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设计巧取浙东重地婺州(即金华)

  从徽州出来,朱元璋就领着100 000大军取道兰溪,大约在十二月中下旬之间到达了婺州。婺州位于建德府(后改名为严州府)东边,介于建德府与台州府之间;台州府是浙东方国珍割据势力的范围,其南临处州府,北接绍兴府,而绍兴府正是张士诚的势力范围,因此说,朱元璋要想夺取浙东,婺州之战事关大局。想当初胡大海进攻婺州之所以久攻不下,关键性的原因就在于:第一,进攻婺州的军事力量薄弱,虽说当时婺州北部的浦江已被李文忠占领,但浦江之北的诸暨却是张士诚的军事据点,因此说浦江守军不能轻易出动,剩下的就只有胡大海部队了,力量显得很单薄;第二,驻守婺州的元军主将叫石抹厚孙,他的哥哥石抹宜孙是元朝的参知政事,在元末那个时代里他算得上是个不错的军事人才了,当时正驻守在婺州南面的处州。石抹兄弟南北呼应,老母亲又居住在婺州城里,所以弟弟石抹厚孙这边有点什么事,做哥哥的石抹宜孙会格外关注。朱元璋来到婺州城下先摸了一下底细,然后下令将士们围城。在处州的石抹宜孙听到这个消息后很为母亲与弟弟着急,急忙召来手下谋士胡深与章溢商议对策,几个人商量后决定:叫婺州的石抹厚孙按兵不动,处州这边连夜制造数百辆狮子车,用以装载兵士,然后由胡深等率领,偷偷地急速赶往婺州,援救石抹厚孙;以此同时,石抹宜孙自己则率领10 000精兵从处州北部临近婺州的缙云出发,北向应援。

  朱元璋派人侦查了敌方的军事意图后分析:石抹宜孙还属于比较会打仗的,碰他这一路,似乎不太明智,应该寻找薄弱环节。后来听说胡深率领的这路援军打松溪山路过来,朱元璋一下子就来劲了,情不自禁地跟将领们说道:“就在这里做文章!”众将听了一头雾水,朱元璋解释说:“松溪这路过来的援军走的多是山路,山多路窄,车行肯定不便。如果我们派一支精兵在这路上设下埋伏,就一定能将这路援兵给打败。援兵一败,婺州城里的人还有什么心事坚持下去?”众人一听齐声叫好。朱元璋当即命令胡大海养子胡德济率领一支兵马,在松溪那一路援军到达的前方设下了埋伏,随即便将其打败了,领头的胡深逃回了处州。

  援军在来的路上就被消灭了,孤立无援的婺州城内元军听到消息后顿时就恐慌起来。原本城内的台宪官与将领们划界分守,号令不一,这本身就是兵家之大忌,现在大家见到形势愈发不妙,援军都被干掉了,守下去何日是个尽头,算了,投降吧!枢密院同佥宁安庆与都事李相等就这么想着,且他们还付诸行动,令人打开婺州城门,婺州当即被朱元璋军占领,南台侍御史帖木烈思、院判石抹厚孙等地方高官相继归降。

  “圣人”创立模范“特区”,稳固浙东统一前哨根据地婺州攻占后,朱元璋的心里爽透了,不过他并没有为眼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为了拓展更多的领土和谋求更大的利益,除了军事征讨之外,还必须要收揽人心。为此,自进入婺州城那天起,他就在以下几个方面大做文章,试图将婺州打造成“王师”模范“特区”:

  第一,设立江南等处行中书省分省,构建和完善地方军政机构。

  至正十八年(1358)朱元璋在婺州设立的地方性行政机构级别很高,是江南等处行中书省的分支行省,亦称浙东行省,以此作为未来“收复”浙江全省的行政管理基础,调中书省左、右司郎中李梦庚、郭景祥为分省左、右司郎中,中书省都事王恺为分省都事,中书省博士夏煜为分省博士,中书省管勾栾凤为分省管勾,以汪广洋为照磨,儒士王祎、韩留、杨遴、赵明可、萧竞章、史炳、宋冕为掾史;并立金华翼元帅府,以袁贵为元帅,吴德真为副元帅。除了建立分支行省机构外,朱元璋还十分重视婺州府县级管理机构的构建,改婺州路为宁越府,任命当地有着一定名望的儒士王宗显为知州;宁越府下分列诸县,由帐前总管(可能相当于警卫军总负责人)陈从贵兼知东阳县事,领兵300戍守东阳;义兵元帅吕兼明兼永康知县;帐前总管王道同为义乌知县,杨葛为武义知县,等等。

  这样的机构构建不仅使婺州地区的日常生活与社会秩序得以迅速有效地管理与控制,而且从朱元璋任命的这些地方官吏来看,不是从应天大本营调去的“老革命”,就是跟随他南征北讨的警卫军心腹。以军官来代理行政官僚,在那个非常年代里,还是有着相当的积极意义,或者说,虽然浙东远离应天南京,但它与朱元璋心理的距离还是相当近的。换个说法,自此以后,朱元璋牢牢地掌控着浙东地区。

  第二,继续尊奉小明王的龙凤政权为正统,打出红巾军反元旗号,赢得人们的心理认同。

  浙东地区在至正十一年至十二年间曾经是红巾军起义的活跃地区,“弥勒降世”“明王出生”“反元复宋”这一类思想在当地民众中有着相当的市场。朱元璋十分聪明,在运用资源方面,用今天时髦话来说,就是用足、用好。据说当时在江南等处行中书省分省衙门前,朱元璋叫人竖了两面大黄旗,上书:“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大宋天。”大旗旁边各立一牌,上书:“九天日月开黄道,宋国江山复宝图。”这样的政治宣传恐怕不仅仅给人感觉:这支军队与以前元军有所不同,而且还是反元的,以“中华”和“重开大宋天”等字样更多地突出这支新来军队和它主子的心愿:恢复中华传统,恢复大宋天下,也就是正统的中原王朝、中华帝国,这在讲究中华与正统的浙东地区很能引发共鸣,尤其在知识分子中,一下子树立了很好的形象。从历史实际来看,当时有一大批的知识分子后来跟了朱元璋。

  第三,注意军纪整肃,给当地民众营造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

  自渡江以后,朱元璋特别注意自身军队建设,尤其重视军纪问题。可战争时代,既要打硬仗、打胜仗,又要使军纪维系好,这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战场上本领好、敢于玩命的,一般遵守军纪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还有一些权贵因为自身身份特殊也会“无意识”地触犯军纪。譬如朱元璋身边有个姓黄的知印官,自以为是第一人的心腹秘书吧,居然擅自闯入婺州城内百姓家里去抢夺钱财,影响极其恶劣。朱元璋知道后很恼火,下令将心腹黄秘书斩首。当时婺州城内的老百姓还不怎么相信,第一人的心腹秘书就要被开刀问斩了,大家都出来看啊,顿时行刑场上里三层、外三层都是看客。随着黄秘书的人头落地,婺州人终于信了:姓朱的部队确实与众不同,当地秩序很快也就安定下来了。事后朱元璋还告诫将领们: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兵士,绝不能让他们嗜杀。这还不仅仅是为我们军队获得好名声,给老百姓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而且也是为你们自己的子孙后代积德啊。由人及己,由己及人,说理透彻,对整顿军纪和创造和宁的浙东社会环境起到前瞻指导和规范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