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是风尘女子,不幸年少早逝,却被古代诗人传颂了一千多年

她本是风尘女子,不幸年少早逝,却被古代诗人传颂了一千多年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她本是风尘女子,不幸年少早逝,却被古代诗人传颂了一千多年

“自古佳人难再得,从今比翼罢双飞”。

美人迟暮、红颜命薄自古以来就是大多女子们的宿命。今天的故事主人公姓苏名小小,她虽然只是个青楼女子,一生只活到23岁,却被各朝诗人讚美了千百年。

苏家有女

在古代,商人是不受人们待见的。大多数的文人墨客认爲商人一身铜臭味,看不起他们。于是就出现了“工农商”的排序,世世代代的商人们都得不到相应的尊重。

但无论自家地位如何,苏小小都不在意。小小的祖先曾是东晋的官员。但后来苏家落魄,先世们慢慢的从江南姑苏流落到钱塘后靠祖产经营,成了当地较爲殷实的商人。公元前479年,苏家迎来了爱女,因爲女儿长得娇小可爱,苏父就爲她取名爲小小。

小小是家裏唯一的孩子,苏父苏母很疼爱她,巴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虽然苏家不是官户人家,但疼爱闺女的苏父觉得不能让女儿输给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于是他花大钱爲小小请了老师。小小不仅聪明伶俐,还能吃苦耐劳, 很快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在父母的呵护下慢慢长大的苏小小是幸福的,当时的她不知愁爲何物。如果没出意外,她可能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吧!

移居西泠

苏小小15岁那年,疼爱她的父母离世了。遭受打击的小小不知所措,幸好有一心向她的乳母贾姨爲她打理一切。

安葬好父母后,苏小小变卖了家产带着乳母贾姨移居到了西泠桥畔,住在鬆柏林的小楼裏。坐落在杭州西湖的西泠桥风景很好。苏小小很喜欢站在西泠桥上,在这裏既可近眺裏湖,又可远瞩外湖;既在孤山之西,又可通往北山,白堤近在咫尺,苏堤又隐约在望。

在西泠,苏小小和贾姨靠着积蓄生活。在这钟灵韵秀的山水之间,苏小小失去双亲的悲痛慢慢地被治癒了。所以说,如果你想忘掉不好的回忆,就去看看远方的风景,自然和时间是治癒悲痛的良药。

诗妓小小

苏小小玲珑秀美、亭亭玉立。虽然不是国色天香、婀娜多姿的大美人,但也是小鸟依人、出水芙蓉。小小不仅有着苏杭女子特有的吴侬软语、温柔娇俏,她还精通琴棋书画、文采斐然。西泠桥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位女子,自然是引起了衆多风流倜傥的富家公子以及文人墨客的追求。

变卖家产的积蓄总有一天会花完,爲了维持生计,苏小小以卖艺爲生,成爲了一名诗妓。一说到“妓”这个词,我们能想到的无非是出卖色相的女子。可小小不一样,她有如古典卷轴上走下的仕女,卷裹着东晋风流的一股天然,翩然游刃于繁花乱草之间,不沾染一丝风尘之气。

可以说苏小小是凭藉自己的才气、美貌以及独有的气质成爲了西泠桥的“红人”。小小喜欢和那些文人墨客们交往,她的小楼门前总是车来车往、络绎不绝。

拒绝鉅富名声大噪

苏小小的追求者很多,其中有一个是江南鉅富钱万才。钱万才初见小小就被她的才貌征服了,于是他带着丰厚的聘礼多次登门求亲。却都被小小一口回绝。钱万才甚至连小小的门都没有进去。

多次被拒绝的钱万才恼羞成怒,勾结当地的府僚利用官权逼迫小小露面。就在所有人都认爲小小这次在劫难逃的时候,她却不慌不忙的画了淡妆,从容不迫不卑不亢的前去赴约。府僚被小小的镇定打动,叫她以梅花爲题作诗一首。

苏小小微微一笑,信口拈来。府僚对小小的才华感到震惊,多次被拒而不见的怒火也一下子熄灭了。交谈中,他被小小的才华横溢、举止有度征服,不仅没有爲难小小,还派人把小小送回去。经过这一场危机,小小的名气在这一带更大了。

偏偏苏小小性子淡然,对这一切毫不在意。她还是继续每天吟诗作画、抚琴吟唱。喜欢游山玩水的她还请人打造了一辆轻巧灵便的油壁香车,每天驾车出游。也许是上天觉得小小的人生太过美好了,于是小小很快就碰到了她一生的劫数。

逃不掉的情劫

那一天苏小小像往常一样坐着油壁香车穿行于山水之间。山路曲折迂迴,她的香车吓到了他的青骢骏马。青骢马扬蹄嘶叫把坐在马上的阮郁甩到了地上。惊魂未定的阮郁被车中婉转道歉的动听女声吸引。匆匆一瞥间惊若天人。

这一场无意的邂逅对苏小小而言只是一个意外,可对阮郁而言却是茶饭不思的念想。他很快打听到西泠名妓苏小小有一辆油壁香车。于是怀着一腔爱慕之情的阮郁选择了登门造访。阮郁是当朝丞相之子,英俊潇洒不说,交谈中小小也被他的诗文精湛、文采斐然吸引。作爲丞相之子,阮郁不像小小之前所接触的那些染上了纨绔之气的官宦子弟一样,反而文雅别緻。

两人相见恨晚,阮郁成爲了第一个在小小家留宿的男人。相处中,苏小小也渐渐爱上了这个男人。“妾乘油璧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这是多么美好的爱情,只可惜,阮郁却负了小小一生。

阮郁和小小相爱的事情传到了阮父耳裏,阮父怒不可遏。他没见过小小,却也知道她只是一个地位低贱的青楼女子。他儿子是尊贵的丞相之子,怎么可以娶一个青楼女子爲妻。于是他果断的拆散了他们俩。阮郁最后听从了父亲的安排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可以说阮郁真的是个渣男。

肝胆相助

在西泠桥苦苦等候爱郎的苏小小听到了阮郁已经成亲的消息后大病一场,性格也不再如同之前一样天真浪漫。这一段不平等的爱情总归是悲剧。只可惜先动情的是你,先离开的也是你。小小病了,身体和心裏都病了。

那一天病恹恹的苏小小偶遇了落魄书生鲍仁。鲍仁长得极像阮郁,小小恍惚之间询问鲍仁爲何出现在这裏。得知鲍仁没有盘缠进京赴考,小小慷慨的把自己的大部分积蓄给了他。鲍仁感动得无以复加,他庄重的对小小许诺:三年后,待他飞黄腾达一定会娶小小爲妻。苏小小轻轻一笑,说好。

只可惜三年后鲍仁考得了功名回到西泠桥履行承诺之时才得知小小已经香消玉损。对小小情根深种的鲍仁崩溃大哭。他遵循小小的遗愿,把她葬在西泠桥附近一处风景极好的地方。

西冷桥畔苏小小之墓

被人讚美的女子

23岁的小小用她的文采横溢、用她的情深义重、用她的才貌双全、用她面对危机时的不卑不亢赢得了后世文人的讚美。

“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写下这样诗句的小小不仅征服了爲难她的府僚,也征服了后世的文人墨客们。她是一个不俗的女子,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爲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小小可以说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来人间一趟后匆匆回去。只留给人们一个哀婉的故事。

苏小小死后,各朝各代的文人墨客都感慨于她遇人不淑用情太深以致最后伤了自己,也折服于她被伤害后还是能以一片赤子之心帮助别人。袁宏道、徐渭、元遗山等人都作诗纪念她。

“昨日树头花,今朝陌上土。恨血与啼魂,一半逐风雨”。小小的一生是悲剧的,但也是值得的。在后世的诗句中,这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形象丰满的跃然于纸上,让人敬佩、怜悯。

推荐阅读:

神秘的红山文化玉人

【今日历史】5月29日,历史新知发生了什么?

梦见杨梅烂了有什么预兆?是什么意思?

死海为什么“死”?探秘死海之谜

张良误中副车的典故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