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司马衷皇后贾南风的故事

惠司马衷皇后贾南风的故事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惠司马衷皇后贾南风的故事

  贾南风,小名詈,生于太平元年(256)。是平阳襄陵(今山西临汾西南)人,父亲贾贾充为司马昭杀死魏帝曹髦,篡夺帝位立了汗马功劳,受到宠信,执掌大权。被水为晋王太子,乃至当上晋帝,都是贾充在司马昭面前竭力推崇密不可分。> >   司马炎共有26个儿子。其中长子司马轨和次子司马衷均为杨皇后所生,长子早已夭折。由于封建王朝传统制度,于泰始三年(267)坏分子月,立9岁的白痴司马衷为太子。转瞬之间,又到了武帝和杨艳皇后择立太子的时候了。泰始七年(271),鲜卑部落酋长秃发树机入侵,司马炎万分忧虑。推荐贾充前去镇压,以便把他排挤了朝。这年七月,司马炎任命贾充前去镇压安抚。贾充无法推知辞,忧心如焚。直到拖到十一月,才准备启程。临行前,贾充向荀勖求救。荀勖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把贾充之发嫁给太子司马衷为妃。并说,如能成就此事,武帝自然会将贾充留下。贾充听了此话,加以荀勖又自告奋勇,设法促成这门亲事。> >   司马炎打算娶卫璀的女儿为太子妃。经杨艳再三争辩后,司马炎仍不同意娶贾女为太子妃。因杨艳一再固执已见,荀觊、荀勖等贾充的死党,为了将贾充留京师,也极力扬贾女美丽贤淑。终于司马炎做出让步,决定娶贾充的女儿为太子妃。司马衷是个白痴,司马炎身为其父,为了堵住在臣们的嘴,他便演了一出测试太子智力的把戏。> >   一次,司马炎设下筵席,命太子宫的大小官员欢宴,然后,让手下写封奏折,请示关于几件事情的处理办法,密封后派人送给太子,请他裁决。消息传到太子妃贾南风耳中,忙令其亲信给事张泓设法代答,以免露出破绽。张涨认为,应当,就事论事,简单明了地写出处理意见,贾南风一听,正中下怀,就对他说:事情办妥,保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张涨驾轻就熟,一蹴即就,由太子抄写好送给司马炎。司马炎接过仔细过目后,喜出望外,觉得道理讲得十分清楚,不禁眉开眼笑,当即得意地拿给曾劝他更换太子的少傅卫瑾看。卫瑾明知是假,无言以对。从此堵诠了那些说司马衷是痴呆的大臣们的嘴,再也无人敢提更换太子的事了。”> >   司马炎虽因前皇后杨艳固执已见,自己也出于种种考虑。白痴太子娶丑女贾南风之初,一直未见太子妃怀孕,武帝司马炎怀疑司马衷不懂房事,却又未便动问,就让自己曾经临幸过的宫女谢玖与司马衷同房,以观动静。事有凑巧,谢玖竟有了身孕,为避免贾南风炉火横烧,做出蠢事来,武帝司马炎忙令人将谢玖迁出东宫。果然,谢玖生子,武帝得孙,喜出望外,额手称庆,赐名为常将他留在身边。至此,连白痴太子司马衷对此也毫不知情,直到一次他向父亲请安,司马炎才指着正在嬉戏的稚童,说这是自己的儿子时,才似乎明白过来。> >   某夜,后宫失火,武帝司马炎站在城楼上观望。5岁的孙子跑来拉着爷爷司马炎的手,煞有介事地说:“夜间失火,十分危急,圣上不应站在有光亮的所在,预计不测。”司马炎大喜过望,没有想到白痴太子竟能有这样绝顶聪明而又如此机警的皇孙。又一次,司马瑾随其祖父去到猪圈,见群猪皆肥,却还在拱槽争食,他问武帝为何不将肥猪宰杀,奖赏将士,反叫它们糟践粮食。于是,武帝下令,凡肥猪不能再留圈里,一律宰杀犒军。从此,武帝就断了废司马衷另立的念头,把继承祖业的期望寄托在皇孙司马瑾身上。太熙元年(290)四月,去逝。太子司马衷继位,是为惠帝,尊皇后杨芷为皇太后,贾南风被封为皇后。> >   贾南风总算是被封为皇后,惴惴不安,一心想从杨氏手中夺取大权。之后杨芷之父杨骏也知贾后有所畏忌。早在武帝司马炎辞世之前,杨骏为了保住大权,多树亲党,让他的党羽统领中央禁军。为了取悦于众,他大肆封赏,因其为政严酷,反而引起了朝臣的不满。尤其是他排斥汝南王司马等辅政,引起了朝臣上下的一致反对。于是,贾后隔崖观火,伺机而动。杨骏对殿中郎孟观、李肇一向态度傲慢。贾南风遂利用二人与杨骏的矛盾,密命他们设法诛杀李骏,废除太后杨芷。> >   孟观、李肇在贾后的指使下,永平三年(291)三月八日,向惠帝司马衷上奏,诬称李骏谋反;惠帝深夜下昭,洛阳城内外全部戒严,撤销杨骏所有官职。又下令东安公司马繇率金殿禁卫军400人,向杨骏发动攻击;派楚王司马玮驻防官门;任命淮南相刘颂为三公尚书,率军保护金殿。杨骏得到消息后,紧急召集了文武官员议事。太傅主簿朱振劝李骏道,皇宫突生变乱,定是宦官小人之辈,替贾后设法阴谋,要加害于他。不如率兵焚烧云龙门,用火势威逼其交出主谋,再打开万春门,率领东宫及驻防城外的禁卫部队进宫,搜捕奸党。宫内恐惧,一定会斩杀主谋,逃出劫难。懦弱胆小的杨骏,优柔寡断,亲信们见状四散逃去。> >   皇太后杨芷获悉后,万分焦急,急忙写了一封信称:“救太傅者有赏。”射出城外,信被贾南风的侦探拾到,贾南风马上把书信公布于众,算是太后与其父共同谋反的物证。又命弓箭手在附近交叉射击。杨骏见状,惊慌失措,逃到马厩里躲藏、党羽、当晚即杀戮数千人。并灭其三族。> >   贾南风假惠帝之名,三月九日,令后军将军荀悝押送皇太后杨芷到永宁宫幽禁,以便借机将其置诸死地。但这时杨芷仍是皇太后,贾南风不便骤下毒手,经过朝臣的激烈辩论,贾氏一派占了上风,杨芷被废庶人。随后,贾南风又指使爪牙一表,说杨骏妻庞氏必知其夫谋反内情,现在太后已因同罪废庶人;特请将庞氏正法。惠帝司马衷于是遵此下昭。> >   行刑那天,杀气腾腾,杨芷在其父亲、叔叔被灭绝后,本已和母亲在囚禁中苦苦挣扎,苟延残喘。得知又要诛杀其母。为此,杨芷在刑场上抱着母亲号啕大哭之余割发叩头,表示愿为贾南风侍妾,以自己的命替老母一死。贾南风却无动于衷,毫无半分恻隐之心。最后,当庞氏被斩,杨芷断炊断饮,终于在元康元年(292)被活活饿死。杨氏三族终天一个不剩地被余部灭绝。> >   惠帝司马衷三月十九日召汝南王司马亮任太宰,与太保卫罐同时掌权辅政。楚王司马玮也被封为卫将军,直接掌握宫廷卫戌。司马亮和卫瑾十分讨厌刚愎横暴、诛杀成性的司马玮,盘算着剥夺他的军权。司马玮忿恨之余,向贾后靠拢。贾南风得一亲王为助,太为高兴,遂留司马玮任太子少傅。卫瑾对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十分厌恶,打掳逮捕他。司马玮听到风声后,向皇后贾南风诬陷司马亮、卫瑾,策划废学。贾后对司马亮、卫瑾共辅朝政非常,于是决定利用司马玮与司马亮、卫瑾二人的矛盾,再一次发动政变。> >   太熙元年(290)六月,贾南风指使司马衷亲手写下诏书,下达司马玮,让他免去司马亮和卫瑾字职。司马遂令公孙宏、李肇率军包围司马王府,命侍中、清河王司马遐逮捕卫瑾。司马亮的部下听到消息后,急忙向其报告,要求火速调兵抵抗。司马亮不肯,终于被杀害。司马遐率军包围了卫府,卫瑾左右的人要求抵抗,卫亦不以为然,遂束手就擒。> >   司马玮对卫瑾、司马亮有私怨,对贾氏后党也怀不满。在杀死司马亮、卫瑾之后,他的部下劝他乘势诛灭贾后从弟贾模、从舅郭彰,司马玮。贾南风也怕司马玮权势太大,对已不利。正无计可施,太子少傅张华献计于贾南风:“楚王司马玮一连杀死两位重臣,天下权威将全部集中到他的手中,岂不危及帝、后。最好趁他的权势尚未稳固,指控他擅自杀戮,将其除掉。”贾南风认为这堪称良策,以皇帝的名义派人对司马玮的士兵说楚王假传圣旨杀害两位大臣,实属大逆不道。士兵们听了,一哄而散,只剩下司马玮一人,束手就擒。司马玮被判处斩刑。公孙宏、岐盛同时被屠灭三族。贾南风如愿以偿,大权独揽,将朝廷完全置于她的控制之下。> >   贾南风耀武扬威,野心勃勃的始终有一块心病,就是没有亲生儿子。永康元年(290)八月二十六日,刚当上皇帝的司马衷封司马鍪为太子。其母谢玖封为夫人。> >   贾南风嫉恨司马鍪被立为太子,只是由于时机不到,不便骤下毒手。司马鍪深知贾南风不会宽容自己,可他毕竟是个十多岁的孩子,他认为只要给人留下不问政事的印象,就可以避其暗算。于是,他每日跟左右的人游鍪、作画,就是不认真读书,甚至也不出席金銮殿上的朝会。不料,他这样做正中贾南风的圈套,于是她密令宦官引诱太了挥金如土,胡作非为。本来太子宫预算五十万钱,司马鍪每每消耗成倍的用度,却仍不够挥霍。这样,司马鍪的名声一天天坏下去。> >   曾和司马鍪结怨的贾谧也在贾南风面前陷害他,说太子聚敛金银财宝,疲于交往,矛头正对着贾家。不如及早下手,另行选立性情温顺顷的,才能保往自己,这话正中贾南风下怀,贾南风便开始宣扬司马鍪的短处,使人皆知。贾南风又诈称她已怀身孕,然后暗中把妹妹贾午的婴儿韩慰祖抱进皇宫,打算接替太子。南南风的母亲郭槐深知其心,劝她扶爱太子,以为自己留条后路。郭槐病重时,司马鍪亲自伺侯,使郭槐深受感动。郭槐临死前,一再劝贾南风善待太子。贾南风不仅充耳不闻,反而更加快了陷害太子的步伐。> >   元康元年(299)十二月,太子司马鍪患病,病势日重,贾南风认为陷害司马通的时机已到,便三次派人前去探视,并说皇帝让司马鍪快去。某日一早,司马鍪急急忙忙来到宫中。其父皇司马衷主他去见皇后。司马鍪来到贾南风的住处,却未见到皇后,反被领到一个空房间里。贾南风派宫女送来美酒三升,红枣一盘,命他全部吃下。司马鍪声明他没有三升的酒量。此时,远处传来贾南风的声音,说:“你平常为了父皇的欢欣,还饮不少酒,父皇赐给你酒,是祝福你儿子马鍪的病好转。”司马鍪赶忙跪地哀求,贾南风勃然大怒说:“真是忤逆不孝!”赐酒不饮,难道是怕酒中毒!司马鍪迫不得以,只好强饮。当饮下两升时,着实不胜酒力,请示减免,宫女非逼司马鍪喝完不可。当司马鍪把剩下的一升喝下肚时,身热心燥,头昏脑乱,身不由已;贾南风命宫女捧出两份早已拟就的草稿,传贾南风的话说是父皇让他写一遍,司马鍪虽惊疑有顷,却因饮酒过量,无力判断,只得从命。后来,这两份文件的草稿大意是:皇上和皇后都应自己裁处,不然,司马鍪要亲自去结束他们的性命;要其母亲谢玖同时行动,切勿犹豫,以防后患。司马鍪昏醉之中,神志不清,就照抄了一遍,南南风看后,又令人做些修补,送给司马衷。> >   惠带司马衷召集文武百官,命黄门令拿出司马鍪照抄的信和写妥的启书,按贾后事先传授好说:“司马鍪应该处死。”随后,把信交给出席的高级官员看。大家争相传、阅后,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只有老臣张华提出担心因为废黜太子引变乱,请皇上三思。接着大臣裴认为,应和司马鍪平常的笔迹比较一下。不然可能有假。贾南风立即拿出司马鍪平时所写的书札对照后,无人敢说不是司马鍪的笔迹。然而因事出突然,又和太子平时言行相距太远,难以为信,使得文武大臣相互辩解,莫衷一是,直到太阳西斜,仍在议论纷纷,还不能做出结论。贾南风担心这样持续下去于已不利,于是改变主意,建议撤销死刑,仅废黜太子为平民。贾南风命东武公司马澹率兵卒押送司马鍪、太子妃及3个儿子,一齐囚禁于金墉城。不久,在贾南风的指使下,诛杀了司马鍪的母亲谢玖,妃子蒋俊。贾南风并就未此罢休,又命一黄门向宫廷自首,招认曾与太子司马鍪合谋害皇帝。又指使惠帝下诏,押解司马鍪前往许昌(今河南许昌)囚禁。> >   贾南风在三月二十二日,令她的的情夫、太医令程据配制毒药,以皇帝名义,命黄门孙虑前往许昌,毒杀司马鍪。司马鍪自从被押解到许昌后,生怕受到谋杀,常在床前自己煮饭。孙虑见无法将药渗入菜里,就强迫司马鍪服毒,司马鍪不肯,孙虑终于伺机用药杵将23岁的司马鍪击毙死亡。> >   丑后贾南风真可谓大功告成,踌躇满志。白痴司马衷坐着帝位,实由自己,俨然女皇。感到遗憾的是自己终系女后,不能像皇帝那样三宫六院,嫔妃成群。而后宫除了宫女就是阉男,无法满足自己的淫欲。经常派年老的心腹奴婢,在洛阳城里寻找美男子,秘密引他们入宫,与她交欢。贾皇后怕这些宫廷丑闻传播出去,就把这些男子玩腻了之后,都一律处死。一天,贾南风的淫欲大发,又派老婢到洛阳城去寻长美男子。老婢来到城南,看到一个小吏,长得面目清秀,她顿即眉开眼笑,把他搞到宫中,一定会得到贾南风的厚赏,于是便连哄带骗地把他拉进一辆密封的马车,进了皇宫。> >   贾南风早已等得不耐烦,听到来了一个一位美男子,高兴万兴,命心腹奴婢给小吏洗了香澡,换上华贵的衣服,又吃了山珍海味,然后安排在一个豪华的房间里。夜幕降临,贾南风急冲冲地来到美男子住的房间,和这位小吏过夜。由于这男子,贾南风难会难分,把他一连留在宫中十多天。最后,贾南风不但没有把他杀掉,还赠给了他一些华贵的服装及金银玉器,才情意绵绵地派人把他送出宫外。这小吏当初突然失踪十多天后,又突然归来,可他衣着华丽,举止阔绰,地方官吏为此生疑,矛以逮捕,让他说出财富的来源。这位小吏只好一五一十地交待了。开始还以为是他在撒弥大谎,是在诬蔑皇后;待小吏一一出道,说得有根有叶,绘志绘色,地方官吏才哑口无言,不敢再审,连忙将其释放。在贾皇后沉醉在淫欲和权欲心花怒放的时候,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命运竟然如此大起大落,乐极生悲到死无葬身之地的境遇。在太子被废时,却又见利忘义的司马伦,即汝南王司马亮之弟,在东宫旧将的鼓动下,由投靠贾南风,转付伐皇后的急先锋。> >   赵王司马伦经与孙秀策划在公元300年四月二日三更时分,把伪造的皇帝诏书下达给皇宫三区禁卫营:“皇后贾南风与贾谧等人谋杀了太子。今命车骑将军司马伦入宫,废黜皇后。各将领应听从命令。依令而行者,晋升官职。如敢违命,诛灭三族。”全体将士尽皆从命。司马伦再假传圣旨,打开官门,率部入宫,到御道之南布防。又令齐王司马率百人冲向后宫。贾南风突然看到齐王马,大吃一惊,问道:“你来此何干?”司马同对贾后说:“奉诏书逮捕皇后。”贾南风:也不示弱:“工未下诏,何来的诏书?”贾南风后悔一直全力对付司马伦,想不到大祸另有所在,后悔莫及地说:“系狗当系颈,我反系其尾,怎能不受其害!”贾南风看到大势已去,只得束手就擒。随后,惠帝在司马伦的挟持下,下诏贬贾南风为平民,羁押建始殿,又下诏搜捕贾氏党羽。贾南风乃司马昭和司马炎父子吞魏建晋的功臣贾充之女。武帝司马炎与皇后杨艳先是将白痴儿子衷立为太子,踌成大错,继而中了贾充的诡计,立其既丑又炉,权欲熏心的长女为太子妃,可谓错上加错。随着杨芷其堂姐为后,芷父杨骏大权独揽以致武帝临终病榻前全为杨氏族党所围困。经过两度较量,贾南风终于大权独揽,控制了朝廷。岂知,就在南风铲除心腹之患太子司马鍪时,也为自己掘下了坟墓,最终死于非命。贾南风既为封建王朝尔虞我诈,你争我夺,推波作浪。> >   这个黑丑矮小、凶残无比的贾南风,终于在永康元年(300)四月,被司马伦矫诏用金屑酒赐死了,成为专制暴政的殉葬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