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迟国斗法视频完整版,86版西游记,车迟国斗法,究竟有没有 挖心,

车迟国斗法视频完整版,86版西游记,车迟国斗法,究竟有没有 挖心,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86版西游记,车迟国斗法,究竟有没有 挖心,下油锅的情节???????

最近看抖音,才发现这个问题。

抖音里采访当时的摄像师说:并没有下油锅的情节,那一集就是他拍的,他肯定记得。

是网友自己记错了,认为小时候看的版本,跟长大后看的版本不一样,每集时间长短都不一样。

西游记有删减,是因为一开始广电总局对电视剧没有时间长短要求。所以一开始一集西游记经常播1-2个小时。后来对电视剧有要求了,一集50分钟以内。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都是剪辑之后的版本。这个剪辑,并没有删除情节,而是每45分钟左右,剪裁成1集。

这种裁剪,让人误以为把下油锅的清洁裁剪掉了。

而实际上,只拍摄了砍头的情节,挖腹,油锅的情节,根本没拍。

另外,有一个证据证明没有拍。

我们知道虎力大仙被砍头后,孙悟空变了一只狗调走了他的头,导致他死亡。

而接下来的情节是,鹿怪和羊怪直接被国王呵斥,然后携手逃跑了,孙悟空一口仙气吹飞了2怪。这和原着不符。但是也说明了后面的挖心和油锅没有拍。

因为如果拍的话,肯定是一个一个死,不会是一起逃跑,一起被吹飞走了。对不对?应该是挖心,然后心被叼走死一个。然后下油锅被煮死一个。就不可能出现2个怪同时逃跑的情节。

西游记中车迟国斗法的故事情节

第四十六回 外道弄强欺正法心猿显圣灭诸邪

唐僧师徒四人行至车迟国。国王兴道灭佛,僧人都被罚做苦工。悟空监工道士,放走诸僧,又叫醒八戒、沙僧,好大圣,捻着诀,念个咒语,往巽地上吸一口气,呼的吹去,便是一阵狂风,径直卷进那三清殿上,把他些花瓶烛台,四壁上悬挂的功德,一齐刮倒,遂而灯火无光。

众道士心惊胆战。吹散道士之会,这行者却引八戒、沙僧,按落云头,闯上三清殿。推倒观内塑像,变为三清大吃供品。

众道士将三人当作降临的三清祈拜,以求对水。三人将尿施与,纵云而回。三大仙向国王奏说悟空等打死道士、冒充三清事。国王命唐僧等与三大仙赌赛求雨。虎力大仙先登坛弄法,召来风、云、雾诸神和四海龙王,被悟空使法力阻住,无雨降下。悟空登坛,风雷大作,暴雨倾盆。

国王见状,心悦诚服,换关文送唐僧师徒西行登程。唐僧又请国王重尊佛教、国王允准。师徒出城之日,已看到城门上贴有招僧榜文,众僧也群集道边为唐僧师徒送行。

扩展资料

该回主要角色简介:

1、虎力大仙

虎力大仙同两个师弟鹿力大仙、羊力大仙,帮助车迟国解脱旱魃。国王大喜,尊为国师,至此全国独尊道教,把众佛教徒驱服道家苦役。唐僧师徒西行到达车迟国,见五百佛教徒被道众暴力驱使,号哭连天。

行者变化为道徒,打探情况后劝慰众僧人,说圣僧唐僧将取经路过,唐僧大徒弟行者法力无边,能救众僧出苦难。唐僧师徒到来,众僧跪拜,把四人拥入因供奉的是国王像没被拆掉的智渊寺,国王就命悟空和国师赌赛祈雨。行者祈雨即来,而国师不能亦不服。

行者又以使天神现身使国王信服,愿送师徒西行。国师又从中作梗,要与唐僧赌赛隔板猜物,又被行者暗中捉弄。国师又要和唐僧比高台坐禅。行者化彩云使唐僧登高台,又捉去鹿力大仙暗害唐僧的臭虫,然后,化一条蜈蚣,使虎力大仙从高台摔下来。

虎力大仙又与行者赌隔板猜枚,行者屡屡暗中换掉箱内的物件,令虎力大仙每次都败。虎力大仙恼羞成怒,与行者赌利刀砍头,悟空先砍,虎力差土地害悟空未成;虎力砍头时悟空用毫毛变一黄狗衔头而走,虎力不能像悟空一样生头,几声呼喊,断头不来,就颈中喷血,现形身亡。

2、孙悟空

孙悟空又名孙行者、悟空,被花果山众妖尊为美猴王,玉帝封其为“齐天大圣”。

花果山顶有一块仙石,困长期吸收天真地秀、日月精华,一日从中蹦出一只石猴。他发现了花果山上的水帘洞,被众猴尊奉为王,遂称“美猴王”。

他被菩提祖师收为弟子,习得了高强本领,还闯到东海龙宫,强夺了“如意金箍棒”作为自己的兵器。之后他手持金箍棒,自封为“齐天大圣”,大闹天宫,将十万天兵天将打得落花流水。

玉帝请来西天如来佛祖解救,如来施法将悟空压在了五行山下。五百年后,观音菩萨将悟空度人佛门,让去西天如来处取佛法真经的大唐高僧唐三藏将他救出。

悟空从此成了唐僧的大徒弟。一路上,他和师弟猪八戒、沙和尚护佑师父跋山涉水,降伏了白骨精、蜘蛛精、牛魔王等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战胜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成功取到了真经,修成了正果。他本人被如来封为“斗战胜佛”。

车迟国斗法原文

车迟国斗法原文来源自:

《西游记》吴承恩 第四十六回 外道弄强欺正法 心猿显圣灭诸邪   话说那国王见孙行者有呼龙使圣之法,即将关文用了宝印,便要递与唐僧,放 行西路。那三个道士,慌得拜倒在金銮殿上启奏。那皇帝即下龙位,御手忙搀道: “国师今日行此大礼,何也?”道士说:“陛下,我等至此,匡扶社稷,保国安民, 苦历二十年来,今日这和尚弄法力,抓了丢去,败了我们声名,陛下以一场之雨, 就恕杀人之罪,可不轻了我等也?望陛下且留住他的关文,让我兄弟与他再赌一赌, 看是何如。”   那国王着实昏乱,东说向东,西说向西,真个收了关文,道:“国师,你怎么 与他赌?”虎力大仙道:“我与他赌坐禅。”国王道:“国师差矣。那和尚乃禅教出 身,必然先会禅机,才敢奉旨求经;你怎与他赌此?”大仙道:“我这坐禅,比常 不同:有一异名,教做‘云梯显圣’。”国王道:“何为‘云梯显圣’?”大仙道:“要 一百张桌子,五十张作一禅台,一张一张叠将起去,不许手攀而上,亦不用梯凳而 登,各驾一朵云头,上台坐下,约定几个时辰不动。”   国王见此有些难处,就便传旨问道:“那和尚,我国师要与你赌‘云梯显圣’ 坐禅,那个会么?”行者闻言,沉吟不答。八戒道:“哥哥,怎么不言语?”行者 道:“兄弟,实不瞒你说。若是踢天弄井,搅海翻江,担山赶月,换斗移星,诸般 巧事,我都干得;就是砍头剁脑,剖腹剜心,异样腾那,却也不怕;但说坐禅,我 就输了。我那里有这坐性?你就把我锁在铁柱子上,我也要上下爬,莫想坐得住。” 三藏忽的开言道:“我会坐禅。”行者欢喜道:“却好,却好!可坐得多少时?”三藏 道:“我幼年遇方上禅僧讲道,那性命根本上,定性存神,在死生关里,也坐二三 个年头。”行者道:“师父若坐二三年,我们就不取经罢;多也不上二三个时辰,就 下来了。”三藏道:“徒弟呀,却是不能上去。”行者道:“你上前答应,我送你上去。” 那长老果然合掌当胸道:“贫僧会坐禅。”国王教传旨,立禅台。国家有倒山之力, 不消半个时辰,就设起两座台,在金銮殿左右。   那虎力大仙下殿,立于阶心,将身一纵,踏一朵席云,径上西边台上坐下。行 者拔一根毫毛,变做假象,陪着八戒、沙僧,立于下面,他却作五色祥云,把唐僧 撮起空中,径至东边台上坐下。他又敛祥光,变作一个虫,飞在八戒耳朵边道: “兄弟,仔细看着师父,再莫与老孙替身说话。”那呆子笑道:“理会得,理会得!”   却说那鹿力大仙在绣墩上坐看多时,他两个在高台上,不分胜负,这道士就助 他师兄一功:将脑后短发,拔了一根,捻着一团,弹将上去,径至唐僧头上,变作 一个大臭虫,咬住长老。那长老先前觉痒,然后觉疼。原来坐禅的不许动手,动手 算输。一时间疼痛难禁,他缩着头,就着衣襟擦痒。八戒道:“不好了!师父羊儿风 发了。”沙僧道:“不是,是头风发了。”行者听见道:“我师父乃志诚君子,他说会 坐禅,断然会坐;说不会,只是不会。君子家,岂有谬乎?你两个休言,等我上去 看看。”   好行者,嘤的一声,飞在唐僧头上,只见有豆粒大小一个臭虫叮他师父。慌忙 用手捻下,替师父挠挠摸摸。那长老不疼不痒,端坐上面。行者暗想道:“和尚头 光,虱子也安不得一个,如何有此臭虫?……想是那道士弄的玄虚,害我师父。哈 哈!枉自也不见输赢,等老孙去弄他一弄!”这行者飞将去,金殿兽头上落下,摇身 一变,变作一条七寸长的蜈蚣,径来道士鼻凹里叮了一下。那道士坐不稳,一个筋 斗,翻将下去,几乎丧了性命;幸亏大小官员人多救起。国王大惊,即着当驾太师 领他往文华殿里梳洗去了。行者仍驾祥云,将师父驮下阶前,已是长老得胜。   那国王只教放行。鹿力大仙又奏道:“陛下,我师兄原有暗风疾,因到了高处, 冒了天风,旧疾举发,故令和尚得胜。且留下他,等我与他赌‘隔板猜枚’。”国王 道:“怎么叫做‘隔板猜枚’?”鹿力道:“贫道有隔板知物之法,看那和尚可能够。 他若猜得过我,让他出去;猜不着,凭陛下问拟罪名,雪我昆仲之恨,不污了二十 年保国之恩也。”   真个那国王十分昏乱,依此谗言。即传旨,将一朱红漆的柜子,命内官抬到宫 殿。教娘娘放上件宝贝。须臾抬出,放在白玉阶前,教僧道:“你两家各赌法力, 猜那柜中是何宝贝。”三藏道:“徒弟,柜中之物,如何得知?”行者敛祥光,还变 作虫,钉在唐僧头上道:“师父放心,等我去看看来。”好大圣,轻轻飞到柜上, 爬在那柜脚之下,见有一条板缝儿。他钻将进去,见一个红漆丹盘,内放一套宫衣, 乃是山河社稷袄,乾坤地理裙。用手拿起来,抖乱了,咬破舌尖上,一口血哨喷将 去,叫声“变!”即变作一件破烂流丢一口钟;临行又撒上一泡臊溺,却还从板缝 里钻出来,飞在唐僧耳朵上道:“师父,你只猜是破烂流丢一口钟。”三藏道:“他 教猜宝贝哩,流丢是件甚宝贝?”行者道:“莫管他,只猜着便是。”   唐僧进前一步,正要猜,那鹿力大仙道:“我先猜,那柜里是山河社稷袄,乾 坤地理裙。”唐僧道:“不是,不是,柜里是件破烂流丢一口钟。”国王道:“这和尚 无礼!敢笑我国中无宝,猜甚么流丢一口钟!”教:“拿了!”那两班校尉,就要动手, 慌得唐僧合掌高呼: “陛下,且赦贫僧一时,待打开柜看。端的是宝,贫僧领罪;如不是宝,却不屈了 贫僧也?”国王教打开看。当驾官即开了,捧出丹盘来看,果然是件破烂流丢一口 钟。   国王大怒道:“是谁放上此物?”龙座后面,闪上三宫皇后道:“我主,是梓童 亲手放的山河社稷袄,乾坤地理裙,却不知怎么变成此物。”国王道:“御妻请退, 寡人知之。宫中所用之物,无非是缎绢绫罗,那有此甚么流丢?”教:“抬上柜来, 等朕亲藏一宝贝,再试如何。”   那皇帝即转后宫,把御花园里仙桃树上结得一个大桃子 ——有碗来大小——摘下,放在柜内,又抬下叫猜。唐僧道:“徒弟啊,又来猜了。” 行者道:“放心,等我再去看看。”又嘤的一声,飞将去,还从板缝儿钻进去;见是 一个桃子,正合他意,即现了原身,坐在柜里,将桃子一顿口啃得干干净净,连两 边腮凹儿都啃净了,将核儿安在里面。仍变虫,飞将出去,钉在唐僧耳朵上道: “师父,只猜是个桃核子。”长老道:“徒弟啊,休要弄我。先前不是口快,几乎拿 去典刑。这番须猜宝贝方好。桃核子是甚宝贝?”行者道:“休怕,只管赢他便了。”   三藏正要开言,听得那羊力大仙道:“贫道先猜,是一颗仙桃。”三藏猜道:“不 是桃,是个光桃核子。”那国王喝道:“是朕放的仙桃,如何是核?三国师猜着了。” 三藏道:“陛下,打开来看就是。”当驾官又抬上去打开,捧出丹盘,果然是一个核 子,皮肉俱无。国王见了,心惊道:“国师,休与他赌斗了,让他去罢。寡人亲手 藏的仙桃,如今只是一核子,是甚人吃了?想是有鬼神暗助他也。”八戒听说,与沙 僧微微冷笑道:“还不知他是会吃桃子的积年哩!”   正话间,只见那虎力大仙从文华殿梳洗了,走上殿道:“陛下,这和尚有搬运 抵物之术,抬上柜来,我破他术法,与他再猜。”国王道:“国师还要猜甚?”虎力 道:“术法只抵得物件,却抵不得人身。将这道童藏在里面,管教他抵换不得。”这 小童果藏在柜里,掩上柜盖,抬将下去,教:“那和尚再猜,这三番是甚宝贝。”三 藏道:“又来了!”行者道:“等我再去看看。”嘤的又飞去,钻入里面,见是一个小 童儿。好大圣,他却有见识。果然是: 腾那天下少,似这伶俐世间稀!   他就摇身一变,变作个老道士一般容貌。进柜里叫声“徒弟。”童儿道:“师父, 你从那里来的?”行者道:“我使遁法来的。”童儿道:“你来有么教诲?”行者道: “那和尚看见你进柜来了,他若猜个道童,却不又输了?是特来和你计较计较,剃 了头,我们猜和尚罢。”童儿道:“但凭师父处治,只要我们赢他便了。若是再输与 他,不但低了声名,又恐朝廷不敬重了。”行者道:“说得是。我儿过来。赢了他, 我重重赏你。”将金箍棒就变作一把剃头刀,搂抱着那童儿,口里叫道:“乖乖,忍 着疼,莫放声,等我与你剃头。”须臾,剃下发来,窝作一团,塞在那柜脚纥络里。 收了刀儿,摸着他的光头道:“我儿,头便像个和尚,只是衣裳不趁。脱下来,我 与你变一变。”那道童穿的一领葱白色云头花绢绣锦沿边的鹤氅,真个脱下来,被 行者吹一口仙气,叫“变!”即变做一件土黄色的直裰儿,与他穿了。却又拔下两 根毫毛,变作一个木鱼儿,递在他手里道:“徒弟,须听着。但叫道童,千万莫出 去;若叫和尚,你就与我顶开柜盖,敲着木鱼,念一卷佛经钻出来,方得成功也。” 童儿道:“我只会念《三官经》、《北斗经》、《消灾经》,不会念佛家经。”行者道:“你 可会念佛?”童儿道:“阿弥陀佛,那个不会念?”行者道:“也罢,也罢,就念佛, 省得我又教你,切记着,我去也。”还变虫,钻出去,飞在唐僧耳轮边道:“师 父,你只猜是个和尚。”三藏道:“这番他准赢了。”行者道:“你怎么定得?”三藏 道:“经上有云:‘佛、法、僧三宝。’和尚却也是一宝。”   正说处,只见那虎力大仙道:“陛下,第三番是个道童。”只管叫,他那里肯出 来。三藏合掌道:“是个和尚。”八戒尽力高叫道:“柜里是个和尚!”那童儿忽的顶 开柜盖,敲着木鱼,念着佛,钻出来。喜得那两班文武,齐声喝采。唬得那三个道 士,口无言。国王道:“这和尚是有鬼神辅佐!怎么道士入柜,就变做和尚?纵有 待诏跟进去,也只剃得头便了,如何衣服也能趁体,口里又会念佛?国师啊!让他去 罢!”   虎力大仙道:“陛下,左右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贫道将锺南山幼时学的 武艺,索性与他赌一赌。”国王道:“有甚么武艺?”虎力道:“弟兄三个,都有些 神通。会砍下头来,又能安上;剖腹剜心,还再长完;滚油锅里,又能洗澡。”国 王大惊道:“此三事都是寻死之路!”虎力道:“我等有此法力,才敢出此朗言,断 要与他赌个才休。”那国王叫道:“东土的和尚,我国师不肯放你,还要与你赌砍头 剖腹,下滚油锅洗澡哩。”   行者正变作虫,往来报事。忽听此言,即收了毫毛,现出本相,哈哈大笑 道:“造化,造化!买卖上门了!”八戒道:“这三件都是丧性命的事,怎么说买卖上 门?”行者道:“你还不知我的本事。”八戒道:“哥哥,你只像这等变化腾那也够 了,怎么还有这等本事?”行者道:“我啊: 砍下头来能说话,剁了臂膊打得人。 扎去腿脚会走路,剖腹还平妙绝伦。 就似人家包匾食,一捻一个就囫囵。 油锅洗澡更容易,只当温汤涤垢尘。” 八戒、沙僧闻言,呵呵大笑。行者上前道:“陛下,小和尚会砍头。”国王道:“你 怎么会砍头?”行者道:“我当年在寺里修行,曾遇着一个方上禅和子,教我一个 砍头法,不知好也不好,如今且试试新。”国王笑道:“那和尚年幼不知事。砍头那 里好试新?头乃六阳之首,砍下即便死矣。”虎力道:“陛下,正要他如此,方才出 得我们之气。”那昏君信他言语,即传旨,教设杀场。   一声传旨,即有羽林军三千,摆列朝门之外。国王教:“和尚先去砍头。”行者 欣然应道:“我先去,我先去!”拱着手,高呼道:“国师,恕大胆,占先了。”拽回 头,往外就走。唐僧一把扯住道:“徒弟呀,仔细些。那里不是耍处。”行者道:“怕 他怎的!撒了手,等我去来。”   那大圣径至杀场里面,被刽子手挝住了,捆做一团。按在那土墩高处,只听喊 一声“开刀!”飕的把个头砍将下来。又被刽子手一脚踢了去,好似滚西瓜一般, 滚有三四十步远近。行者腔子中更不出血。只听得肚里叫声:“头来!”慌得鹿力大 仙见有这般手段,即念咒语,教本坊土地神:“将人头扯住,待我赢了和尚,奏 了国王,与你把小祠堂盖作大庙宇,泥塑像改作正金身。”原来那些土地神因他 有五雷法,也服他使唤,暗中真个把行者头按住了。行者又叫声:“头来!”那头一 似生根,莫想得动。行者心焦,捻着拳,挣了一挣,将捆的绳子就皆挣断,喝声: “长!”飕的腔子内长出一个头来。唬得那刽子手,个个心惊;羽林军,人人胆战。 那监斩官急走入朝奏道:“万岁,那小和尚砍了头,又长出一颗来了。”八戒冷笑道: “沙僧,那知哥哥还有这般手段。”沙僧道:“他有七十二般变化,就有七十二个头 哩。”   说不了,行者走来,叫声“师父。”三藏大喜道:“徒弟,辛苦么?”行者道: “不辛苦,倒好耍子。”八戒道:“哥哥,可用刀疮药么?”行者道:“你是摸摸看, 可有刀痕?”那呆子伸手一摸,就笑得呆呆睁睁道:“妙哉,妙哉!却也长得完全, 截疤儿也没些儿!”   兄弟们正都欢喜,又听得国王叫领关文:“赦你无罪。快去!快去!”行者道:“关 文虽领,必须国师也赴曹砍砍头,也当试新去来。”国王道:“大国师,那和尚也不 肯放你哩。你与他赌胜,且莫唬了寡人。”虎力也只得去,被几个刽子手,也捆翻 在地,幌一幌,把头砍下,一脚也踢将去,滚了有三十余步,他腔子里也不出血, 也叫一声:“头来!”行者即忙拔下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变!”变作一条黄犬, 跑入场中,把那道士头,一口衔来,径跑到御水河边丢下不题。   却说那道士连叫三声,人头不到,怎似行者的手段,长不出来,腔子中,骨都 都红光迸出。可怜空有唤雨呼风法,怎比长生果正仙?须臾,倒在尘埃。众人观看, 乃是一只无头的黄毛虎。   那监斩官又来奏:“万岁,大国师砍下头来,不能长出,死在尘埃,是一只无 头的黄毛虎。”国王闻奏,大惊失色。目不转睛,看那两个道士。鹿力起身道:“我 师兄已是命到禄绝了,如何是只黄虎!这都是那和尚惫懒,使的掩样法儿,将我师 兄变作畜类!我今定不饶他,定要与他赌那剖腹剜心!”   国王听说,方才定性回神。又叫:“那和尚,二国师还要与你赌哩。”行者道: “小和尚久不吃烟火食,前日西来,忽遇斋公家劝饭,多吃了几个馍馍;这几日腹 中作痛,想是生虫,正欲借陛下之刀,剖开肚皮,拿出脏腑,洗净脾胃,方好上西 天见佛。”国王听说,教:“拿他赴曹。”那许多人,搀的搀,扯的扯。行者展脱手 道:“不用人搀,自家走去。但一件,不许缚手,我好用手洗刷脏腑。”国王传旨, 教:“莫绑他手。”   行者摇摇摆摆,径至杀场。将身靠着大桩,解开衣带,露出肚腹。那刽子手将 一条绳套在他膊项上,一条绳札住他腿足,把一口牛耳短刀,幌一幌,着肚皮下一 割,搠个窟窿。这行者双手爬开肚腹,拿出肠脏来,一条条理够多时,依然安在里 面。照旧盘曲,捻着肚皮,吹口仙气,叫“长!”依然长合。国王大惊,将他那关 文捧在手中道:“圣僧莫误西行,与你关文去罢。”行者笑道:“关文小可,也请二 国师剖剖剜剜,何如?”国王对鹿力说:“这事不与寡人相干,是你要与他做对头 的。请去,请去。”鹿力道:“宽心,料我决不输与他。”   你看他也像孙大圣,摇摇摆摆,径入杀场,被刽子手套上绳,将牛耳短刀,唿 喇的一声,割开肚腹,他也拿出肝肠,用手理弄。行者即拔一根毫毛,吹口仙气, 叫“变!”即变作一只饿鹰,展开翅爪,飕的把他五脏心肝,尽情抓去,不知飞向 何方受用。这道士弄做一个空腔破肚淋漓鬼,少脏无肠浪荡魂。那刽子手蹬倒大桩, 拖尸来看,呀!原来是一只白毛角鹿!   慌得那监斩官又来奏道:“二国师晦气,正剖腹时,被一只饿鹰将脏腑肝肠都 刁去了,死在那里。原身是个白毛角鹿也。”国王害怕道:“怎么是个角鹿?”那羊 力大仙又奏道:“我师兄既死,如何得现兽形?这都是那和尚弄术法坐害我等。等我 与师兄报仇者。”国王道:“你有甚么法力赢他?”羊力道:“我与他赌下滚油锅洗 澡,”国王便教取一口大锅,满着香油,教他两个赌去。行者道:“多承下顾。小和 尚一向不曾洗澡,这两日皮肤燥痒,好歹荡荡去。”   那当驾官果安下油锅,架起干柴,燃着烈火,将油烧滚,教和尚先下去。行者 合掌道:“不知文洗,武洗?”国王道:“文洗如何?武洗如何?”行者道:“文洗不 脱衣服,似这般叉着手,下去打个滚,就起来,不许污坏了衣服,若有一点油腻算 输。武洗要取一张衣架,一条手巾,脱了衣服,跳将下去,任意翻筋斗,竖蜻蜓, 当耍子洗也。”国王对羊力说:“你要与他文洗,武洗?”羊力道:“文洗恐他衣服 是药炼过的,隔油。武洗罢。”行者又上前道:“恕大胆,屡次占先了。”你看他脱 了布直裰,褪了虎皮裙,将身一纵,跳在锅内,翻波斗浪,就似负水一般顽耍。   八戒见了,咬着指头,对沙僧道:“我们也错看了这猴子了!平时间言讪语, 斗他耍子,怎知他有这般真实本事!”他两个唧唧哝哝,夸奖不尽。行者望见,心 疑道:“那呆子笑我哩!正是‘巧者多劳拙者闲’。老孙这般舞弄,他倒自在。等我 作成他捆一绳,看他可怕。”正洗浴,打个水花,淬在油锅底上,变作个枣核钉儿, 再也不起来了。   那监斩官近前又奏:“万岁,小和尚被滚油烹死了。”国王大喜,教捞上骨骸来 看。刽子手将一把铁笊篱,在油锅里捞,原来那笊篱眼稀,行者变得钉小,往往来 来,从眼孔漏下去了,那里捞得着!又奏道:“和尚身微骨嫩,俱札化了。”   国王教:“拿三个和尚下去!”两边校尉,见八戒面凶,先揪翻,把背心捆了。 慌得三藏高叫:“陛下,赦贫僧一时。我那个徒弟,自从归教,历历有功;今日冲 撞国师,死在油锅之内,奈何先死者为神,我贫僧怎敢贪生!正是天下官员也管着 天下百姓。陛下若教臣死,臣岂敢不死。只望宽恩,赐我半盏凉浆水饭,三张纸马, 容到油锅边,烧此一陌纸,也表我师徒一念,那时再领罪也。”国王闻言道:“也是, 那中华人多有义气。”命取些浆饭、黄钱与他。果然取了,递与唐僧。   唐僧教沙和尚同去。行至阶下,有几个校尉,把八戒揪着耳朵,拉在锅边。三 藏对锅祝曰:“徒弟孙悟空! 自从受戒拜禅林,护我西来恩爱深。 指望同时成大道,何期今日你归阴! 生前只为求经意,死后还存念佛心。 万里英魂须等候,幽冥做鬼上雷音!” 八戒听见道:“师父,不是这般祝了。沙和尚,你替我奠浆饭,等我祷。”那呆子捆 在地下,气呼呼的道:   “闯祸的泼猴子,无知的弼马温!该死的泼猴子,油烹的弼马温!猴儿了帐,马 温断根!”   孙行者在油锅底上,听得那呆子乱骂,忍不住现了本相。赤淋淋的,站在油锅 底道:“馕糟的夯货,你骂那个哩!”唐僧见了道:“徒弟,唬杀我也!”沙僧道:“大 哥干净推佯死惯了!”慌得那两班文武,上前来奏道:“万岁,那和尚不曾死,又打 油锅里钻出来了。”监斩官恐怕虚诳朝廷,却又奏道:“死是死了,只是日期犯凶, 小和尚来显魂哩。”   行者闻言大怒,跳出锅来,揩了油腻,穿上衣服,掣出棒,挝过监斩官,着头 一下,打做了肉团,道:“我显甚么魂哩!”唬得多官连忙解了八戒,跪地哀告:“恕 罪!恕罪!”国王走下龙座。行者上殿扯住道:“陛下不要走,且教你三国师也下下 油锅去。”那皇帝战战兢兢道:“三国师,你救朕之命,快下锅去,莫教和尚打我。”   羊力下殿,照依行者脱了衣服,跳下油锅,也那般支吾洗浴。   行者放了国王,近油锅边,叫烧火的添柴,却伸手探了一把,呀!那滚油都冰 冷,心中暗想道:“我洗时滚热,他洗时却冷。我晓得了,这不知是那个龙王,在 此护持他哩。”急纵身跳在空中,念声“”字咒语,把那北海龙王唤来:“我把你 这个带角的蚯蚓,有鳞的泥鳅!你怎么助道士冷龙护住锅底,教他显圣赢我!”唬得 那龙王喏喏连声道:“敖顺不敢相助。大圣原来不知。这个孽畜,苦修行了一场, 脱得本壳,却只是五雷法真受,其余都了傍门,难归仙道。这个是他在小茅山学 来的‘大开剥’。那两个已是大圣破了他法,现了本相。这一个也是他自己炼的冷 龙,只好哄瞒世俗之人耍子,怎瞒得大圣!小龙如今收了他冷龙,管教他骨碎皮焦, 显什么手段。”行者道:“趁早收了,免打!”那龙王化一阵旋风,到油锅边,将冷 龙捉下海去不题。   行者下来,与三藏、八戒、沙僧立在殿前,见那道士在滚油锅里打挣,爬不出 来。滑了一跌,霎时间骨脱皮焦肉烂。   监斩官又来奏道:“万岁,三国师化了也。”那国王满眼垂泪,手扑着御案, 放声大哭道: “人身难得果然难,不遇真传莫炼丹。 空有驱神咒水术,却无延寿保生丸。 圆明混,怎涅?徒用心机命不安。 早觉这般轻折挫,何如秘食稳居山!” 这正是: 点金炼汞成何济,唤雨呼风总是空!   毕竟不知师徒们怎的维持,且听下回分解。

新西游记车迟国斗法是哪一集

2010版新《西游记》车迟国斗法在23集末尾提出比试法力,正式斗法在24集和25集

具体内容简介如下: 第24集 施法车迟国   悟空保护师父,先斗祈雨。悟空动员天庭诸位神仙相助,呼风唤雨岂在话下,而妖道自然均遭失败。但是祈雨失败的三位道士并不善罢甘休,提出师徒祈雨成功并非真正的功力,不能为师徒倒换官文,遂再提出呼唤龙王现身,悟空自然轻松过关,但是三妖道并不服气,还要与唐僧比试云梯坐禅,悟空协助师父轻松赢得比赛,此时,国王已然对师徒另眼相看,但是碍于三妖道,他不得不再次答应双方比试隔板猜物,这比试对于悟空自然算不上什么难事,悟空倒也乐意奉陪到底。几局下来,悟空均胜,三妖道提出砍头比试,以为就此可以除掉孙悟空,哪知悟空只想要看个明白这三妖到底还有什么把戏,他被砍掉的头,瞬间就复原,而轮到妖道虎力被砍头,却是一片血淋淋的头颅落地,尸首现出原形黄毛虎。 第25集 斗法降三妖   妖道鹿力见此景状,还要跟悟空比试剜心,悟空不由分说,自己将心给掏了出来,而悟空瞬间变出一只饥饿老鹰,将鹿力五脏六腑啄个精光,倒地的尸体变成一只白鹿。剩下唯一一位妖道羊力大仙死不悔改,竟与悟空比试下油锅洗澡,最终落下几根羊骨头。国王这才醒悟,原来自己宠信的竟然是三位作恶的妖怪。幡然悔悟,为师徒倒换了官文,唐僧趁机替车迟国僧人找回自由和平等,国王大彻。众僧和国王一众人等为师徒送行。师徒路经通天河,因无人渡船,便决计停留一晚,谁知就在此时,他们便路遇两个小鬼。等师徒一行到了陈家借宿之时,才知原来这两个小鬼便是即将被父母供奉给村里大王的供品,每年村里只有供奉给大王童男童女一对,才可保佑全村风调雨顺。悟空自知此事必有蹊跷,询过陈家主人后,才知这也是被逼无奈才为之的,悟空和八戒变身童男童女去会会那妖怪到底为何物。

求86版西游记,车迟国斗法,挖心泡澡的视频,我新生,悬赏比较少

://tv.sohu/20100909/n274829404.s

57:00 楼主,你点击上面的链接,把光标定位在57分,看下之后的情节,是不是你要的! 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车迟国斗法概括

  1、主要内容

  车迟国国王兴道灭佛,国王命唐僧等与三大仙赌赛求雨。虎力先登坛弄法,召诸神和四海龙王,悟空使法力阻住,无雨降下。悟空登坛,暴雨倾盆。虎力与唐僧各在高台坐禅。虎力变出臭虫咬唐僧,悟空反击,使他跌下;赌猜柜中之物,赌砍头剖腹油锅洗澡等,悟空使计,三仙皆输。   2、斗法内容   ①云台显圣   唐僧和羊力大仙在高台上坐禅,羊力变臭虫扰乱唐僧注意力,悟空变“蜈蚣”叮鹿力,唐僧胜。   ②隔板猜物   唐僧和鹿力竞猜柜中物,先后为宫衣(破烂流丢一口钟),仙桃(桃核),道童(和尚),唐僧胜。   ③与虎力比求雨   唐僧和虎力比求雨,悟空与各仙约定好信号,唐僧求雨成功。   ④砍下头颅还能长上   悟空与虎力比砍头,悟空先,虎力差土地害悟空未成;虎力砍头时悟空变一狼狗衔头而走,虎力现原形死亡。   ⑤开膛剖肚   悟空与鹿力比剖腹,变一鹰叼走它的内脏,鹿力死亡。   ⑥滚油锅   找来北海龙王破羊力的“冷龙”,羊力死亡。   3、原着简介   《西游记》主要描写了唐朝太宗贞观年间孙悟空、猪八戒、沙僧、白龙马四人保护唐僧西行取经,沿途历经磨难(连同唐僧出生到取经前的磨难共九九八十一难),一路降妖伏魔,化险为夷,最后到达西天,取得真经的故事。

车迟国斗法简介

师徒来到车迟国,因佛道之争和前夜宿怨争执。忽众百姓来求国师祈雨,国王就命唐僧和国师赌祈雨。在悟空的扶持下,唐僧祈雨即来,而虎力不能亦不服。羊力又从中作梗,要与唐僧赌赛隔板猜物,又被悟空暗中捉弄而失败。国师又要和唐僧比高台坐禅。悟空化彩云使唐僧登高台,又捉去鹿力大仙暗害唐僧的臭虫,然后,化一条蜈蚣,使鹿力从高台摔下来。虎力大仙恼羞成怒,与悟空赌利刀砍头,鹿力大仙愿赌剖腹剜心,羊力大仙赌赤身下油锅,但一一被悟空所破,三国师都死于非命,现身才知是虎、鹿和羊。国王见状,心悦诚服,换关文送唐僧师徒西行登程。唐僧又请国王重尊佛教、国王允准。

扩展资料

小说《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取经路上经过的一个国家,详见第四十四回《法身元运逢车力 心正妖邪度脊关》,第四十五回《三清观大圣留名 车迟国猴王显法》和第四十六回《外道弄强欺正法 心猿显圣灭诸邪》。

西游记 车迟国斗法 简述

虎力、鹿力、羊力来到车迟国后被国王尊为国师,在全国独尊道教,把众佛教徒驱服道家做苦役。佛教徒大多被虐死。

唐僧师徒西行到达车迟国,见五百佛教徒被道众暴力驱使,鬼哭狼嚎。悟空化为道徒,打探情况后劝慰众僧人,说圣僧唐僧将取经路过,唐僧大徒弟孙悟空法力无边,能救众僧出苦难。唐僧趋朝换文西行,国师不许,要追究夜晚之事。

悟空正和国师争执间,忽众百姓来求国师祈雨,国王就命唐僧和国师赌祈雨。国师被悟空所破,三国师都死于非命,现身才知是虎、鹿和羊。

国王见状,心悦诚服,换关文送唐僧师徒西行登程。唐僧又请国王重尊佛教、国王允准。师徒出城之日,已看到城门上贴有招僧榜文,众僧也群集道边为唐僧师徒送行。

扩展资料:

唐僧师徒为关文,与三妖斗法,斗法项目如下:

第一场虎力大仙与唐僧师徒比求雨,孙悟空上天见雨神胜了第一场。

第二场虎力大仙与唐僧比云梯显圣,被孙悟空变七寸长的蜈蚣咬下云梯。

第三场鹿力大仙与唐僧师徒隔板猜枚,孙悟空进柜或变或吃,三次皆胜。

第四场比砍头,孙悟空用猴毛变狗把虎力大仙头叼走,虎力大仙死。

第五场比剖腹挖心,孙悟空用猴毛变鹰把鹿力大仙五脏心肝抓走,鹿力大仙死。

第六场比下油锅,孙悟空抓走羊力大仙的冷龙,羊力大仙骨脱皮焦肉烂死。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车迟国斗法

西游记(201)油锅(4)

推荐阅读:

梦见父亲打我是什么预兆? -周公解梦

隋朝服饰特点 隋朝男人女子都穿什么样的衣服?

现代活济公:阿日扎普康寺的布达堪布

德育故事:《二十四廉》【初集卷七】

荷马史诗的故事梗概 关于荷马史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