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绥的皇后之路――女主临朝:东汉六位实际掌握最高权力的皇太后

邓绥的皇后之路――女主临朝:东汉六位实际掌握最高权力的皇太后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邓绥的皇后之路――女主临朝:东汉六位实际掌握最高权力的皇太后

  说到皇太后临朝听政,历史上汉、唐、宋、元、明、清等封建王朝都曾有过。明朝有些特殊,明英宗的祖母张太皇太后虽然没有名分上的临朝,但明朝大权掌握在她手上。不过要说女主临朝最多的,还得说是东汉。
>
>   东汉自章帝刘早逝之后,后来的皇帝年龄都非常小,没有执政能力,所以就由皇太后临朝听政。东汉中后期百年历史上,居然出现了六位实际掌握最高权力的皇太后,而东汉政治两大特色:外戚专政、宦官专政,都和女主临朝有着直接的关系。
>
>   在这六位女主中,有五位要么生前失权被废或被杀,要么死后家族失势,只有一位生前享尽无上尊贵,死后也没人给她捣乱拆台,这位皇太后就是汉和帝刘肇的和熹邓皇后邓绥。
>
>   说到邓绥的身世,在东汉可是响当当的豪门出身,邓绥的祖父是东汉光武帝刘秀手下第一名臣,太傅、高密元侯。从母系方面来说,邓绥的母亲同样出身世家豪门,是光武帝刘秀最爱的女人阴丽华的堂侄女。
>
>   像邓绥这样出身豪门的女子,只要长相漂亮,气质端庄,天生就是入宫做皇后的材料。豪门家的女孩,无论是什么样的性格,都必须接受正规而严格的教育,就算以后做不了皇后,也要配得起豪门家族的身份,千万不能学贾南风那样,人老貌丑脾气大。
>
>   邓绥可能是东汉六位皇太后里文化程度最高的一个,她六岁就能读《史记》,十二岁时能倒背《诗经》和《论语》,家人都称她为女诸生。邓绥不仅学识好,而且为人极聪明,懂权术。她这个皇后不是刚入宫就册封的,而是硬生生从前皇后手里夺过来的。
>
>   邓绥前面这个皇后阴氏也出身南阳阴氏,按辈分来说是邓绥的晚辈,应该叫邓绥表姑。阴氏早在永元四年(93)就入了宫,八年时被汉和帝刘肇册为皇后。
>
>   刚开始的时候,刘肇和阴氏的感情还算不错,但当邓绥被选入宫的时候,刘肇才惊讶地发现,这世界上居然还会有如此美丽的女人!邓绥虽然只有十四岁,身高却有七尺二寸,差不多一米六左右,而且天生国色,“姿颜姝丽”。邓绥一入宫,立刻把阴皇后给比了下去。
>
>   刘肇虽然被邓绥给迷住了,但毕竟邓绥晚来了一步,只好委屈她做个贵人。邓绥的生理年龄虽然小,但她的心理年龄却很成熟,对人情世故看得也透彻。
>
>   她知道在宫中,真正的大奶奶是阴皇后,她充其量只是个二房姨太太。在外人眼中,能入宫伺候皇帝,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但实际上宫中阴云密布,陷阱重重,稍不小心,就可能掉进万丈深渊,死无葬身之地。
>
>   邓绥做人非常到位,她每次见到阴氏,都要恭恭敬敬地行礼,非常谦卑,绝不敢有半点怠慢。甚至在宴会上,邓绥发现自己穿的衣服和阴氏重样了,就立刻换掉,以示对皇后的尊敬。至于那些宫女太监,邓绥从来都是善于笼络,平时散碎银子也塞了不少,后宫上下都非常喜欢邓贵人,夸她会做人,人缘极好。
>
>   而邓绥潜在的竞争对手阴氏为人处世的能力却比邓绥差的太多,情商比较差。自从她慢慢发觉刘肇的心思渐渐转到了邓绥身上,就醋意大发,当然她不敢冲刘肇发火,所有的账都被她记在了邓绥的头上。
>
>   她越来越感觉到来自邓绥的压力,虽说表面上邓绥对她毕恭毕敬,谁知道邓绥心里想的是什么,难道就真没盯上她现在的这个位子?人心隔肚皮,只有天知道。
>
>   要说邓绥刚开始没有半点抢位的心思,恐怕也不是,毕竟都是女人嘛,谁不想得到丈夫的宠爱,何况宫中又非比市井小民之家,她们的生死荣辱直接关系到了她们家族的江湖地位。
>
>   但同时邓绥也知道,就算想扳倒表侄女,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做这种事情,要聚沙成塔,慢慢地拆阴氏的台。当然有时也需要阴氏很好的“配合”她一下,机会不一定都是自己创造的,更多的时候是竞争对手免费赠送的。
>
>   阴氏确实很不会做人,在宫中这种地方,说话一定要谨慎,不然就会授人以柄,自找麻烦。有次刘肇生了一场大病,阴氏以为刘肇要完了,就对身边人狠狠地说:“哼,等皇帝驾崩之后,看我怎么收拾那个妖精,不把他们邓家斩尽杀绝,这口恶气我就出不来。”她倒是逞了口舌之快,可她却没想到邓绥人缘好,已经有人把这话暗自传给了邓绥,让邓绥快想办法自保。
>
>   邓绥一听可急了,万一刘肇真有个三长两短,她就真可能变成戚夫人第二,戚夫人的下场她是知道的。就算她之前从没窥视过阴氏的那个位子,现在也必须要反击了,不是争位,而是保命。而邓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刘肇那里寻找突破口,阴氏再有能耐,也高不过刘肇。
>
>   邓绥当着身边人的面,取出一瓶毒药,号啕痛哭:“这事你们都知道了,你们说,我平时对皇后怎么样,就算宫女太监也未必有我对她那么谦卑。天地良心,我从来没有对她不敬的意思。既然她不想让我好活,那我成全她就是,我这就死给她看,这样她就解气了,同时也报了皇帝陛下对我的厚恩。而且皇帝有恙,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
>   说完,邓绥打开药瓶子就想朝嘴里灌。她身边的那些人哪能让她去死,他们都指望着邓绥发财呢,立刻夺下瓶子。邓绥还在拼命地抢药瓶子,戏既然演了,就要演到底。
>
>   她的心腹赵玉见邓绥这个模样,高声冲着邓绥喊道:“娘娘,你这是做什么?谁说陛下不行了?刚才奴才得到消息,陛下的病已经好了,娘娘不要再做傻事了。”赵玉也不知道她是真情流露还是在演戏,但不管怎么说,邓绥都不能死,即使是为了他们这些小人物。
>
>   邓绥听到这个消息,自然顺势不再寻死。
>
>   阴氏差点逼死邓绥的事情很快就被刘肇知道了,刘肇那次病很重,但却顽强地挺了过来。刘肇本就很喜欢邓绥,这次邓绥的表现让刘肇心疼不已,邓绥在刘肇心里赚足了印象分。而阴氏因为语言不慎,白白授人以柄,在刘肇心中彻底失去了位置。
>
>   在永元十四年(102),也就是大英雄从西域归来病故的这一年,阴氏的“巫蛊案”东窗事发。阴氏见用正常手段扛不过邓绥,就开始玩黑的,和她的外祖母邓朱勾结一处,捏个小人扮做邓绥,天天背地里用恶毒的语言诅咒邓绥。
>
>   这事被捅出来后,刘肇震怒不已,立刻派中常侍张慎等人查办此案,牵连甚广。阴氏的几个弟弟都被扯了进来,阴氏的父亲阴纲被迫自杀,几个弟弟死在狱中,其他家属被赶出洛阳。
>
>   至于阴氏,刘肇已经不可能再让她做皇后了,盛怒之下的刘肇废掉阴氏的后位,将她迁居到桐宫关了禁闭。作为权力斗争的失败者,阴氏的结局其实并不算坏,何况这场大案就是她自己搞出来的,只能说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   如果阴氏心胸宽广一些,待人厚道,就算刘肇有心立邓绥为后,也没借口废她。就算强行废掉她,也不至于落得这般凄凉的下场,没多久,阴氏就郁郁而死。
>
>   邓绥成了这场“巫蛊案”最大的受益者,本来刘肇就有意把邓绥扶上马,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现在阴氏白白把机会送上门了,刘肇就可以理直气壮地立邓绥为皇后,母仪天下。可邓绥面对天上掉下了的大肉饼,坚决不肯吃。
>
>   邓绥非常会做人,八面玲珑,她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占了人家的便宜,还要让人家对自己千恩万谢。当初在“巫蛊案”发的时候,邓绥就曾经在刘肇面前为阴氏求过情,阴氏没有被杀,估计里面就有邓绥的说情。所以刘肇越发器重邓绥,这样的好女人真是天下难找,确实有国母风范。
>
>   刘肇破天荒地驳了邓绥的面子,坚持要立她做皇后。邓绥知道辞之愈坚、得之愈固的道理,现在皇后的位子肯定是她的,她现在没有任何对手。只是为了再从刘肇那里多加点印象分,邓绥坚决不受,甚至称病躲了起来。刘肇哪里会放过她,干脆不理她,这一年的十月,刘肇下诏,册封邓绥为皇后,皇帝的旨意你总不能违抗吧。
>
>   邓绥玩权术确实有一套,事情都到了这一步,还让什么?不,她还要再为自己的未来打造一层坚不可摧的混凝土防线,彻底锁住刘肇的心。邓绥又躲又让,一直玩了三次,见事情差不多了,刘肇的耐心也差不多用完的时候,邓绥欣然接受诏命,光明正大地做起了大汉皇后。
>
>   不过邓绥不是做皇后的命,而是做皇太后的命,仅仅三年后,二十七岁的刘肇得病驾崩。刘肇的次子刘隆继位,不过刘隆这时只是个刚出生不到一百天的小娃娃,哪懂得治国,朝廷大事皆由邓绥做主,邓绥也开了东汉母后临朝的先例。
>
>   刘隆命太短,八个月后,还不满一岁的刘隆就死了,邓绥又改立刘肇的侄子刘祜,当然,邓绥继续临朝听政。皇太后的位子,邓绥一坐就是二十年,直到汉安帝永宁二年(121)三月,四十一岁的皇太后邓绥才撒手西归。

推荐阅读:

衬托的近义词

太上老君简介

罗贯中是哪个朝代的人?罗贯中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