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男女关系

第二章 男女关系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第二章 男女关系

  自古以来,男女关系都是问题。一般来说,这样的问题不会危急生命,但是,它要影响声誉。如果你就抱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吃饱穿暖与世无争,这样的问 题,其实就不是问题。但是,你如果还有滴滴儿的鸿鹄大志,想升迁、要为官、亦或干一番事业,这样的问题,就是致命的大问题。
>
>   因为,它正好就关乎人品。
>
>    包括那个开化得,就连性解放都引不起人们兴趣的美国和欧洲,如遇大选,这样的问题,都是致命的大问题。N多的候选人,刚刚报了竞选总统的那个名,在还没 有和对手真正博弈之前,男女暧昧关系的曝光,其直接的后果,就是灰溜溜地回家。所谓出师未捷身先死,他们是还没有开仗,便在男女关系的阴影下,黯然神伤。 信誓旦旦而来,灰头土脸而去。
>
>   还落得一个劳苦大众茶余饭后耻笑的话柄。
>
>   晕死。
>
>   也就是说,无论古今中外,男女关系的问题,一直都是一件可以被人利用,被人攻击的武器。N多的怀有鸿鹄大志的同志,都被这样的武器困惑。就连美国总统,那位曾经叱咤风云风光无限的克林顿,也因为男女关系问题,就差那么一滴滴儿的关口,光荣谢幕。
>
>   倒让一位即将踏入社会、还在白宫实习的女同学,莱温斯基的名字,欣欣然进入世界的史册。
>
>   她运气好,还没有自食其力,便已经全球闻名。
>
>   嘿嘿,这个……不是晕死,是笑死。
>
>    历史常常重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法国人斯特劳斯—卡恩,就在我写作这部作品的时候,刚好踩了那个男女关系的西瓜皮,全世界即刻沸腾。据说,他老人 家下榻酒店的女服务员衣领上的精液,就与我们这位颐指气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DNA,正好匹配。总裁同志也不得不焦头烂额地全力以赴进行司法博弈, 而且已经被迫辞职。他老人家问鼎法国总统的进程,也不得不——戛然而止。
>
>   其政治生命,多半就画上了句号。
>
>   从今往后,在世界的风云人物中,卡恩的名字,将逐渐在人们的视野中,悲凉地淡出。
>
>   一失足成千古恨。
>
>   这问题,严重吧?
>
>   如果你正好就沾上了这样的问题,不好意思,被人用来要挟攻击,多半就是不争的事实。
>
>   非常的遗憾,王妹妹就正好有些儿这样的问题。
>
>   在上一集中,我就给我亲爱的读者们讲过,在进宫之前,她就是有夫之妇。在汉代的那个时候,贞操观念其实并没有完全形成,之前有过丈夫,在那个时侯人们的眼里心中,也不具有太大的错误。关键的问题是,王妹妹的手上,还缺少一张离婚证明书。
>
>   按今天的说法,这位美若天仙的王妹妹,其实犯有重婚罪。
>
>   这显然就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
>   其实,古代的那个时侯,信息的传播,肯定不会如同今天一样发达。没有报纸广播、电视和网络……媒体也没有产生,狗仔队更没有形成,再加上古时候的女同志,本来就是大门不迈二门不出,只要自己不说,这样的事情,多半就没人知道。
>
>   王妹妹当然不会主动交代,但总有那么一些个同志,会处心积虑地把它挖掘出来。
>
>   因为,王妹妹的存在,就威胁到了其他嫔妃的存在。
>
>   还因为,觊觎那张皇后聘书的嫔妃,肯定大有美女在。
>
>   栗姬就是其中之一。
>
>   在贤良恭谨这个问题上,栗姬败下阵来。
>
>   但是,她显然没有甘心,她希望在人品的PK中,扳回败局。
>
>   她出手了。
>
>   因为她找到了王妹妹的前夫,那个名叫金王孙的革命同志。这位同志名字特别,一名含三姓。但是,他既和“金”拉不上滴滴儿的关系,也和“王”八竿子也打不出关联,倒和那个“孙”巴得上滴滴儿的普普,从头到尾里里外外人前人后,都和那个“真孙子”没有多大的区别。
>
>   就是一个人微言轻。
>
>   穷困潦倒不说,还没得一滴滴儿的学问,当然更没有还可以拉得上一丝丝儿的后盾与背景。
>
>   这样的男人,在女人的眼里,就是“真孙子”的真实写照。
>
>   王妹妹得为自己的前途,做点儿事情。
>
>   她运气好,那个时侯的太子宫,正在全国选美。
>
>   她在曾经是贵族外孙女的妈妈(臧儿)的包装下,硬是将一朵残花败柳的老菊花,包装成了含苞欲放的花蕾,其水嫩润滑的脸蛋和张弛有度的身段,一到选美现场亮相,即刻技压群芳。令那个有着“男人”称谓的同志,顷刻间,就产生出不可抑止的欲滴馋涎。
>
>   啊,乖妹儿!
>
>    据说,当时还是太子的,眼睛都直了,当天晚上就迫不及待地“幸”她。王妹妹当然就发挥出了她那来自山野村姑的豪情与奔放,也的确有“过来人”的拿捏 和准确,一个出手,就正好捏住男人那浴血奋张的命脉,令那个正是血气方刚的刘启,欲罢不能。一直生长都在皇宫大内里的刘启,哪里见过如许阵势?当即就使得 我们年少轻狂的太子,不能自己,也醉生梦死。
>
>   王妹妹倒是进宫了,金王孙却被抛弃了。
>
>   问题也就出来了,因为金王孙没有签发离婚通知书。
>
>   古代的时候,还没有一个专门的民政机构,来管理劳苦大众结婚离婚的资质证明。那个时侯的离婚,就是丈夫的一纸休书。也就是说,那个时侯的女人,没有离婚权。要离婚,就必须得有丈夫的一竹简休书。如果丈夫不签发这样的休书,不好意思,你永远都是这一家的媳妇。
>
>   王就遇到了这样的丈夫,金王孙没有休掉自己女儿妈妈的打算。王得不到丈夫的签字,但太子宫的选美大赛已经开选,情势也不等人。
>
>   咋办啊?
>
>   难不成,这一生一世,就在这家徒四壁中,铺床叠被?
>
>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王妹妹就玩上了失踪。
>
>   金王孙突然就不见了老婆,他当然即四处寻找。
>
>   在不得已的前提下,王抛夫弃女——这女人,还真就下得了狠心。
>
>   以金王孙穷困潦倒的实力,自然什么都没有找到。那个时候,王已经进了太子宫。连侯门都深如海,太子宫还不会深入浩瀚的太空?
>
>   就在金王孙已经歇菜了的时候,有人却找上门来。
>
>   他要找个人,跑断腿也一无所获。但人家要找他,却是一找一个准。
>
>   这样的结果,其实由实力决定。
>
>   来人,当然是栗姬派来的。
>
>   很快,金王孙被安排进了京城的一家客栈。
>
>   栗姬得到这样的证据,她的第一个反应,当然是狂喜。因为这样的证据一旦出示,她的皇后竞争对手,就会直接歇菜。她的第二个反应,是向谁出示?
>
>   她出示的对象,有两个人,一个是,另一个是汉景帝的妈妈,窦太后。
>
>   权衡利弊后,她决定向窦太后出示。
>
>    道理非常简单,因为汉景帝正好宠爱着王,因为爱,就很可能把这样的事情掩藏下来,自己也得不偿失。但是,窦太后就不同了,因为窦太后正好也是女人,女 人是看不得女人娇艳如花滴。王妹妹就恰巧娇艳如花。同时,窦太后还是母亲,母亲是看不得自己的儿子被瑕疵污秽滴,王妹妹的过去,就正好污秽了这位伟大母亲 的儿子。
>
>   然而,更为要命的是,这位儿子,正好就是大汉皇帝。
>
>   这就不仅仅只是污秽儿子的问题了,这已经直接就有辱国体了。
>
>   按窦太后的性格,她老人家是会大打出手滴。
>
>   栗姬就已经偷着乐矣,她似乎就看见了大打出手的那个畅快淋漓的场面。
>
>   这显然就是一场好戏。
>
>   百年不遇。
>
>   给力矣。
>
>   她当然就欢欢喜喜地找到窦太后。
>
>   令栗姬大跌眼镜的是,窦太后打死不相信:你是在往我儿子身上泼脏水。
>
>   往她老人家儿子身上波脏水,岂不就是在往大汉皇朝泼脏水?
>
>   这可是政治问题,说得严重一些,就是在蔑视皇权。
>
>   蔑视皇权的结果,只有一个:砍脑壳。
>
>   但是,话又说回来,她老人家在宫里混了几十年,还不知嫔妃们的争风吃醋?一大堆女人,就一个男人,还不打得头破血流?她自己就如许争过、抢过、闹过。为了得到皇帝同志的青睐,嫔妃们什么样的阴招不曾使用?又使不出来?
>
>   栗姬非常委屈,嘟嚷了嘴:人家有证据嘛。
>
>   有证据?!
>
>   这会儿,大跌眼镜的就是窦太后了。好歹王是自己的儿媳妇,皇帝的女人,这样的丑事传出去,皇家颜面何在?
>
>   那还真的要让大汉朝廷蒙羞,皇家在国人心中的庄严和威仪,也会大打折扣。
>
>   栗姬看出了窦太后的反应,如果证据就在当场,窦太后恐怕立刻就会将王打入18层地狱。
>
>   好,栗姬兴高采烈,我立刻就去把证据取来。
>
>   她当即就去了客栈。
>
>   不过,她再也没有笑出来。
>
>   的的确确,她在客栈见到了金王孙。非常非常遗憾的是,金王孙再不可能成为证据,因为他已经死翘翘。她见到的,是一具七窍生烟的金王孙的尸体。
>
>   死人是不足为证滴。
>
>   她发现,她犯了一个不可救药的错误:螳螂捕蝉,黄雀永远都在后面。
>
>   一不留神,她居然就正好当了一回那只传说中的——螳螂。
>
>   她在侦查人家隐私的时候,人家的那一双眼睛,也依然擦得雪亮,正好就紧盯着她。
>
>   这个世界,没有不漏风的墙。
>
>   要想自己的计划不被人家知道,只有一个办法:不做。
>
>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嘛。
>
>   如此的结果,栗姬傻眼。
>
>   窦太后却生气了,而且,气还不打一处出来:这不是明摆着往皇家的形象泼脏水嘛!
>
>   栗姬非常想要获得那份聘书,窦太后颁发给她了。只不过,与她梦寐以求的汉景帝签发的皇后聘书,略有不同,这是一份证书:污蔑诽谤罪。
>
>   这个,得治罪。
>
>   晕哟,偷鸡不成。
>
>   好在,栗姬在现场发现了一腰牌,这腰牌非常的细腻精巧,一看就知道出至王公贵族。腰牌上的的确确有4个小篆:堂邑侯府。
>
>   堂邑侯,名叫陈午,是窦太后的女婿,刘嫖的丈夫,陈阿娇的父亲。也就是说,这件事,有刘嫖的参与。窦太后不希望把自己的儿子女儿,通通都牵涉进丑闻的漩涡中,为了皇家的脸面,为了朝廷的威仪和尊严,她老人家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
>
>   但是,这已经为老人家留下了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她比谁都清楚,关系到皇帝的声誉,就算借给栗姐姐100个熊胆,她也不敢胡说八道。
>
>   如果她没有100%的证据的话。
>
>   也就是说,窦太后打心眼儿里相信:这事儿,并非空穴来风。
>
>   正在这个时候,汉景帝居然开出了那张著名的皇后通行证,窦太后当即就扣了下来。她老人家心中明镜似的,人品有瑕疵的女人,是没有资格担任皇后滴。
>
>   尽管,这个人品的瑕疵,没有证据。
>
>   其实,不是她不想找出证据,是她不能找出证据。
>
>   这样的证据找出来,皇宫会炸锅。
>
>   皇帝的声誉,也不可争议地,会受损。
>
>   为了大汉皇朝的脸面,窦太后不得不装聋作哑。
>
>   唉,什么都不知道,就是那张皇后的聘书,打死不颁发出来。
>
>   咋地?
>
>   她老人家要这样做,汉景帝当也束手无策。
>
>   谁让他正好就是这位老太婆的儿子?
>
>   百善孝为先。汉景帝也就只好不了了之。
>
>   再作他途。

推荐阅读:

莫名其妙的意思是什么?

骄傲的反义词是什么?骄傲的意思是什么?骄傲的近义词是什么?

悯农一和悯农二每句意思 | 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