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传奇 明朝历史人物 怎么评价明神宗?败家子明神宗几十年不上朝

怎么评价明神宗?败家子明神宗几十年不上朝

明神宗万历皇帝
明神宗万历皇帝

  张居正改革的十年,虽然给明朝带来了一点回光返照,但是对年幼的神宗而言,却是饱受煎熬的十年。在李太后、冯保、张居正的三重枷锁下,年幼的他被迫忍 受超过常人无法忍受的严厉学习。李太后对儿子管教甚严,稍有不如意,神宗就要被罚跪,有时竟然要长达几个小时之久。教万历帝读书的张居正也以严厉出名。小 皇帝背诵中稍有差错,张居正就会严厉地质问,训斥的话语让神宗无地自容。即使伴随神宗成长的太监冯保也是慈爱不足。每当神宗与小太监玩耍的时候,一见冯保 马上正襟危坐,因为“大伴来了”。神宗10岁到19岁的童年就是这样度过的。

  万历十年(1582)六月二十日,张居正病故,时年58 岁。神宗听说“张先生”病逝的消息,下令辍朝一日,派司礼监太监张诚为张居正治丧,并给他上谥号“文忠”,赠“上柱国”衔。七月二十九日,张居正的灵柩被 运回江陵安葬。张居正的离去意味着一位时代的结束。被张居正摆布了十年的小皇帝,终于看到了牢笼的一丝缝隙,他再也不想过这种被压抑的生活,他想过真正的 帝王生活。为了摆脱张居正的阴影对自己的笼罩,也为了树立自己的威望,让所有人知道自己不再是昔日的“阿斗”,神宗必须彻底否定张居正。

  神宗首先从张居正的死党、司礼监太监冯保开刀。万历十年(1582)十二月,冯保被革职发往南京闲住,冯保的财产全部没收,后来在南京悄然死去。

   神宗对冯保的处理是手下留情的,他不忍心将从小伴随自己成长的“大伴”处死。相比之下,神宗对张居正的处置却令人震惊。一些善于揣测圣意的人见冯保被 贬,纷纷上疏弹劾已故大学士张居正。这些人一部分是张居正当政时的反对派,弹劾张居正完全是为了泄私愤;一部分是阿谀奉承的小人,试图通过弹劾张居正来赢 得皇帝的赏识。他们所反映的情况,除部分属实外,大多是查无实据的。“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在专制的时代,大臣们完全是按照皇帝的眼色行事的。皇帝 信任的人,往往会有许多人投奔到他的门下,以求得高官显位;而被皇帝憎恶的人,会遭到众人的不断攻击,直至他被罢免、抄家、流放,乃至于处死,张居正就是 一例。

  万历十一年(1583)四月,神宗下令查抄张府。虽然查出大量银两,但神宗并不罢休,对张居正诸子严加审讯。张居正长子张敬修 受不了折磨,自缢身亡;三子张懋修被屈打成招。张居正的弟弟、子侄都被发配到烟瘴之地,流放充军。万历十二年八月,神宗下诏削张居正官职,夺所赐玺书、诰 命,并公布他的罪状。张居正被彻底打倒。

  随着张居正被打倒,张居正生前所进行的各项改革也被废止。明朝后期内忧外患接踵而至,国事开 始逐渐衰落。张居正在神宗的支持下,通过改革挽回了颓势,实现了明王朝的短暂繁荣。但是张居正去世后,神宗却一反常态,全面否定并废除了张居正的改革措 施。十六、十七世纪之交的西方世界,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随着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宗教改革的进行,资本主义迅速在西方兴起。明万历九年(1581), 尼德兰(荷兰)经过十几年的斗争,摆脱了西班牙的统治,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从而迅速崛起。而同一时期的东方,随着一位伟大的改革家张居 正的离世,他的改革成果也付之东流,他所开创的繁荣时代如昙花一现般地凋谢了,他企图强国的梦想破灭了。中国从此逐渐没落、沉沦,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张居正所遭遇的不公正待遇,是有着多方面的原因的。从张居正本人来讲,他在推行改革的过程中树敌过多;他大权独揽、功高盖主;他以圣人的标准要求还是个 孩子的神宗,稍不如意就加以开导甚至训斥,忽视幼小的神宗的内心感受。从神宗来讲,他在继位的前十年,受到生母李太后、大伴冯保和张居正的严加管束,他不 能像普通的孩子一样快乐地生活,而只能在宫里学习处理政务,背诵儒家经典,这对一个孩子来讲是很残酷的,这样的环境必将激起他的叛逆心理。年幼的时候他不 敢轻易表现出来,一旦他长大成人、独自掌权的时候,他就会将童年的怨恨发泄出来。再加上他年轻气盛,容易冲动,还有一些大臣们的不断怂恿等等,也就更加变 本加厉。说来说去,其实最为关键的是张居正的独揽大权侵夺了至高无上的皇权。皇权一旦被私有,只要有人越雷池一步,他都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无论他的出发 点是为公还是为私。

  否定张居正,是神宗由励精图治到不思进取的重要转折。从此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不管万历初期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如 何),我们也可以说他是回归本性。总之,昔日勤于政事的皇帝已经完全变了。他开始不理政务,不见廷臣,甚至后来几十年都不上朝,对臣下的奏章留下不予批 示,官位空缺而不填补,官员长时间得不到升迁。相反他却贪财、好色、嗜酒、奢侈。这正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当汴 州”。

  怠政。明神宗从万历十一年(1583)开始,便经常以身体有病为由,下令免朝。自此以后,他不断以有病为由,停止视朝和讲读。 从万历十七年(1589)之后,神宗开始长期居住在深宫内院,不亲郊庙(祭祀),不御朝讲(上课),不见群臣,不览奏章,不补缺官,所谓“万事不理”。历 史学家孟森称神宗几十年不上朝理政为“罪梦之期”。阁臣赵志皋、礼科给事中范济世、礼部代理尚书孙慎行、御史翟风翀等纷纷上疏劝谏,神宗却置若罔闻,把奏 章扣留不予批示,也不下发,有时还对上疏之人予以责罚。这就使得大臣们再也不敢上疏言论政事,下情不能上达,言路闭塞。由于神宗不理政事,大臣们又不敢自 作主张,许多官职出现空缺而得不到增补,往往一个人身兼数职而不能兼顾。以万历三十年(1602)为例,南北两京已缺尚书3人,侍郎10人,科道官94 人;全国缺巡抚3人,布政监司66人,知府25人。一些官员因长期得不到升迁,愤然封印离职,扬长而去,以示对皇帝的不满。这样许多机构陷于瘫痪状态,政 务荒废。

  贪财、奢侈。神宗把没收的张居正、冯保等人财产,全部据为己有;他还以采办木材、珍玩、瓷器、丝织品等名义,大肆搜刮民财; 他向各地派遣矿监税使,横征暴敛,弄得民不聊生,社会动荡不安。神宗对搜刮来的钱财,大肆挥霍。万历十六年(1588),明神宗修建寿宫,他令取出太仓库 银二十万两,作为赏赐之用。回宫后,又对阁(内阁)、部(六部)大臣和管事太监大加赏赐。神宗在万寿山为自己建造陵墓,起名“定陵”。这座陵墓,共花了六 年时间,每天有3万多军匠和民工在为他出苦力。石料是从相距一百里外的房山县大石窝采来的,木料则是从云、贵、川等地的深山老林中采集来的楠木和杉木。许 多人因采石和采木累死了。特别是南方伐木的民工,到深山老林里去采树木,那里野兽很多,又遍地毒瘴,进山的人多半不能活着出来。明神宗为了建这座陵墓,共 耗白银八百万两,大约相当于当时全国两年田赋的总和。他向国库要钱,不能够满足要求时,便派太监去搜刮。他还大兴皇庄,强占农民的土地;在大城市里开皇 店,进行盘剥;他还派出税使到各地,设立关卡,凡舟车、粮谷、油盐、酒茶等,没有一项不征税的。万历十七年(1589)十二月,户部太仓外库存银仅剩下 31万余两,张居正改革的成果已经让他挥霍怠尽了。

  嗜酒、好色。自古皇帝多好色,这一点无可厚非,已经是老生常谈了。朱元璋的子孙、明代皇帝的好色,更是胜过前代。万历十年(1582)三月,神宗在民间挑选秀女,一天就封了九嫔。神宗还喜欢和漂亮的小太监厮混,甚至同他们“同卧起”,实在是不成体统。

   尽管明神宗几十年不上朝,但是明朝的国家机器依然能够继续运转,这点颇耐人寻味。首先这与明太祖建立起来的严密的政治体制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朱元璋的设 计里,从中央的五府、六部、督察院到地方的三司、府、州、县,再到民众身边的里、甲,明朝统治的触角一而贯之,深入到社会的最底层。横向来看,各个职能部 门互不统属,相互牵制,避免了大权旁落。这种制度具有很强的弹性和适应性,经得起来自各方面的冲击和变故。虽然最高统治者万事不理,但是官僚机构仍然能够 比较正常地运转。尽管效率很低,但终究没有停滞。更为重要的是,神宗虽然怠政,但有惩于张居正的大权独揽,神宗始终都没有把权力轻易地交给任何人,明朝的 大权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尽管他很少使用这一权力。当威胁统治的事件一发生,神宗都是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万历三大征”的成功处理就是一个明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历史人物传奇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历史人物传奇

文章标题:怎么评价明神宗?败家子明神宗几十年不上朝

文章地址:https://www.nrct.net/65185_%e6%80%8e%e4%b9%88%e8%af%84%e4%bb%b7%e6%98%8e%e7%a5%9e%e5%ae%97%ef%bc%9f%e8%b4%a5%e5%ae%b6%e5%ad%90%e6%98%8e%e7%a5%9e%e5%ae%97%e5%87%a0%e5%8d%81%e5%b9%b4%e4%b8%8d%e4%b8%8a%e6%9c%9d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800138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