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将军怀愤恨——女真各部的统一

清太祖努尔哈赤努尔哈赤闻父、祖死,大恸,质问明朝边吏。朝廷自知理亏,给了他30道敕书、30匹马表示歉意,又授给他建州左卫都督、都督佥事加龙虎将军的衔名(爵至正二品)。

  但是,明朝统治者并没有改变它分化、压迫女真人的整个政策。努尔哈赤也就一面接受封赏,一面用“但执此人(尼堪外兰)与我,我即心甘焉”的话来转移明朝的注意力。

  万历十一年(1583)5月,25岁的努尔哈赤,终于以父亲遗留下来的13副铠甲起兵了。他首先攻打尼堪外兰的图伦城,尼堪外兰逃跑了,努尔哈赤旗开得胜,得兵百人、甲13副。随后,他又领兵追到嘉班城、抚顺所,尼堪外兰则又投奔鄂勒珲城去了。鄂勒珲城位于托漠河城西北、甲板城正北不少史书、志书还说鄂勒珲城在齐齐哈尔西南几十里处。,诸部中隔,竟为努尔哈赤统一其间各部提供了借口。这样,一场大规模的女真族统一之战,便从1584年开始了。

  历史赋予了努尔哈赤统一的任务。努尔哈赤也正好具有统一各部的条件(建州部生产发达,提供了强大的物质基础)和才能。

  “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临”,努尔哈赤时刻不忘这两手。他用平等的方式跟各寨主大搞联盟,又用优待俘虏、下人的办法瓦解敌军、团结内部,同时,还注意以苦战血战为基础。

  万历十二年(1584)6月,努尔哈赤攻打董鄂部的翁鄂洛城。他正在房顶上向城里射箭,城里有个叫鄂尔果的敌人,一箭发来,射穿了他的头盔、入肉一指来深,血流至足,他拔出这枝箭刚射死一个敌人,不料洛科又对他暗射一箭,射中了他的脖子根,拔出箭看,箭头都像铁钩一样卷曲了,还带出了两块肉。部下要搀他下房,他恐乱了军心,坚持自下,结果,一下来就晕倒过去。养好伤,努尔哈赤再次攻城,抓到了鄂尔果和洛科,部下主张杀掉,他却坚持说:“这样的人,死于战阵还可惜哩,为什么要杀?”吩咐赏给牛录之官,统率300人。努尔哈赤这种招数,在征服人心上,奏了良效。

  万历十三年(1585)2月的太兰岗战役,充分地表现出努尔哈赤的苦战、巧战精神。战前,努尔哈赤率甲士25名、步兵50名,攻打界藩寨,不胜而归。归途中,没想到界藩寨长巴穆尼、城破逃亡的玛尔墩寨主纳申等领兵四百,追到了太兰岗之野。阵式刚刚摆开,纳申、巴穆尼便同时向他冲来。努尔哈赤单骑还击纳申,纳申一刀就砍断了他的马鞭。但他毫不畏缩,挥刀一击,砍断了纳申的胳膊,纳申坠马而死。努尔哈赤又射死巴穆尼,才压住了阵脚。甲士问他:“马疲了,怎么办?”他说:“你们下马,假装以弓弰拂雪,像拾箭的样子,从容翻过岭去休息。”自己则只率七人露了甲胄而立,形同设有伏兵,吓得敌人连纳申的尸首也不敢收拾,一边喊着“有埋伏,咱知道”,一边退了下去,努尔哈赤这才安全脱险。

  努尔哈赤就这样一仗一仗地打下来,到万历十七年(1589)以前,不但早已杀了仇人尼堪外兰,而且统一了建州各部,定了“国政”,1589年还称了王。万历二十一年(1593),他更粉碎了叶赫、哈达、乌拉、辉发、科尔沁、锡伯、瓜尔佳、珠舍里、讷殷等九部联军三万人的进攻,完全统一了长白山部。

  努尔哈赤又花了20来年的时间,用征战和招抚的办法,统一了叶赫以外的扈伦各部,以及东海女真的许多部属。将士出征,他每每告诫要“秋毫无犯”、“不使(其)父子兄弟拆散,不使(其)亲戚分离”。有个叫浑岱的人,从锡伯率众来投,努尔哈赤下令“子孙世代,勿算其赋”,即永远免除他的赋税。

  蒙古、朝鲜、明朝,对努尔哈赤构成了三角包围之势,因此,努尔哈赤很重视避免自己腹背受敌。他决定先联合蒙古。为了联合蒙古,他不念旧仇,主动搞好关系。蒙古科尔沁部曾参加过“九国(部)联军”,后来又帮助布占泰(乌拉部台吉)攻打过努尔哈赤,努尔哈赤竟主动遣使与科尔沁部的莽古斯、明安、翁果岱通好,对归附而来的人,一律优待以礼。万历四十二年(1613),努尔哈赤的儿子莽古尔泰娶扎鲁特部贝勒明安的女儿为妻。天启元年(1621),喀尔喀部台吉古尔布什率六百人来附,努尔哈赤把女儿嫁给他做妻,把侄女、族弟济白里的女儿嫁给了同来的莽果尔台吉,还把亲侄女嫁给仅有一百个人丁的小台吉恩格德尔。女真部落和蒙古部落得到良好的接待,纷纷来投。天启元年,光蒙古的归附者,就被编了76个牛录。

  万历四十三年(1615),努尔哈赤在不断壮大实力的基础上,建立了八旗制度。原来,女真人的生产和军事行动,各依族和寨而行进,每十人为一基本单位,头目称为“牛录(箭)额真(主)”汉译为“佐领”。。实力壮大后,努尔哈赤便规定每300人为一牛录,牛录额真下设“代子”佐领之副,汉名“骁骑校”。二人为副头目。五个牛录置一“甲喇额真”汉译为“参领”。,五个甲喇额真就组编成一个“固山(旗)”。万历二十九年(1601),只有黄、红、蓝、白四旗,万历四十三年,增设了镶黄、镶蓝、镶白、镶红四旗,形成了历史上有名的八旗。八旗制度是兵农合一的制度,它有力地加强了努尔哈赤的权力。努尔哈赤是八旗的最高统帅,他的子侄则是各旗的统帅(称“和硕贝勒”或“固山贝勒”。后,贝勒下又设“固山额真”,即“都统”,作为贝勒以下的每旗最高管理人)。在八旗之外,每牛录又选出精壮17人组成亲军“巴牙喇”,加强王权。

  此外,努尔哈赤还设立了大臣八人有的古籍说是“五大臣”。、判官40人,规定了自己五日一临朝的制度。

  他的势力,越来越大了!

  这个雄心勃勃、把明朝看透了的少数民族统治者,开始与明朝分庭抗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