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防人之心不可无,危险通常都有着迷人的表面

《鬼谷子》:防人之心不可无,危险通常都有着迷人的表面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鬼谷子》:防人之心不可无,危险通常都有着迷人的表面

《鬼谷子》的第九章为「权篇」,权的意思是度量权衡,这一章鬼谷子主要讲游说的谋略。鬼谷子认为在与人交谈时要运用权衡之术,通过与对方的交流权衡出对方的品行和想法,找到对方身上的缺点或者弱点作为游说的突破口,从而实现自己游说的目的。这就是游说的关键之一。
游说,就是劝说他人,而劝说他人就是在帮助他人。但是带有修饰性的说辞,都是虚假的谎言,虚假的谎言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凡是要进行应酬和答对,必须掌握伶俐的外交辞令。凡是伶俐的外交辞令,都是不真实的言论。而要想树立起信誉,就要光明正大, 光明正大就是为了让他人检验。凡是难以启齿的话,都是负面的议论;凡是负面的议论,都是为了诱导对方说出秘密的意图。说奸佞的话语,就是为了用讨好来显示出忠厚诚恳;阿谀的言辞,就是用广博显得智慧;平庸的言辞,就是用果决显得勇敢;忧伤的言辞,就是用权变显得守信;平静的言辞就是用反诘来获取胜利。先揣摩对方的意图,然后迎合他的慾望,就是谄媚;反覆引用华丽的辞藻,就是广博;策划谋略加以选择运用,就是权变;摒弃陈见毫不迟疑的,就是果决;自己有缺陷反而指责他人的,就是反诘。
这就是鬼谷子在《权篇》的开头所讲述的:「说者,说之也;说之者,资之也。饰言者,假之也;假之者,益损也。应对者,利辞也;利辞者,轻论也。成义者,明之也;明之者,符验也。难言者,却论也;却论者,钓几也。佞言者,谄而干忠;谀言者,博而干智;平言者,决而干勇;戚言者,权而干信;静言者,反而干胜。先意承欲者,谄也;繁称文辞者,博也;策选进谋者,权也;纵舍不疑者,决也;先分不足而窒非者,反也。」
鬼谷子在本章中告诉我们,要学会说好听的话。说好听的话会使对方的精神愉悦,有一句话就叫做:「你说话让人舒服的程度,决定你未来人生髮展的高度。」在我国古代,宋太祖赵匡胤,就曾经在臣子张思先面前说下大话,因为张思先为君为国做了重大贡献,所以要决议让他官拜司徒。然而过了很久张思先还是没有被任命,但是如果当面去问皇上,就会让皇上的面子不好看,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一天他故意骑了一匹非常瘦的马从赵匡胤面前经过,然后慌忙下马给皇上请安。于是赵匡胤就问他:「为什么你的马那么瘦?你平时没有喂他吗?」于是张思先说:「一天三斗。」赵匡胤就质疑道:「吃这么多,为什么你的马还这么瘦呢?」张思先就回答说:「我只是答应了给他一天三斗粮,但是,我实际上没有给它吃那么多。」赵匡胤是个聪明人,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第二天就下旨任命张思先为司徒长史。
在鬼谷子告诉我们要学会说好听的话的同时,也在告诉我们,要警惕小人的花言巧语,有些好听的话从居心不良的人口中说出就会变成带刺的陷阱。纵观历史,我们会发现,很多君王都是因为听信了奸臣的阿谀奉承而将忠臣良将刬除导致国家最终的灭亡。俗话说「忠言逆耳」,而好听的话人人都会说,但真正的对你有益的言语听上去都不是那么的顺耳。如果我们只愿意去听信那些虚伪的奉承,而不愿意去那些不中听的话,那么就会被那些虚假的言辞充斥耳朵,影响着我们正确的判断。
在春秋战国时期,吴国和越国争霸,越国被吴国打败,越王勾践被逼上绝路,眼看就要亡国之际,越王勾践派手下贿赂吴国大臣伯嚭,送去了大量金钱和美女。并且告诉伯嚭如果越国灭亡所有好处都是吴王一个人的,但是如果越国没有灭亡,那么将会记住他的大恩,并且一直给他好处。于是伯嚭在接受了越国的贿赂之后,就极力的怂恿吴王夫差答应越国的议和请求,让越国有了喘息的机会,而最终打败了吴国。而吴国灭亡之后,伯嚭还以为自己有功,于是去找勾践邀功,结果勾践对他说:「你贪财好色,出卖自己国家,还有脸来找我。」于是将他斩杀。而吴国的灭亡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种奸臣的存在。
所以,我们在平时也一定要保持头脑的清醒,大部分的危害也都想言语一样,危险的表面总是非常的迷人。有一句古话是所有人都应该记住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推荐阅读:

唐传奇故事:圆观和尚躲了3年后转世

爱一个人很难,放弃自己心爱的人更难-感人的情话

从火药到燧发枪:西方火枪发展简史(1)

孟郊《自惜》原文及翻译赏析

赵倜简介_赵倜生平_河南督军赵倜官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