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底蕴是把双刃剑,将秦国推向帝国宝座,又让其二世而亡

历史底蕴是把双刃剑,将秦国推向帝国宝座,又让其二世而亡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历史底蕴是把双刃剑,将秦国推向帝国宝座,又让其二世而亡

战国时代,周室衰微,诸侯争霸,其实在战国早期参与争霸,或者参与重大利益纷争的国家,都是拥有历史底蕴的国家,也就是说这些国家要么来自周天子的正统分封,要么是在武王伐纣战争中,立下功勛而被分封的,比如说齐国,开国之君姜子牙是西周第一功臣,再比如,晋国,开国之君是武王之子,成王之弟,这些老牌诸侯国成立都是有背景的。
再比如楚国,专业对抗周室数百年,在周王鞭长莫及的情况下自立为王的,还有一些西周的王族分支,凭着血脉的高贵被封为诸侯的,比如燕国,而战国首霸魏国继承的是晋国的衣钵的;这些国家都是相当具有历史底蕴的诸侯国,它们在整个周王朝的传承过程当中,也佔据着重要的组成部分。
历史底蕴对国家发展影响深远
进入战国时代,也是它们经历了重重的考验而生存了下来,从而能够参与战国时期的群雄逐鹿。但是深厚的历史底蕴并不是一个绝对的优势,或者说并不是一个国家生存和发展的绝对好处,很多时候国家的发展受历史底蕴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这一点我们从秦国身上就可以看出一二。
事实上,在战国七雄当中,秦国的资历是最浅的,换句话说,它参与诸侯争霸的资格是最小的,它其实是东周的开国诸侯,比之晋国、齐国、楚国和燕国这些国家晚了整整一个时代,哪怕是韩、赵、魏三家是战国时代新型的诸侯国,都比秦国更有资格参与中原争霸。
因为韩、赵、魏三家,它们本身是老牌诸侯国晋国的家臣而成立的国家,本身就是晋国国内的大贵族,在晋国成立时就已经存在;而且在晋国国内它们也掌控着巨大的国家权力,可以说在实际上在晋国后期,是凌驾在晋国国君之上的。我们从根本上来讲,韩、赵、魏这三个国家也拥有着比较深厚的历史底蕴。
那么为什么说历史底蕴,对一个国家的发展来讲是一把双刃剑呢?为什么很多人认为,秦国之所以能够成长迅速,却得益于历史底蕴比较浅呢?这种说法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道理呢?本篇文章重点分析一下这样问题,看一看秦国的成长,与它的历史底蕴到底有哪些渊源?而这些又具体的表现在了哪些方面?
秦国政治制度受周王室影响较浅
首先第一点,国家的历史底蕴不深,那么基础政治制度受到周王朝的影响就比较浅,最原始的统治形式在国内扎根也比较浅,让这个国家比较容易接受新制度的熏陶,从而更加容易接受变法和改革。
我们知道秦国是东周的开国诸侯,因为帮助周平王东迁有功而被分封的,对于这个国家来讲,它成立的时代是一个周天子统治已经衰弱的时代,那时诸侯已经有了不听王命的表现,既然周天子对于各大诸侯国的控制权已经逐渐变弱,由周王朝所折射出的一种统治制度,自然也就不会对诸侯国产生更大的影响,特别是对于秦国这个新型的国家。
本身秦国就地处西部的偏远地区,与周王朝的统治核心距离比较遥远,所谓天高皇帝远,周王朝本身就对秦国的控制能力不强,而且周朝所奉行的制度已经不再被各诸侯国服从,对秦国这个新兴的国家来讲,周朝的制度影响力就是更低了。
再者说,秦国之所以能够立国,其实靠的并不是周天子分封的诏令,那个时候周天子对于西部领土已经失去了实际的控制权,王朝的西部边界大部分已经被戎狄所控制,所以按理来说,周天子其实是给了秦国国君一个空头支票,如果它们能够从戎狄手中将领土抢回来,那么这个国家就可以立国,抢不回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秦国在立国前期,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了战争当中,为了从戎狄手中抢夺领土,为了拓宽自己的领土疆域,也为了提升自己国家的实力以方便参与诸侯争霸,这个国家在刚刚立国的时候,并没有将精力放在仿照周王朝的统治制度,并进行政治改善上。
因此,建国的时间比较短,建国的时期比较特殊,国家的历史底蕴不深厚等等原因,让这个国家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制度影响,也就更容易接受后来的商鞅变法;这一点我们通过两个实例就可以得以证明。
燕国历史底蕴深厚,容易墨守成规
第一是燕国和秦国之间变法的对比;燕国是战国时代里历史底蕴最为深厚的诸侯国,它是西周的开国诸侯,第一任国君召公奭更是姬姓王族,同时在西周的朝堂上拥有着比较高的地位,所以如果单纯地从血脉和相对于周王朝的地位上来讲,燕国这个国家是比其他的国家等级更高些,同样它的历史底蕴也是最为深厚的。
可是正因如此,燕国受西周统治制度的影响特别深远,西周是推行一种王道的政策的,深受周王朝统治影响的召公奭,自然也会在燕国推行这种王道政策,这使燕国后期的几百年发展历史都深受其害。
我们如果仔细的分析燕国历史就会发现,燕国在进入战国时代之前的历史特别平静,甚至它出现过九代国君的空白,产生这种情况的最合理猜测,就是那九代国君当中,燕国并没有出现影响中原格局,或者说影响国家发展道路的事件,可以说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国家,这就是燕国深受王道影响的一个具体体现。
在王道的统治影响下,燕国其实奉行的是一种类似于道家无为而治的方式,主张在君主的领导之下各司其职,坚决奉行西周的礼乐制度,反对诸侯国之间的战争,所以它与其它国家之间的冲突并不多,发展可以说相当的按部就班,因此,王道的统治在燕国人的心目当中其实是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
对于战国时期的燕国人来讲是祖先遗留下来的政治传统,这样的传统它们已经坚持奉行了几百年之久,想让它们在一朝一夕之间进行改变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在燕昭王变法的时候,哪怕有着魏国和秦国的成功先例,也没能够同样推行法制变法,变法只是在国家的一些发展形式上面做了变动,可谓是治标不治本,换汤不换药的。
秦国受王道政治影响小,阻碍力小,变法轻装上阵
但秦国的变法却不止如此,秦国的变法可以说是一场彻底的大换血,其实秦国并非没有实施过王道政策,秦国曾经在秦穆公的时候任用了百里奚,百里奚推行的政策就是一种类似于王道的政策,就像是孟子见梁惠王时所说的那样,从百姓的养生丧死方面进行改善,在那个时代也对秦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因为秦国推行王道政策的时间并不长,到秦孝公时,秦国推行法治政策并没有受到很大的阻力;可以说,在商鞅变法当中的最大阻碍来自于贵族,因为商鞅变法确实是损害了贵族的利益,自然会得到贵族的反对。
不过,对于平民百姓来讲,法治政策却给他们带去了利益,与他们能够接受的政治统治并不相悖。换句话说就是秦国的百姓不具有燕国人那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传统,因为立国时间少,没有必须要发展传承的基本制度,所以在改变和接受的方面显得比较容易。
秦王朝的灭没并不是极端苛政,而是法治政策失误
第二点则是秦王朝建立之后推行法治政策的失误;我们从秦王朝十几年的发展历程来看,像儒家子弟所说的那种极端的苛政其实并不存在,秦朝确实徵收了比较大量的徭役和赋税,但这种徭役和赋税更多的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比如说修建长城,比如说修缮都江堰,修建灵渠、通灵渠等等,这些都属于基础的防御设施和水利设施,对稳定国家的发展是有着很大的好处的。
而被人们诟病的阿房宫其实也并没有建成,像杜牧所言的那种覆压三百余里,骊山北构而西折,其实只是一种夸大的构想而已,可能唯一能够作为例证的,也只有秦始皇辉煌的骊山陵墓了,换句话说,哪一个时代的帝王没有为自己修建宏大的陵墓呢?所以说,秦王朝的覆灭我们并不能从这一类的问题上寻找原因。
事实上,关于秦王朝的覆灭,更多的是在法治政策上推行的一种失误,秦国是因为法治变法而强盛起来的国家,所以,秦朝建立后就自然而然地想要在整个王朝内推行法治政策,但六国覆灭之后,秦朝的子民已经不再是原本的秦国子民,它的子民是曾经战国七雄的所有平民百姓,原属秦国的百姓能够接受法治,但这不代表六国归降的子民们也能接受。
因为在他们原本国家覆灭之前,他们一直以来接受的统治环境与法治是大不相同的,那同样也是他们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让其一朝之间放弃原本的生存方式,而接受法制是有点操之过急的。
秦王朝统治的根本失误在于它并没有经过一个过渡时期,就将法治政策一股脑的推向了整个王朝,让没有接受过法治观念影响的人感受到了压迫,从而进行了反抗。这其实也是一种历史底蕴的影响,如果山东六国的子民们不是世世代代接受非法制的统治政策的话,那么他们对于法治政策就不会过分的反感,也就不会感受到过度的压迫而进行反抗。
通过上面两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秦国的发展与它的历史底蕴是有着很大的渊源的,两者之间的关係并不单纯的表现在它的强盛上,同时,对于大秦帝国成立后的统治形式也有着很大的影响,甚至可以当作是它灭亡的一个原因。
秦国因历史底蕴 浅 而强大,也因其他国家历史底蕴深厚而灭亡
所以,对于整个秦国和后续的秦王朝来讲,前期历史底蕴的不深厚是它强盛起来的一个基础,让它比其它的国家更容易接受变法改革,更容易接受比较有先进性的基础制度,从前的秦国人能够更好地接受商鞅变法的内容,而在商鞅变法之后所积累起来的底蕴,却成为了最终决策失误的原因,毕竟原属山东六国的子民,并没有改善因为历史而积累下来的思想。
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秦国作为一个诸侯国时,推行法治政策没有崩溃却在建立一个王朝之后,再继续推行法制政策的道路上,土崩瓦解这一事件了。
从根本上而言,这就是历史底蕴在作怪,是因为长久的发展历史而造成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在作怪,所以很多时候抛弃秉承已久的思想,进行思想上的解放和创新,还是非常有作用的,也是发展的一种必要。
历史底蕴除了对于国家政策和发展形式上的影响,相对薄弱的历史底蕴还让秦国的改革更具先进性;这点我们从秦国和楚国之间的对比上就可以看到,秦国立国时间相对来讲比较短,所以,它在发展的道路上可以接受一种新时代的熏陶,可以在众多的统治形式当中选择法治来治理国家,但是像是楚国这种在春秋时期就已经自立为王的国家来讲,就不存在这种选择权。
讨论
虽然在春秋时期,各大诸侯国之间的明争暗斗就已经比较纷乱了,但诸侯国还没有完全脱离周天子的控制,从表面上来看,最基本的政治统治还是来源于周王朝,所以当楚国在春秋时期自立为王的时候,能供楚国借鑒的统治形式只有西周的分封制度,这就是为什么楚国会凭藉一个诸侯国实力来实施分治制度的原因。
毕竟除了西周的分封制,它们没有其它的借鑒形式,而历史发展的潮流也没有那么迅速,并没有萌生出向吏治、法治这样的具有先进性的统治形式;可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讲,基础的制度和统治形式对国家的发展影响太过深远,分制的政策一旦形成,想要进行改善那就是难上加难了。
试想一下,实施分封制的周王朝最终会出现春秋战国,仿照分封制度建立了分治制度的楚国,到发展的后期又能够好到哪去呢?所以说,在这一点上,秦国其实也佔了历史底蕴短比较大的光。
小结
从以上叙述,我们可以得知,其实历史底蕴对一个国家来讲真的是一把双刃剑,比较丰厚的历史底蕴可以为一个国家提供文化的支撑,在文明的发展上有着更加多的话语权,对于一个文明和一种文化的传承也更加稳定和方便,可是历史底蕴却容易对其文明治下的百姓,造成一种思想上的禁锢。
毕竟千百年来,这种文明就是依靠着某一种发展形式而传承的,成百上千年后的子子孙孙也自然会坚定的遵守这种发展形式,思想、思维、文化等千百年来局限在一个框架内,容易形成墨守成规的思维惰性。对于相新兴的国家来讲,在思想上的突破能力就显得相对薄弱,影响人们的创新思维,创新理念和创新动力,新兴国家要想突破已有的体制,必须有创新的勇气,只有创新才能为国家实力发展注入新的契机。
战国时代,魏国之所以成首霸,那是因为进行李悝、吴起变法,秦国之所以逆袭成王,商鞅变法功不可没,因此,每一个国家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都要坚定的思辨,同时坚定的创新,只有这样才能够在身后的历史文化当中,增加更多的新鲜血液,让一个文明的发展亘古不衰。
参考文献:《春秋集注》、《吕氏春秋》、《战国策》、《资治通鑒》、《史记》、《左传》等

推荐阅读:

关于1812年战争你不知道的10件事

秦穆公任用百里奚 秦穆公为何任用百里奚,百里奚故事简介

胡服骑射的故事:胡服骑射是哪个君王推动的改革

教你几句哄女孩子的开心话,怎么哄女孩子开心

爱新觉罗·旻宁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