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河朔――雍熙北伐和帝国的危机

浴血河朔――雍熙北伐和帝国的危机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浴血河朔――雍熙北伐和帝国的危机

辽景宗去世后萧太后孤儿寡母执掌朝政,辽国后方辽军正在和高丽、女真部落进行较量,同时宋朝却在边境防御战中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在宋太宗看来再次征讨北辽夺取燕云的天赐良机似乎又来了,于是在一些边将诸如贺怀浦父子、刘文裕等人的怂恿下,帝国的军事机器再次全速开动了!
宋太宗雍熙三年(公元986年)正月开始战略部署,宋军分为三路人马,山前(太行山东)河北方面久疏战阵的曹彬为幽州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久镇河北的关南统帅崔彦进被任命为副都部署。奚人米信被任命为幽州西北道都部署,沙州观察使杜彦圭副之。以上两军曹彬为主力米信为偏师,总兵力达到精锐十余万。山后(太行山西)山西方面潘美为云应朔州行营都部署,杨业为副都部署,以三交行营数万精锐出雁门,田重进被任命为定州行营都部署领兵出飞狐,三路大军共“在行之兵二十万”。曹彬和米信东路军在雄州、易州布下大阵,缓慢推进吸引辽军主力,使得其无暇援救山后。田重进目标是攻陷蔚州,控制太行山飞狐径要地,“飞狐,扼吭拊背,进逼幽、燕,最胜之地也。”潘美乘辽兵注意力集中在幽州之际,攻占山后诸州,然后合兵田重进、曹彬诸军,会战燕山。为了保密,宋太宗整个作战计划只和枢密院商议,连中书的宰相也对此一无所知。
三月宋帝国东路军曹彬、米信率先发难,三月初五先锋薛继昭、李继隆等抵达固安以南,和数千名辽军遭遇。两军激战三日后,宋军主力曹彬赶到,攻克了固安,随即马不停蹄向幽州屏障涿州进发。辽军主将耶律休哥鉴于北南院、奚部兵未到,没有孤注一掷进行决战,而是“夜以轻骑出两军间,杀其单弱以胁余众;昼则以精锐张其势,使彼劳于防御”,还设伏林莽打击宋军的粮道,“擒将吏,获马牛、器仗甚众。”当然休哥也没有轻易放弃要地涿州,南京统军使耶律颇德率领辽军在涿州以东进行了顽强抵抗,击伤宋将李继垄范廷召等。不过辽军毕竟势单,难挡大宋士气正旺的十万精锐,最终只好在三月十日左右退走。曹彬上奏宣称,三天的战斗打死辽军二千余人,打伤三千余人。宋军十三日从北门攻入了涿州,将其控制,此时新城、歧沟关等要塞也已相继落入宋朝之手。这一回合从正面战场姿态来看宋军无疑取得了巨大胜利,耶律颇德和休哥在固安、涿州一线未能抵挡住宋军的强大攻势,根据曹彬的战报辽军亦死伤不少,但是在宋军后方战场上耶律休哥对粮道拦截的成功,使得宋军在正面战场的攻势受到巨大影响。三月十七日宋军在涿州南击溃了一支增援辽军,斩首千级,杀死大将贺斯。宋军正面战场的胜利果实很快因为粮草的耗尽而不得不放弃,曹彬在涿州停留了十余日后撤军。宋太宗得知撤军消息很是不满,认为大敌在前岂能退兵取粮,自挫锐气,下令曹彬沿着白沟河与来自新城方向的米信集结,等待潘美攻占了山后,再与田重进、潘美一起围攻幽州。就在曹彬向米信靠拢时,四月初四米信部再次和辽军在新城交战,宋军先是打退辽军,斩首三百级,但是辽军反扑后宋军战况陷入不利,战线稍有后退。米信和手下数百名龙卫军骑兵依然坚持作战,被辽军包围,战斗持续到日暮,身边只剩下百人,米信手持大刀高呼突围,砍杀了十几名辽兵。此时曹彬派遣的李继宣援军也赶到了,李继宣奋不顾身奋勇杀敌,负伤十余处,甚至有一名契丹军的剑已经砍到了其头盔。经过浴血死战,宋军反败为胜击溃了辽军,斩首千级。李继宣虽然受了伤,但却没休息,次日他又投入战斗,解救了被敌纠缠的李继拢米信和曹彬会师后便按指示沿白沟河列阵。
再来看山后战场,三月初潘美从雁门西径北上,和辽国边防部队开战,神卫右第二军都指挥使薛超尤为勇猛,他多处负伤血染战袍依然不下火线,终于西路宋军首战告捷,斩首五百余级。潘美军取胜后扑向寰州,迫使刺史赵彦辛带领全城投降。寰州落入潘美掌握后,辽军山后防御的大门就被打开了,近在咫尺的朔州顿时失去了依靠,负责攻打朔州的杨继业加强攻势,朔州节度使慎思见势不妙脚底抹油跑了,节度副使赵希赞无奈之下,在寰州失陷后数天也投降了宋军。潘美雷霆万钧全速东进,三月十九日左右攻克了应州,山后西路宋军从寰州到应州,一共才花了十天,进展神速。
潘美军节节胜利,中路旨在夺取蔚州的田重进也没闲着,以辅超为先锋进入辽境。三月十四日左右飞狐北田重进的定州军团,和辽国西南面招安使大鹏翼部队数万人遭遇于飞狐,宋军兵马都监袁继忠道:“敌人骑兵众多利于平地作战,我们应该据险突击。”田重进遂伏兵于飞狐南口,辽师将近时蕲州刺史大将谭延美道:“敌军虽然依仗人多势众,但我们如果出其不意率先攻击,一定可以打败对方”,遂带领骑兵率先猛冲辽军阵地东侧,不过辽军也很是顽强,两军激战至黄昏始终未见胜负。田重进见战局胶着,决定动用他的王牌―――以勇猛着称的荆嗣。荆嗣是荆罕儒的重孙,荆罕儒当年在宋太祖麾下就是勇猛到变态的人物,最终勇猛过头以少击多而阵亡。小荆嗣颇有祖风,似乎不知恐惧为何物,当年北汉名将杨业与其对垒,小荆嗣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一顿猛砍,把勇猛的杨业杀得丢盔卸甲。田重进下令荆嗣从山崖那里攻击辽军西侧,辽军受到这么一个强人突然而猛烈地袭击,顿时就崩溃了,不少人马被逼得纷纷跌落崖下,被俘近千人,最后败退至土岭。宋军取胜后继续紧追不舍,辽军继续负隅顽抗,追击的宋将黄明进攻不利,准备暂时后撤,小荆嗣一看着急了忙说道:“你屯兵于此,为我声援,我一定夺取此岭。”遂领本部奋勇出击,又一次击破了辽军,追北五十余里。很快宋军又先后攻克小沼(冶)寨、苍头寨、直谷寨等辽军据点,田重进下令荆嗣留守灵丘、飞狐之间的直谷寨,谭延美留守飞狐以南小冶。不甘失败的辽军数日后卷土重来,不断用骑兵冲击宋军阵地,一时间情势“颇扰”,田重进急召荆嗣增援,击退辽军,夺得不少铠甲和炮具。当日夜间辽军发动夜战,再攻直谷寨和飞狐北的石门寨,小英雄荆嗣因为一直表现出色,所以自然又要能者多劳,被田大帅派往援救。荆嗣所部才五百余人,而辽军人多势众不下二万余人,荆嗣勇猛不逊其祖辈,但可贵的是他比荆罕儒更多了几分智慧。他遂连夜前往小冶,让谭延美部下两千余人大张旗鼓于道路两侧虚张声势,然后亲率本部五百人马赶去战场,田重进也亲率大军继后。三月十五日左右宋辽双方展开决战,反复较量了五六回合后,辽军开始支持不住,田重进遂带领大军追击,辽军主将西南面招安使大鹏翼、康州刺史马S、马军指挥使何万通全部被俘,宋军斩首数以千计,缴获战马铠甲等万计,取得大胜。大鹏翼是辽军着名将领,如今兵败被俘令辽军士气受到很大打击。数日后,宋军再次击败辽军野战部队,斩首千级,俘四百人,并围困飞狐。三月下旬辽军飞狐守军投降,三月二十八日灵丘守军七千余人也向田重进投降。
四月初三,锐不可当的潘美领兵攻克山后重镇云州大同府,辽国方面山后形势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大辽萧太后不愧为巾帼英雄,她沉着指挥,命令耶律斜轸为山西兵马都统彰国军节度使,萧达凛为副将,以耶律迪子为都监,接替连战连败的耶律善补和韩德威,同时增派援兵诏“两部突骑赴蔚州,以助闼览。横帐郎君老君奴率诸郎君巡徼居庸之北。将军化哥统平州兵马,横帐郎君奴哥为黄皮室都监,郎君谒里为北府都监,各以步兵赴蔚州以助斜轸。”四月中旬,田重进抵达蔚州南,辽军此时部分援兵赶到,宋军将士浴血奋战将其击溃,追击了二十余里,斩杀契丹将领两名和三千余名辽兵,获首千级。蔚州辽兵见援兵被打垮,军心动摇发生了内讧,左右都押衙李存璋、许彦钦擒杀了蔚州节度使萧啜理及其守卒千人,然后带领五千人马了投降宋军。田重进唯恐辽兵诈降,就派遣荆嗣入城打探情况,确认属实后接受了投降,纳降之时一批辽军突然再次倒戈,但很快被镇压。蔚州乃联系山前山后的重镇,耶律斜轸岂能轻易放弃,于是再次调兵遣将力援蔚州。宋军见辽军“援兵大至”,内部一时间谣言纷纷。荆嗣见势,当机立断,将带头散布“谣言”的副都指挥使江谦斩首,稳住了军心,毅然向辽师迎战,又是荆嗣一马当先冲向敌军,这是中路军最惨烈的一场苦斗,荆嗣麾下军校战死了大半,所剩无几,辽军也伤亡惨重,不得不暂时退走,至此蔚州被宋军完全占领。
山后战场潘、田二军节节胜利,而正在白沟的东路军主力却一无所获,幽州行营统帅部不甘落于人后,于是“谋划蜂起,更相矛盾”。对于这种情形,曹彬性格较为柔弱的缺点此时完全暴露了,于是东路军携带五十天粮食,四月上旬沿着白沟持重缓缓西行,至中旬完全违反了宋太宗指示,加速挺进,从易州一带北渡拒马河,杀向涿州。耶律休哥见宋军又来,还是故伎重演,不停地出动骑兵,日夜骚扰宋军,打击落单的人马和抢劫运粮部队,并占据了歧沟关拒马河水源。谨慎的曹彬命令边进军边在队伍两侧开挖壕沟,以防辽军骑兵冲击,大军边挖边走犹如武装游行一般。一路上酷热的天气折磨着满身甲胄负重前行的宋军,由于缺水,士兵不得不绞湿泥取水,辽军的骚扰更使得全军疲惫不堪、不得休息。大将卢斌见宋军乏水,就带领千名弓弩手攻破了拒马河上的辽军,使得全军缺水稍有缓解。
曹彬控制了拒马河后,全军夹拒马河,背靠易州为阵,向北至沿水路至涿水,然后再东进,并由南向北展开宽度六到七里的大阵,杀向涿州。艰苦地走了四天后,宋军才抵达涿州城西侧翼,此时有辽军万骑来挑战,相持交战数阵后辽军箭矢耗尽,不过狡猾的耶律休哥马上假意请和,宋军谋士柳开看出了敌人的花招,建议发动总攻,米信没有听从,结果两天后辽军的补给运到,又恢复了战斗力。辽军有计划地且战且退,诱敌深入,宋军勉强拿下了涿州,但是粮道又再次被辽兵切断,连和后方的通信也成了问题,曹彬派出的五十名信使只有两人突破了封锁。东路军经过几番折腾,已经一而再三而竭,曹彬听闻契丹萧太后亲领大批援兵即将到来,只好又放弃涿州向易州撤退。此时耶律休哥就像一只闻到血腥的狼开始追踪猎物,五月初契丹人在歧沟关追上了宋军这头受伤的巨兽。宋军见辽兵追来一片混乱,有的人忙着调动部队组织抵抗,有的人急着索要武器,全军人声鼎沸阵脚大乱,还没等辽军骑兵冲锋到跟前,弓弩手就开始漫无目的射箭。
两军刚交锋,大将蔡玉就换了衣服逃跑了,先锋薛继昭也吵着要撤退,宋军毫无斗志一触即溃。官兵们争先恐后狼狈逃窜,曹彬副手崔彦进、米信等人也不听曹彬指挥,扔下主帅带领部队自顾自从另一条路走了,只有神卫军都虞侯常思德尽心负责保护着曹彬的安全。宋军数万人撤退到拒马河,只要过了河便是宋境易州,然而嗜血的草原之狼契丹骑兵又呼啸而至,正在做饭的宋兵惊慌失措纷纷抢渡拒马河,互相践踏死伤惨重,更有不少人溺亡。危难关头勇将李继宣挺身而出,一番厮杀击退了辽军,才避免了更大损失,此役宋军死者数万,元气大伤,可谓开国以来最大的一次惨败。辽军把宋军尸首堆积在边境筑成“京观”也就是个大坟包,显示自己的武功。大宋东路军遭到了空前的惨败!
五月八日左右宋太宗得到败讯,立即下令中路军返回定州,西路军返回代州。田重进接到命令后撤退行动极为迅速,几乎毫发无伤地回到了宋境。当然这得益于田将军军纪严明,当时有一队降卒行动迟缓,田重进大怒要将其全部斩首,幸得都监袁继忠苦劝才作罢。五月十二日左右在东路全面胜利的辽军开始向山后全面增兵,“诏遣详稳排亚率弘义官兵及南北皮室、郎君、拽剌四军赴应、朔二州界,与惕隐瑶升(耶律善补)、招讨韩德威等同御宋兵在山西之未退者”。在山后力量得到空前增强后,耶律斜轸亲自部署反击,领兵包围了蔚州城。
离开封较远的潘美西路军尚未得到撤军消息,仍然在沿着桑干河东进,此时蔚州田重进的中路军已经基本撤走,剩下的宋军力量薄弱,只能向潘美求援,西路军先头部队贺怀浦(辽史中记载为贺令图,显然是搞混了父子二人)接到求援后,立即向蔚州挺进。辽军侦知宋军将至,耶律斜轸下令耶律迪子在蔚州北的定安连夜埋伏。清晨贺怀浦果然领兵前来,耶律迪子待宋军过去一半后,突然发难,将宋军一截为二,将其杀得七零八落。
此时蔚州城里守军见援兵到来,也趁势杀出,准备里应外合,没想耶律斜轸也早有准备,亲自领兵迎战,将其击溃。宋军大败后,向南溃逃至飞狐及五台一线,因地势狭隘难以通过,又再次遭到辽军痛击而损失惨重。辽人单方面宣布斩首二万级,虽然数字可能较为夸大,但毫无疑问辽军取得了对西路军的一次巨大胜利。定安大捷后,辽军攻克蔚州,趁势收复灵丘、飞狐等要地。潘美和杨业闻听前军战败,立即催动主力继续挺进增援,数天后到达蔚州,此时贺怀浦也收拾残兵北进,准备合围。耶律斜轸一面向萧太后求援,一面命令耶律迪子在飞狐再次迅速击溃贺怀浦所部。潘美兵至蔚州北,眼看将要和斜轸决战,此时开封的撤军令送到,大战终于没能打响,西路军遗憾地撤退回代州,宋军的雍熙北伐以失败而告终。
随着宋军的撤退,收复山西失地的任务就摆上了辽军的议事日程,六月萧太后指令耶律休哥向山后调集攻城器械和人员,六月中旬耶律斜轸从蔚州出发向西运动,宋应州守军仓皇逃窜。宋太宗开始感到山后已经无法立足坚守了,下令已经回到代州的潘美将山后四州百姓撤出。就在宋太宗命令下达后,耶律斜轸却并未过多纠缠于应州,立即西进直插山后重镇寰州。尽管寰州宋军抵抗激烈,但耶律斜轸亲冒矢石攻城,将士们奋勇争先,收复了山后的南大门寰州。
再说潘美接到太宗指令后召开军事会议商讨撤军事宜,会上众将各抒己见,副都部署杨业提出:“领兵出大石路(雁门以东应州以南繁峙县),先遣人密告云、朔州守将,等大军离开代州,云州之众先撤。等我师赴应州,契丹必来抵挡,此时朔州民出城,走石碣谷。遣强弩千人列于谷口,以骑士援于中路,则三州之众,可保万全。”杨业计划简而言之就是鉴于寰州已经沦陷,百姓撤退唯一可走的就是从宋军还控制的朔州,所以采取围应州救朔州的办法调动辽军,保住朔州通道。
身为监军的兵马都监王晏了杨业的发言后不以为然,讥讽道:“领数万精兵而如此畏懦,应该走雁门北川大张旗鼓前去马邑(朔州寰州一带)。”王暾飧龇桨甘歉龊芷胀ê苤苯拥姆桨福既然朔州是唯一撤退的通道,那么宋军就走陈家谷,沿着雁门北川前往马邑,控制住这条通道,同时可以用重兵稳住偏头―宁武―雁门三关防线。
杨业的提议成功与否取决于辽军是否上钩去应州,而对近在咫尺的朔州完全忽视,这个方案胜算应该不是很大。而按王甑姆桨甘┬校宋辽两军正面冲突几乎无法避免,必须寄希望宋军击败辽军主力,而这个可能性有多大也是可想而知的。说到底宋军此次行动根本就是火中取栗,是一个难度极高的使命。而两套方案对于撤退边民都谈不上理想,然而在辽军势盛的形势下,采取王甑穆废吆土删正面对抗,显得更不明智。
王甑募苹得到了另一名监军刘文裕的支持,杨业极力反对王甑募苹,反驳道:“不可,这是必败之势。”被激怒的王昀魃道:“君侯素号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是不是有异志?”王暾饩浠吧细偕舷呤窍嗟崩骱Φ模不仅说给杨业听其实也说给众将包括潘美听,言下之意是我作为监军,谁不支持我的计划,就是畏敌不战、对皇帝不忠,大家可要想清楚。忠诚耿直的杨业听了气愤地说道:“我不是怕死,只是时机不利,白白损伤部队。今天您责备我怕死,我可以先各位而死。”经过激烈讨论,主帅潘美采取了王、刘二人的意见,潘美为何这么做,后人对此议论很多,大致上归结为潘杨不和,潘美忌妒杨业军功,陷害杨家将之类。
王旮盖资呛笾艿拿臣王朴,他虽然曾领兵征讨江南取得过一些小胜,不过他最擅长是给人打小报告。在西北工作期间,他就向皇帝报告将军们的亲兵和当地人勾结,桀黠难制,结果这些牙兵被调回内地,不愿服从调动的被斩首。然后王旮傻墓吹本透惊人了,参劾西北军主将田仁朗消极避战,结果田将军就这么被下了冤狱,过了好几个月才洗刷罪名。刘文裕是外戚,宋太祖时代加入太祖的近卫军,讨伐江南时曾经因作战负伤而神色自若被人称道,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还担任过赵光义晋王府的幕僚,深得太宗宠幸。太宗登基后刘文裕自然仕途顺利;党项李继迁寇边,刘文裕又指挥部队在浊沦川取得大捷,虽然陈家谷战后一度被罢免,但很快又出任镇州兵马部署。从这两个人经历中,我们可以发现,他们一个是太宗在军中的眼线,一个是太宗的红人。潘美一不小心,田仁朗就是前车之鉴,因此潘美倾向于刘、王也就不奇怪了。
大约在六月底、七月初,并代兵团开始行动,数万大军出雁门以西陈家谷,然后北上,沿灰河向朔州进发。临行前杨业流着眼泪向潘美道:“此行必定不利。我是太原降将,皇上不杀我,还委我以重任。我并非纵敌不击,只是要等合适的机会,立功以报国恩。今天诸君责备我避敌不战,我当先死于敌。”他又指着陈家谷说:“各位在此布下步兵强弩,为左右翼以援,等到我转战至此,就用步兵夹击,不然就要全军覆没了。”潘美听了表示赞同,就带领王甑热肆毂阵于陈家谷口埋伏。
再说辽国方面耶律斜轸得到消息,狡猾的他并没有马上攻取眼皮子底下的朔州,而是在朔州以南布阵,并令萧达凛设下埋伏,显然蔚州之战中围点打援战术将再次运用。杨业带领手下精骑数百以及大将王贵、贺怀浦等军,一出谷口就和辽军部队遭遇,显然这是辽军的诱饵,这个战术也是辽军惯用的战术,当年周世宗柴荣征讨北汉,辽军来援,周辽会战于忻口,辽军也是以少数骑兵为诱饵,把后周史彦超的先头骑兵彻底吃掉,致使柴荣不得不铩羽而归,这次史彦超显然换成了杨继业!
朔州南三十里,凌晨寅时杨业和辽军遭遇,一交锋辽军就按计划佯败。宋军中计,追击至距朔州十八里的狼牙村,此时杨业似乎嗅到了一丝危机,不肯再前进了,但是部将们不以为然一再要求前进,杨业只好继续追击,没走多久,埋伏已久的萧达凛杀出,宋军被击溃。再说潘美在陈家谷口等了将近两个时辰,这时在托罗台高处了望的哨兵传来了消息说辽军已经败了。王晏了就要去争功,不经潘美批准就自作主张,率领部下离开了部署好的阵地。潘美见王诜离开也只好跟着出发,两人领兵沿着灰河西南向前推进了大约二十里,此时前方新的消息传来,杨业已经兵败,潘美和王晏闻后也没能拿出对策,亦未接应救援杨业,只是急忙领兵撤退。杨业一路败退,日暮时分来到陈家谷,一看谷口空空,原来约定的潘美部队早就不见了,于是捶胸大哭。杨业身边此时只剩下百人了,他对部下说道:“你们都有妻子父母,请不要跟我一起战死,赶快离开,或许还可以报效天子。”部下们听了深受感动,无人愿意离开。此时辽兵又追至,杨业返身再战,马步军都军头淄州刺史老将王贵射杀了十几名敌军,箭射完了就拿着空弩击杀了数人最后战死,杨业长子杨延玉和和岳州刺史贺怀浦也英勇牺牲。杨业战马受伤,无法前进,只好躲进一个树林。辽军大将耶律奚低隐约看见人影,一箭射去杨业受伤被俘,三天后因为伤重无法进食而为国捐躯。杨业一死,宋军山后云、应、朔州守军无心恋战,纷纷逃跑,辽军完全收复了失地。太宗闻知杨业死讯,极为痛心,潘美被官降三级,刘文裕发配登州,作恶多端的小人王暝虻玫搅擞τ械南鲁。罢官后发配金州。
不过潘美因其颇有战功和威望,刘文裕责任较轻又是藩邸旧臣,因此不久二人就再次被启用。陈家谷一战宋军损失颇大,三名高级军官阵亡,虽然王晷呷柰僚,又擅自行动,直接造成了兵败,但潘美未能挺身而出,且态度暧昧,作为一名主将实际更应承担主要责任。可能是人们对潘美在陈家谷的行为感到不满,在后世小说戏曲中,潘美被歪曲成一个叫潘仁美的奸臣坏蛋,投靠了辽国陷害杨家将,这显然不是历史事实。潘美作为一名老将,南征北战,随太祖平定天下,在三交行营戍边近十年,雍熙北伐前期战绩辉煌表现出色,充分展现了优秀的军事指挥艺术,潘美作为一名中国历史上的杰出将领,其地位不能因为陈家谷的失误而加以否定,亦不能因此下结论是潘美故意将杨业害死。杨业忠肝义胆,赤心报国,其事迹广为流传,如今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楷模,流芳百世,正是对英雄的最大告慰。雍熙北伐以失败落幕了,然而灾难才刚刚开始。
大宋帝国收复燕云的梦想,在拒马河畔被耶律休哥凶悍的骑兵击得粉碎,只留下阵亡将士尸骸筑成的巨大“京观”矗立在宋辽边境,诉说着过去的那场惨烈战争!然而宋帝国危机才刚刚开始,大辽帝国的草原雄鹰们即将在中原掀起一场狂风暴雨!
北伐失败后,宋太宗恼怒之下罢免了曹彬、崔彦进、米信等河北众将,却陷入了无人可用的危机,无奈之下只好重新启用那些宋太祖时代的骨灰级老将,以张永德知沧州,宋渥知霸州,刘廷让知雄州。鉴于田重进优异的表现,太宗任命其为“侍卫马步军都虞侯”,自“杯酒释兵权”后这个职务已经被悬置达二十五年之久。新一辈将领李继隆北伐表现出色,各军溃散时唯独其军阵不乱,回到定州又妥善安置了一片混乱的各军部队,因此被任命为“侍卫马军都虞侯”。
就在宋朝重新人事任命之际,辽国的复仇日益逼近,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十一月八日萧太后母子任命耶律休哥为先锋都统,同时检视了南征部队和准备的物资,宴请慰劳了准备南征的武将们。
十月二十二日辽军进入宋境,二十七日扑向唐兴,占据并焚毁了滹沱河桥梁,他们在向满城保州一线前进时遭到宋军阻击,辽军大败,楮特部节度使卢补古临阵脱逃。宋军老将田重进见辽军入侵,马上遣大将刘钧率领三营人马于十一月二十八日出其不意突击了歧沟关,全歼了契丹守军千人。萧太后见初战不利,对在战役中逃跑的卢补古和一些作战不利的将领进行了严厉的处分,并向全军通报。萧太后又连忙召来耶律休哥和萧排押商议对策,分遣耶律迪子和萧达凛引兵向东。辽军重整旗鼓后,耶律休哥带领先锋部队继续南下向定州进发,十二月初老将田重进领军迎战于望都,两军激烈交锋,各有胜负,宋军宣布斩杀了约五千名辽兵缴获了大量物资器械,耶律休哥和萧排押也宣称打败了曹彬所领主力(事实上是田重进)。望都之战后田重进退守定州,契丹军进至唐河并将河桥控制。田重进急召满城一线的李继宣、田绍斌等将来援。田绍斌被辽兵击退,李继宣却击破了契丹人的层层拦截,进入了定州。辽军见定州行营得到援兵相助后,就在周边设立了一些军寨切断定州和镇州之间的联系,并阻断宋军南下援救邢州,萧太后还下诏耶律休哥亲领部队向关南地区进发,准备在关南和宋军决战,君子馆会战的序幕拉开了!
此时宋太宗已经任命老将刘廷让为瀛州都部署,李继隆为沧州都部署,杨重进为高阳关部署,摆开架式迎战辽军。刘廷让本名刘光义,是五代时着名的军阀刘仁恭的后代,据说是和宋太祖结拜的义社十兄弟之一,后参加了征讨后蜀的统一战争,当时各将纷纷掠夺财物,而刘廷让则秋毫无犯。宋太宗即位后,这位老将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北伐失败后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出山。
刘廷让是个德才兼备的人才,可问题是这位老将和曹彬一样久不掌军,更无很多与契丹交手的经验,匆忙之间就这么上任,其效果就要打上一个问号了。刘廷让秉承了五代时期的作战传统,那就是发动大规模会战,一战定胜负,他一再扬言取幽、燕,诱使辽军与其决战。刘廷让动员了所有关南地区的宋军主力约数万人,并抽调部分精兵给沧州都部署李继隆令其后援,形成前后两阵相互支援。
十二月初八萧太后亲领大军逼近滹沱河北,辽将耶律休哥诡计多端,假意写信给宋将贺令图邀其前来会谈,表示愿意投降。贺令图贪功心切,一时也顾不上真伪,就带领少量随从去了辽营。耶律休哥见贺令图到了帐外,坐在胡床上骂道:“你不是喜欢经略边事吗?今天怎么来送死了!”说着令手下将其擒拿,宋军未战先折一员大将。按辽史记载十二月十日,宋辽两军历史上最惨烈的交锋终于开始了。清晨辰时辽军开始攻击,由于天寒地冻,宋军将士们的弓弩无法展开,于是大将桑赞领兵率先和敌肉搏,战斗持续到了下午申时,辽军援兵源源不断地开来,桑赞军被击溃,然后辽军将刘廷让团团围祝宋军后阵沧州都部署李继隆和副都部署王杲见前方开打,不等刘廷让下令即领步骑一万人赴援,没想辽军早有准备,李、王二将没走几步便遇到伏击,宋军奋勇作战杀敌无数,但契丹军却越来越多。李继隆一看,再这么下去沧州部队非得全完不可,于是下令突围撤退,亲领百名骑兵逃至乐寿,副将王杲也是“仅以身免”。李继隆部虽然损失不小,但总算没有全军覆没。不过刘廷让就没这么幸运了,关南主力被辽国骑兵包围,反复冲击,被围的宋军犹如困兽进行了绝望地抵抗,辽军大将挞烈哥和萧打里先后被击毙。刘廷让没能等来李继隆的援兵,部下越打越少,只好骑了部下的战马,拼死杀出了一条血路突出包围圈,这时刘廷让身边只剩下几个人了!君子馆一战,宋军关南主力数万几乎全军覆没,高阳关部署杨重进也英勇战死。
君子馆败后,河北就唯有定州田重进部勉强支撑。定州方面的辽军得知君子馆取胜消息后,抢占了滹沱河上的中渡桥,封锁土门以防太原宋军东进,然后南下镇州。田重进得知消息,召集谋士们商议后采纳了河北转运副使索湘的计谋,结阵佯装东进与关南部队会合,果然契丹人上当了,将主力调至平敌城阻击,此时田重进半夜偷偷地领兵赶赴镇州,并突然袭击了契丹人留在那里的营寨,把辽军的基地焚之一炬,待辽军发觉上当了连忙回军援救,此时宋军早就踏上了胜利的归程。
河北战局宋朝一败涂地,山西方面辽军也开始施加压力,进逼至代州城下。知州张齐贤连忙向并州求援,都部署潘美领兵向代州进发,没想走到一半,宋太宗的密旨到了,说宋军在君子馆大败,所以要求潘美严守太原不得擅动,于是潘美只好回师。当潘美的使者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齐贤和代州副部署卢汉S,卢汉S吓破了胆,不知如何是好,张齐贤倒是很镇定,赶紧把这位使者暂时隔离,以免走漏消息。然后张齐贤命令神卫军指挥使马正至城南列阵,选派两千名厢军埋伏在马正侧翼,再派二百名士兵手持旗帜和燃草,到代州西南三十里处待命。两军一交战,等待在城南的二百名宋兵开始点火,辽兵只知道潘美要来,却还没得到并州部队已经回师的消息,远远望去以为宋军主力已经赶到了,一下子慌乱起来,此时张齐贤埋伏在马正侧翼的厢军也杀了出来,宋军大获全胜,擒辽北大王之子一人、帐前舍利一人,斩首二千余级,俘五百余人,获马千余匹。
虽然宋军张齐贤和田重进打了不少漂亮仗,但是由于刘廷让在各方面条件都不成熟情形下,盲目寻找辽军决战,导致关南主力丧失殆尽,加之先前歧沟关之战宋军损失巨大,宋帝国俨然处于建国以来最大的危机之中!
刘廷让老将出马结果还是一败涂地,虽然田重进、崔翰骁勇善战,但是年事已高,宋太宗意识到必须提拔一些新锐来重振大宋军威,以应付辽国即将开始的新一轮攻势,想来想去决定提拔他的小舅子四十来岁的李继隆为定州都部署。定州、镇州和关南地区是宋朝河北的防御核心,尤其定州往往是首当其冲,不过李继隆担任该要职却不仅仅是因为仗着皇亲国戚。李继隆字霸图,父亲是当年追随宋太祖起事的拥龙功臣李处耘。李处耘因为得罪了慕容延钊这位太祖的结拜大哥,所以被贬官外放,李继隆也跟着被压制不能一展身手,每天打猎游玩。终于有一天四川发生叛乱,少年李继隆听说定州在募军,遂前去应试。校场上李继掳矢无虚发,举止娴雅”,于是被任命为一个小军官,走上了军旅之路。家中慈母见儿从军不免担心,于是找来了一批跟随当年其父征战的老兵,以期能够照应,没想李继隆毅然道:“是行儿自有立,岂须此辈,愿不以为虑。”从此勇敢的李继隆从底层军官开始,身先士卒,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战役,一次又一次地和死神擦肩而过,积累了大量的军事经验,迅速成长为一名高级军官。君子馆一战后,刘廷让将责任归于李继隆未能赴援,但事实是李继隆遭到了辽军阻击,力战而退,故在调查后李继隆被无罪释放,并走上宋辽战争中最重要的定州都部署宝座,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不久宋太宗又任命田重进知镇州,郭守文为镇州都部署,傅潜出任高阳关都部署。
端拱元年(公元 988年)九月,李继隆上任后接手的是个一片狼藉的烂摊子,然而契丹大军又再次南下了,当月中旬辽军收复了此前北伐时宋军占领的涿州,然后辽军从易州一带南下攻打位于威虏军以北的要塞长城口。长城口是连接易州这个突出部和内地的枢纽,攻下长城口既可以拒宋军北上将易州孤立,也可以从容南下。定州都部署李继隆连忙会同荆嗣等,从北平寨出发前去援救。萧太后得报,令韩得让和耶律斜轸继续围攻长城口,耶律休哥带领数万精骑南下。李继隆还没有走到满城(《宋史》作蒲城,笔误也)就遭遇了休哥的辽军,宋军虽然杀伤了不少敌军,但最终还是不敌,向鸾女祠退去。耶律休哥不依不饶继续追击,宋军退至定州唐河一带,李继隆在河南岸列阵,并在河对岸设下了二千名伏兵。耶律休哥赶到后,敏锐地觉察到了宋军的埋伏,随即对那二千埋伏的人马展开围攻。
原本是作为奇兵使用的部队现在成了率先围攻对象,李继隆叫苦不迭,马上令旗一挥,拼命三郎荆嗣领命出击。荆嗣连续冲破辽兵数道包围,将那二千士兵救出,然后将全军列为三队,背靠唐河逐渐后撤。耶律休哥登上烽火台,令麾下上百队骑兵轮番冲击,宋辽两军鏖战数合后,荆嗣安全地撤至南岸,列于宋军大阵东侧。辽兵见宋军退过河,呼啦啦如同马蜂一般追过河去。宋军不少将领见此形势提出坚壁而守,但大将护军袁继忠毅然请战,他对李继隆说道:“如今强敌在前,我们拥重兵不能将其歼灭任其深入,即使这是自保的方法,但这是我们军人应该做的吗?”他又辞气慷慨地说:“我将身先士卒,准备死在敌人手上。”此时宦官林延寿拿出一份诏书,上面有着宋太宗的指令,要求宋军坚守城池不得出战。李继隆看了怒斥道:“战场上的事情,将帅说了算。”然后李继隆亲自进行了战前动员说道:“往年我们没有在君子馆一战中赴死,今天我们一定能够有所报效国家!”
定州有一营骑兵军号“静塞”,全部是易州人组成,营指挥使叫田敏,前文说过曹彬北征曾经派五十名使者回去联络,结果只有两人突围,田敏就是其中一人。静塞军这支部队骁勇善战,史载“皆习干戈战斗而不畏懦者也,闻虏之至,或父母辔马,妻子取弓矢,至有不俟甲胄而进者。”李继隆下令田敏率领骑兵打头阵,静塞军果然厉害,摧锋先入,其他宋军也跟着玩命攻击,镇州行营钤辖裴济素来与李继隆不和,但也格外卖力杀入乱军之中,和敌人短兵相接,耶律休哥竟然也抵挡不住,只好暂时败退而去,宋军唐河一战终取大捷,振作了士气,宋朝宣布斩首一万五千级、缴获战马万匹。辽军虽然战败,但是宋军援救长城口的企图也告失败,在萧太后亲自指挥下,长城口被辽军攻破,城里的宋军拒绝投降而全体阵亡,不过辽军也付出了不少代价,韩得让的堂兄弟韩瑜被宋军射杀。契丹人攻克长城口后,主力腾出手来再度南下增援耶律休哥,辽军卷土重来围攻满城、祁州、狼山寨,并将其攻克,同时向镇、定、高阳关周边深入。李继隆亦针锋相对派遣田敏收复了满城、狼山要塞,高阳关都部署傅潜则死守瀛州城不出,仅派李继宣进入契丹境内烧杀牵制敌军。这次辽军南下一直持续到了次年端拱二年(公元989年)正月,辽军未能在宋朝腹地取得实质性突破,于是决定北返,同时攻取易州这个宋朝在辽国境内的突出部。李继隆显然对于辽国攻取易州缺乏足够的准备,未能听取袁继忠的建议,将精锐的静塞骑兵调入易州防御,当然也可能是出于无奈,毕竟拒马河以及君子馆战役中宋军早就精锐损失大半,集中有限的力量守住唐河防线似乎更为重要。
在辽军攻打易州时,只有宋军在威虏军的守备部队企图增援,但很快遭到了痛击,损失惨重。正月下旬,辽军终于攻克了自五代时丢失的易州,正月二十四日萧太后登上易州五花楼抚慰了当地人士,月底辽军凯旋回师。通过易州之战,辽军成功地拔掉了宋军打在辽国境内的“楔子”易州城,宋朝丧失了进攻辽帝国的“桥头堡”,而且防御上出现了一个缺口,从而使威虏军到顺安军一线成为辽军骑兵的突击点,以后辽国每次入侵基本走的都是这条线路。当然在李继隆等人的努力下,辽军企图进一步南下的目标也被宋军挫败,丧失了攻灭宋朝的良机。
易州之战后辽国仍然力图南下,而宋朝则不甘易州的丢失,五月两国边境局势再度紧张。耶律休哥进入宋境内招降了数百名叛军,对此李继隆马上也做出了反应,大军集结至满城、保州一线,似乎有北上进攻易州的企图。辽军众将在唐河一战中也领教了宋军的战斗力,加上气候炎热,因此诸将颇为忧惧,萧太后下令辽军不得轻易出击,伺机而动。别人怕,可有一位契丹勇士不怕,不用说此人就是天才的军事家耶律休哥,他决心以攻代守。六月耶律休哥向保州一带的宋军发动了突袭,大获全胜。辽国宣传“杀伤数万,获辎重不可计……宋自是不敢北向,时宋人欲止儿啼,乃曰:“于越(休哥官职)至矣。”耶律休哥踌躇满志,欲乘宋军新败,抓住战机攻下威虏军,那么满城这个宋军依赖的前沿险隘也能落入自己手中,这样以黄河为界就不再是梦想!于是辽国新的攻势又马上发动,七月中旬耶律休哥率领精骑兵三万踏上一生中最后一次南征之途,辽军推进到威虏军遂城一线,切断了宋军粮道。宋朝得到了军情急报后朝中出现了两种意见,一种以户部郎中张洎为首,力主放弃威虏军一线防守,集中力量退守镇、定、高阳关三个主要防区,否则就如同“坐薪待燃”。而以李继隆为首的军方则力主全力防御威虏军,提出“梁门为北面保障,不可废”。就在争论中,李继隆亲率镇、定、高阳关三路精英整装出发,赶赴威虏军。耶律休哥是只老狐狸,他没有阻止宋军进入威虏军完成补给,但是在宋军撤退时辽兵开始紧紧尾随了,他们在等待宋军出现破绽,然后给予致命的一击,这一招曾经在歧沟关战场有效地重创了曹彬,如今他又要再次祭出法宝来,企图击溃年轻的李继隆,重演拒马河那一幕。
定州都部署李继隆返军渡过了徐河,发现辽军已经追来,他立即下令定州副都部署孔守正领兵偷偷摸到了辽军背后,在漕河埋伏,同时以大将尹继伦率领步骑千人作为游兵活动。耶律休哥一路追击,路上遭遇到了尹继伦,但是他发现这支部队规模不大,在轻敌的思想支配下犯了个致命的错误,没有对其发动攻击。此时尹继伦向他的部下演说道:“敌人如果打败了我们主力,必然会回过头把我们吃掉,如果敌人战败也会向我军泄愤,所以无论怎样我们必然会全军覆没,为今之计,只有趁其不备主动进攻,哪怕战死也是忠义之人,否则恐怕我们都要成胡地鬼了。”经他这么一说,军兵们纷纷群情激昂,于是这支游兵悄悄地跟随在辽兵背后,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直跟随了几十里来到了徐河与唐河之间,此时大约是凌晨时分,天色未亮,耶律休哥已经和李继隆相距只有约五里之遥了。耶律休哥令部下用餐,准备随后就开始总攻,而李继隆也已摆开了大阵准备迎接这场惨烈的厮杀。就在这当口,尹继伦带领着千名勇士突然从辽军背后钻了出来,发动奇袭,辽军猝不及防,顿时大乱,当场被尹继伦砍死一名高级官员。然后这支宋军小分队又杀向了耶律休哥的大帐,尹继伦身先士卒冲了进去,休哥丢下筷子要跑,尹继伦一刀砍去,几乎卸下了这位一代名将的胳膊。休哥见势不妙,夺路而出,骑着马逃跑并组织反击。辽军虽然混乱,但人多势众,很快尹继伦部逐渐顶不住了。此时李继隆早已探得消息,乘势从正面强攻,王杲、范廷召、李继宣等猛将一拥而上,辽兵被彻底打垮,自相践踏,死者无数。宋军一路追赶到徐河以北,辽帝国自满城之战后,又一次经历崩溃性的失败。契丹军败退到漕河,被早已迂回到其背后的孔守正逮个正着,一阵厮杀,辽军将领大盈被斩杀。宋朝在徐河之战中取得了大捷,斩首数千级,耶律休哥本人也被重创。宋朝也宣称“敌自是不敢大入寇,以继伦面黑相戒曰:当避黑面大王。”
经历了雍熙北伐、君子馆、易州、徐河一系列会战后,辽国成功挫败了宋朝的攻势,重创了宋军精锐主力,并收复了易州,从而占据了战略上的主动。然而辽国在进一步南下过程中,遭到了宋军强烈的反击,在唐河、徐河一线接连受挫,尤其徐河之战耶律休哥受到重创,使得宋朝得以度过了立国以来最危难的时刻。徐河之战后,宋辽一个不敢北向,一个不敢南伐,河北战场进入了一个大约十年左右相对稳定期。直到宋太宗驾崩前两国河北未再有大的冲突,辽国只是在西北由韩德威主持发动了一次大规模攻击,结果在宋朝折家军的打击下几乎全军覆没于子河汊。
辽军在一系列的战役中继续秉承了其机动性强、作战顽强的特点。耶律休哥在宋朝的雍熙北伐中没有正面和宋军硬拼,而利用骑兵包抄、骚扰、断截粮道,把骑兵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使曹彬的宋军行动迟缓、机动性差的弱点充分暴露,可以说耶律休哥充分扬长避短是辽国能够取胜的关键。宋朝原本计划三路人马最后集中兵力会战于幽州,但最终却被各个击破。究其原因,个人愚见第一潘美部任务太重,以至于行动迟缓。三月出发,五月才抵达蔚州一带,而此时辽军关外大军早已赶到,曹彬也已经战败。如果潘美能在攻取应州后,放弃攻打云州,立即东进增援,或许能在幽州地区形成一个短暂的绝对兵力优势期,而一举决胜,因此宋太宗在部署上存在一定缺陷。当然第二曹彬不遵守战前部署,盲目前突,给了辽军先将其击败的机会,如果宋东路军不如此迅速崩溃,那么宋朝仍然有机会等待田重进和潘美的部队逐次进入到山前战区中,这样最少也能和契丹形成均势。而事实上曹彬的前突使得东路军遭到辽国优势集团的打击继而迅速崩溃,西路军和中路军也进而转为劣势,导致整个计划的失败。
君子馆之战宋军刘廷让和曹彬如出一辙,在天时、地利、人和均不如对手的形势下发动在关南的会战,结果必然是惨败,从而使得宋朝军事形势进一步恶化。相对而言李继隆在指挥上较为合理,既不消极避战,也不盲目前突,而是充分利用地形如唐河、徐河等作为依靠,尽可能在一个有利于自己的战场中进行周旋,并充分发挥游弋部队的功能,从而力挽狂澜使危局缓解。
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到端拱二年(公元989年)是宋辽战争最残酷的阶段,萧太后和宋太宗,耶律休哥和李继隆南北英雄各展其能,互相斗法,在中国军事史上留下了精彩的一幕。
危机帝国北伐

推荐阅读:

精美绝伦的建水紫陶花瓶

他用1头野熊换来美人,献给唐玄宗,死后皇帝让他穿龙袍下葬

怎样做好幼儿园红花台布置 7种小技巧告诉你

【奠基石】的意思是什么?【奠基石】是什么意思?

娑婆海岸有度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