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法立军威的故事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史可法受到奸党马士英、阮大铖的排挤,出京使守扬州。

  其时,日益壮大的清军盘踞于山海关一带,对明室江山已形成掎角包围之势。而扬州又是重要关隘。史可法离京前向福王力陈镇守扬州的厉害,请朝廷加拨五千精兵,开赴扬州,得到了福王的允准。

  马士英和阮大铖本意是逼史可法去独守孤城。见到他离京之前多了五千精兵,心中非常愤恨,于是又生一奸计。

  马士英对福王说:“史可法率军镇守扬州,远离京师,难于控制。此人本乃东林党人,对他拥军自重,不能不防!”

  生性多疑的福王问:“依卿之计,该作如何防范?”

  马士英说:“为免节外生枝,圣上应派一名内史随军前去作监军,监视史可法的一举一动,并将他的举动随时报告圣上。”

  福王问:“可派谁人前往?”

  马士英说:“史部中侍郎庄余贾是圣上宠妃武妃的表兄,在朝廷上威望甚高,派庄侍郎为扬州监军,乃是最合适的人选。”

  庄余贾其实是个酒色之徒,向来狂傲,外号京师小太岁,依靠武妃裙角关系而得到重用。马士英瞧不起此人,但却与此人深交,因为他觉得此人可以利用。

  散朝后,马士英、阮大铖立即将庄余贾请到家中,盛情招待,赠他千两黄金,马士英还将一名年轻貌美的宠妾作为礼物送给庄余贾,让宠妾随军前往扬州伺候庄余贾。马士英叮嘱庄余贾要处处掣制史可法。必要时置史可法于死地。庄余贾心领神会。

  史可法兵进扬州的前一日,与庄余贾约定第二日正午在营门外集合。第二天,史可法早早来到营中,让士兵整理行装。一些士兵见要离开繁华的京城前往危险地带作战,心生不满,整理行装的同时不断抱怨,士气低落,军心显得很涣散。作为监军的庄余贾更是迟迟不见人影。

  史可法派校军前往催促。一连去了三次,都说在和武妃喝饯行酒喝醉了。直到天黑时分,庄余贾才带着几分醉意来到营中。

  史可法不动声色地问他:为何不按时来到营中而至延误半日行军时间?

  庄余贾一脸得意地说:“京师朋友甚多,纷纷为我设宴饯行。刚同武妃喝过辞行酒,史部金尚书又设宴招待。”

  庄余贾又带着几分挑衅说:“武妃娘娘,金尚书专门为我设宴,我能不去喝?我身为监军,总该有个破例的时候吧?”

  而实际上这是庄余贾故意制造抬高自己身份的机会,想在会合的当日,先给史可法一个下马威。

  史可法突然传令全军集合,然后当着全军将士叫来军法官,问道:“无故延误行军时间,按军法应当如何处置?”

  军法说:“按法当斩!”

  “拿下庄余贾!”史可法一声令下,“军法无情,庄余贾身为监军,却无故延误行军时机,按令当斩!”

  庄余贾挣扎说:“史可法!我身为监军,又是武妃的表亲,你居然敢斩杀我?”

  史可法凛然道:“军法如山,不论何人触犯都当同罪!别说一个庄余贾,就是十个百个都一样斩首,以正军威!”

  庄余贾吓得脸如土色,连忙示意随从返回宫内,向福王求救。

  史可法赶在福王来到之前,一声令下,杀了庄余贾。全军将士见到主帅未出师先杀福王的宠臣,个个吓得全身发抖。

  史可法威严地说:“军令如山。全军将士若触犯军纪,定斩不赦!”

  五千精兵齐声道:“吾等定将服从军法,随史内阁奔赴前线,镇守扬州,抗击清军,为国家立功。”

  就在此时,福王的使者也来到了军中,远远地就大声叫喊:“福王有令:放了庄余贾!”

  待至营中,见史可法已斩了庄余贾,使者怒道:“史可法,你竟敢违抗圣令?”

  史可法傲然说:“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受。请使者回报圣上,诛杀庄监军,为正军威,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请圣上能体谅下臣的苦心!”

  使者不听,恶道:“庄监军乃是武妃娘娘的表兄,史可法诛朝中重臣,武妃娘娘定不会放过你的!”

  见使者如此骄狂,史可法又传令军法官,问道:“在军营中纵马,惑言、辱骂、恐吓军中主帅者该如何处置?”

  军法官说:“该斩首!”

  使者一听,吓得脸如土色。

  史可法不慌不忙地说道:“两国相争,不斩来使。况且是君王派来的使者,可以不杀,但随从不能宽恕。”于是下令将随使者前来的两名随从和三驾车左马一并斩首,并砍断马车左边的木柱。使者跪在地上,谢不杀之恩。

  史可法不看使者一眼,传令全军奔赴扬州。言毕,纵身跃上战马。

  暮色茫茫,关山阵阵苍。