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朱棣的一个梦 锦衣卫将几百人的村庄夷为平地

  明太祖朱元璋治国向来严苛,以重典治天下,通过一系列大案要案,屠戮功臣勋贵数万人,已经到了无臣可杀的地步,后世都说朱元璋治国太暴戮。他的儿子朱棣很像乃父,靖难之役后,从侄子手中夺得了江山,对建文时期赞成削藩的旧臣,赶尽杀绝,齐泰被诛九族,黄子澄砍去双手双脚,然后处死。方孝孺破了诛族的吉尼斯记录,十族被诛。

  除了上面讲的这些知名的人物以外,其实还有很多官员都死在了朱棣的手上,有的大家不是特别熟悉,他们的结局比方孝孺更为惨烈。且以景清和铁铉为例,可见一斑。

  景清是洪武二十七年的(1394)的进士,会试时列为第三名,廷试时皇帝赐予第二名。建文初年,以都察院左都御史的身份,任北平参议,显然朱元璋是派景清去察看朱棣的,风流倜傥的景清到了北京以后,与朱棣相处的非常融洽,朱棣对景清的才华大加赞赏。

  南京城被朱棣攻破以后,建文朝大批官员被杀,景清当年曾经参与密谋削藩,自然也是在劫难逃,他与方孝孺等相约,准备以身殉国。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当许多旧臣纷纷殉国之时,这哥们却向刚刚登上皇帝宝座的朱棣投诚归附。

  由于和朱棣有私交,也为了表示新皇帝的大度,对景清没有处理,官复原职仍旧担任都察院左都御史。景清从建文朝的旧臣摇身一变成为了永乐朝的新贵,景清此举背后遭到了遗老遗少的非议,说他“言不顾行,贪生怕死”。

  其实景清归附朱棣,是有他的目的的,他是在等待时机,伺机而动,准备为建文皇帝报仇。有一天上朝,景清身穿红衣,暗藏利器,准备行刺朱棣。说来也巧,此时监管钦天监的官员来报说:“异星赤色,犯帝座甚急”。刚好朱棣也对景清有所怀疑,加上当天又穿着红衣服,经过一番搜查,真相毕露。

  朱棣下令将景清拘捕,景清反抗之余大声喊道要为建文帝报仇,将朱棣一顿暴骂,锦衣卫拔掉了景清的牙齿,景清仍骂声不停,口中鲜血吐向朱棣,气急败坏的朱棣下令将景清当场打死,并且把他的皮剥下来,塞进稻草,悬挂于午门示众。

  一天朱棣在午睡,梦见景清手持利刃追杀过来,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惊醒之后感叹道:想不到景清死了之后还这么厉害!随即下旨株连九族,连他的乡亲也不放过,锦衣卫将景清老家所住的村庄,全部夷为平地,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几百人为此命丧黄泉,这就是历史上臭名昭着的“瓜蔓抄”。

  另一个政敌铁铉的下场,更加让人惊叹。

  建文初年,铁铉任山东参政,靖难之役时期,李景隆率大军北伐,铁铉负责粮草督运。李景隆兵败白沟河,退至济南,朱棣连续攻城三个月,济南纹丝不动,无奈之下,朱棣决定掘开黄河大堤,水淹济南。铁铉反其道而行之,使用诈降计引朱棣进城。

  朱棣以为是真心投降,没有防范,骑着高头大马就往济南城门而来,刚到了城门口,城上的铁闸门急速落下,砸中了朱棣的马头,如果稍微慢几秒,朱棣必将砸成肉饼。遭受此番羞辱,朱棣便和铁铉结下了梁子,如今朱棣当了皇帝,该是清账的时候了。

  京师陷落,铁铉被俘,押解到了朱棣的面前。铁铉不愿面对乱臣贼子,始终背对着朱棣,口中骂声不绝。朱棣想看他一眼而不得见,于是命令割去他的鼻子、耳朵,铁铉依然不屈服。卫士奉命割他身上的肉,塞到铁铉嘴里,问他甜不甜?铁铉厉声答道:忠臣孝子的肉当然是甜的。

  面对这样宁死不屈的铁铉,朱棣是一点辙都没有,下旨凌迟处死,整个行刑过程中,铁铉一直大声厉骂朱棣。恼羞成怒的朱棣命人抬上一口滚烫的油锅,将铁铉投入锅中,顷刻间铁铉化为焦炭。卫士们将铁铉的躯体捞出来,让他面向朱棣,然而就是办不到。朱棣大怒,让身边太监用棍子夹持,使他面向北方,此时的朱棣感到十分有成就感,没成想,铁铉身上的沸油突然飞溅,太监刚忙躲避,铁铉的尸体依然背对着朱棣。

  铁铉死的时候年仅三十七岁。两个儿子被处死。妻子和两个女儿,发配到教坊司为娼。

  相比朱元璋,朱棣显得更加残忍,对那些反对他的人无所不用其极,后世的明朝皇帝一直在模仿,但是从来未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