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廷为什么大兴文字狱?

满清贵族统治全国以后,一方面重视、笼络知识分子,另一方面又对不利于其统治地位的思想文化,严加禁锢,进行思想统治。他们既努力学习汉族文化,又对 当时文人的诗词文章特别注意。只要从中找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就指斥作品影射朝廷,因此大兴冤狱有时还株连九族。就连那些刻书、买书、卖书的人,也都会 牵连受罚。人们把这类冤狱叫做文字狱。

  清朝最早的文字狱,出现在康熙统治时期。

  清代初年,文人们聚集结社的风气 很盛,由于经历了明代覆灭的重大历史变动,文人们在诗文中往往要寄托他们怀念故国的情绪。所以,从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以后,政府便不断颁布禁止文 人结社的明令。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浙江有一个叫庄廷龙的人,自己出资刻了一部《明史》。书中记有明末天启、崇祯朝的事迹,其中,自然有一些指斥 满族人的字句。清辅政大臣认为这是大逆不道,下令严办。这时,庄廷龙已死,朝廷仍然不肯放过。他们刨出棺木,开棺戮尸,焚烧尸骨,不仅如此,还把他的兄 弟、儿子、侄子以及为这部书作序、刻印、校对、发行、收藏的共70多人,全部杀害。受株连的多达200人,其中以聚集结社的文人最多。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有 名的文字狱“明史案”。康熙年间,还有沈天甫之狱、戴名世《南山集》之狱等文字狱。

  到了雍正年间文字狱更加增多,也更加残酷。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清朝开始对文人结社定下法例,严加究查。雍正一朝,对因文字罹祸的汪景祺、吕留良、曾静之等人实行残酷镇压,对当时的文人产生了很大的消极影响。

   其中,最惨绝人寰的是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的查嗣庭一案。查嗣庭是当时的礼部侍郎,他到江南去主持科举考试,出了一道八股题“维民所止”。“维民 所止”本是“四书”《大学》中的一句话。清朝政府却在“维”和“止”两个字上找到了问题。认为“雍”字去掉,正字去掉“一”就是“维”“止”二字,所以, 他们认为出题者是在暗中发泄要砍雍正皇帝头的思想。雍正皇帝知道后,勃然大怒,立即派人到江南,把查嗣庭押回北京,关进大牢。查嗣庭连气带病,死在狱中, 雍正皇帝气恨难消,还命人把查嗣庭戮尸示众,把他的家属流放到至少3000里开外的地方去才算罢休。

  吕留良是清初思想家。他称清朝为 “北朝”,称明朝为“本朝”,主张分清“华夷之别”。清朝皇帝就是“夷”,必须把他们赶走。吕留良死后,他的着作传到湖南,被一个以教书为业的书生曾静读 到了。曾静十分信服吕留良的说法,特地跑到吕留良家乡浙江去搜寻他的遗着。吕留良的儿子和门生把吕留良的遗着全部送给了曾静。曾静回到湖南,就开始传播吕 留良的理论。他的一个学生张熙听了,也很信服,便自告奋勇到西北,找到川陕总督岳钟琪,劝他反清。岳钟琪能征善战,是清初的一员名将。据说他是南宋抗金名 将岳飞的后代,张熙才想到去联络他。可岳钟琪生在清朝,当的又是清政府的地方大官,根本不想学祖宗岳飞抗击金兵,更没有恢复明朝的念头,他把张熙劝他反清 这件事报告了雍正皇帝。

  雍正皇帝得报,当即传下圣旨,把张熙、曾静以及吕留良的儿子、学生都抓起来,押解到北京听候处置。这一次,他 决定不杀曾静、张熙,而是也写了一本书叫《大义觉迷录》。在这本书中,雍正皇帝承认清朝是“夷”。但是,他又说,皇帝是上天指派的,上天只问某人的 “德”,并不问某人出生在什么地方。他又发挥说,舜就是东夷,周文王就是西夷。由于他们品德高尚,所以当了君主。雍正皇帝想以此说明“华夷无别”,自己虽 是满人,却与舜和文王一样,是上天授给的皇位。他让人把《大义觉迷录》颁行天下,又赦免了曾静、张熙的死罪,让他们到南方各地去宣讲这本书。同时,却对吕 留良等人毫不留情。吕留良已经死去几十年了,还要开棺鞭尸示众。又将他的儿子、学生、刻书藏书者连同他们的家属,一律处以死刑,孙子辈则流放到东北,给满 族骑兵做奴仆。

  乾隆时期,文字狱有增无减。据一种不完全的档案材料《清代文字狱档》,从乾隆六年(公元1741年)至乾隆五十三年 (公元1788年),前后48年之间,共有文字狱63起。乾隆还不同意雍正皇帝的看法,觉得承认满族是“夷”不妥当。于是,把《大义觉迷录》列为禁书,全 部收回,又下令把曾静、张熙再抓起来,凌迟处死。

  1777年,江西举人王锡侯注改《康熙字典》,在凡例中提到玄烨、胤祯的庙号及弘历的名字,没有避讳,被认为是“大逆不道”而被治罪;巡抚海成因为只是奏请革去王锡侯的举人,被指为包庇,革去了职务。

  此外,乾隆皇帝还多次颁布禁令,对于那些不利于清朝统治者的“异端邪说”,一律加以查禁、销毁。据统计,仅从1774年到1782年8年中,全国毁书24次,538种,13862部。

   清朝统治者大兴文字狱,和焚书坑儒一样,都严重阻碍了进步思想的传播和科学文化的发展。当时的知识分子一举手,一投足,稍不注意,就要得罪统治者。一些 文人学士只好逃避现实,埋头整理古代典籍。清朝统治者极端专制主义的统治以及文人们“避世”的治学方法,使清朝的政治局面和学术思想越来越僵化,毫无生 气。同时,大兴文字狱加剧了臣民的不满,对清政府产生了巨大的离心力,成为清王朝衰败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