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乡之战:沙陀系晋国的五代十国至高霸权确立

柏乡之战:沙陀系晋国的五代十国至高霸权确立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柏乡之战:沙陀系晋国的五代十国至高霸权确立

在晚唐与五代初期,大部人都看好拥有绝对优势的后梁政权,看衰与其长期对峙的晋国沙陀集团。尤其是在他们的首领李克用死后,认为黄河以北的趋势已基本确定。但在年轻的少主李存勖继位后,晋军很快在柏乡之战中大获全胜,并而逆转了自己同汴梁集团的力量对比。
李存勖继位后 加强了军事训练力度
沙陀人李存勖继位之初,就对晋国军队做了较大调整。作为核心的骑兵虽然骁勇善战,但却因为目中无人而变得军纪涣散。在先前的李克用时期,还经常劫掠本地民众,并热衷于酗酒闹事。前者不愿得罪士兵,因此对他们都不加约束。结果,沙陀兵多次在外出作战中过分劫掠,引起周围势力的强烈不满。特别是同为北方重镇的魏博,就因此投靠后梁,成为对方的最大附庸。
更要命的是,早期晋军作战都依赖士兵的个人勇武,诸军协同作战能力较弱。特别是大批来自河东地区的步兵,因战力最弱而容易限制友军发挥。这在对抗普通军阀时尚且不成问题,但遇到数量多且补给充沛的后梁军时,就时常成为整个晋军的巨大弱点。
沙陀骑兵的部落习俗 经常与步兵产生脱节
因此,李存勖一改父亲的纵容士兵作风,开始严格约束部队军纪。同时加大军队的训练强度,规定骑兵在遇到敌军之前不準上马,注意保存坐骑的体力。各部队布阵也要严格遵守战前部署,不能为抢功劳而相互逾越,更不能因惧敌而停滞不前。在诛杀了多名不服号令的兵痞后,整个晋军的专业水準才获得了有效提升。尤其是先前还弱不禁风的河东步兵,终于有了能硬抗汴梁死敌的实力。
与此同时,后梁军队却与自己的皇帝陷入了信任危机。深知自己得位不正的朱温,杀死了帮助自己清洗前朝皇帝的名将氏叔琮,让整个后梁将领阶层都人人自危。随即有多位军头叛逃或谋逆,反过来又强化了皇帝对麾下士卒的不信任。更多老资格的名将被束之高阁,缺乏经验的新人开始被破格提拔。虽然朱温以此加强了军队控制,但却极大的削弱了士兵战力。
篡位上台的朱温 对自己的军队非常不信任
汴梁集团首先出兵抢夺北方藩属地盘
公元910年冬季,按赖不住的汴梁集团再度採取行动。由于成德节度使王镕和义武节度使王处存,都与李存勖保持了友好关係,引起后梁宫廷的严重怀疑。于是就準备将这2个还只是藩属的军镇彻底兼并。朱温专门以加强北部防御为名义,向成德派出了3000精兵。由于王镕之子迎娶了朱温女儿,因此对北上的军队毫无防备。等到梁军进入成德,很快就以武力夺取了深州和冀州。王镕这才如梦初醒,急忙与义武镇的王处直联繫,共同向更北方的李存勖求援
晋国方面得知消息时,一度怀疑是后梁方面的阴谋诡计。但李存勖却觉得若能将成德、义武收为盟友,则可以突破后梁的战力封锁。所以还是亲自率领大军前往赵州增援。
五代十国的军事贵族戎装
朱温在得知晋军南下后,依然忌惮自己的手下将领胜过敌方威胁。不愿意派出常年跟随自己的老将为帅,而是选择新近投奔的淮南名将王景仁北上统兵。但同时也出动禁军中最为精锐的天武、龙骧、神捷、神威等部队北上。在与后梁的头号附庸魏博镇兵马汇合后,
总兵力达到了非常庞大的70000之众。
至于李存勖方面,晋军本部可动的兵力不超过3000人。靠着刚刚加盟的5000义武军和约20000人左右的成德军,才勉强凑出60000部队。但由于成德和义武军的战力羸弱,根本不能与梁军精锐抗衡,因此在总体实力上处于劣势。好在晋军当中的沙陀骑兵已多达5000,足以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给中原部队以极大杀伤。因此在当年的晚冬抵达战场,準备同势不两立的老对手决一雌雄。
晋军主力依然是善战的沙陀骑兵
汴梁军害怕野战 主要以营地进行防守反击
梁军虽然兵力佔优,却并不打算在旷野中与沙陀骑兵角力。主帅王景仁此前一直在淮南地区,以善于防守而着称。在同后梁集团的战争中,曾用营寨吸引对手全力进攻。再伺机派精兵反击,斩杀了陷入胶着的对方大将。如今虽然改换门庭,却依然使用类似的防御反击战术。但晋军并没有贸然发动进攻,而是在挑衅无果后选择到野河北岸扎营。
12月27日,晋军再次派出骑兵挑战,他们围绕樑军营地释放箭矢,并对坚守不出的敌人进行谩骂。这种行动成功激怒了梁军猛将李思安,让他带领3万禁卫部队出寨追击。作为汴梁集团的铁杆主力,他麾下的士兵大都盔甲精良,上面还装饰有绸缎金银,显得尤其光彩夺目且具有视觉震撼效果。久经沙场的晋军骑兵也为之惊叹,开始因恐惧而停滞不前。
晋军的骑兵优势 经常为对方步兵阵线所遏制
晋军名将周德威见骑兵斗志衰竭,急忙跑出来发起嘴炮攻势。他大骂来自汴梁的天武军士兵,不过是城中的无业游民。盔甲虽有金银装饰盔甲,但真实能力非常低下,正是沙陀人发财的好机会。这番言论很快就激其麾下将士的贪慾和斗志,并对主动出营的敌军开始伶俐攻势。期间,周德威只带领千余名骑手,就在30000人的梁军阵中左驰右突。经过几轮反覆冲锋,已经杀伤数百名梁军步兵。双方一直扭打到野河岸边,才各自收兵回营。
王景仁发现晋军不敢强攻自己的营寨,便打算以奇谋策动反击。由于两军相距不到3公里,他命人暗中打造浮桥,準备在夜里渡河发起偷袭。但周德威也深知对方习惯偷鸡摸狗,力劝年轻气盛的李存勖主动退兵,到15公里外的高邑展开防御。同时继续派出骑兵袭扰梁军补给,给大规模部队製造后勤危机。后者虽然恼火,并退回自己帐中拒绝讨论,但周德威还是找到晋国另一位元老张承业加以说服。
继承晚唐风格的汴梁军 更加依赖步兵配合骑兵
源自西突厥的沙陀人 对骑兵战的掌握更加深刻
之后的2天时间里,晋军不断用骑兵袭扰后梁方面的征粮队。人数过多的梁军,很快就出现战马草料不足问题,造成不少坐骑饿死。许多将领和老兵都迁怒于王景仁,觉得单纯防守是不利于自己。后者也在巨大的压力下,被迫修改自己的一贯战术风格。
公元911年的1月2日上午,周德威又带300骑兵跑到梁军阵前开骂。还提前埋伏了另外3000骑兵,準备伏击出来驱逐自己的敌方部队。岂料备受压力的王景仁决定放手一搏,直接带着主力倾巢而出。周德威只能聚拢人马且战且退,并向己方大营求援,告知李存勖决战时机已经成熟。双方的最终较量也由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汴梁集团的步兵优势 在野战中并不明显
此时的晋军内部却出现了较大问题。由于三镇兵马是首次并肩作战,仅列阵花费的时间比预期要长。直到梁军先锋已经逼近,许多部队都尚未渡过野河,甚至连在北岸完成列阵都非常困难。为了给己方步兵争取时间,周德威只能度率骑兵到河岸变拦截,才阻止了梁军的渡河企图。后者也在追击过程中出现脱节,队伍前后绵延数公里。只有500名精锐士兵抵达位置,準备强攻附近的渡桥。
负责守桥的士兵,来自战力较弱的义武和成德,很快在梁军的猛攻下阵下摇摇欲坠。幸好有晋军猛将李建及带着200名长枪兵前来支援,才暂时打退敌方攻势。但梁军凭藉较强的素质,很快又重新集结起来。
但因诸军尚未到齐,便暂时放弃了夺取浮桥计划。晋军趁机利用骑兵掩护,顺利从北岸渡河完成列阵。
晋军的同盟步兵实力偏弱 只能勉强防守阵线
当天中午,双方的大战正式拉开帷幕。李存勖派出先前没有出动的4000骑兵作战,让上午行动的3千人暂时到后方休息。但与梁军周旋许久的周德威知道,此时的对手还未被完全削弱。所以不应该全军出击,而是可以等对方下午返回营地时再寻找机会。
李存勖听从了这个建议,让所有骑兵都到步兵阵后待命。但时不时会派出百人级别的分队,冲击杀来的梁军侧翼。后者的骑兵部队难以与沙陀人匹敌,只能靠着步兵阵线的弩箭予以还击。但沙陀骑士往往配有精良甲胃,很不不担心远距离上的轻型箭矢命中。冲锋在前的主将李嗣源,一度如刺猬般浑身都挂着梁军箭矢,却因防护到位而不影响继续作战。
晋军的主力骑兵 一直到最后才加入混战
这样的对峙作战持续到傍晚,饑渴难耐的梁军只能选择鸣金收兵。蓄势大发的沙陀骑兵则趁势发动了全面反扑。由于梁军的主帅王景仁与其他汴梁系将领不和,造成全军不能获得有效的统一指挥。他亲自统领的东线魏博镇部队,就在撤退中要比西线的宣武军跑的更快。面对大批晋军的突然反攻,很快就出现致命性的内部紊乱。位于不同分队的士兵,大都以为友军被对手击溃,为求保命而开始一鬨而散。
沙陀骑兵抓住机会,从战场的两翼呼啸而至,彻底撕裂了已是散沙的汴梁军阵线。部分试图反击的梁军步兵,很快又遭到了尾随而至的晋军步兵夹攻,在无情的联合打击下土崩瓦解。
更好的装备 让晋军的单兵战力胜于汴梁
虽然李存勖打算藉机大量收编梁军士兵,但作为同盟的成德军却拒绝接受任何投降。他们的士兵顾不上抢劫财物,忙于屠杀所有被自己发现的敌方溃兵。从野河到柏乡大寨的十多公里路上,就20000多人被不断追上消灭。作为汴梁政权支柱的龙骧、神威、神捷等禁军人马,都在这场军事灾难中覆灭。沙陀人则在他们的营地里,缴获了70000套盔甲、3000副马甲和不计其数的军饷物资。
柏乡之战结束后,原本强势的梁军便因损失太大而一蹶不振。他们再也不敢贸然出击,在旷野中与北方的晋军展开野战。虽然还能依靠城池抵御袭击,却已将战略主动权让给了对手。这就为沙陀人的后唐王朝建立和朱温篡位集团的覆灭,定下了几乎是不可逆的发展进程。

推荐阅读:

“平权行动”一词的由来

尹国驹:为自己拍电影的14K黑帮头目

男人梦见逛街好吗 梦见逛街是怎么回事 – 周公解梦

黄克诚为什么一定要整死粟裕?是因为谁?

揭秘古代陪嫁制度 从媵妾婚到宫女试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