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传奇 历史秘闻 哥诺尔:青铜时代的中亚古城

哥诺尔:青铜时代的中亚古城

哥诺尔:青铜时代的中亚古城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哥诺尔古城位于土库曼斯坦卡拉库姆沙漠南部,距木鹿古城30公里远,迄今尚未被沙漠化的建筑及其结构反映了古人对城市规划的成熟考虑,为人们对中亚南部青铜时代晚期的理解提供了新的亮光。

哥诺尔:青铜时代的中亚古城

撰文、供图丨马丁-格罗皮乌斯博物馆 (Martin-Gropius-Bau)

△哥诺尔古城复原模型。古城占地28公顷,被巨大的防御设施保护起来,并且被细分成不同的区域,其中包括居住区、商业区和丧葬区。城市的中心是一个方形的宫殿区域,由炮台和高塔砌成的墙封闭起来。

关于土库曼斯坦

土库曼斯坦位于中亚的最南端,国界边境毗邻伊朗、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西部毗邻里海。它的地理风景和自然环境很大程度上是由卡拉库姆沙漠(Karakum Desert)和南方的科佩特山脉(Kopet Dag mountain)塑造的。20世纪,土库曼斯坦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中最贫穷的国家。1991年独立后,由于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被发现,土库曼斯坦进行了传统到现代社会的转型,尤其是在城市建造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

△哥诺尔古城中央区域。

在过去,由于连接着中国、印度、伊朗和近东之间的往来交通(即着名的丝绸之路),土库曼斯坦是一个兼具东西方文明特色的、复杂的文化中心:公元前4世纪,亚历山大大帝在前往印度的征途中到达了这里;公元2世纪,帕提亚王国(ParthianEmpire,即中国史书上的安息帝国)定都尼萨(Nisa)——毗邻土库曼斯坦现在的首都阿什哈巴德(Ashkhabad);再往北,另一个重要的中心在木鹿(Merv)绿洲发展起来,类似今天的尼萨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但是,土库曼斯坦历史上第一次文化繁荣的绽放比这些都要早,那就是4000多年前的马尔吉阿纳(Margiana)。

巴克特里亚-马尔吉阿纳文明区

马尔吉阿纳在波斯的贝希斯登铭文中被提及——公元前520年,该铭文凿刻在伊朗西部的石头上,同时提到的还有位于马尔吉阿纳东部的“巴克特里亚”。与此同时,在罗马历史学家昆图斯·库尔蒂乌斯·鲁弗斯(Quintus Curtius Rufus,公元1世纪)记载亚历山大大帝生平的着作中也提到了马尔吉阿纳。

△巴克特里亚骆驼,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2000年中期。

1974年,苏联考古学家维克托·萨瑞阿尼迪(Viktor Sarianidi,1929~2013)把这些名字与中亚的青铜文化联系在一起,并将之命名为“巴克特里亚-马尔吉阿纳文明区”(Bactria-Margiana Archaeological plex,简称BMAC)。现代学者也用术语“阿克瑟斯文明”(Oxus-Civilisation)对其进行称呼,该术语来自中亚最长的河流——阿姆河(Amu Darya River)的古拉丁语名称:阿克瑟斯(Oxus)。该文明体的特征包含了城市堡垒、共同的葬礼习俗,以及特定的陶器形状。

马尔吉阿纳,是中亚地区奇幻而复杂的青铜时代文明的摇篮。遗憾的是,与古老的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文明相比,马尔吉阿纳文明在西方几乎不为人所知,直到哥诺尔古城的发现。

哥诺尔的发现

1972年,苏联考古学家维克托·萨瑞阿尼迪(Viktor Sarianidi)发现了哥诺尔(Gonur Depe)定居点,该遗址位于卡拉库姆沙漠的南部,距木鹿古城(Merv)30公里远。考古发掘为人们对中亚南部青铜时代晚期(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2000年)的理解提供了新的亮光,这些未被沙漠化的建筑及其结构反映了古人对城市规划的成熟考虑,令人印象深刻。

△沉没的哥诺尔古城。

哥诺尔古城占地28公顷,被巨大的防御设施保护起来,并且被细分成不同的区域,其中包括居住区、商业区和丧葬区。城市的中心是一个方形的宫殿区域,由炮台和高塔砌成的墙封闭起来。

所谓的哥诺尔古城皇家墓葬特别重要。这些皇家墓葬有着房子的形状,用精致的马赛克装饰起来,是死去的达官贵人最后的、宏伟的休息之所。这个阶层的远距离交换关系,也可以从遍布古城的富有异域特色的物品中看出来。当时的交通往来,远至今天巴基斯坦的印度河谷(Indus Valley)、美索不达米亚、亚述、阿曼,甚至包括北方2000公里外的乌拉尔地区的草原。

沙漠中的水

卡拉库姆沙漠覆盖了土库曼斯坦土地面积的80%。有史以来,在这片严酷的生存环境中,水的问题都是任何居民考虑的首要问题。

852千米长的穆尔加布河(Murghab River)是土库曼斯坦东部最重要的水源。在过去的数千年间,这条河流不断地改变着它的流向。

在青铜时期,这条河流流经哥诺尔古城附近。这个时代见证了人工绿洲在穆尔加布河沿岸的出现;但是今天,哥诺尔古城却被沙漠包围着。古代的居民建造了运河,从中汲取他们日常饮用和农业灌溉所需要的水。与此同时,利用烧制的黏土修建的水流管道,穿越严密的古城防护墙,为整座城市带来新鲜的活水。

哥诺尔宫殿区域的水流管道衔接系统是青铜时代的中亚独一无二的创造,虽然在其他城市也发现了相似的管道。这种创造性的水流供应系统显示出青铜时代的马尔吉阿纳先进的文明水平。缺点是,公元前2世纪中期,当河流改变它的流向时,城市的衰败变得不可避免。

陶器与石制动物

通过为图案艺术提供主题,动物在哥诺尔古城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许多在墓葬中发现的动物雕塑,有着不同的功能。较小的动物雕塑可能被用作儿童玩具或用于宗教礼仪的目的。一些石制雕像有一只耳朵,但已被磨损。

此外,在哥诺尔古城墓葬中发现的狗、骆驼和牛的遗骸,显示这些动物被当时的人们选为陪葬品,同时发现的还有绵羊、山羊、驴、马和猪。

猛禽在青铜时代的马尔吉阿纳和巴克特里亚艺术中,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此外,一条鱼的黏土小雕塑,可以说是相当意外的发现。

△附有蛇形装饰物的盖子,公元前3000年晚期~公元前2000年中叶。

△哥诺尔古城中发现的、马尔吉阿纳风格的小雕像。

神与人

对于神的想象和描绘,也被哥诺尔古城居民创造了出来。一些小雕像由不同颜色的石头分开组装而成,那些坐着的人物形象,身穿从肩膀直垂到脚的长袍—这种长袍经常出现在美索不达米亚艺术中。还有一些坐着的小雕像由彩色黏土制成,不同类型模仿的是更为简练的石制雕像。

另一个变化——平面陶瓷小雕像——大部分被发现在妇女和儿童的坟墓里。这种类型的雕像,在一种高度风格化和仪式化的形式里,描述了人类的身体,有时候与动物的特征联系起来,如翅膀、喙状的鼻子。人物的性别通常是明显的,女性小雕像占主导地位。

所有的这些石制或陶制雕像,通常被理解为神明。其中一件罕见的作品是由两个扭打在一起的人构成的:可能是两个已经成人的摔跤选手,也可能是两个正在争论的孩子。最后一类用未经烤制的黏土做成的简单雕塑,可能已经被用作玩具。大部分小雕像都是在墓葬中发现的,但也有一些来自城市的废墟。

△来自哥诺尔的陶制女性雕塑,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2000年。

化妆品和珠宝

许多来自坟墓中的石制和金属器皿,都可以归因于肉身的需要。它们基本上都是在女性坟墓里发现的,但在男性坟墓里也能找到。

化妆在青铜时代的哥诺尔所起的作用,在已经发现的小雕像身上也得到了强调,这些小雕像突出的眼睛被深色眼线进一步强化。其他用于身体护理的项目还包括有手柄或者无手柄的圆形金属镜子。其中一些存放在用石制马赛克精心装饰的棺材里。

珠宝是用昂贵的材质做成的,通常是由富有的上层人士佩戴。考古出土的物品包括银针、金手镯和珍贵的小石珠做成的项链—这种项链在附近的沙漠地区没有发现过,想必是用重金从外地买来的。这些装饰品使佩戴者与城中的普通人明显区分出来,成为财富与权力的标志。

△哥诺尔古城中马的尸体残骸。

日常使用的陶制器皿

在哥诺尔发现的大部分陶制器皿都是在陶轮上制作的。精湛的制作技艺显示出当时专业的制陶作坊的活跃水平,在此基础上,一幅可称先进的制陶窑烧制陶器的景观也在遗址上呈现出来。这些制陶窑由两个分开的隔间构成,一个是火房,另一个是堆放陶器的储藏室。这种结构为烧制过程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在大量生产陶瓷容器方面是个不小的创新。

这些容器用途广泛:敞口的杯子和坛子用来贮存、斟注和啜饮饮料。高基座的盘子可能是用来盛放食物的。

大量的陶制容器在哥诺尔古城的墓葬中被发现。它们最初可能是供死者盛食物和饮水用的。除了比较小的类型外,富有者的墓葬中也包含大型储藏容器,极有可能是为了满足其他需求的,仅在一个墓葬中就发现了30件这种类型的容器。

△来自哥诺尔的猛禽小雕像,皇家陵墓,公元前3000年。

△来自哥诺尔的公鸡头形状的仪式斧头,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2000年。

印章

在哥诺尔,印章被用来确保门锁的安全、标记产品和交易货物。这些印章通常在富有的男人和女人的墓葬中找到。

大多数印章是由金属制成的,有小孔可以串起来戴在脖子上。石质印章也可以租用。两面都有切割和钻孔图像的类型是典型的马尔吉阿纳-巴克特里亚风格。

与美索不达米亚的柱形印章不同,中亚的印章没有文字说明。相反,它们装饰着特征鲜明的花朵、动物、人造物,以及神明与英雄的混合形象。

△饰有鸟头、野猪和龙三种形象的斧头手柄,公元前3000年晚期~公元前2000年早期。公元前2200年左右,巴克特里亚-马尔吉阿纳地区与美索不达米亚、伊朗和印度北部一带,有着频繁的贸易往来。这件斧头手柄体现了当时精湛的浮雕技术,鸟头的形象可能来自伊朗西部。

长途贸易往来

来自遥远异域的货物的发现,证明了哥诺尔是广泛而复杂的贸易与交换网络的一部分。这些物品包括青金石(lapis lazuli)和软玉(nephrite)制成的珠子,以及其他在沙漠地区附近不可能出现的物品。

哥诺尔发现的柱形印章证明了它与美索不达米亚的联系。一个印有大象形象的方形印章来自印度次大陆西北部的印度河流域文明(Indus Valley Civilisation)。双峰驼则是这种远途贸易往来中的运输工具。

△手持蛇的人物形象的印章,公元前3000年晚期~公元前2000年早期。这种印章在中亚西部具有独特性:穿着短上衣和山羊皮靴的男性,头饰与美索不达米亚和伊朗的风俗相似,肩膀和胳膊下的箭头形象,可能代表蛇或闪电,这些都显示出当地与伊朗的接触。

礼仪和筵席用容器

那些没有打算用于现世事务的容器包括精心装饰过的黏土容器、奇异的石头或彩陶器皿、金银容器。

一些陶碗在表面和边缘展示了很多图形。在有些情况下,这些四足兽、蛇、龟和人似乎在表演戏剧中的场景。容器本身也可能被制作成动物或植物的形状,例如龟等。

用金银制作的容器,通常在款式上比较简单,表面也很少有什么装饰,只有在非常富有的墓葬中才能发现。这些容器展示的一些形象有巴克特里亚的双峰驼、狩猎用的弓箭、羊。

尽管这些容器的款式非常多样,但似乎都是作为饮用器具使用的。历世历代,集体饮酒都在各种社会活动、宗教仪式和统治功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哥诺尔古城皇家墓地。这些坟墓的精心建造程度、昂贵的殉葬品和人殉,使发掘的考古人员相信这是统治这座城市的精英阶层的最后安息之所。

皇家墓地

一个极其富裕的小型墓葬群在哥诺尔的东南部被发现。一些坟墓是用泥砖砌成的,使它们看起来像是地下房屋。这些坟墓有很多房间,有时还有一个相邻的“庭院”。实际的坟墓配有镶嵌马赛克的箱子,这种装饰也被用在一些墙面上。哥诺尔的马赛克艺术在青铜时代的土库曼斯坦是独一无二的。

为了免遭盗墓者的破坏,金银器皿和其他贵重物品被藏在坟墓下面的小坑中。石竿、大理石圆盘和微型石柱,可能是作为死者权力与地位的象征物而一起存放进坟墓的。

在隔壁坟墓的“庭院”中发现了四轮马车(货车)、动物的骨骼和15个侍从——这些侍从选择陪同他们的主人一起前往死后的世界。

这些坟墓的精心建造程度、昂贵的殉葬品和人殉,使发掘的考古人员相信这是统治这座城市的精英阶层的最后安息之所。因此,该地区通常被称为“皇家墓地”。

△来自哥诺尔皇家墓地的青金石项链,公元前3000年晚期~公元前2000年中期。

城市的墓葬区

在哥诺尔古城西部,发现了一片广阔的墓地。2800座坟墓表明,哥诺尔古城的大多数人口在这里走完人生。公元前3000年结束时,这座公墓正在使用,城市也正在蓬勃发展。

死者通常被存放在凹陷的坑中。只有十分之一的墓葬被放在平坦的坑中。所谓的“石墓”也非常罕见。它们由一个拱形屋顶覆盖的、砖砌的矩形空间组成。日照烘晒的泥砖也被用来建造地下陵墓,有一个或多个“房间”。这些坟墓有最富有的墓葬品:金银物品、印章、石器和其他奢侈品。

超过一千座坟墓在城市的中心被发现。它们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伊始。当时,哥诺尔正在逐渐废弃,死者通常都是简单挖个坑,被埋葬在废墟中。在这种背景下,在主要墓葬区缺席的婴儿“墓葬”就变得十分频繁——他们有时会被安放在大的陶制容器中。

△木鹿古城发掘现场。

四轮战车

一些富人的墓葬中,发现了完全组装成套的货车。每辆车都有四个轮子,这些轮子由大块厚木板制成,轮圈由金属轮胎分段保护,货车的宽度约为1.1米,由骆驼队或驴队拉着——就在这些货车旁边,有时候会发现这些动物的遗体。牛或马也会被用来拉车。

穆尔加布河(Murghab River)和沙漠都是很难穿越的,这些都严格地限制了货车的使用。因此,这些货车不可能是用来长途运输的,作为战车来使用的可能性也不太大——它们的重量和四轮结构使它们难以在战场上操作。而在富人的墓葬中发现,这一点显示了它们在当时的上层社会中可能扮演着仪式性的角色。

△来自哥诺尔的女性雕像,皇家陵墓,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2000年。在当地这一类型的女性雕像中,她们的姿势一般都是坐着,头部以白色石灰石区别出来,相似的女性形象出现在伊朗西南部的圆柱形印章上。

宫殿区

哥诺尔古城的北部中心坐落着所谓的“城堡”。该建筑基本是方形的,用泥砖砌成的墙壁加固,其中包含一组可能是宫殿的建筑,南边则保留了宽阔的楼梯——曾经可能连接到更高的地方——也显示出该结构的一些部分可能是多层的。

宫殿中比较大的、更有代表性的房间安排在宽敞的庭院周围,可以提供光照。小一点的,则围绕着主要建筑排列;主要是围绕围墙内部建造的,可能是较小的居住区。

这些发掘工作不仅在宫殿内发现了加热系统,而且在一些塔楼和其他居住区也发现了加热系统。它们有着双室和烟囱的复杂结构。与灌溉系统一样,这个特征显示当时文明达到了极高水平。

△来自哥诺尔的斯坦纳杯(Steinerner Pokal),公元前3000年晚期~公元前2000年中期。

财富与权力的象征

在哥诺尔,普通居民显然被剥夺了一些物品的拥有权——这些物品只有在富有者的墓葬中才能发现。对于金质容器和用珍贵的宝石制作的长项链来说,它们的价值是由昂贵的材质决定的。例如,黄金和青金石在当地是稀缺资源,必须从偏远地区进口。这使它们成为富有者墓葬中的“专属”物品。

斧钺(打猎或战争用的武器),是最有可能在男性墓葬中发现的,它们象征着力量,更宽泛一点说,象征着持有者的权力。

今天,很难理解一些石头做的东西为何会被放入墓中。这些大圆盘、小型柱子和长杆的真实用途依然存在争议。这些东西集中在最富有的“皇家墓葬”中,代表着墓主人卓越的社会地位和政治职守。

△杯口饰有猛禽形象的金杯。在古代,贵金属器皿被用于宗教礼仪仪式和统治精英成员的身份象征。从西高加索到阿富汗东部,已经发现并记录了这些金银器皿的一些囤积物。其中猛禽是中亚西部最具代表性的动物形象,在伊朗的艺术历史中有着悠久的传统。

>>>End<<<

本文原刊载于《文明》杂志2018年07期

扫描封面右下方二维码,关注《文明》杂志公众号:WENMINGZAZHI,了解更多精彩内容。《文明》杂志淘宝店订阅:打开淘宝app,复制链接并搜索进入店铺,即刻订阅各期文明杂志://shop177692594.taobao/search.?spm=a1z10.1-c.0.0.3a613a27JW5D4Z&search=y

版权声明:《文明》杂志所使用的文章和图片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版权作品,未经《文明》杂志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客服邮箱:84754005@qq 电话:010-67135553/67112221。

墓葬(4)公元前(11)诺尔(1)

推荐阅读:

阿育吠陀医学:来自印度的传统生命知识,经久不衰

雕版印刷

走近孔庙唯一的拱券式大门——圣时门

梦见买包子没买到预示着什么?有什么特殊意思?

【富春江】的意思是什么?【富春江】是什么意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历史人物传奇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历史人物传奇

文章标题:哥诺尔:青铜时代的中亚古城

文章地址:https://www.nrct.net/38975_%e5%93%a5%e8%af%ba%e5%b0%94%ef%bc%9a%e9%9d%92%e9%93%9c%e6%97%b6%e4%bb%a3%e7%9a%84%e4%b8%ad%e4%ba%9a%e5%8f%a4%e5%9f%8e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800138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