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传奇 历史秘闻 传奇故事:知府之死

传奇故事:知府之死

传奇故事:知府之死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传奇故事:知府之死

       1
商州知府换人,继之而来的是马奔。一时,消息传遍大街小巷,茶馆田头。
在商州境内一个叫塔元的村子里,小小一爿酒馆内,一个壮年汉子听到消息,停止饮酒,侧过身子,一把拉住那个传播消息的人问道:“哪个马奔?”
那人望望壮年汉子,不屑地瞥一眼,道:“马知府也不知道,就是过去长毛贼永王手下的将军,后来投了朝廷,十多年后,官运亨通,做了商州知府。”
壮年汉子听了,脸上露出微笑,仿佛自己当了知府一样,高兴地自斟自饮起来,一壶酒结束,站起来就走,店小二拦住道:“客官,还没给钱呢?”
壮年汉子斜着眼,望他一眼,嘴里喷着酒气,一挥手道:“今天没带钱,记在账上,过几天,爷我当官了,加倍还你。”话未说完,酒店里人都笑起来了,有人说:“李铁兄,你当官?说醉话吧?”那个叫李铁的很不满,望了那几个讥笑他的人一眼,摇摇晃晃走了。
这里,店小二摇摇头,记下帐。
李铁一摇一晃回到家,妻子梅姑见了,忙来扶住,一直扶到屋里坐下,埋怨道:“又喝醉了?”李铁涎着脸,捏了一下梅姑的脸,笑道:“梅姑,我要当官了,我们再不用劳累了。”梅姑惊讶地望着李铁,眼睛睁得大大的。李铁摇晃着脑袋,见梅姑满眼疑问,道:“马奔做知府了。”
梅姑一惊,问:“就是当年我爹手下的那位将军?”李铁点点头,喷一口酒气道:“不是我和刘虎,他小子怎会当上知府,他得实现当初的——”说到这儿,猛地打个酒嗝,停住不说了。梅姑望望李铁,笑笑:“当初怎么啦?”
李铁笑了笑,摇着头道:“没——什么啊,没什么。”
梅姑停了一会儿,对李铁说:“如果能当官当然好,你不是一直念叨着吗?这样吧,我去炒几个菜,喝两盅,庆贺一下。”说完出去了,不一会儿,几碟菜、一壶酒拿了出来。见了酒,李铁眼睛放光,拿起杯子就喝,梅姑不说话,只是一杯一杯地斟,两壶酒之后,李铁终于冲动起来,一拍桌子,决定明天就去找马奔,想法弄个差事干干。
梅姑小心翼翼地问:“他不答应呢,怎么办?”
李铁抬起头,望着梅姑,得意地一笑:“他的那份富贵,不是他一个人的,是我、刘虎和他三人的,只不过当时让了他——”
梅姑望着李铁,听着他喷着酒气的话,呆呆地坐在那儿。
2
商州知府衙门果然不同凡响,虽经乱后,可重修之后,依然朱门重户金碧辉煌。李铁到了知府衙门,马奔果然没忘记过去的老朋友,热情地招待他。李铁整日吃香的喝辣的,但仍皱眉长叹,一天,找到马奔,抱怨道:“大哥,当年可是说好了的,你高升了不要忘记哥们儿的啊。”
马奔正在喝茶,放下茶杯,站起来笑笑,热情地拉着李铁坐下,挥手让身边的仆人退下,然后道:“哥怎么会忘了你呢?最近,一直在想怎么提拔你呢。当然,如果找到刘虎后,我也会送他一份富贵。”李铁听了,一脸阳光,连连称谢。cctop.沉吟了一会儿,马奔拿出一封火漆封了的信,递给李铁道:“要提拔你,你得干出成绩啊。这样吧,你把这封信送到下属的丰阳县,交给知县袁纯,也就算有了一点功劳,到时提拔你,我也就有话说了,怎样?”李铁听了,大喜过望,拿了火漆文书,高兴地离开。望着李铁的背影,马奔拈着胡须“嘿嘿”冷笑。
丰阳离商州不远,不到半天功夫,李铁就到了丰阳城,刚走到丰阳县衙门前,一个公人装扮的人,从衙门里走出来。李铁准备上前探问消息,走到那人面前,突然满脸喜色,喊道:“刘兄!”那个被唤作刘兄的一愣,停下脚步,仔细地打量着李铁,许久,也惊叫道:“李兄。”原来,那个公差打扮的人,正是刘虎。
说起来,李铁、刘虎和马奔年少时都是朋友,后来一同参加太平天国起义,由于作战勇敢,又都成了太平军永王梅岩部下得力大将。而且,三个人都爱着永王的干女儿梅姑,梅姑那时年方二八,貌美如花。对于这三个人,梅姑左掂量右掂量,最终选择了李铁,没别的原因,仅仅因为李铁是永王的侍卫长,近水楼台先得月,大献殷勤,赢得了梅姑的芳心。
但是,就在这时,永王营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导致永王部队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原来,永王得到消息,清军大营运来一批军火,守军火的兵力十分薄弱。当时,永王军营正缺军火,听了部下回报,永王决定亲自带兵偷袭。当然,出兵时,应派一员得力大将守营,永王选了马奔,并在马奔的要求下,把李铁和刘虎留下来,做马奔的副手。
永王离营后,再也没有回来,第二天,他的头颅就挂在了清军大营前。原来,永王在偷袭清军的路上,遭到清军埋伏,全军覆没。梅姑听说后,痛哭失声,要为义父报仇,被李铁苦苦劝住。最后,大家商定,由李铁、刘虎守老营,马奔带着永王部队剩余的精锐去攻打清营,报仇雪恨,但马奔部队并没有去攻打清兵,而是直接投降了清兵。
永王营中,经过两次损兵折将,只剩几百老弱病残,无奈之下,大家只有化整为零,分头寻找出路。梅姑拼死不走,被李铁强拉着带走,以李铁的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刘虎也流着泪,和他们拱手作别。
李铁没想到,十多年后,在这儿,他又遇到了刘虎。于是,两个人一块儿找了个酒店坐下,要了酒菜,边喝边谈。谈话中,李铁才知道,刘虎离开部队后,找到丰阳一个在公门的亲戚,将自己介绍到丰阳县衙门做事,现改名字叫刘三石。
李铁很高兴地一拍刘虎的肩,说自己奉商州知府的命令,给丰阳县送信,到时还得老弟你指引啊。刘虎停了酒杯道:“李兄现在是商州知府的公差了,可喜可贺啊。”
李铁得意地笑笑,低下头,轻声道:“你还不知道么,知府就是马大哥啊。”
刘虎点点头,看样子早已知道了,过一会儿道:“他对你怎么样?”
李铁显摆道:“好着啊,,他还念叨你呢。这样吧,差事结束,我们一块儿去商州,过吃香的喝辣的的生活。”刘虎没说什么,只是劝酒。两人吃饱喝足,算了酒钱,一块儿进了衙门。
拜见了知县袁纯,李铁交上信。袁纯微笑着让座,然后恭恭敬敬拆开信,仔细地看着,眉毛突然皱了起来,望了一眼李铁,眼睛一翻,一声吼:“来呀,把这家伙捆了。”
两边兵士一声吼扑过来,还没等李铁醒悟过来,已被捆上,旁边的刘虎也被惊得目瞪口呆。李铁愣了一下,醒悟过来,大叫道:“我是马知府的部下,你不要脑袋了吗?”袁纯哼哼一笑,道:“马知府在信里告诉我,你是太平军余党,到丰阳是准备暗地起事。他告诉我,待你一到,就赶快杀掉。”说完,让人把信拿过去让李铁看,看得李铁冷汗直流,大骂马奔忘恩负义。袁纯理也不理,一摆头,两个刽子手走来,夹起李铁就向外拖,不一会儿,一颗人头献了上来。
3
李铁走后,梅姑仍住在塔元村中,过着安宁的日子。这天,一顶大轿前呼后拥地进了村子,轿子打开,马奔走了下来。来到梅姑的门外,敲敲门,门开了,马奔走了进去。
梅姑一身白裙,更显得梨花带雨,风韵十足。马奔轻浮地抓住梅姑的手,赞道:“梅姑,你仍然那么美丽,想死我了。现在,你可以嫁给我了吧?”
梅姑低下头,流着泪,许久道:“你怎么杀了他呢?”
马奔愣了一会儿,笑道:“你不是说,李铁离开你,你就嫁我吗?”
梅姑低下头,阖着眉,喃喃道:“可我并没让你杀他啊。”
马奔摇摇头,笑了,他当然要杀掉李铁,当他知道李铁住在塔元村之后,就有了这种想法。其实,在梅姑爱上李铁后,他就没有断过这个念头,更何况,他终久都会如一个毒瘤留在自己身上,会有发作的一天的。
梅姑沉默了一会儿,拿出一封信,打开,递给马奔,马奔拿起信,上面字写得很潦草,道:“梅姑,你快逃走,否则马奔会斩草除根的。李铁之死,是马奔借刀杀人。我想,他也不会放过我,与其被杀,不如我先动手。”
马奔一看,跳了起来:“谁的?”
梅姑幽幽地说:“刘虎的。李铁死前,遇到过刘虎。”
马奔眉头一跳,几把把信撕了,一扔道:“好啊,送上门来最好。”然后问梅姑,刘虎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梅姑摇摇头,说信是别人送来的。马奔急了,十多年没见了,谁知刘虎会变成什么样子。
梅姑想了一会儿道:“听说,他现在在丰阳县做公差,改名叫刘三石。”
马奔听了,大喜,忙走出门,叫来部下,低着头耳语几句,然后,回到屋,对梅姑道:“我现回府,过两天,你想好了,再来接你。”然后上了轿子,大队人马离开了塔元村。
4
马奔刚离开,梅姑就走出门外,雇了一辆马车,掏出一块银子,递给车夫低声道:“快,去丰阳县。”车夫得了钱,鞭子一扬,马车疾驰起来。
当天下午,丰阳县知县袁纯接到马奔的信,拆来一看,眉头一皱,忙让人快去叫刘三石来,老爷有点事,想让他去办办。听差听了命令,忙忙转身而去,不一会儿跑回来,身后连个人影也没有。cctop.
袁纯瞪大眼睛,问道:“怎么?”
听差摇着头,原来,他去了刘三石家,刘三石门紧锁着,左等不回来右等不回回,听他邻居说他上午就出去了。袁纯拈着胡须,眯着眼睛,很久很久道:“奶奶的,逃跑了。”说完,铺开纸,写了一封信,让听差请来马知府派来送信的人,递上信,微笑着赔罪道,那个刘三石已闻风而逃,不过不要紧,卑职一定会将他捉拿归案,请知府大人放心。
送信的拿了信,忙忙骑上马回去了。
马奔接到回信,气得吹胡子瞪眼,把杯子扔在地上。他想,一定要赶快杀了刘虎,那家伙心狠手辣,头脑灵敏,他既然发誓要杀自己,就会想尽办法,不择手段的。马奔想到这儿,一拍桌子,暗道:“有我无他,有他无我。”
5
娶梅姑的日子,马奔定在农历五月十五日。端阳节,是商州最热闹的时候,到时月圆人更圆,会另有一番情趣。马奔让备上大红轿子,自己也坐上轿子,亲自去接梅姑。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向塔元村进发,一路引来不少百姓观看。
队伍刚走上大街,突然,前面一阵喧哗,队伍停下,马奔掀起轿帘,问怎么回事。听差上前禀报,有一个老头拦轿喊冤。说着,指指几个军士抓着的一个老头。马奔看了看,老头弯着腰,一张黄瘦干瘪的脸,见了马奔,双腿直哆嗦。马奔让听差把状纸拿来看看,原来是状告当地一个地主霸占自己土地的事,皱着眉道:“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找你们地方知县处理。”说完,一挥手,让士兵把老头架开,大队人马继续前行。
到了梅姑家,梅姑的大门敞开着,门前打扫得十分干净,看样子一切都准备好了。马奔很高兴,下了轿子,带着几个随从和仆妇走进去。梅姑却没有出来迎接,堂屋也没人。马奔把内室门帘一掀,看见梅姑一身大红吉服坐在那儿,头上搭着盖头。马奔心花怒放,让随从与仆妇站在门外,一个人走进去,一叠声道:“梅姑,让你久等了。”到了跟前,准备掀开盖头仔细欣赏一番,突然刀光一闪,一柄匕首端直地插在马奔的胸口。
门外的随从听到马奔惨叫,忙扑进去,抓住梅姑,掀起盖头一看,哪里是梅姑,竟然是那个拦轿告状的老头。只不过这一会儿,他腰不弯了,也没有了病恹恹的情态,胡须也掉了。他并不挣扎,而是红了眼,哈哈大笑:“马奔,你让我活不了,我也让你活不成,你防守再严,也会中我的手段。”
马奔被人扶起,大口咯着血,问道:“你——你究竟是谁?”
那人冷哼一声,充满了愤怒:“我就是你要追杀的刘虎。”
就在这时,侍从们听见衣柜响,忙一个个拔出刀,拉开柜门,一个人滚了出来,双手反绑,嘴里塞着棉花,正是梅姑。梅姑绳子被解开,嘴里棉花被掏出,一声大呼:“马奔!”可是,马奔已经停止了呼吸。
6
刘虎被关进了死牢,由于刺杀朝廷官员,被判处斩刑。押赴刑场的前一天,狱卒打开门,说有人来看望他,随之,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梅姑。
狱卒关上门,出去了。
梅姑坐下,拿出几盘菜,一壶酒,和杯筷一块儿放在刘虎面前。刘虎默默地吃着,喝着,许久,道:“你的仇终于报了。”
梅姑沉思了一会儿,道:“什么仇?”
刘虎停下杯筷:“永王的仇啊”
刘虎望着梅姑,良久,叹一口气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梅姑道:“李铁听到马奔当了知府,一高兴,喝醉了,把什么都说了。”
过了好一会儿,张刘虎道:“其实,做了那事之后,我没有一天安心,一直等着这一天。”
原来,马奔、刘虎、李铁三人加入永王的义军后,渐渐发现,义军首领生活腐化、勾心斗角,难成大事,于是,三人就私下商量着准备投降清军。为了立功求赏,他们假造情报,让永王偷袭清军,又让清军在半途袭击永王,将永王的偷袭部队全部歼灭。随后,马奔又借口报仇,带领义军精锐投降清军。这些,都是三人一起谋划的,但是,三人觉得,如果是三人共同立功,功劳平分,都难以得到大的奖赏。于是,就把功劳让给马奔,马奔高升之后,再提拔他们。
马奔果然不出所料,升了上去。可是,他却仿佛忘记了他们似的。他们猜测他权力大概还不够大,难以照顾到他们,所以,就先分散隐居,以待日后飞黄腾达。
刘虎喝了一杯酒,低下头,许久道:“说实话,几万兄弟死在我们的密谋中,我,也心有不安啊。李铁死后,我给你去了一封信,马奔随即来捉我,你又悄悄跑来报信,让我快逃。那时,我就感觉,你可能已经知道了这事,设圈套让我们自相残杀。cctop.但我仍然刺杀马奔,然后束手被擒,不为了别的,是为了赎回自己的罪过。”梅姑听了,说不出话来,这一刻,她心变得沉甸甸的,没有了复仇后的痛快。她默默流着泪,斟一杯酒拿起来,递给刘虎:“我敬你一杯酒。”刘虎接过,默默地喝了,闭上眼,良久道:“我的心终于能安宁下来了。”
7
刘虎被斩是在一个雨天,死时,满面含笑,嘴里喃喃道:“终于解脱了,死后,可以毫无愧色去见那些兄弟了。”
别人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的尸骨,是被一个女人收敛的。认识的人说,那是梅姑。
从此以后,人们再也没有看到梅姑,有人说她后来东渡日本,多少年后,参加了同盟会;也有人说,她进了山里,当了尼姑。
传奇知府

推荐阅读:

绿豆汤的功效与作用,绿豆汤的营养和价值

梦见吃蟑螂_周公解梦梦到吃蟑螂是什么意思_做梦梦见吃蟑螂好不好

梦见蛇有大有小有什么预兆?是什么意思?

【凉风】的意思是什么?【凉风】是什么意思?

诗人借诗赞美文天祥,崇敬他高尚品德与为国献身精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历史人物传奇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历史人物传奇

文章标题:传奇故事:知府之死

文章地址:https://www.nrct.net/33377_%e4%bc%a0%e5%a5%87%e6%95%85%e4%ba%8b%ef%bc%9a%e7%9f%a5%e5%ba%9c%e4%b9%8b%e6%ad%bb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800138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