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传奇 明朝历史人物 明代葡萄牙侵占澳门

明代葡萄牙侵占澳门

  西方地理大发现后,葡萄牙、西班牙两国率先在全球范围内扩张殖民。1498年,达·伽马开辟出绕非洲好望角越印度洋而直抵东方的航路,使葡萄牙殖民者最先涌入东方。16世纪初,葡萄牙人灭亡了位于马来半岛的马六甲,该国系受中国册封的藩属,明政府称之为“满剌加”,并以此为跳板,向中国蠢动。

  在此之前,也有西方各国商人来华贸易。明政府在广东广州,辟设洋行,专门负责与他们交往的事宜。由于对西方了解不多,对西洋各国称谓甚为淆乱,如葡萄牙人,被阿拉伯人称作“佛朗机”,故明政府也称其为“佛朗机”。后来西班牙人来华,亦被称作“佛朗机”。至于广州百姓,对这些外国人更是知之甚少,只见他们个个“深目隆准、秃顶虬髯,身着花布衣,精工夺目;语作撑犁孤涂,了不可解”①,便统以“鬼佬”称之。他们的态度,尤其是对从事合法贸易的外国人,基本上是平等友好的。西洋诸国商人,慑于中国国力的强大,也比较乖驯。“三四月间入中国市杂物,转市日本诸国以觅利”②,靠转手贸易来谋生。这里很难具体说清都是哪些国家人。他们聚居于广东香山澳(今广东中山)。

  正德十三年(1518),葡萄牙人派使者携贡品抵广州,声称要朝贡。其使臣加必丹末还要求明政府对其进行加封。这时明政府方知有这么一个国家。但因为他们不是通贡之国,明中央政府下令将其所携贡品作价购买,遣返了该使者。没想到他们竟在中国境内“久留不去,剽劫行旅,至掠小儿为食”③,为非作歹。同时他们还试图通过贿赂倖臣江彬来拜见正德皇帝。其使者火者亚三甚至还留在正德皇帝身边,充当把戏,正德帝经常以学他说话来取乐。当时明中央政府尚不知葡萄牙人灭满剌加之事。

  正德十五年(1520),满剌加国王使者至北京,详述灭国情形,御史丘道隆奏请明政府“令还满剌加疆土,方许朝贡;倘执迷不悛,必檄告诸蕃,声罪致讨”④;同时,御史何鳌也上奏朝廷,揭露1514年葡萄牙人阿尔瓦雷斯率船强占广州珠江口东侧屯门岛、1519年葡萄牙人西蒙·德·安德拉德率军再次强占屯门岛并建堡架炮这二件事,揭露其“留驿者违制交通、入都者桀骜争长”⑤的殖民嘴脸,要求“悉驱在澳番舶及番人潜居者,禁私通,严守备”⑥。明政府闻讯后十分震惊,捕杀火者亚三、扣留葡萄牙人比留斯,断绝与其朝贡贸易。

  葡萄牙人见奸诈机谋败露,遂仗着他们的巨炮利兵,直接来中国侵掠。嘉靖二年(1523),葡萄牙殖民军在别都卢带领下,寇犯广东新会之西草湾。明指挥柯荣、百户王应恩率军抵抗,在当地百姓的支援下,大败葡军,生擒别都卢,缴获二艘兵舰。葡人抱头鼠窜而去,再不敢来挑衅。以后他们又尝试窜犯福建、浙江,甚至勾结倭寇,但均遭击灭,尤其在嘉靖二十八年(1548),明浙江巡抚朱纨在福建泉州的浯屿、月港两地大败葡萄牙人,第二年朱纨又擒斩葡萄牙匪首李光头等大批海匪。孰料明政府竟以擅杀罪,逼死朱纨。但是,葡萄牙人也深知,以武力来侵掠中国,无异以卵击石,遂改变侵略者的面貌,扮成一般商人,用公平贸易、正常交往的嘴脸来麻痹中国地方政府官员;同时,利用明朝政治的黑暗腐朽,广行贿赂,以求达到武力侵掠所得不到的利益。

  早在嘉靖二年(1523),明政府下令禁绝与番人贸易,尤其是佛朗机。最初禁令执行较严,一时广州市面“市井萧然”,许多商人对此大为不满;广东地方官员,因为“文武官月俸多以番货代”⑦,海禁使其收入顿减,也力主开禁。给事中王希文据理力争,严厉驳斥了广东官民不识大体、不恤国事的叫嚣,严令,“诸番贡不以时及勘合差失者,悉行禁止”⑧。可惜不久因为广东巡抚林富上书,极言开禁对两广有“四利”,嘉靖帝遂同意开禁。葡萄牙人乘此时机,“得入香山澳为市,而其徒又越境商于福建,往来不绝”。⑨

  获得通商后,葡萄牙人得陇望蜀,极力在华寻求一个根据地和跳板,便把目光在沿海小岛上搜寻。他们原来想占据浪白澳,但因为这里离海上航线较远,且岛上淡水取用也较为困难,深感该地不堪用,遂把目光转向距浪白澳九十余里的濠镜澳。由于葡萄牙人当时装扮得异常驯顺,主动照章交纳进口关税,因此广东地方官员就没有驱逐他们,致使因贪小利而让濠镜澳沦入葡萄牙人之手。

  葡萄牙人具体是如何占领濠镜澳(即澳门)的,史料对此说法不一,约略有如下几种:

  一、《明史》中称“濠镜在香山县南虎跳门外。先是,暹罗、占城、瓜哇、琉球、渤泥诸国互市,俱在广州,设市舶使领之。正德时,移于高州之电白县。嘉靖十四年,指挥黄庆纳贿,请于上官,移之濠镜,岁输课两万金,佛朗机遂得混入。高栋飞甍,栉比相望。闽、奥商人趋之若鹜。久之,其来益众,诸国人畏而避之,遂专为所据”。根据这段史料,应是广东地方官员先在濠镜开辟市场,召诸国商人来居,以利其租税,而葡萄牙趁机混入,依仗其当时尽占东南亚各国之利,排挤他国而后独占。

  二、《广东通志》中则这样写道:“嘉靖三十二年,舶夷趋濠镜者,托言舟触风涛缝裂,水湿贡物,愿借地晾晒,海道副使汪柏寻贿许之”。此说则称濠镜原为荒岛,是葡萄牙人以欺骗、贿赂手段得之后,逐渐侵夺的。

  三、外国人马士所着《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中则称是葡萄牙人在1557(嘉靖三十六年)年,用贿赂手段在叫“阿妈港”的荒岛上建立棚舍、晒藏商物,以后逐渐占据的。近人周景濂在《中葡外交史》上也持此说。

  四、明人王应鼎在《粤剑编》中,称该地原为各国商船停泊之处,所泊船只在交易完后,“入市毕,则驱之以去”,并不允许他们留居中国。但时间一长,葡萄牙商人便与当地官员厮混已熟,便乘“日久法弛,其人蚁聚蜂结、巢穴澳中矣”,而当地官员因贪图葡萄牙人每年交纳的巨额税金,故“利其入市,不能尽法绳之,姑从其便,”最终导致濠镜澳为葡人租住占据。

  以上说法种种,今已难考其实,但有两条可以确定:一、葡人系用欺诈、贿赂等不光彩手段租住澳门的;二、骗住时间在嘉靖年(1522~1567)间。

  葡萄牙人在澳门安下身后,仍想与明朝通贡贸易,在嘉靖四十四年(1565),假称满剌加而向明朝入贡,明政府不允;他们又改称“蒲都丽家”(恐系“葡萄牙”一词的音译)来朝贡,又遭明朝识破,当场拒绝。可见,当时明中央政府对葡萄牙人占据澳门一事并不知悉,纯是广东地方官员贪贿中饱、一手遮天所致。明朝腐败的政治,导致澳门的沦丧。待到后来,广州籍的举人卢廷龙进北京参加科举,向朝廷揭发此事,明政府也置若罔闻,不予理睬。

  万历年间(1573~1620),葡萄牙灭亡吕宋,势力大增,南海海上航线已为其独霸,更加猖狂。他们在濠镜开始“筑室建城,雄踞海畔,若一国然”⑩。不久,竟发展到拥众万余人,私建了城堡,还私容倭寇,以之为羽翼,狼狈为奸。广东地方官员,胆小的怕他们势力大,不敢过问;贪贿者还利用他们来搜刮钱财,表面上禁止而实际在暗中支持。尤其是两广都督戴燿执政的十三年中,葡人势力日渐壮大,终至养痈遗患。

  但终明一世,葡萄牙人亦只是以金钱收买、贿赂来取得在澳门的居住权,并不敢肆意妄为。广东地方政府对他们仍行使统治权,其境内诸事仍归香山县统管,葡萄牙人犯罪,重大情节的由中国地方官员审讯,报上级政权机关后,会同澳门葡人官员共同惩处,葡人官员也只是出场陪衬一下而已。华人犯罪,葡人官员无权处置,一听中国政府。同时,明朝法律在澳门也得到执行。明政府甚至还专门针对澳门制订了法规,即万历四十二年(1614),海道副使俞安性所订之“五条禁令”,住澳葡人均视为有效法律,严加遵守。同时,明政府在澳门附近驻有重兵,时刻提防他们窜犯;并派人平毁葡萄牙人所建的防御工事,葡人亦不敢抗拒不行。明地方政府本着“申明约束,内不许一奸阑出,外不许一倭阑入,元启衅、无弛防,相安无患之为愈也”的宗旨,继续管理着该岛,葡人的权力,被限制在一定范围内。

  不管怎样,葡萄牙人在中国领土上窃踞,终为中国的耻辱。而且葡人并非真心驯服,只是慑于中国国力的强大而不敢妄动。有一件颇能揭示葡萄牙人占据澳门并非为求“通商便宜”的史例,发人深思。万历辛丑年(1601)九月,有两艘外国船亦来到澳门附近停泊,葡萄牙人见“其人须发皆赤、目睛圆,长丈许,其舟甚巨,外以铜叶裹之,入水二丈”,担心是来抢夺澳门的,就“以兵逐之”,将二艘外国船赶走。很明显,驻兵、擅自开战,这二件事都严重地侵犯了中国的主权,是一种明目张胆的侵略行径。

  此后,明朝政局日乱;明亡后,清政府继续对澳门行使管理。直到1849年,中国仍拥有对澳门名义上的主权。鸦片战争后,葡萄牙趁清政府战败之际,武装驱赶中国驻澳官员,拆毁政府衙门和海关,并乘机将占领澳门半岛的范围逐步扩大到今日关闸一带,又分别于1851年和1864年武装占领凼仔岛和路环岛。1887年,葡萄牙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葡和好通商条约》,亦称《中葡北京条约》,强租澳门。直到1999年12月,方由中国政府收回。

  注释

  ①②《粤剑编·志外夷》。

  ③④⑤⑥⑦⑧⑨⑩《明史·佛朗机传》。

  《粤剑编·志外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历史人物传奇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历史人物传奇

文章标题:明代葡萄牙侵占澳门

文章地址:https://www.nrct.net/64303_%e6%98%8e%e4%bb%a3%e8%91%a1%e8%90%84%e7%89%99%e4%be%b5%e5%8d%a0%e6%be%b3%e9%97%a8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800138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