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玩蟋蟀的“亡国宰相”贾似道

  古代不仅斗兽,也斗禽虫。斗禽,如斗鸡、斗鹌鹑;斗虫,如斗蚁、斗蟋蟀。禽虫虽小,性尤好斗。争斗起来,或羽飞肢残,或横尸疆场,少有畏惧。其勇敢拼搏的战斗精神,令人感动,惹人爱怜。其最为憨勇者,恐怕莫过于蟋蟀了。

   养蟋蟀本是一件怡情养性的有益活动,古人曾把养菊与斗蟋蟀二事称为“雅戏”。但也有不少人玩物丧志,为此断送了美好的前程。最为荒唐的要数南宋的贾似道 和明末的马士英,这两位大蟋蟀迷都官居高位,却为玩蟋蟀小虫而置军国大事于不顾,白白断送了南宋与大明的江山,成为了千古不赦的历史罪人。

  明宣宗宣德皇帝是有名的蟋蟀皇帝。经过祖父明成祖永乐皇帝的励精图治之后,到了他的父亲仁宗(只在位一年)和他所在的宣宗时期,明朝上下已经开始出现了初步繁荣的景象,封建历史学家经常把这个历史阶段和汉朝的“文景之治”相比较,称之为“仁宣之治”。

   宣德皇帝或许真的以为国家繁荣昌盛起来,便一门心思把精力放在了自己的兴趣爱好上,可我们的这位宣德皇帝和历朝历代的皇帝哥哥都不太一样,既不喜欢喝酒 也不喜欢女人,只喜欢逗个蛐蛐。皇帝喜欢什么,上行下效,全国都开始盛行起来了逗蛐蛐,据说当时一只能征善战的好蛐蛐可谓价值连城,当时的人炒蛐蛐和现代 人炒房子差不多。

  大官玩蛐蛐可不只是宣德皇帝一个人。其实,早在南宋,就出现了一个有名的蟋蟀宰相。

  南宋在斗蟋 史上是着名的时代。此时斗蟋蟀已不限于京师,也不限于贵族。市民,乃至僧尼也雅好此戏。相传天台人道济,即喜嗜酒肉的有名和尚济颠僧,也曾为其被誉称为 “铁枪”的蟋蟀之死而伤悼,为之安葬,并作悼词、祭文,以为纪念。美国大地自然博物馆,藏有一幅儿童斗蟋情景的中国画,即南宋之遗物。

  贾似道本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市侩小人,靠父亲的老底子和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登上高位。贾似道酷玩蟋蟀,当时昏庸的理宗皇帝也爱玩,两个人很投缘。

   正在君臣二人沉湎于“蟋蟀经”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忽必烈率领蒙古铁骑大举入侵江南,一肚皮吃喝玩乐的贾似道被理宗委以重任,推到了战争的前线。他凭借着 欺诈和卖国行径,居然戏剧般地连续在扬州、月州和黄州让蒙古军屡屡后撤,自己也因这些“战绩”一步步爬到了权利的巅峰,成了权倾一时的魏国公和右宰相。

  贾似道的卖国和欺诈行为毕竟只能暂时延缓南宋王朝灭亡的命运,最终在南宋王朝大厦将倾之际,这位靠蟋蟀发家的宰相也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

   “亡国宰相”贾似道,因“斗蟋蟀”有了名,人们送他个“蟋蟀宰相”的雅号。不过,这“蟋蟀宰相”还是做了一件好事,就是从玩中还悟了点“真经”,写出一 部《促织经》,留给了后世。这是中国古代最早的一部专论蟋蟀的书,分论赋、论形、论色、论胜、论养、论斗、论病诸章,系统描写了蟋蟀的种类、形态、斗法、 养法等。

  贾似道伺候着宋理宗十几年,宋理宗命短,35岁而亡,留下4岁的儿子,就是南宋的末代皇帝(一直逃到海南岛的‘天涯海角’,最后被大臣捆绑,一起投海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