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黑社会刘涌:沈阳没人敢动我

人大代表黑社会刘涌:沈阳没人敢动我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人大代表黑社会刘涌:沈阳没人敢动我

去年7月以来,沈阳市公安机关集中警力对刘涌特大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实施坚决打击,将这一横行当地多年的黑恶势力彻底摧毁,46名成员全部抓捕到案。经公安机关查实,刘涌长期以来网罗一批打手,猖狂作案,暴敛钱财,共作案42起,打死打伤42人,其中死亡1人,重伤16人。公安机关收缴各种涉案枪支13支,各种藏刀、匕首、枪刺等凶器26把。大量证据表明,刘涌集团是一个组织比较严密、疯狂危害社会、拉拢腐蚀干部并具一定经济实力的黑社会性质集团。
刘涌,40岁,原沈阳市人大代表,嘉阳集团董事长。沈阳市公安局给刘涌总结的迅速暴富的秘诀是:“以严密的武装组织做后盾,以残忍的武力打压竞争对手,以卑鄙的暴力行为垄断市潮。
非法致富、暴力聚财是其发家的一大特点。1992年,他持枪打伤一名派出所副所长,被警方通缉。1994年刘涌在广州市被抓押解回沈阳,1995年他买通有关人员骗得取保候审,直至1997年初解除。在取保候审期间,刘涌仍猖狂作案,强取豪夺。为达到聚敛钱财、独霸一方的目的,刘涌纠集一批有前科劣迹的人员充当打手,购买大量枪支弹药和藏刀、匕首,猖狂打、砸、砍、杀,与其他黑势力火拼。后来又有其弟刘军、朱赤(均为和平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等多名基层民警加入,更令其胆大妄为。
以严密武装组织作“保障”,以残忍的手段打压竞争对手,以卑鄙的行为垄断市场,刘涌在沈阳迅速暴力致富。刘涌还通过巨额行贿、不付利息等违规手段,从金融机构获得上亿元贷款,在沈阳市黄金商业区大搞房地产开发。刘涌暴敛钱财,大搞房地产“砸拆”。1999年6月,中街大药房因没有“顺从”,刘便指使打手持凶器闯入中街大药房进行打砸,将值班经理及部分员工砍伤。返回途中,他们又闯入“李连贵大饼店”,砍伤老板,砸毁室内设施。接着,刘一伙又砸了台湾乡村风味楼的玻璃,使这几家店铺被迫搬走。
只要是刘涌看中了的地方,他便通过武力霸占到手。他为了兴办中街百佳超市,硬是将中街盛京饭店一楼门市租到手。盛京饭店经理吴某开始不同意,刘涌便指使5名打手,闯进办公室将吴某及秘书等多人打伤,迫使其签订了租房合同。1998年6月,因为房租等问题发生纠纷,刘涌又指使打手将其主管部门沈阳市饮食服务公司经理刘某砍成重伤,该经理的司机也在制止暴力时被砍伤。
在日常生活中,刘涌流氓成性,随意砍杀,滥伤无辜。刘涌还常与其他黑势力火拼,巩固其“黑道霸主”地位。刘涌与几名民警及打手在自己开的饭店中吃饭,与沈阳市另一黑势力团伙首领李俊岩(己被公安机关打掉)等人发生争执,展开枪战。刘涌从身边民警朱赤的提包里拿出手枪连开数枪,将李的腿打断。
刘涌欺行霸市,为了垄断云雾山香烟的批发,指使其打手给经销同类烟的业户“一点颜色看看”,1999年10月,竟将业户王某活活打死。
刘涌不仅为暴敛钱财大打出手,而且为称霸一方滥杀无辜。
1998年,刘在大卫营娱乐城包了3个房间搞宴请,由于来人只坐了两个房间,服务员便将空着的房间让给客人朱某等。点菜时,刘涌得知此情后,蛮横地驱赶朱某等人,朱不从,刘及其打手便持刀将朱某等数人连砍带刺,从三楼追至一楼,造成多人受伤,一人脾摘除。
刘涌经常为所谓哥们“抱打不平”。1995年某月,刘为给一名小哥们“出气”,指使手下人找到“金犀宝”的老板,乱刀齐下,一直追到某机关院内,又扎又砍达100多刀方才罢手。1998年冬天,刘涌和打手在小格兰酒店吃饭,为一点小事与邻桌就餐的黄某等人发生口角殴斗,致使黄某等人到第四人民医院包扎缝合。刘涌带领数名打手开着四辆轿车追至医院,对着正在缝合伤口的黄某等人又是一顿乱砍。过后,刘逼迫黄某等人向其交出3万元钱摆平。
刘滥杀无辜己到了极其残忍、无以复加的程度。2000年5月,刘涌的岳父患病求医找到了一个自称会气功的“算命大仙”。
刘涌听说也来凑热闹,当“大仙”没有对刘说出其期待的吉利话时,刘涌当即用手机召来打手让他们教训“大仙”。次日,其打手持刀闯进“大仙”家里,不由分说一顿乱砍,可怜“大仙”被扎了20多刀,肠子都流了出来,光抢救输血就输了2500多毫升,好不容易才保住了性命。
刘涌胆大妄为,心黑手毒,对执行公务人员也不放过。他为了逃避政府的监管、检查,大搞“杀一做百”。 1998年,省技术监督局郭某等3名工作人员根据群众举报,到刘涌经营的中街百佳自选商场检查,要求提供进货证明,引起刘涌不满。在检查人员从百佳太原街总部还没走出十几步的地方,就被刘涌派来的七八个打手一顿砍杀,直砍得郭某等人血肉模糊,伤痕累累。
众多“闪亮”的光环中,刘涌最看重的是人大代表这个头衔在众多“闪亮”的光环中,刘涌最看重的是人大代表这个头衔,把它印在名片最显眼位置,以此为金字招牌,骗取有关部门的支持。这些年,刘涌勾结地方党政部门的腐败分子,编织了强大的“保护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么一个黑社会头目,反以人大代表身份监督公安等执法机关。有了政治地位的刘涌不断收拾其他的黑势力,巩固其“黑道霸主”地位。
一个恶行累累的黑社会犯罪集团头子,为什么能当上人大代表?
刘涌的保护伞最直接的是三个人:原沈阳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实是刘涌的干爹,和平区劳动局副局长高明贤是干妈,市中级法院副院长、以致公党沈阳主委身份担任市政协副主席的焦玫瑰则是他的妍头。
刘涌交代说:” 1995年取保候审放出来后,和平区劳动局副局长高明贤让我到劳动局下属的一个企业搞承包,得以继续经商。
为了取得劳动局的关照,就给局领导送礼。1997年,局长凌德秀推荐我当上了和平区政协委员。年底我又找局领导帮忙,推荐我当市人大代表候选人,后来选上了。1997年、1998年春节前,我以过节看望为由,给几位局长各送去10万元作为酬谢。我想当人大代表,是为了有政治生命,提高政治地位;我给领导送礼,是因为领导手中有权,遇到麻烦事好找他们帮忙,生意才能赚钱。
沈阳市和平区人大主任郑阳介绍,刘涌是由区劳动局党总支推荐,成为和平选区的市人大代表候选人。据调查,这一推荐完全是由刘涌“干妈”、和平区劳动局党总支书记高明贤等人暗箱操作完成的。刘涌与高明贤个人关系甚密,认高作“干妈”,在区劳动局内人人皆知。和平区劳动局一名前任领导说:“当时高明贤主抓党务和企业,包括我在内的局党组成员根本不知道是她决定推荐刘涌当人大代表的,她也没提交局党组和局党总支部班子讨论。”作为局党总支部副书记的吴璞说:“我后来是按高明贤的要求,给刘涌的鉴定材料盖组织公章时才知道此事。”
在刘涌的市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的正面记载:” 1986 1994年中华商场,1994年至今(1997年底)市百佳自选商潮。背面的溢美之辞是:“刘涌将一个商场发展成为一个企业集团,安置就业人员300多人,为振兴和平区经济做出很大贡献”,“思想先进,作风正派,具备人民代表的资格”。
刘涌曾说:“晚上一个电话,我就可以让某某领导到家里来,在沈阳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在公安局秘密立案时,某重要部门的负责人竟给公安局打来电话探风:“听说你们要收拾刘涌。据我了解,这个人不错啊!”
保护刘涌的势力如此强大,扶持他的力量可能更大。记者了解到,马向东到澳门赌博时随身带着刘涌的部下做保镖,而刘涌在寸土寸金的中街贷款上亿元开发的嘉阳广场用地,由马向东大笔一挥免去了土地出让金。至于为什么无偿划拨,下面没人敢问,上面也没人去问。
更有甚者,刘涌曾宣称,他管沈阳市市长慕绥新叫“大哥”,频繁交往,曾亲手送慕数万美金。
2001年6月,慕绥新被开除党籍,马向东、刘实等8名官员己于2000年底被移交省司法机关审理。
人敢黑社会

推荐阅读:

清代官吏便服与朝服介绍

这是J.K.罗琳为哈利波特想出神奇点子的地方(照片)

长颈鹿事实与照片

哪位元帅改毛泽东“敌进我退”战法为“敌进我进”

带有瞇字的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