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石勒与柏人

刘秀、石勒与柏人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刘秀、石勒与柏人

   刘秀是东汉的开国皇帝,石勒是十六国时期后赵的开国皇帝,在他们的创业过程中都曾到过柏人。柏人,古县,今河北省隆尧县西部。今河北省隆尧县西24里,有柏人城残垣遗迹。

  刘秀是在与王朗的斗争中经过柏人的。王郎(?——24),一作“王昌”。新莽末邯郸(今属河北)人。本以卜相为业。后自称为汉成帝之子刘子舆,更始元年(公元23年)十二月,被西汉宗室刘林和大豪李育等立为汉帝,都邯郸。分遣将帅徇下幽、冀,移檄州郡,赵国以北、辽东以西皆望风响应。
  在王朗称帝前的十月,更始已派遣大司马刘秀先行持节渡河,镇抚州郡。王郎称帝后,悬赏捉拿刘秀,刘秀及其随从从蓟城(今北京)向南流窜,忍饥挨冻,受尽了饥寒之苦。更始二年(公元24年)二月,刘秀到达信都(今冀县)。是时郡国皆已降王郎,独信都太守南阳任光、和戎太守信都邳肜不肯从(王莽分信都为和戎,居下曲阳)。在任光和邳肜的支持下,以信都、和戎两郡兵为基础,又招募精兵四千人,组成了一支队伍。从而,结束了流亡生活,开始了与王郎争夺河北的战争。刘秀拜任光为左大将军,信都都尉李忠为右大将军,邳肜为后大将军、信都令万修为偏将军,将兵以从,转战堂阳(治今河北新河县西北)、贳县(治今河北束鹿县西南)、下曲阳(治今河北晋县西)、中山、卢奴(今河北定县)等地,军队发展到数万人。回头南下真定,进击元氏(今县西北)、防子(今高邑县西南),皆下之。至鄗(今高邑县东南),击斩王郎将李恽;然后,到达柏人。
  在柏人,刘秀有哪些活动值得我们回忆呢?
  第一,大战李育。据光武帝纪记载:“王郎大将李育屯柏人,汉兵不知而进,前部偏将硃浮、邓禹为育所破,亡失辎重。光武在后闻之,收浮、禹散卒,与育战于郭门,大破之,尽得其所获。育还保城,攻之不下。”
  第二,收用贾复与陈俊。汉中王嘉刘嘉修书荐(贾)复及长史南阳陈俊于刘秀。复等见秀于柏人,秀以复为破虏将军督盗贼,俊为安集掾。这两人后来都是云台二十八将之一。
  第三,任命祭尊为刺奸将军。史载∶“秀舍中儿犯法,军市令颍川祭遵格杀之,秀怒,命收遵。主簿陈副谏曰:‘明公常欲众军整齐,今遵奉法不避,是教令所行也。’乃贳之,以为刺奸将军,谓诸将曰:‘当备祭遵!吾舍中儿犯法尚杀之,必不私诸卿也。’”
  刘秀在柏人滞留了一段时间,有人建议说,守柏人不如定巨鹿(郡,治钜鹿县,今平乡县西南),刘秀乃引兵东北拔广阿(治今河北隆尧县东)。在广阿滞留期间,上谷(治今河北怀来县东南)太守耿况遣功曹寇恂、长史景丹及耿弇,渔阳(治今北京市密云县西南)太守彭宠遣安乐令吴汉(行长史)、护军盖延、狐奴令王梁,各将突骑,联合作战,一路南下,所过击斩王郎大将、九卿、校尉以下,凡斩首三万级,定涿郡(今河北涿县)、中山(国)、巨鹿(郡)、清河(郡,今河北清河县东南)、河间(郡,今河北献县东南)凡二十二县。前来广阿,投奔刘秀,助击王郎。秀以景丹、寇恂、耿弇、盖延、吴汉、王梁皆为偏将军。刘秀的军事力量进一步发展壮大。然后,与更始所遣谢躬联合,围钜鹿,破邯郸,斩王郎。
  石勒是在彻底消灭王浚势力的轻骑袭幽州(治蓟县,今北京城西南)中路过柏人的。
  西晋末年,阶级矛盾、民族矛盾、统治阶级内部矛盾非常尖锐,匈奴人刘渊首先起兵称帝,建立汉国。石勒在投奔刘渊后,成为汉国的一名得力战将。他东征西战、南北剿杀,为汉国立下了赫赫战功。但他长期流动作战,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军事基地。永嘉六年(公元312年)七月,他的谋主张宾建议说:“明公虽拥大兵,游行羁旅,人无定志,非所以保万全,制四方也。不若择便地而据之,广聚粮储,西禀平阳(今山西临汾市西南金店,汉国都城),以图幽、并,此霸王之业也。邯郸、襄国(今河北邢台市),形胜之地,请择一而都之。”(《资治通鉴》)石勒采纳了石勒的建议,遂进据襄国。分命诸将攻冀州,郡县壁垒多降,运其谷以输襄国;汉主刘聪以勒为都督冀、幽、并、营四州诸军事、冀州牧,进封上党公。
  石勒势力在冀州的发展,激化了与王浚的矛盾。时王浚驻屯蓟城,官拜大司马,加侍中、大都督、督幽冀诸军事、幽州牧;借晋末政局混乱之机,专制一方。十二月,浚遣督护王昌、中山太守阮豹等,率诸军及务勿尘世子疾陆眷,并弟文鸯、从弟末柸,(秦朝历史 www.lishixinzhi.com)攻石勒于襄国,在战斗中,末柸为勒所获。勒质末柸,遣间使来和,疾陆眷与石勒结盟而退。事后,石勒的势力不断发展。到建兴元年(公元313年)上半年,勒先后攻杀冀州刺史王象、兗州刺史田徽,又攻占了西晋并州刺史刘琨之弟刘演所镇守的鄴城,王浚所署青州刺史薄盛也帅所部降勒,史称“山东郡县,相继为勒所取”(《资治通鉴》)。汉主聪以勒为侍中、征东大将军。乌桓也背叛了王浚,暗中归附于石勒。
  石勒为了彻底消灭王浚势力,征求谋主张滨的意见。张宾分析说:“王浚假三部之力,称制南面,虽曰晋籓,实怀僭逆之志”(《石勒载记》)。张斌抓住王浚这一弱点,建议石勒“称籓推奉”,诈降王浚,拥载王浚称帝。从十一月起,通过信使往还和各种欺骗手段,制造假象,骗取了王浚的信任。“勒乃遣使克日上尊号于浚,浚许之。”(《晋书•王沈(子浚)传》)于是,建兴二年(公元314年)二月,石勒“轻骑袭幽州,以火宵行。至柏人。”(《石勒载记》)
  石勒到柏人后,采取了两项措施。
  第一,杀主簿游纶。游纶的兄长游统在范阳(今河北涿州市),为王浚的司马。游纶与张豺曾经拥众数万,受王浚假署,保据苑乡(今河北任县东北)。建兴元年十二月襄国之战后,游纶、张豺投降了石勒,勒以游纶为主簿。为了防止游纶通过其兄泄漏军机,将其杀害,以绝后患。
  第二,“遣张虑奉笺于刘琨,陈己过沉重,求讨浚以自效。”(《石勒载记》)。刘琨为晋并州刺史,与王浚有矛盾。当石勒一切准备停当,将要袭击王浚时,曾担心刘琨抄他的后路,因而犹豫未发。在此关键时刻,张宾的一番分析,打消了石勒的顾虑。张宾说:“刘琨、王浚,虽同名晋臣,实为仇敌。若修笺于琨,送质请和,琨必喜我之服而快浚之亡,终不救浚而袭我也。用兵贵神速,勿后时也。”听了张斌的分析和建议,石勒才断然决定,轻骑袭幽州。因此,到柏人后,遣使奉笺于刘琨,说自己过去有罪于晋室,今去讨伐叛臣王浚,戴罪立功。
  石勒在柏人采取的两项措施,既清除了内部一大隐患,又稳住了刘琨,解除了后顾之忧,为保证轻骑袭幽州的成功,创造了有利条件。之后,石勒从柏人率军北上,三月,顺利通过王浚的易水防线,进入蓟城,活捉了王浚。
  在这次石勒突袭王浚的军事行动中,王浚天真地认为,石勒是真的来蓟拥载他即位为皇帝的。据《晋书•石勒载记》称,当石勒兵达易水时,“督护孙纬疑其诈,驰白浚,而引军逆勒。浚不听,使勒直前。众议皆曰:‘胡贪而无信,必有诈,请距之。’浚怒,欲斩诸言者,众遂不敢复谏。盛张设以待勒。勒至城,便纵兵大掠。浚左右复请讨之,不许。及勒登听事,浚乃走出堂皇,勒众执以见勒。”石勒成功地运用诈降计,彻底地消灭了王浚势力。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在一些介绍柏人城的文章中,涉及到刘秀和石勒的内容,但他们并没有把事情弄清楚,内容有错误,歪曲了历史事实。如说:刘秀“在攻破王郎占据的广阿以后,立即挥师西进,攻打柏人城,与王郎的大将李育在柏人城外的广泰岗展开争夺战,打败李育,柏人城变为刘秀在河北的军事堡垒。”石勒“黑夜里率兵自襄国出发,偷袭晋兵占据的柏人城,一举攻破,王浚逃走。这一战役的胜利,给石勒三年后在襄国称帝奠定了基础。”(《柏人城史话》)新编《隆尧县志》也懒得去查阅正史的记载,宁肯相信《柏人城史话》的谬说。以官方志书的身份,继续以讹传讹。在第39编第一章第一节《重点文物简介•柏人城》中说:“后汉光武帝刘秀创业时,曾在柏人城外大败王郎大将李育,柏人城成为刘秀在河北一带的重要军事基地。西晋末年,羯族人石勒率兵袭晋将王浚占据的柏人城,大破晋军,此役为尔后石勒在襄国称帝奠定了基础。”对照历史事实,不难发现其中的错误。这种为了拔高本地的历史地位,提高其知名度,不惜采取歪曲史实的做法,违背实事求是的原则,不符合严肃认真的科学精神,在地方志的编纂中,应该坚决杜绝。

推荐阅读:

今晚中央一台天气预报回放,中央电视台的天气预报有几位主持人?

称赞的反义词是什么

王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