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太尉周勃安天下

第九节 太尉周勃安天下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就在吕禄犹豫着自己该不该放弃朝中禁军统领的职务、放弃手中拥有的兵权,去做自己的一方之王——赵王时。一个人的到来加快了整个事件的进程,这个人就是他的心腹贾寿。> >   贾寿是朝中的郎中令,也是吕产最为信任的亲信。自从齐王造反后,吕禄和吕产在派灌婴去平齐王之乱时,还派出了贾寿去齐地探明情况。贾寿一路劳碌奔波,终于在汉高后八年(公元前180年)九月十日的大清早出现在了吕府前。> >   贾寿的出现成了这场变革的导火线。他一大清早就在吕府里对吕产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内容当然是齐王造反的事,中心思想概括起来就是:兹齐王和灌婴联军,其势强大之极,大事不妙也。> >    吕产听了他的汇报也是一筹莫展,两人正在商量如何应对时,却不知此时吕府出现了一名偷听者。当局者言,观旁者听。这个偷听者便是御史曹窟。曹窟是前相国 曹参的儿子,因为有事,他一大早就来找吕产,结果却无意中听到了吕产和贾寿密谋的事。于是他选择了悄然离开。仆人们对曹窟都很熟悉,还以为他见过吕产才出 府的,因此也没有一个门卫来盘问。> >   曹窟出了吕府,直奔陈府。陈平此时已和周勃形影不离了,听了曹窟的转述后,觉得不能再等了,于是当机立断,作出了马上采取“军事行动”的部署。陈平和周勃针对吕禄和吕产,采取了分而制之的行动方针。> >    周勃曾随高祖转战四方,是功劳卓著的老臣。惠帝六年(公元前189年),汉置太尉官,即以周勃为首任,掌握全国兵权。吕后上台后,军权落入吕氏手中。周 勃首先要做的就是夺回兵权,尤其是南、北二军。他想到了曲周侯郦商。郦商也曾是高祖的重要将领,高祖起兵后,他率四千人归附,后因功封为曲周侯,任右丞 相,在朝廷中具有很高的威望。他的儿子郦寄与吕禄关系很密切,于是周勃让郦寄前往吕禄处骗出兵权。郦寄受命前往,对吕禄说:“高帝与吕后共定天下。刘氏所 封立的有九王,吕氏所立的有三王,都是大臣商议的结果,事情已布告诸侯,得到诸侯的认可。现在太后已崩,皇帝年少,而足下佩起王印,反而仍然担任上将军, 统兵留在京师,大臣诸侯就要怀疑您了。足下何不归还将印,将军队交给太尉掌握?再请梁王交回相国印,然后与大臣们盟誓而去自己的封国。只有这样齐王才会退 兵,你也可以安稳地做你的封国之王了,这对你、对吕氏是大大的有利呀!”吕禄受到齐王等人的威胁,很赞同郦寄的建议,准备交出将印,将兵权交与周勃,但他 自己不敢作主。后来,吕禄与吕产及其他吕氏长老商议此事,仍然难以决定,但吕禄很信任郦寄,时常与之游猎。> >   一天,吕禄拜望其姑吕,将交印让兵之事告诉她。吕大怒说:“一旦你放弃兵权,吕氏便无处藏身!”吕还将珠玉宝器摔到堂下,说:“这些东西我还有必要为别人守着吗!”意思是,吕氏不久就将遭殃了。这样,吕产、吕禄仍然掌握着南北二军的军权。> >    高后八年(公元前180年)九月十日,平阳侯曹窑作为代理御史大夫与相国吕产议事,郎中令贾寿急匆匆地走进来,对吕产说“大王不早去封国,现在想走恐怕 也来不及了!”贾寿刚出使齐国回来,他向吕产详细叙述了在齐国的所见所闻,说完,就催吕产快去宫中。平阳侯曹窑从这些话中听出情形不妙,立即飞马告知陈 平、周勃。周勃急奔北军营,却不得入内,他就令掌管符节的襄平侯纪通矫命北军迎纳。周勃进入北军后,又令郦寄与典客刘揭先说服吕禄:“皇帝已要求足下去封 国,北军由太尉统领。足下赶快交出将印,否则,大祸将至。”吕禄对郦寄仍然十分信任,他把将印解下交给典客刘揭,将兵权转手让给了周勃。周勃携印在北军中 大喊:“拥护吕氏的袒露右臂,拥护刘氏的袒露左臂。”军中将士都袒露了左臂,愿听从太尉调遣,拥护刘氏。> >   夺了北军,尚有吕产控制的南 军。丞相陈平接到曹窑密报,急召朱虚侯刘章协助太尉。周勃命令刘章监守军门。曹窑对门卫说:“不要让相国吕产进入殿门。”吕产此时还未了解情势,以为吕禄 还控制着北军,想进入未央宫作乱,却进不了殿门,只好在门前来回走动。曹窑担心阻止不住,就驰告周勃。周劲也怕不能取胜,就没有公开声明要杀吕产,而是给 刘章拨了一千精兵,对他说:“赶紧到宫中保卫皇上。”刘章带兵进入采央宫,见吕产已在宫中,就采取行动。吕产见势不妙,赶紧逃跑,被追上的刘章杀掉。> >    刘章击杀吕产后,少帝命人拿节信慰劳他。他想夺下节信,谒者不肯,于是刘章就跟着谒者同车行进,借着谒者所持的节信畅通无阻,将长乐卫尉吕更始乘机斩 杀。到北军与太尉周勃会师,周勃兴奋地对他说:“我们所患的就是吕产,今已被杀,可安定天下了。”周勃又派人将吕氏男女全部逮捕并斩杀。第二天,吕禄被捕 获,旋即处斩;吕被处笞刑而死。接着,燕王吕通被杀,鲁王张偃被废。> >  诛灭诸吕,太尉周勃等人便派遣朱虚侯刘章通告齐王刘襄等人。刘襄本想借讨伐诸吕之机夺取帝位,不料周勃、陈平等老臣智取了尚未来得及变乱的诸吕,他只好收兵。灌婴也从荥阳撤军而归。这样,一场势在必发的战争被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