绍说,需要给毛兴福四肢烧伤的部位进行植皮,费用不低。 气管切开手术已经花尽了带来的钱,住在ICU的费用每天都需要8000元左右,至今救护车7000元还没付清,一家人急得团团转。图为妈妈倚在儿子毛兴福的病床旁。
毛兴福家里本就困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筹了4万块钱用于孩子救治。妈妈毛尔长在家办理完堂爷爷的葬礼,卖掉了家里的一头猪,三只鸡,三千斤玉米,凑足5万多块钱一起寄给了医院里的丈夫。3月25日,才得以让毛兴福完成了初次植皮手术。图为妈妈毛尔长拿着毛兴福的病危通知书。
没过几天,由于医院催款,家中的妈妈毛尔长又卖掉了毛驴匆忙赶往医院。毛兴福意识清醒的时候就会问:「爷爷怎么没来看我?」妈妈毛尔长只能骗他,说爷爷救出来了,在家里呢。看着儿子都这样了还在惦记着堂爷爷,毛尔长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这么仁义的孩子,为什么老天这样对他?
4月5日,毛兴福出现严重肺部感染和血液感染,说话也开始有气无力。他慢慢地抬起自己的手:「我可能治不好了,我想看一眼家里的亲戚姊妹还有爷爷。」妈妈赶紧给他打开手机视频,看着视频里的姊妹玩伴,小兴福断断续续嘀咕着:「我想多看一下你们,以后可能见不到了,你们要帮忙照顾爸妈还有爷爷。」「你不用管我们,你好起来最重要。」看着懂事的孩子,妈妈拿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
截至目前,毛兴福在医院治疗已经欠费18万元之多,医生看兴福果敢义,坚持申请医院为他欠费治疗,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兴福有几天连水都拒绝喝,想放弃治疗,妈妈在他旁边哭成泪人:「儿子,你是要气死我吗?爸妈能救你,你不吃饭我也不吃。」就这样,毛兴福妈妈也不吃饭,持了2天半。看着妈妈憔悴的身影,看着所有人都在为他努力,兴福才开始喝水进食。图为毛兴福在医院治疗的费用明细,显示已欠费18万多元。
医生介绍说,毛兴福的身体烧伤面积大,植皮手术至少需要10次以上,植皮过程中,全身血液及内脏感染也需要及时控制,还有后期的康复治疗,费用十分高昂,但是只要能完成手术,恢复健康没有问题。妈妈毛尔长总是不受控制地想着儿子烧伤的样子,眼睛哭得再也流不出眼泪:「儿子是小英雄,是我的骄傲!割我的皮,我也要救他。」
毛兴福,如其名,他本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可现在却为能活下来而垂死挣扎着。

推荐阅读:

八千年玉石进化史 12幅古画图解古人工艺

一句话表达对妈妈的爱

梦见男女赤裸_周公解梦梦到男女赤裸是什么意思_做梦梦见男女赤裸好不好

一路顺风前程似锦

李宝简介 李宝怎么死的 李宝的贡献 李宝和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