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耀武扬威――秦武王车通三川窥周室

第十节 耀武扬威――秦武王车通三川窥周室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第十节 耀武扬威――秦武王车通三川窥周室

  秦武王在平定了蜀相之乱、解决了魏籍权臣集团之后,就开始着手解决秦国宗室内部的矛盾斗争。
>   秦武王当政时,秦国宗室贵族内部之间 的矛盾斗争,集中在惠文后与宣太后两股政治势力的殊死较量中。对于解决这两大政治集团的矛盾斗争,秦武王觉得非常棘手。因为,惠文后和宣太后是秦惠文王最 喜爱的两个妻子,由于惠文后和宣太后都很精明能干,两人的亲戚中都有能臣,能够起到为秦惠文王提供意见,团结大臣的作用,所以秦惠文王对这两种政治势力的 存在不但采取容忍的态度,而且还适时地加以利用。
>
>   惠文后是秦武王的生母,武王即位时,惠文后的年龄还不到40岁。惠文后的参政意识很 强,她十分关注秦国的政治局势及其各政治派系的动态,在武王执政的最初的几年间,及时提醒和指点武王处理国内外的复杂情况。由于惠文后是秦惠文王的正妻, 又是秦武王的母亲,所以她在秦惠文王及秦武王时代都有着很高的威望,秦国的大臣、公子和诸侯大多投靠惠文后,尤其是在秦武王解决了魏籍权臣之后,惠文后的 势力在国内最大。
>
>   宣太后是秦武王非常尊重的一位庶母,宣太后出身楚国贵族,芈姓,号芈(mī)八子。八子,是秦国为国君的嫔妃们设的 一个等级,但芈氏因为秦惠文王生下儿子侧,后来又成为秦昭王的母亲,所以人们尊称她为宣太后。芈八子见识出众,容貌秀丽,为秦惠文王所爱,但与惠文后关系 紧张。芈八子在武王当政时,也经常给武王提一些很好的意见。宣太后的两个弟弟魏冉、芈戎和武王也十分要好。本来惠文后对宣太后很有意见,一直想除掉宣太 后,但是秦武王对宣太后却一直很照顾,使惠文后不能如愿。
>
>   年轻的秦武王之所以能够在处理盘根错节的宫廷斗争时 游刃有余,除了他天资聪 颖之外,还多亏了其叔父樗(chū)里疾的辅助。樗里疾是秦惠文王的异母弟弟,滑稽多智,被秦国人称为智囊,在秦惠文王朝曾立下赫赫战功,在秦国的军界有 着很高的声誉,属于秦国公室中的领袖人物,很受秦王及其宗室贵戚们的拥护。所以,秦武王当有什么事难以决断的话,都基本上听从樗里疾的意见。
>
>    除樗里疾之外,秦武王在政权的运转过程中,始终坚持先王们所制定的客卿制度。在解决魏籍权臣集团后,武王并没有因噎(yē)废食,而是继续任用有突出才 能的客卿,特别是对那些非魏籍的客卿们予以特殊的关照。他倚重楚人甘茂,在甘茂平定蜀相之乱之后,以其军功而拜甘茂为左丞相。甘茂之被重用,给了非魏籍客 卿以平等待遇,彰显了凡有功于秦者皆可为卿为相的用人政策,激发了客卿们为秦效力的热情。
>
>   为了防止出现某一政治集团专权,危及秦国政 局的事件发生,秦武王在惠文王改革的官制基础上又进行了调整,更加分散了军政首脑们的权力,使他们对王权的威胁更小了。秦惠文王从秦国将相合一的大良造中 分离出来的相邦,被武王进一步分割为左右二相。原来的大良造在相权分出后,成为军职的最高阶级。于是,秦武王设立将军职位,有大良造之权而无大良造之宿 威,使大良造成为一种荣誉。这样分权的结果是,在秦国的政府结构中,势力最大的惠文后派没有得到军政最高职,但却在中高级职务中占有多席。武王任命甘茂为 左相,樗里疾为右相,左相在右相之上,又任命魏冉为将军。这样,武王就很好地平衡了秦国的各种政治势力,同时使秦国的王权再次得到加强。
>
>    在稳定了国内局势之后,秦武王就准备完成父亲的遗志,开始谋划进军中原。起先,秦惠文王在打通中原之路以后,也曾经几次占领过陕西以东地区,参与过中原 事务,但是因为没有根据地,所以很快就被韩、魏等国赶出了中原大地。所以,秦武王在牢牢控制住了函谷关以东地区的基础上,挥戈东向,兵锋直指三川郡一带。 三川郡因在黄河、洛水、伊水之间而得名,连接黄河北岸的上党地区和韩、魏、楚交界的南阳地区,其中还包括着韩国的商业都市宜阳和西周及东周等地区。
>
>   秦武王的第一个目标是占领宜阳。秦国在突破了魏国的封锁后,急需与中原开展经济和文化交流,这就需要有一个稳固的战略支撑点,宜阳由于地近陕县,成为武王的首选目标。
>
>    那么,让谁去领兵夺取宜阳呢?刚一开始,宣太后就向秦武王推荐自己的外甥向寿为将。宣太后为什么要推举自己的外甥为将呢?因为秦自 商鞅变法以来,实行的 是“利禄官爵专出于兵”,任何一个客卿要想在秦国取得较高的社会地位,进入统治阶层,都必须率兵作战,经过严峻的战争考验,取得军功,才有出将入相的资 质。但是,秦武王考虑再三,认为此次任务艰巨,向寿恐难当重任,当然,也不排除武王不愿意让外戚集团因功坐大,左右朝纲的考虑,于是就选派屡建大功的左相 甘茂为将领兵出征。
>
>   宜阳是当时有名的大县,时人认为宜阳虽然名曰为县而实为郡治,由此可以想象韩国对宜阳的重视程度。正因如此,甘茂 也深感此次出征任务艰巨,意义重大,但他也担心武王受他人挑拨,中途变动,使其功亏一篑。于是,甘茂请求武王给予充分的信任,不要随便听信他人的建议。秦 武王倒也干脆,他与甘茂立下息壤之盟,发誓只要甘茂不拔宜阳决不收兵。
>
>   秦武王三年(前308),甘茂率军攻打宜阳,虽然秦军英勇作 战,但历时五个月还是没有能够打下宜阳。这时,韩国用重金贿赂樗里疾,让樗里疾劝说秦武王退兵罢战。秦武王听了樗里疾的话,攻打宜阳的决心有些动摇。消息 传到甘茂那里,甘茂返回秦都,提醒武王回忆当初“息壤之盟”的誓言。武王幡然悔悟,痛下决心,再次调发大军直奔宜阳,归甘茂指挥,加大攻势。秦武王四年 (前307),甘茂终于不负秦武王所望,一举攻破宜阳,斩首六万,并且渡过黄河,在武遂筑城,作为东进据点。
>
>   秦军占领宜阳,打通了东 进之路,秦武王大喜过望,私欲大张,竟然把进攻的目标定在了周王朝身上。此时,偏安洛阳的东周已经分裂为东周和西周两个小国,拥有今天河南巩义和洛阳间的 土地,四通八达,商业繁荣,是当时的膏腴之地。二周的东侧有成皋之险,守可以遏止韩魏西进,攻可以直趋韩国的都城郑、魏国的都城大梁。弱周占有如此好的位 置而没有被包围它的韩国灭掉,主要是周天子的身份在此时还能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
>
>   秦武王十分渴望得到周这块宝地,并具有代周天子为天 下共主的野心,他曾说过,“寡人欲容车通三川,窥周室,死不恨矣”的话,但此时二周虽弱,然而周天子毕竟是天下的共主,秦武王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兴兵灭周, 因为明攻容易给其他诸侯国家以口实,群起而击秦,得不偿失。于是,秦武王就让樗里疾率车百乘觐(jìn)见周天子,向周借路伐韩,周如不借,秦军就借机进 攻周。周赧王看出秦军的意图,于是就大开城门,作出热情迎接的姿态,但是在暗中却严加戒备,使秦军没有可乘之机。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解密女娲造人的传说故事

最有资格成为大将的滕代远,为什么无缘接授此等殊荣?

义和团运动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