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准斩驸马

寇准斩驸马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寇准斩驸马

北宋仁宗年间
新科状元凌元波被招为驸马。其实
这凌元波跟那个被包公斩首了的驸马陈世美一样
也是早有妻室儿女的
为怕事情败露
竟也采取了类似的恶毒手段
收买太监杨公公杀掉其妻凌氏及儿女。这杨公公见凌氏母子可怜
不忍下手
但回去又交不了差
还极有可能被凌元波杀害灭口。他知道新任天官寇准不畏权贵
秉公执法
因而便与凌氏母子一起将凌元波告到了寇准那里。
寇准见铁证如山
不由大怒
便不顾这凌元波是当朝驸马、朝廷重臣
当堂判了个秋后问斩
并将奏折呈报了上去。
凌元波仗着自己是当朝驸马
原以为寇准一定会不看僧面看佛面
从轻发落
不料这寇老西子却铁面无情
真判了自己死刑
顿时慌了
乘公主来探监之机
忙哭着哀求公主救命。
公主对凌元波隐瞒真情
骗取婚姻的不道德行为十分气愤
但想到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
他毕竟是自己的丈夫
没办法
只好去找她父皇仁宗求情。
此时
仁宗皇帝也正为凌元波的案子挠头。按理
凌元波身犯数罪
理当问斩
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女婿
一想到女儿今后的日子
仁宗手中的御笔便不听使唤
几次拿起又放下
一时难以下笔批复。但是
为了江山社稷
仁宗皇帝最后还是下了决心。可正当他准备下笔批复时
公主却闯了进来。
公主一进来便哭倒在父皇的怀里
弄得仁宗心里也酸酸的不是滋味。但是
当听到女儿央求他饶恕凌元波时
他还是摇了摇头
说:“王子犯法
与庶民同罪。那凌元波虽为驸马
但也不可逍遥法外。朕倘若饶恕了他
会毁了大宋律法
冷了人心
后果不堪设想呀”
公主见父皇不肯饶恕凌元波
愈发哭得伤心。她说:“斩了凌元波
女儿这辈子便得活活守寡。女儿年纪轻轻
往后的日子可怎么熬……”
仁宗又被女儿哭得心软了。这也正是他的一块心病呀但祖上立下的大宋律法
他又实在不好公然违背。思来想去
他突然心生一计。于是
仁宗便对女儿道:“你且去吧父皇保他便是。”
见父亲如此说
公主便千恩万谢
欢欢喜喜地去了。
再说寇准将奏折呈上后
一直不见批复下来。好几次他都想入宫询问
但一想这么催逼皇上不好
便又按捺下来
耐心等待。
又过了些日子
寇准见开斩行刑时间已临近
但那奏折还没批复下来
他再也沉不住气了。他想
那凌元波罪不可赦
按律当斩;可如果皇上徇私情
就这么不了了之
那可麻烦啦想着
寇准决定早朝时冒死上谏
向皇上陈述利害
恳请皇上不徇私情
秉公执法。即使为此惹
怒龙颜
落个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第二天早朝
寇准出班启奏。他说:“倘若凌元波一案不了了之
那我大宋律法将形同虚设;此例一开
遗患无穷。事关江山社稷
还望万岁三思”
寇准慷慨陈词
据理力谏
两班文武都不由点头赞同。但见他词锋过于犀利
矛头又直指皇上
都暗暗为他捏着把汗
心想这寇老西子今儿可真是豁出去
要理不要命了
岂料
仁宗皇帝听了寇准这番话后
非但没生气
反倒微笑着颔首赞同道:“寇爱卿所奏极是
王子犯法
与庶民同罪。我大宋律法容不得半点亵渎。想那凌元波虽为驸马
但既按律当斩
朕也决不姑息。寇爱卿的奏折朕已批复下去了
就回府照办吧”
寇准一听十分高兴
忙叩头谢恩。退朝后就急急赶回天官府。果然
他一回府便得报
仁宗皇帝将问斩奏折批复下来了。
可当寇准接过批复展开一看后
两道眉毛立时蹙到一起了。他思索半天
依旧一筹莫展
便将手下幕僚们召来
把那批复拿给他们看。
大家一看
只见仁宗皇帝在那奏折上批下了密密麻麻许多字。首先肯定了寇准不畏权贵
执法如山
又冠冕堂皇地说了些“王子犯法
与庶民同罪”之类的官话
表示赞同寇准依法斩杀凌元波;但接下来却对斩杀凌元波的时间、地点、兵刃及行刑人员都做了极奇特的规定:
斩杀凌元波的时间:非白天也非夜晚;斩杀凌元波的地点:非屋里也非屋外;斩杀凌元波的兵刃:非铁、非铜
非一切金属铁器;斩杀凌元波的人员:非男也非女人。
众人看罢
都纷纷道:“这哪里是同意斩首这明明是不同意嘛皇上不好直说
故意弄出这一堆奇特之极的清规戒律。这也不准那也不让的
这人还能斩吗这不是有意包庇吗”
“大胆”寇准见大家越议越放肆
便忙厉声喝止住。他说:“皇上虽贵为天子
但毕竟也食人间烟火
也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
他也有亲情哪那凌元波毕竟是他女婿
女婿被斩
当岳丈泰山的心情能好过吗但万岁抛却亲情
以大宋律法、江山社稷为重
同意斩杀凌元波
实为我等做出了楷模呀”
寇准说到这里
见大家仍不以为然
便又道:“皇上连自己的女婿都舍出来了
只提了那么几个小小条件
还过分吗要怪只怪我等愚笨无能罢了。大家都回去好好想想办法吧”
可是
一连数日
众人还是想不出一点儿办法。他们将仁宗皇帝那批复研究来研究去
都断定这凌元波肯定是斩不了了。
消息传入宫中
仁宗皇帝十分得意
公主自然更是高兴非常
眼看第二天便是行刑之日
如果明日午时三刻之后还不能将人斩首
就过了行刑之时
按律必须将人无罪释放。公主激动得一宿未睡
天不亮便乘凤辇来到了监牢。
见到凌元波
公主把情况一说
凌元波那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就在他们兴高采烈地商讨午后如何回家时
忽报寇大人有请。
凌元波一听寇大人有请
顿时胆怯起来。公主仗着有父皇批复
虽也有恃无恐
但她深知寇准铁面无情且诡计多端、智谋过人
所以也不放心地随着去了。
凌元波来到门外
见寇准坐在屋里
面前摆着酒肴
这才松了口气
知道这是寇准要体面释放自己
设酒为自己压惊送行
不由自得起来。见寇准笑容可掬
起身相迎
凌元波便撩衣朝屋里迈。可就在这时
只见黑影一闪
一样锐器已刺入他的咽喉。他惨叫一声便瘫倒在门槛上了。
跟在身后的公主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凌元波已浑身是血
一命呜呼。她万没想到这寇老西子会如此大胆
竟敢违抗圣命刺杀了凌元波
不禁又悲又气
忙令人速去禀报父皇。
仁宗皇帝闻讯后又惊又怒
便急速赶了来。见凌元波果然被杀
他不由脸一沉
说道:“寇爱卿你诛杀罪臣
朕不怪你
可朕的御批你看到了吗”
寇准忙道:“臣早已反复拜阅。臣现在所为正是按万岁旨意而为的呀”仁宗皇帝说:“朕要你诛杀凌元波时
不可在白天
也不可在夜晚
你遵旨了吗”寇准道:“请万岁抬头看
现在虽已旭日东升
但天边尚有一弯残月
有月便不能算白天;而虽残月尚存
可旭日已然东升
自然也就算不得夜晚了。所以这时间正是非白天也非夜晚。”见仁宗皇帝不吱声了
寇准又道:“万岁要臣在诛杀凌元波时
地点不能在屋外
也不可在屋里。万岁请看
现在凌元波是一脚门里
一脚门外
所以这诛杀地点既算不得在屋里
也算不得在屋外。”寇准又将杀死凌元波的兵刃拔出来给仁宗皇帝看。原来竟不是任何铁制兵器
而只是一根削尖了的竹扦……
仁宗皇帝看到这
不禁又气又急
却又无可奈何。顿了顿
他才想起
便忙喊道:“那么那个行刑诛杀了凌元波的人呢总不至于既不是男人
也不是女人吧”
见仁宗皇帝问
寇准便叫出那个行刑杀死凌元波的人。仁宗一看
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原来这个行刑的人果真既非男人
也非女人
而是一直被天官府关押的证人――那个非男、非女的太监杨公公
事到如今
仁宗皇帝见人既已死
又挑不出寇准半点儿毛病
只好索性送个人情
便强露笑容勉强夸奖了寇准几句
就沮丧地起驾回宫去了。
驸马

推荐阅读:

咸鸭蛋是谁发明的

西里尔和Methodius-斯拉夫文明的精神之父

窗外鸟儿的歌声

韶山来客千千万万,唯许世友之行惊天动地故事连连

梦见打雪仗_周公解梦梦到打雪仗是什么意思_做梦梦见打雪仗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