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完政权领导的反元斗争

  一、横扫东南

  天完政权建立后,为了扩大政治影响和取得更大的战果,他们派兵四出,向各地元朝统治政权发起了进攻。

   至正十二年(1352年)正月11日,徐寿辉派丁普郎,徐明远率兵攻下汉阳,12日,杨普雄攻占兴国路(今湖北阳新)。14日,赵普胜率军攻武昌,武昌 是湖广行省省城,城高池深,元守兵较多,城防严密,红巾军若猛攻硬拚,必定会有很大牺牲,于是,他们决定智取,先派二千人伪降,进入城内,随后,以大队人 马攻城,里应外合,使敌人措手不及,帧利攻占武昌,元威顺王宽彻普化,湖广行省平章政事和尚狼狈逃窜。元人郭钰曾写诗描述武昌战役的情形,他写道:“武昌 兵甲雄天下,王孙节制何为者?白马将军飞渡江,壮士弯弓不敢射。玉船未过鹦鹉洲,红旗已筛黄鹤搂,美人散走东南道,一丝杨柳千丝愁!”16日,曾法兴率红 巾军西进,破安陆(今湖北钟祥)、中兴(今湖北江陵)等城,杀安陆知府丑闾及山南廉访使卜里牙敦,并分兵攻取沔阳,杀推官俞述祖。

  这 年2月,彭莹玉,项普略率红巾军主力一部,万舟齐发,浩浩荡荡;东攻江西,直捣江西北方门户江州(今江西九江),元守将江西行省右丞孛罗帖木儿闻风而 遁,21日,红巾军占领江州、南康(今江西星子),杀亢江州总管李黼。2月下旬,红巾军自江州南下,有众百万,“驱马扬尘,张帆蔽空”,很快包围南昌,当 时,元江西平章道童胆小如鼠,一听红巾军打来,便抱着官印藏匿民间,但终究南昌城高水深,加以城内又有郎中普颜不花与左丞章伯颜等顽固分子组织元军和地主 武装防守,因此,对于缺少攻坚装备的红巾军来说,却一时难以攻下,围攻五十多天不能破城后,便主动撤离了。

  撤离南昌后,彭莹玉、项普 略率红巾军继续东下。3月,攻饶州(今江西都阳),当地贫苦农民“齿木为杷,削竹为枪,截绯帛为巾襦,弥野皆赤”,积极支援红巾军攻城。元兵出战,“不能 发一矢”,很快城破,俘杀元守将魏中立,并在这里建立政权机构,立“署如省府”,很快又攻占乐平、余干、浮梁(江西景德镇市北)、德兴、安江(今江西余 扛)、信州(今江西上饶)

  等城,俘杀元信州总管于大本。闰3月21日,攻徽州(今安徽歙县)、破婺源,俘守臣张士谦,械送江州处死。 4月,又攻克休宁、黔县、歙县等城。红巾军“所过不掠民财,唯索丁壮为军”,受到农民的热烈欢迎。7月,彭莹玉、项普略率红巾军数万人由徽州东下,越昱岭 关,10日到达杭州城下,元杭州守臣纷纷逃亡,红巾军由北门进入杭州城,杀江浙行省参知政事樊执做,杭州路总管宝哥全家藏入西湖舟中,三日后,畏罪投湖自 杀身亡。红巾军进入杭州后,纪律严明,“不杀不淫,招民投附者,署姓名于簿籍,府库金帛,悉辇以去。”杭州是元朝的东南重镇,是江浙行省的政治、经济中 心,攻占杭州,对元朝统治者是一个沉重打击。随后,元朝统治者从各地调集军队反扑杭州,农民军撤离。后彭莹玉、项普略又攻湖州、常州、宜兴、溧水、溧阳、 丹阳、句容、上元、江宁,直逼集庆路(今江苏南京),形势一派大好。但是,后来元军反扑,红巾军的重要据点徽州失守,只好从集庆撤退,原先攻占的城镇又复 丢失。元湖广行省平章也先帖木儿率兵来犯,项普略战败,率众退往广德。

  至正十二年(1352年)4月,涂乙、涂右、童远等率领的一支 红巾军,由江西宜黄、新城一带进入福建,很快得到福建人民的响应,建宁群众不堪压迫剥削,自己组织了武装,配合红巾军攻打建宁、泰宁。4月22日,红巾军 进入邵武,“扬言‘摧富益贫’,以诱村虻从逆,凡窭者之欲财,贱者之欲位,与凡子弟之素无赖者,皆群起趋之,旬日间聚至数万。大掠富民家,散入山谷搜劫, 无获免者”。这些记载,剔除其对农民军和农民群众的诬蔑之词,我们可以看出,红巾军所到之处,以“摧富益贫”的革命口号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收到了很好的 效果,贫苦农民热烈欢迎红巾军,积极参加红巾军,向往日骑在他们头上的地主老爷进行了斗争。红巾军占领邵武后,又分兵进攻顺昌、将乐、万安和围攻延平、建 阳,逼近浦城,松溪等城,福建震动。5月,元邵武路总管吴按滩不花反扑,顺昌失守。7月,吴按滩不花与元建宁路佥都元帅彭庭坚夹攻邵武,“设云梯、火炮, 昼夜攻城。”邵武陷落,红巾军大将童远被杀,涂右被俘。

  进入福建的红巾军,一部分在王善、康寿四、王二蛮的领导下,还攻入福建沿海地区。这年7月,攻下福安、宁德及福宁州,杀福宁州尹王伯颜,逼近福州。

  在西线,天完红巾军也取得很大战绩。至正十二年(1352年)

   3月,欧普祥(又称欧祥、欧道人)、陈普文率领一支红巾军攻破袁州(今江西宜春),留兵驻守,随后又攻占瑞州(今江西高安)。闰3月12日,破吉安,守 臣四散奔逃,许多土绅被俘,他们争先向红巾军献财物,以“求免死”。4月,红巾军攻克宁都、兴国、会昌、瑞金等城,红巾军的革命烈火几乎燃遍了今江西全 境。

  总之,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内,江南各地“沿江郡县,皆望风奔溃”,在天完红巾军的扫荡之下,“西自荆湖,东际淮甸,守臣往往弃城遁”,很快形成了“东南无地不红巾”的局面。

  二、元朝统治者的猖狂反扑

   天完红巾军的兴起和在军事上横扫江南的巨大胜利,使元朝统治者十分恐慌,元顺帝下诏令南方各省大员奋力围剿。至正十二年(1352年)3月,更颁发“定 军民官不守城池之罪”诏,对弃城逃跑的官员严加惩处;闰3月,又“诏四川行省平章政事咬住以兵东讨荆、襄贼,复忠、万、夔、云阳等州;命江西行省左丞相亦 怜真班,以兵守江东西关隘……也先帖木儿与陕西行省平章政事月鲁帖木儿讨南阳、襄阳贼……江西行省右丞火你赤与参知政事朵NB125讨江西贼……命江西行 省右丞兀忽失、江浙行省左丞老老与星吉、卜颜帖木儿、蛮子淮海同讨饶、信等处贼……诏江西行省左丞相亦怜真班、淮南行省萨章政事晃火儿不花、江浙行省左丞 相答纳失里、湖广行省平章政事也先帖木儿、四川行省平章政事八失忽都及江南行台御史大吠纳麟与江浙行省官,并以便宜行事。”让他们可以跨越省界通力合作, 迅速镇压红巾农民起义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