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多铎,爱新觉罗多铎是怎么死的

爱新觉罗多铎,爱新觉罗多铎是怎么死的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爱新觉罗多铎是怎么死的

顺治六年(1649年)三月十八日,多铎染天花死亡,年仅三十六岁,谥号“通”。乾隆年间诏配享太庙。一生战功彪炳,乾隆帝称其为“开国诸王战功之最”。

现在还有爱新觉罗后人吗?

  1、现在还有爱新觉罗后人。

  2、从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近70年间,爱新觉罗家族流散各地,皇族身份已成了历史,政府行为的修谱已无可能,纯正的血统已无保障,婚姻状况也日趋复杂,几乎没有任何家谱问世,家族人口的统计已很困难。但1937年之前康德伪皇帝在伪满洲国最后一次整体的修缮了家族谱系,所有宗室、觉罗都罗列其上,现存中国国家图书馆。   后爱新觉罗密雅纳支派根据原先存留下来的碟谱和东北辽中新民地区的情况又由家族族长带领修缮了谱系,《爱新觉罗宗谱密雅纳支》 每十年系统修订一次,已经成为定规。经辽宁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的批准,爱新觉罗密雅纳支派恢复了家庙,每年的阴历五月十三举行家族内祭祀。   

爱新觉罗·多铎怎么死的

顺治六年(1649年)三月十八日,多铎染天花死亡,年仅三十六岁,谥号“通”。

爱新觉罗多铎的军事才能怎么样?

从戏里看,看不出来,因为戏里表现的多铎所参加的战役不是跟随皇太极,就是唯自己的哥哥马首是瞻的小弟弟,从来没有他自己用智谋智慧战役的片段,但正史的史书我有些看不太懂,全是文言文,我摘录给你吧:

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五子,生母为太祖大妃乌拉那拉氏,名阿巴亥。与阿济格、多尔衮同母。 初封贝勒。天聪二年,从太宗伐多罗特部有功,赐号额尔克楚呼尔。三年,从上伐明,自龙井关入,偕莽古尔泰、多尔衮以偏师降汉儿庄城。会大军克遵化,薄明都。广渠门之役,多铎以幼留后,明溃兵来犯,击却之。师还,次蓟州,复击破明援兵。五年,从围大凌河城,为正白旗后应,克近城台堡。明兵出锦州,屯小凌河岸,上率二百骑驰击,明兵走。多铎逐之,薄锦州,坠马,马逸入敌阵,乃夺军校马乘以还。六年,从伐察哈尔,将右翼兵,俘其众千馀。 七年,诏问征明及朝鲜、察哈尔三者何先,多铎言:“我军非怯于战斗,但止攻关外,岂可必得?夫攻山海关与攻燕京,等攻耳。臣以为宜直入关,庶餍士卒望,亦久远计也。且相机审时,古今同然。我军若弛而敌有备,何隙之可乘?吾何爱于明而必言和?亦念士卒劳苦,姑为委蛇。倘时可乘,何待再计。至察哈尔,且勿加兵;朝鲜已和,亦勿遽绝。当先图其大者。”八年,从上略宣府,自巴颜珠尔克进。寻攻龙门,未下,趋保安,克之。谒上应州。复略朔州,经五台山,还。败明兵大同。九年,上遣诸贝勒伐明,徇山西,命多铎率师入宁、锦缀明师。遂自广宁入,遣固山额真阿山、石廷柱率兵四百前驱。祖大寿合锦州、松山兵三千五百屯大凌河西,多铎率所部驰击之,大寿兵溃。命分道追击,一至锦州,一至松山,斩获无算。翌日,克台一,还驻广宁。师还,上出怀远门五里迎劳,赐良马五、甲五。上嘉之曰:“朕幼弟初专阃,即能制胜,是可嘉也!” 崇德元年四月,封豫亲王,掌礼部事。从伐朝鲜,自沙河堡领兵千人继噶布什贤兵,至朝 鲜都城。朝鲜全罗、忠清二道援兵至南汉山,多铎击败之,收其马千馀。扬古利为残兵所贼,捕得其人,斩以祭。三年,伐锦州,自蒙古紥衮博伦界分率巴牙喇及土默特兵入明境,克大兴堡,俘其居民,道遇明谍,擒之。诏与郑亲王济尔哈朗军会,经中后所,大寿以兵来袭,我军伤九人,亡马三十。多铎且战且走,夜达郑亲王所,合师薄中后所城。上统师至,敌不敢出。四年五月,上御崇政殿,召多铎戒谕之,数其罪,下诸王、贝勒、大臣议,削爵,夺所属入官。上命降贝勒,罚银万,夺其奴仆、牲畜三之一,予睿亲王多尔衮。寻命掌兵部。十月,伐宁远,击斩明总兵金国凤。 五年三月,命与郑亲王济尔哈朗率师修义州城,驻兵屯田,并扰明山海关外,毋使得耕稼。五月,上临视。附明蒙古多罗特部苏班岱降,上命偕郑亲王以兵迎之,经锦州杏山,明兵来追,奋击败之,赐御厩良马一。围锦州,夜伏兵桑阿尔斋堡,旦,敌至,败之,追至塔山,斩八十馀级,获马二十。六年三月,复围锦州,环城立八营,凿壕以困之。大寿城守蒙古将诺木齐约降,师缒以入,击大寿,挈降者出,置之义州。明援兵自杏山至松山,多铎与郑亲王率两翼兵伏锦州南山西冈及松山北岭,纵噶布什贤兵诱敌,夹击,大败之。洪承畴以十三万援锦州,上自盛京驰六日抵松山,环城而营,明兵震怖,宵遁。多铎伏兵道旁,明总兵吴三桂、王朴自杏山奔宁远,我军追及于高桥,伏发,三桂等仅以身免。嗣与诸王更番围松山,屡破敌。七年二月,明松山副将夏承德遣人通款,以其子舒为质,约内应,夜半,我军梯而登,获承畴及巡抚邱民仰等。叙功,进豫郡王。复布屯宁远边外缀明师,俘获甚伙。 顺治元年四月,从睿亲王多尔衮入关,破李自成,进亲王。命为定国大将军,南征,定怀庆。进次孟津,遣巴牙喇纛章京图赖率兵先渡,自成守将走,沿河十五寨堡皆降。再进次陕州,克灵宝。再进,距潼关二十里,自成兵据山列营,噶布什贤噶喇依昂邦努山及图赖、鄂硕等击破之。二年正月,自成亲率步骑迎战,师奋击,歼其步卒,骑卒奔溃。及夜,屡犯屡北,凿重壕,立坚壁。师进,发巨炮迭战,自成兵三百骑冲我师,贝勒尼堪、贝子尚善等跃马夹击,屡破敌垒,尸满壕堑,械胄弥山野,自成精锐略尽,遁归西安,其将马世尧率七千人降。入潼关,获世尧所遣致自成书,斩以徇。进次西安,自成先五日毁室庐,挈子女辎重,出蓝田口,窜商州,南走湖广。二月,诏以陕西贼付英亲王阿济格,趣多铎自河南趋淮、扬。师退徇南阳、开封,趋归德,诸州县悉降。所至设官吏,安集流亡。诏褒多铎功,赐嵌珠佩刀、金鞓带。四月,师进次泗州,渡淮趋扬州,遣兵部尚书汉岱等先驱,得舟三百馀,围七日,克之,杀明大学士史可法。五月,师再进,次扬子江北岸,明将郑鸿逵等以水师守瓜洲、仪真。师列营相持,造船二百馀,遣固山额真拜音图将水师薄南岸,复遣梅勒额真李率泰护诸军渡江。明福王由崧走太平。师再进,明忻城伯赵之龙等率文武将吏,籍马步兵二十三万有奇,使迎师。 多铎至南京,承制受其降,抚辑遗民。遣贝勒尼堪、贝子屯齐徇太平,追击明福王。福王复走芜湖,图赖等邀之江口,击杀明将黄得功,获福王。捷闻,上遣侍臣慰劳。明潞王常淓守杭州,遣贝勒博洛率师讨之,潞王降。江、浙底定。多铎承制改南京为江南省,疏请授江宁、安庆巡抚以下官。别遣精奇尼哈番吴兆胜徇庐江、和州,并下。诏遣贝勒勒克德浑代镇江宁,召多铎还京师。上幸南苑行郊劳礼,进封德豫亲王,赐黑狐冠、紫貂朝服、金五千、银五万、马十、鞍二。三年,命为扬威大将军,偕承泽郡王硕塞讨苏尼特部腾机思、腾机特等。师至盈阿尔察克山,闻腾机思方在衮噶噜台,疾行三昼夜,败之于谔特克山,斩台吉茂海。渡图拉河,追至布尔哈图山,斩腾机特子二、腾机思孙三,尽获其孥。师次紥济布喇克,喀尔喀土谢图汗遣兵二万,硕雷车臣汗遣兵三万,迎战。我师奋击,逐北三十馀里,先后斩级数千,俘千馀,获驼千九百、马二万一千一百、牛万六千九百、羊十三万五千三百有奇。师还,上出安定门迎劳,加赐王鞍马一。四年,进封为辅政叔德豫亲王,赐金千、银万、鞍马二,封册增录功勋。六年三月,以痘薨,年三十六。九年三月,睿亲王既削爵,以同母弟追降郡王。康熙十年,追谥。乾隆四十三年正月,诏配享太庙。

参考资料: 电视剧《孝庄秘史》片段;清史稿

清朝大将多铎的一生?

  爱新觉罗·多铎(1614.4.2—1649.4.29),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五子,阿济格、多尔衮同母弟,满洲镶白旗旗主,时人通称十王,清初八大铁帽子王之一,爵位世袭罔替。

  后金天命五年(1620年),封为和硕额真,旋封贝勒,统正白旗。崇德元年(1636年),被封为封豫亲王。崇德六年(1641年),参与松锦大战,获大捷。顺治元年(1644年),以定国大将军从多尔衮入关,击败李自成军。旋挥师破扬州,杀史可法。下江南,俘南明福王,晋和硕德豫亲王。   顺治六年(1649年)三月十八日,多铎染天花死亡,年仅三十六岁,谥号“通”。乾隆年间诏配享太庙。一生战功彪炳,乾隆帝称其为“开国诸王战功之最”。

爱新觉罗多铎葬在什麽地方

光华里

  位于朝阳区西部。东起光华东里,西至光华西路,北起光华路,南至京伦饭店。因路北为光华染织厂,故名。   此地民国三十六年(1947)北平市图,此地标为公安局农场。五十年代兴建光华染织厂后,逐渐形成居民小区,主要为光华染织厂与外交人员服务局宿舍。光华里以东为光华东里,1947年亦为公安局农场。五十年代初建北京第一机床厂与金属结构厂宿舍。多平房。六十年代后开始建楼。光华里之西为光华西里,曾名豫王坟。   豫王坟为清豫通亲王多铎墓。豫亲王多铎为努尔哈赤第十五子,先生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初封贝勒,以军功赐号额尔克楚虎尔。崇德元年(1644)复封豫亲王,十一月授为定国大将军,率师取陕西,平江南,战功为开国诸王之首。其同母兄摄政王多尔衮“视豫亲王厚,每宽假之”,顺治四年(1649)摄政王多尔衮正在山西与叛将姜镶作战,听说多铎出痘马上班师,赶到居庸关,讣至。三月十八日寅时多铎去世,年仅三十六岁,在豫亲王多铎墓西北不远, 就是第二辈豫王信宣和郡王多尼的墓地。多尼为豫亲王多铎的第二子,生崇德元年(1636),崇德七年(1642)受封多罗郡王。顺治六年(1649)袭亲王,改号曰信。顺治九年因伯父多尔衮罪,降为郡王。顺治十五年(1658)授安远靖寇大将军,南征与李定国、白文选作战。顺治十七年(1660)师还,反被追罪罚银五千。顺治十八年(1661)正月安四薨,年仅二十六岁。乾隆四十三年(1778)追封豫亲王。以上墓丘早已平覆。 是怎么(177)爱新觉罗(329)

推荐阅读:

大麻对你的心脏有害吗?科学还不能说

【国学】的意思是什么?【国学】是什么意思?

【剑铓】的意思是什么?【剑铓】是什么意思?

有人统计宋军战役胜率高达七成,大宋雄师真有这般能打吗?

水浒“四大淫妇”之潘巧云:她真的该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