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亥:秦王朝的一只跳蚤

胡亥:秦王朝的一只跳蚤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胡亥:秦王朝的一只跳蚤

  胡亥大概也没想到自己有黄袍加身的一天,在二十多个弟兄中间,他除了年龄最小以外,别无其它与众不同之处。要是在民间,胡亥当然是爹娘最痛的小儿子, 但在皇室,重视的却是长子。因此,胡亥如同做梦一样登上了皇帝的龙椅,做了阿房宫和整个天下的主人,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赵高。赵高很快被封为首都警卫部队 司令(郎中令)兼宫廷秘书长(常侍中用事)。
>   胡亥窃居皇位之年,年方二十一,正是精力旺盛的青春期。有一天,胡亥找到赵高谈心,胡亥说了一段著名的话,他说:“一个人生在人世间,就像骏马跑过一方小空隙那么短暂。我现在既然已经君临天下,打算极情欢乐,以实现我多年以来的理想,你看如何?”
>
>   赵高回答说:“陛下呀,这些都是古往今来那些最圣明的君主要干的好事。不过,我想提醒陛下一下,在干这些事之前,你还需要做另一件事。”
>
>   纵观历史上的反面人物,虽然他们的阴谋一时得逞,但心中也有忐忑不安的时候,每当这种心病发作,他们自以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可能的潜在敌人全都一网打尽。
>
>    现在赵高的这种心病就发作了,他说:“我们在沙丘干的那件事,虽然做得很隐秘,但诸位皇子和大臣都在暗地里叽叽喳喳地表示怀疑。诸位皇子都是陛下你的哥 哥,大臣则都是先帝提拔起来的。现在陛下你才刚刚即位,板凳还没坐热,要是他们一旦不服,你就很危险了,陛下你哪里还有机会实现你‘穷心志之所乐’的理想 呢?”
>
>   胡亥要算历史上最杰出的笨伯,赵高的话听得他胆战心惊,急忙习惯性地要赵高拿主意。赵高当然早就有主意了,他说:“要确立最严 酷的法律,将那些犯了罪的人和他们的亲戚朋友一起实行连坐,乃至于灭族。还要将先帝提拔的那些大臣一网打尽,重新任命忠于陛下你的新人,远离你那些哥哥 们,要让从前地位下贱的变得高贵,让从前高贵的变得下贱。这样一来,陛下就会恩威皆得,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参加派对搞联欢了。”
>
>   一个傻子遇到一个骗子的时候,悲剧就发生了。对赵高的一派胡言,胡亥认为此乃高明之见,完全是在改造一个旧社会。
>
>   如此一来,咸阳城及大秦帝国几乎就变成了血腥的人间地狱。
>
>   首先被赵高干掉的是他的仇人蒙恬和其弟蒙毅。蒙家在秦为将,已历三世,累立战功,却被莫须有的罪名灭掉了。他们倘若有机会再次降生人世,一定会记住前生的教训:宁可得罪一百个君子,也千万不要得罪一个小人。
>
>   蒙氏兄弟既灭,下一个目标是胡亥那众多的弟兄。其中有六个哥哥和十个姐妹被杀死在杜县,十个哥哥则在咸阳处死。人人自危的时候,这些锦衣玉食的皇子皇孙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此生为何要投胎帝王之家。
>
>    胡亥有个哥哥叫嬴高,是诸位弟兄里最后被处死的。在等待处决的日子里,他曾想到过逃亡,那时候全国的计算机还没联网,估计逃亡出去被抓回来的可能性很 小。但嬴高是一位负责的父亲和丈夫,他害怕自己逃出地狱,到时胡亥找不到头砍,就会生气地砍他的家人。百般无奈之下,嬴高想出了古往今来最令人瞠目的一 招:他向胡亥上书,说是父皇在世的时候,对他恩重如山,现在他老人家不幸去世,当儿子的也不想独活世上,打算自尽后为父皇殉葬,请求皇上批准为荷。
>
>    胡亥看到奏章,龙颜大悦。不过,他还是找来他的脑袋赵高——用当今一批诗人所谓的下半身写作来说,胡亥只长着下半身,而赵高只长着上半身,他们两人的身 子合起来,正好集邪恶与阴谋于一身——来商量。胡亥问赵高,嬴高的这道奏章可能不会是什么诡计吧?赵高说,哪个人都怕死怕得要命,哪有自己请求去死还有阴 谋的呢?
>
>   胡亥愉快地批准了嬴高的请求,并赐钱十万用于他的葬礼。在 秦始皇的二十余个子女中,只有嬴高耍了个小小的花招,才换来了体面的死。不过,这种小小的花招耍得是那么令人心酸,真让人替一生英明的秦始皇感到“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
>
>   就在胡亥与赵高大举屠刀,杀皇族与高级官员时,那位发出过苟富贵勿相忘的楚国人陈胜已经喊出了大楚兴,陈胜王的造反之声,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风暴就快来临了。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集中的反义词

称赞的反义词是什么

哈达简介 哈达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