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末农民起义领袖的陈胜并不是真正的农民

秦末农民起义领袖的陈胜并不是真正的农民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秦末农民起义领袖的陈胜并不是真正的农民

历史上首例大规模农民起义的领袖陈胜。他与吴广一道,点燃起“伐无道,诛暴秦”的起义烈火,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秦末农民革命浪潮,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农民政权,谱写了历史上光辉的篇章,其实关于陈胜的真实身份是鲜为人知的。陈胜其实不是农民,小编这样说是有根据的。

观点1:陈胜在社会活动和起义之际,身份并不是农民。

观点2:闾左九百人也并不完全等同农民

观点3:陈胜起义不是偶然仓猝之举,而是对起义前后都事先一定设计的。

观点4:陈胜起义的性质和目的刘邦项羽没有本质巨大区别。

许多年前,有一种“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治国思想。不但社会上的人类被分成两大阶级,就是学者,也被划分成资产阶级学者和无产阶级学者。前者比如梁漱溟和胡适,因为被定成了资产阶级学者,他们的一些观点和著作,不论对还是不对,有益还是无益,都遭受了无数口诛笔伐。

就连古人,也被划成了阶级性质和阶级斗争来理解。一旦划成农民阶级,则即便干了胡乱杀人的坏事,比如洪秀全和张献忠,也是好的,讳之而不谈的,而一旦被划成地主阶级,则即便作了些好事,也要冠以阶级局限性和狭隘的字眼。至于很多诗文歌赋乃至文化建筑,都是地主搞的(长工写的诗歌,还很少见到),于是也就因了这个“阶级出身”被一度贬成了封建糟粕,而出自农民阶级之后的文化遗产,可惜又很少。所以,回首一望中国的历史,就没有什么好人和好东西了。这大约对今人来讲,并不是件有幸的事吧。因划定了阶级归属,于是一些有历史价值的东西,也因之属于不好的阶级遂贬值,这在西方人对待自己的历史遗产时,大约不会是这样的吧。

于是,陈胜就成了农民阶级的,而刘邦项羽,就成了地主贵族阶级的,同样是起义,境界和地位却有了红和灰的不同,前者是革命的,后者甚至被说成是篡夺革命果实的。其实,陈胜并不是农民,而刘邦也并不是地主!

太史公的陈胜世家里说的很清楚,“陈胜少时,尝为人佣耕。”这就成了陈胜是农民的证据。其实,这个“尝”字,恰恰说明陈胜壮年以后,在去大泽乡的时候,已经不再为人佣耕了。他起义时乃至起义前的很长一个时期,已经不是农民了,否则就不会用“尝”字。

佣耕,并不是专业长期耕种,而是一种临时的打工性质。汉朝的好几个官僚学者,从前都曾经为人佣作过。比如匡衡家贫,为人庸作以供资用,但后来他当了大官,并不永远是个佣作者。儿宽年少时,去受业念书,贫无资用,就时时间行庸赁,以给衣食。桓荣,少学长安,贫屡无资,常客庸自给。公沙穆游太学,无资粮,乃变服客庸,为吴佑赁舂。卫飒,好学问,随师无粮,常庸以自给。这些人,在求学阶段,由于贫困,都曾经佣作过。这些人可并不是农民。佣作是当时人一种补贴贫寒的办法,可以在城里的服务业佣作挣钱,也可以出城去为人佣耕,叫做佣客。

合理的推测是,陈胜这个城里人,由于不小心把自己混的很穷,在窘急之下,就出城去给人种地打工。当时的田野,出城以后,靠着城墙根就有,叫做“负郭之田”,田主往往是城里人(譬如洛阳人苏秦就曾经自叹没有“负郭之田”)。这些田主需要雇人佣耕,陈胜去那里打工一段时期,好比去麦当劳打工一样顺理成章。

但是陈胜一个戴冠族,发现自己却和一帮戴头巾族,混在一起,捏着锄头把劳动,心情的郁闷可以想象简直到了郁闷ing的三次方的地步。所以他才在田间休息的时候,怅恨甚久,越想越不是味儿,发出了“苟富贵、毋相忘”的自我宽慰和愁叹。

历史新知网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徐组词_用徐组词大全(5-300个)

痛定思痛

王重阳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